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两百二十七章 紫魔婴

第两百二十七章 紫魔婴

    “不知道两位还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么?”峨冠老者华为庸有些歉然的看着魏索问道。

    眼光微微一闪的魏索点了点头,道:“我还有最后一个方法,可以救治我这位同伴,不知你们是否可以提供一间静室给我们,并顺便将我们带出这片蛰气海?我可以支付一些灵石费用的。”

    “我们这船上还有几间空的静室的,提供一间静室只是举手之劳,在这天穹之外,修士之间互相扶持是很正常的事,兄台说要支付灵石,那便是太见外了。”华为庸说道:“只是我们还要在这蛰气海中穿行数日,采集一些材料,之后才会返回海仙城。不知两位可等得起?”

    “要是我们自行离开的话,就算知道方位,也很容易迷失其中。”魏索苦笑了一下,道:“等不起也只有等了。”

    “既然如此,两位可上船来,尽快救治你们的同伴。”华为庸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多谢!”魏索架着飞遁法宝,落在了甲板之上。

    他发觉周围的修士,看着他的柳叶状飞遁法宝之时,眼中的神色都是十分的惊羡。

    “你们可以在这间静室之中救治你的同伴。如果还有什么要我们帮忙的,出来找我就是。”华为庸将魏索和姬雅引入船上一间静室,就很是识趣的说了这么一句之后,便告辞带上门走了出去。

    “魏索,你真的有救治她的方法?”姬雅美得令人窒息的面容上,带着化不开的冷意。

    “此事还需要你决断。”魏索有些肃然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一种方法,可以令她陷入假死状态之中,最长可以维持数年的时间。但是这种方法,只有五成的成功几率。”

    “五成的成功几率?”姬雅的眼中出现了一丝亮光,“是什么样的方法?”

    “你上次让姬雅给我三片玄冥冰莲,我用掉了两片,还剩下了一片,我身上还有一头人面寒冰蛛的妖丹,将这两件东西化开之中,引入她的体内,其玄冥冰寒药力应该足以冻结住她体内所有的经脉。然后我每日再施展一种真元术法,让她维持在假死状态之中,而生机却不会断绝。”

    “玄冥冰莲再加一颗五级冰系妖兽的内丹?”姬雅身体微微的一颤,“就算可以维持她的肉身神魂不败,但光是玄冥冰莲的阴冥之气深入经髓,之后又如何医治?”

    只见魏索皱了皱眉头,似乎微微的沉吟了一下,接着说道:“此种阴冥之气,用还阳花和阳脂鸟妖丹等物炼的九阳丹可解。”

    “上古九阳丹?你知道丹方?”姬雅不可置信的看着魏索。

    魏索点了点头,也不说什么,只是看着姬雅。

    “有五成的机会,总也比一点机会都没有的好。”姬雅默默的将韩薇薇放在前方的床榻上,用一种冰寒至极的语气立誓道:“若是失败,我此生一定会让东瑶胜地血债血偿!”

    魏索也不多说什么,直接就从纳宝囊中取出了一头浑身挂满冰棱的妖兽尸体,正是人面寒冰蛛的尸身。

    切开了这头妖兽的头颅,从中取出了一颗青白色的妖丹之后,魏索就马上将剩余的一片玄冥冰莲也取在了手中。

    完成了这一切的魏索的双手也有些微微的颤抖。

    魏索从小就没有什么亲朋好友,所以他一直都没有亲身经历过什么生离死别的场景。面对这种场景,就算面对金丹期修士都可以谈笑风生的魏索,却反而要比一般的修士脆弱得多。

    “我开始了。”深吸了数口气之后,魏索才狠了狠心,一股真元朝着手中的玄冥冰莲和人面寒冰蛛的妖丹包裹了上去。

    随着一股股水样的紫色真元荡漾在这两件东西之上,一股股青黑色的灵气和青白色的灵气也从这两件东西上散发了出来。魏索此举并不是炼化,只是用真元将这两种东西化开,速度比起炼化吸取其中灵气要快上百倍。

    ……

    “好浓厚的寒气!”

    片刻之后,站在船头的华为庸和一名青衫文士打扮的三十余岁,周天境三重修为的白面修士,都转头朝着船舱之中,魏索和姬雅所在的静室方位望去。

    “华老,你真觉得留这两名修士在我们船上稳妥么?”眼中闪过一片惊疑的神色之后,青衫文士打扮的白面修士有些担忧的看着华为庸,轻声的说道。

    “你觉得那名女修的姿色如何?”华为庸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却是反问了这么一句。

    白面修士有些不解其意的微微一怔,但还是答道:“倾国倾城,实是我平生所见最为出色的女修。”

    “而且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此女还是天赋灵根修士。”华为庸很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白面修士,道:“如此的天资,能和她在一起的修士,绝对不会是普通的修士。而且本身他们从天玄大陆越空而来,更不可能是一般的修士,我们虽然人多势众,我的修为虽然比起那名男修还要高出一重,但是却未必有对付他们的把握,他们既然被困在此蛰气海之中,肯定是要依靠我们脱困的,就算是奸邪至极的人物,在离开蛰气海之前也不可能会对付我们,所以与其得罪他们,还不如和他们交好,还能让他们欠我们一份人情。”

    “华老所言甚是。”白面修士脸色顿时凝重了起来,“至少能从崩乱的传送法阵之中逃得性命,我们就都根本没有这样的手段。”

    此时,静室之中,却是已经到了最为紧张的关头。

    只见那片玄冥冰莲和青白色的人面寒冰蛛妖丹,已经全部化开了开来,被魏索用真元包裹住,融合在了一起,变成了一团深青色的药液。

    “一定要给我撑住啊!”

    额头见汗的魏索一咬牙,这一团药液全部融化在了一大团紫色的真元之中,然后马上将韩薇薇包裹在内。

    韩薇薇的身外,顿时出现了一层白色的寒霜。

    所有的药液和真元,全部以惊人的速度,瞬间渗入了她的体内。

    随着最后一丝真元和药液的渗入她的体内,韩薇薇脸上现出了冰样的光泽,而魏索则有些虚脱一般,满头大汗的连吞了三颗回真丹下去。

    姬雅看着魏索,这个倾国倾城的女子,却是嘴唇颤抖着,一时说不出任何的话来。

    “现在就看她撑不撑得过去了。”魏索看着床榻上没有了任何生气,连心跳和呼吸都全部停止的韩薇薇,无奈的苦笑了一下,“现在药力才刚刚冻结住她体内的气血,要到两个时辰之后,她体内的气血和真元全部彻底冻结之后,才可进行第一次施法。到第一次施法过后,我才能知道是否成功了。”

    “多谢你。”姬雅默默的看了韩薇薇片刻,突然对魏索说了这么一句。

    “叶家兄妹他们现在何处?”魏索也没有什么废话,先问了这么一句。一路上因为有李绍华在,所以魏索也根本不敢细问这些,生怕反而被李绍华听到。

    “在韩薇薇中了那人的丹毒之时,我便知道东瑶胜地肯定有大的动作,所以我便让我珍宝阁的一名修士先行带着他们走了。不出意外,他们应该已经在勾离城中。”

    “既然你有所察觉,为什么一开始不带着她跑呢?”魏索问道。

    “李绍华在丹道上的造诣远在我之上,而且他似乎是得到了一本上古宗门的丹毒毒经。”姬雅道:“要不是我留在珍宝阁中,每日研究他给薇薇续命的药物,我也根本不可能推测得出解方。”

    魏索又是无奈的苦笑了一下,那名李绍华,似乎真很有可能成为东瑶胜地第二个金丹期修士。

    “金丹期!”

    魏索又在心中重复了这三个字,眼中宛如有一道闪电闪过。

    ……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黑色大船在蛰气海之中无声无息的飞速穿行着。

    “什么人!”

    突然之间,站在船头那名上身近乎赤裸,只是身披几片赤铜色甲片的魁梧修士,发出了大声问询的声音。

    前方百丈开外,出现了一道绿油油的绿光,飞速的朝着这艘黑色大船逼近了过来。

    “你们是什么人?”

    随着一声反问般的冷笑,一名身穿华丽绿袍的年轻修士从前方的白色迷雾之中渐渐显现出来。

    这名修士只有二十余岁年纪的样子,一脸的冷傲,身上有着许多黑色斑点般奇异符文的绿袍上,燃烧着玄妙难言的绿色冷焰。

    他站立在一团紫光之上,那团紫光,赫然是一个紫黑色的婴儿般模样,但是肋下却有两片小小的翅膀的飞遁法宝,堪堪只容他一人站立。

    “紫魔婴!”

    从船舱中飞快掠出的华为永一眼见到这件奇形的飞遁法宝,顿时面色大变。

    而那名年轻人脚下的这个紫色婴儿般飞遁法宝,听到他的低声惊呼,完全没有眼白的黑色双眼却是眨了眨,好像活物一般!

    “是阴尸宗的人么?”面色一变之后,华为庸顿时不敢有丝毫怠慢的样子,朗声答道:“我们是海仙城华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