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两百二十一章 好凉快啊好凉快(求红票)

第两百二十一章 好凉快啊好凉快(求红票)

    一层金光从董青衣身上的金色法衣上浮现出来,竟然是硬生生的挡住了此颗还剩余不少威能的血珠。

    但就在此时,魏索已经面无表情的激发了六阳神火叉。

    随着六团烈日般的光华的涌现,一道金色的火光也毫无停留的打在了董青衣的身上。

    “啊!”

    董青衣身上的金色法衣防御威能明显也是十分惊人,六阳神火叉冲击上去,那层金光竟然是僵持了片刻,才终于溃散开来。六阳神火叉一叉下去,竟然也是没有戳破此件法衣。但是董青衣的胸口被戳中的地方,明显也是低下去了两个凹坑。

    “噗”的一声,董青衣被打得一下子从空中栽落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恩?”

    就在魏索以为董青衣这下已经是死了的时候,这名东瑶胜地的少主却是又挣扎着爬了起来,面孔扭曲的咆哮了起来。

    “你死定了!你居然敢杀我,你知道我是谁么!”

    “我知道啊。”看着此刻身体不停乱颤,明显气息散乱得无法御使真元,根本没有了还手之力的董青衣,魏索顿时松了一口气,故作惊讶的说道,“你不就是东瑶胜地的少主董青衣么?”

    “噗!”

    董青衣的眼中顿时充满了不可置信的神色,一副你知道我是谁,居然还敢这样对付我的样子,同时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喷了出来。

    “啧啧!”

    魏索赞叹了一下,很明显董青衣现在的伤似乎比自己当初伤在张家老祖手下还要重的样子。同时他看了一下手中的两件法器,还是决定直接用食血法刀才解决此人,否则可能六阳神火叉再来一下,这名已经无法激发身上法衣威能的少主恐怕就要被烧成一团飞灰了。

    “你知道我是谁还敢对付我!啊!我要灭你满门!我东瑶胜地,一定会灭你满门的!灭你满门知道么,就是将你所有的亲人全部杀光!”此时董青衣又面容扭曲的咆哮了起来。

    “我是孤儿。”魏索说道。

    “噗!”

    董青衣愣了愣,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我见过恐吓人的家伙多了,却还从来没见过一边恐吓人,一边自己吐血的。”魏索看了一眼董青衣,道。

    “我!”董青衣又是一口鲜血涌到了嘴里,就要喷出来了,但是听到魏索的这句话,咕噜一声,这个家伙却是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好了,是时候送你上路了。”魏索开始朝着食血法刀之中贯注真元。

    “你死定了!你以为你能逃得了么!我刚刚激发的那颗假丹有我东瑶胜地太上长老长风真人的心神封印,此刻假丹一爆,他马上就会感应到,会赶过来的!长风真人知道么,是我们东瑶胜地唯一的金丹期大修士!你跑不掉的!”大概是看到自己死到临头了,董青衣歇斯底里一般的叫了起来。

    “什么?”董青衣这么一叫,魏索却是吓了一跳,忍不住扭头朝着七星城的方位看去。

    要知道魏索弥天谷一行之后,对这附近几个大宗门已经有些了解。他是知道这些宗门的精英弟子身上的法器虽然都可以追踪的禁制。但是这几个宗门却还没有绿袍老头所说的,类似于元神灯的那种弟子一被杀死,宗门就会马上知道,而且知道弟子陨落的具体方位的手段。再加上魏索现在手头厉害的法宝也很多,还有可以破解这几个宗门禁制的破禁符在手里,魏索才放心大胆的来杀董青衣的。

    但如果董青衣说的是真的,方才的那颗什么假丹真的能让什么金丹期修士感应到,那他这次就真的惨了。

    而此刻就好像是在回应他心中的疑问一般,他才刚刚扭头过去,只看见一条乌光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朝着他和董青衣所在的方位激射而来。

    这条乌光的威势简直是骇人至极,一路激射而来,沿途原本晴朗的天空都似乎都变得乌云沉沉,阴暗了下来。

    “哈哈!长风真人来了!看到了没,长风真人来了!”一看到这条乌光,董青衣顿时狂笑了起来。

    “啊!你要干什么?”

    但是让董青衣瞬间又害怕得大喊大叫的是,脸色十分难看,本来要祭出食血法刀杀他的魏索,却是一抖手,打了数道乌光在他的脖子上,而他顿时就全身麻痹,不能动了。而魏索却是马上扒起了他的衣服来,让董青衣想到了某种变态的嗜好。

    “闭嘴!”

    脱下董青衣金色法衣的魏索一眼看到他的胸口用金丝挂着一颗淡青色的珠子,顿时毫不客气的扯了下来,又将董青衣的纳宝囊往怀里一塞,然后将那个银色盘状的法宝拿在了手上。

    但是让他骇然的是,他还没来得及逼问董青衣这个银色盘状的法宝到底有什么功效。

    那道骇人至极的乌光距离他已经不足五十里。

    此刻魏索依稀看出,来人似乎也根本没有祭出任何法器,只是将真元鼓动至极致,施展飞遁诀法,脚下踩着一大团滚滚的乌云飞射而来。

    但是来人的遁速,却似乎足足是魏索的五到六倍的样子。

    而此人身后,七星城方位的天空之中,此刻也出现了数道遁光,也是速度惊人的朝着魏索和董青衣所在的这个方位赶来。

    魏索苦笑了一下,只是凝神探入了董青衣的纳宝囊中,感觉出了他纳宝囊中的东西起来。

    只是片刻的时间,等他再抬起头时,他的身周已经卷起了狂风,一阵阵飞沙走石,吹得他和董青衣几乎快要飘出去的样子。

    这种狂风,就是随着那条乌光而来的。

    但此刻让魏索呼吸都有些停顿的,却并不是这狂风,而是那条乌光上透下的威压。

    此刻那名踩着一大团乌云的修士距离他还足有十数里,但是强大的威压,竟然是压得魏索心神震撼,有种都无法控制真元的感觉。

    此人的神识实在是太强大了!

    要是让此名修士接近到魏索的五十丈范围之内,恐怕光凭神识威压都可以压得魏索无法施展术法和法宝。

    “这就是金丹期修士了么,看来这次真是要死惨了。”

    魏索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苦笑,刚刚他好歹也想了个对策,但是从没见过金丹期修士的他却没有想到金丹期修士和他之间的差距竟然如此之大,若是光是神识威压就压得他无法动弹,那他再好的对策也都根本没有用了。而且此前他可是听到东瑶胜地是没有任何金丹期修士,现在看来这名长风真人也是突破到金丹期不久。怪不得东瑶胜地足够资格和天一门瓜分珍宝阁了,原来也是出了一名金丹期修士。

    心中瞬间泛起这些念头之时,让他眼中瞬间又泛起一丝惊喜的神色的是。一股暖流却是突然从他的左手中涌起,如同醍醐灌顶一般,流淌到了他的全身,来人的神识威压似乎一下子荡然无存了。

    发出那股暖流的,正是魏索方才从董青衣的胸口扯下的那颗不见任何符纹,非金非玉,又不像是骨质的青色珠子。

    看来方才董青衣,也是因为此珠的奇异功效而抵挡住了魏索的神识冲击的。

    魏索眼光一闪之下,顿时心中一定,毫不客气的将此珠挂在了自己的衣内胸口。

    此时周遭的狂风更大,吹得魏索都甚至有些睁不开眼睛。

    周天境四重和金丹境之间,足足差了六阶,而且周天境到分念境之间就是一个跳跃,分念境到金丹境,实力就又是一个跳跃,周天境四重的魏索和这名赶来的叫什么长风真人的金丹期修士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金丹期修士,本来就是一个宗门都要百年难得一出,天玄大陆南部十五城平均下来,一个城平均一个都没有的存在。

    魏索和这人相比,完全就像是一头一级妖兽对上了一头六七级的妖兽。

    但是相比之下十分弱小的魏索,却是反而一点害怕的神情都没有了,好整以暇的掏出了他炼制的那柄墨绿色的刀子架在了董青衣的脖子上。然后冲着那道乌光的方位叫道:“好凉快啊好凉快,这风吹得真是好凉快啊。啊?董青衣,你难道不觉得凉快么?怎么你的脸都被吹青了?”

    “呼!”

    魏索的这一声声音才刚传出,呼啸的狂风就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你是什么人,居然敢和我东瑶胜地为敌!”

    随着这声威严至极的声音响起,一名身穿灰色长袍,须发皆白,脸上充满怒容的高瘦老者,徐徐的从空中落了下来。

    “离我远点,至少百丈吧,前辈你是金丹期修士,身上的威压太过厉害,万一压得我手一抖,把他的脖子给切断了,那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好了。”已经有过一次类似经验的魏索一边轻车熟路的将董青衣当成盾牌,躲在他的身后,一边打量着这名活生生的金丹期大修士。

    此名须发皆白的老者身上散发出来的灵气都凝成了实质,形成了一片片莲叶般的虚影。

    他身上的灰色长袍上,闪耀着一层水样的波纹,又不时的泛出一颗颗如同桑葚一般外形的奇特符纹。

    他头顶上方天空中的云气,都在不停的翻滚,一会晴朗,一会阴沉的。

    这些可都是魏索以前根本想见都不够档次,根本见不到的奇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