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两百二十八章 难抑的杀意(第一更,求红票)

第两百二十八章 难抑的杀意(第一更,求红票)

    今天开始要恢复正常三更了,大家红票顶起吧

    ***

    “海仙城华家的人么?”绿袍年轻修士眼珠子一转,淡然的一笑,道:“在下是阴寐离的弟子祁紫雨。”

    “原来是阴长老的弟子。”船上所有的修士一听到这名绿袍年轻修士的话,眼中顿时又是一凛,只见华为庸接着问道:“祁道友现身在我们船前,可是有什么事么?”

    身上绿色法袍上奇异的绿色冷焰缠绕的祁紫雨很是潇洒的轻笑道:“倒也没什么大事,我只是追踪我一名逃跑的侍妾至此。”

    “追踪一名逃跑的侍妾?”

    “不错。”祁紫雨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华为庸等人身后的船舱,“我那名侍妾深谙潜隐之术,说不定便潜入了你们这艘法船隐匿了起来。不知你们华家能否行个方便,让我进船搜寻一下?”

    “进船搜查?”华为庸和身边那名周天境三重修为的白面修士互望了一眼,眼中都出现了疑虑的神色。

    “怎么?”祁紫雨瞥了两人一眼,“我这个小小的要求让你们很是为难么?”

    “当然不会。”华为庸顿时脸色一变,马上道:“既然如此,祁道友进船搜寻便是。”

    “好浓厚的阴灵元气!魏索,快抢了这人脚下的那件阴元法宝,快!要是我吞噬了这件法宝的阴元,可以大补元气的!”此时,身处船舱静室之中的魏索和姬雅,当然也是察觉到了这名什么阴尸宗弟子的到来,而此刻,绿袍老头却是在魏索的耳中无比兴奋的大叫了起来。

    魏索的目光闪动了一下,却是并没有任何的表示。

    现在他在船舱静室之中,还没有见到祁紫雨本人,还无法判断出祁紫雨的具体修为,但是祁紫雨和华为庸等人的对话,他却是听得清清楚楚。

    很明显,这“阴尸宗”肯定是一个势力远超出华为庸口中的“海仙城华家”的宗门。他可是不想在对对方还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就想着要去招惹这样的对手。

    更何况现在韩薇薇生死未卜,很快就要到为韩薇薇施法的时间了。

    片刻之后,魏索只听得“咯吱”一声,明显是船舱的大门再次打开了。

    再过了片刻,祁紫雨等人的声音似乎在对面不远处的一间房间中响了起来。

    只听祁紫雨的声音道:“这是我那名侍妾的衣物,看来她果然是潜入过此处。此株血珊瑚是她从我的住所偷出去的,现在由我收回,你们华家应该没有什么意见吧?”

    “这株血珊瑚明明是我们不久前好不容易采集到的。怎么会是你那名侍妾从你那里偷出来的。”一个明显不是华为庸的声音有些激愤的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祁紫雨冷笑道:“难道你是说我堂堂阴尸宗弟子,故弄花招来图谋你们华家的这一件东西不成?”

    “可能是我这位同伴记错了。”华为庸的声音马上响了起来,“既然李道友肯定这件东西是你那名侍妾从你的住所偷出来的,李道友自然可以收回。”

    “哼”,祁紫雨重重的冷哼了一声,“既然此处有我那名侍妾遗留下来的东西,说不定她还潜伏在此处,我更得好好搜寻一翻才行。”

    “这家伙太过卑鄙了!”

    魏索的眉头皱了起来。光是听这样的声音,他的脑海之中就出现了一副这样的景象。祁紫雨进入了一间库房之中,看中了里面的一株血珊瑚,然后乘着华为庸等人不注意,偷偷的将一件女式的法衣丢在了一角….。

    就在此时,脚步声却是越来越近,似乎就是朝着他们的这间静室走了过来。

    旋即,只听到华为庸的声音响了起来,“此间静室之中是有两名路过的天玄大陆修士在救治他们的同伴,我需要先知会他们一声。”

    “天玄大陆修士?此处会有天玄大陆修士?你不是再跟我开玩笑吧?”

    “该来的,躲都躲不了。”

    魏索的嘴角浮现出了一丝冷笑,也不等那祁紫雨再说什么,便走到了门口,将这间静室的大门打了开来。

    打开门的瞬间,魏索看到了脸色十分阴沉的华为庸,和眼神中隐藏着狡诈的一名绿袍少年。

    这名绿袍少年的年纪和魏索差不多大,长得十分俊俏,身上的绿袍上,跳跃着一缕缕奇异的冰冷绿色火焰。

    “周天境五重修为,地级初阶功法。”

    望气术一扫之下,魏索对此人马上下了如此的定义。

    “恩?”

    而这一瞬间,这名看上去十分俊秀的绿袍少年眼睛唰的亮了。

    就在他身旁面色有些难看的华为庸和那名青衫文士都是觉得心中一寒。两人感觉到这名阴尸宗长老的亲传弟子的目光完全就把魏索当成了空气一般,从魏索的身旁穿过,好像两团炙热的火焰一般,肆无忌惮的落在了静室中姬雅的身上。

    那是一种无可掩饰的贪婪到了极点的占有欲望在燃烧。

    “祁道友,此间静室之中的情形你也看清楚了,并没有你那位侍妾的踪迹吧。”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的华为庸对祁紫雨说道。

    “我说这位老友,你是在睁着眼睛说瞎话么?”祁紫雨眼珠子一转,嘴角浮现出一丝邪笑,“白露,你可是让我一阵好找啊。”

    “白露?”华为庸和青衫文士都是呆了一呆,不知道他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位道友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认错了人吧。”魏索冷然一笑。不知道为什么,在韩薇薇此刻还生死不知的情况下,他的心中翻滚着一种难以抑制的,想要将面前的这名阴尸宗弟子狠揍一顿,然后杀死的冰冷杀意。

    “白露,虽然你换了身衣服,但是我还不至于认不出来吧。”祁紫雨面无表情的瞥了一眼魏索,“你又是什么人?怎么会和她在一起,难道就是你勾引她一起私奔的么?”

    “华前辈,阴尸宗在你们天灵大陆到底是何等的宗门?”魏索突然很是认真的看着华为庸问道。

    华为庸心中不详的预感更为强烈,面上现出犹豫之色。“竟然还有没有听闻过我们阴尸宗的修士?”祁紫雨却是反而鄙夷的笑道:“你仔细的将我们阴尸宗到底是什么样的宗门说给他听听便是。说得越详细越好。”

    “阴尸宗是我们云灵大陆北部最大的宗门,连宗主血灵老祖在内,一共有五名金丹期的大修士。他的师尊阴寐离也是阴尸宗金丹期大修士之一。”华为庸脸色又难看了数分,对着魏索说道。

    “看来你知道的还不够多。”祁紫雨很有深意的看着魏索和姬雅道:“我们宗主已是金丹五重的修为,突破到神玄境,成为目前云灵大陆第八名神玄境大修士,也就是这十数年之间的事。”

    “金丹期五重的大修士?”只见魏索的嘴巴一下子张大了,足可以放下一颗煮熟了的鸡蛋。

    “你说她是不是白露?”祁紫雨嘴角浮现出一丝得意的神色,看着姬雅的目光更加的赤裸裸了,“只要你承认她是白露,将她交还给我,我可以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放你们一马的。”

    赤裸裸的仗势欺人,夺物还不够,还要指鹿为马,硬生生的夺人?

    华为庸和青衫文士都咬了咬牙,但是他们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像他们华家这样的家族,阴尸宗的那些金丹期修士只要一个手指头,就可以将他们灭门了。

    “这位道友真的看上了此女?”魏索突然一脸阿谀的笑容,连连点头:“既然道友喜欢,她叫白露自然也没有什么问题。不知道加入贵门有没有什么限制,可否也顺便引荐一下,将我也收为贵门的弟子?”

    这种无耻让华为庸和青衫文士全部说不出话了,看着魏索的目光之中,充满了冰冷的鄙夷。

    “你此言可是真心?”祁紫雨愣了一愣,眼中却是反而出现了惊疑的神色。

    “当然是真的。”魏索点了点头。

    “若是真心的,那就先让我种下禁制。”祁紫雨眼中闪过一丝狡诈的神色,“等入门见了我们阴尸宗长老,行了入门之礼之后,便自然会帮你解开。”

    “两位,阴尸宗有什么弟子一出意外,便会让门内顶级修士马上知道,赶来的禁制么?”魏索却是突然看着华为庸和青衫文士问了这么一句。

    “没有。”青衫文士有些厌恶的看了一眼魏索,根本不想多说的吐出了两个字。

    “不要!”华为庸却是突然反应过来什么似的,面色一下子变得煞白,发出了一声惊呼。

    “啵!啵”的两声轻响!

    但就在他惊呼声发出的同时,两股透明的波纹,已经在祁紫雨的脑袋上泛开。

    祁紫雨眼中狡诈的神色才刚刚凝固在脸上,他的天灵上就已经冒出了一团血光!

    青衫文士的瞳孔也瞬间收缩了起来,充满了惊骇至极的神色,虽然根本看不到什么,但他却是感觉得出来,似乎有一条隐形的恶魔,此刻正趴在祁紫雨的脑袋上。

    祁紫雨的眼中顿时没了神光。

    秒杀!

    魏索似乎动都没动,修为比他还高出一阶的祁紫雨,就被他秒杀当场!

    “嘶!”

    一道紫光瞬间从祁紫雨的怀中冲出。

    “快!千万不能走了‘紫魔婴’,否则我们全要死无葬身之地之地!”见到这条紫光,脸色煞白的华为庸在发出一声尖啸的同时,一团白色的光华也瞬间从他手中激射而出,射向了那条紫光的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