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两百一十八章 老头欣赏的态度

第两百一十八章 老头欣赏的态度

    “妖尸符,僵尸妖兽?”魏索目光一动,“你说的短时间到底是多久?”

    “此符是两千年前尸神道炼制出来的。我也只是凑巧得到,还没用过,也只是在有些典籍上查到一些相关的介绍,具体是多久的时间,我也不是很清楚。”鼠须老道说道。

    魏索微微沉吟了片刻,问道:“那现在董青衣在何处?”

    鼠须老道说道:“他现在还在七星城中。”

    魏索点了点头,却是不再多说什么,伸手一点,一道黑光从他的手中射出,刺入了鼠须老道的心口部位。

    鼠须老道浑身一颤,脸上却是出现了解脱般的神色,瞬间就没有了声息。

    听此名鼠须老道的话,他是完全不知道魏索的真实身份,不知道魏索便是在青风陵的地陵之中坏了黑煞好事的人,只是为了担心姬雅要向什么人求助而不放过任何一名和灵宝坊莫掌柜有过接触的修士。若是魏索的实力稍差于他,反而就死在了他的手中。

    本来就很清楚修道界弱肉强食道理的魏索,对于这样的修士,是根本不会有丝毫心慈手软的。

    而且这名鼠须老道是周天境四重的修为,食血法刀这下凝出的血珠的威能,应该就已经超过了灵级中阶的法宝的威能。

    看了一眼吸纳了这名鼠须老道的气血和真元而内里隐隐泛出红光的食血法刀之后,魏索就将此件法宝和两张尚且不知道具体威能,但听上去却似乎十分有用的妖尸符收了起来。毕竟魏索手头上可是还有一头六级中阶的火妖龙尸首的。

    收起了这两样东西之后,魏索伸手凝出一股白色的先天真火,裹住了鼠须老道的尸首,顷刻之间,这名鼠须老道的尸体彻底消失在了他的眼前,化成了一蓬灰烬。

    “天一门、东瑶胜地、金鹫宫、黑煞,一名分念境五重的修士坐镇,周围又有很多东瑶胜地的修士。到时董青衣肯定还会带着一些修士来接。”绿袍老头从魏索怀里的养鬼罐里浮了出来,冷笑道:“你这下还觉得你有丝毫机会么?”

    “要想救出姬雅和韩薇薇,甚至和姬雅有碰头的机会,基本是不可能了。”魏索也冷笑了起来,“不过董青衣此人上次在七星城摆了我一道,我却是不想让他称心如意。此人也不过周天境四重的修为,如果我杀了他,至少这门婚事是泡汤了吧?”

    “你想去杀董青衣?”绿袍老头冷笑了起来,“我早跟你说修士就要六亲不认,你要是以每天想着的就应该是如何从别人身上捞到好处,如何尽快提升自己的修为的态度去想办法杀人越货,此事还有些作为,反正这些宗门也都是你的死对头,你到时候被他们发觉,他们也会毫不留情的杀了你。尤其是金鹫宫的李红鳞和这董青衣肯定是恨不得将你碎尸万段的,这些人也没一个不可杀的。不过你要是接下来还是抱着要想方设法救人的态度,而不是纯粹为了想方设法杀死这些对头夺好处的态度,我劝你还是索性什么都不要管了,接下来安安心心突破到分念境,再听我安排去探宝,杀妖兽修炼好了。本来想方设法救人,就是诸多顾忌,约束,相当于被对头牵着鼻子走,还要被逼着去和比自己强出许多的对手硬碰。纯粹是想杀对手夺宝,这就根本没有了约束,多的是选择,行事反而更为安全。”

    “老头你说的很有道理。”魏索微眯着眼睛冷笑道:“此前我就一直是太多顾忌了。我只希望这个一直闲不住,身为东瑶胜地的少主还只到周天境四重的家伙,现在也闲不住,没事经常要到七星城里来找找乐子。他们东瑶胜地不是要办喜事么,我要让他们办成丧事!”

    ……

    第二日的清晨时分,又换了一身装束,打扮成了一名青衫中年文士模样的魏索,架着鼠须老道那片柳叶般外观的飞遁法宝,飞射出了小夜山的山谷。

    在飞遁到距离青风陵外天穹两三百里处,魏索却是小心谨慎的将此件法宝一收,然后也不祭出白玉鹤,而是直接施展了火云遁法。

    只见天空之中一片骇人至极的火云一路向着青风陵狂驰,一直到了青风陵外的天穹外,魏索才停止了施展火云遁法,然后吞了数颗回气丹下去,依靠脚下穿着的一双普通的风云履,慢慢的飘入了青风陵外布置有法阵的山腹之中。

    身影在山腹之中消失之后,不到半盏茶的功夫,随着传送法阵灵光的闪动,魏索便已经从七星城的传送法阵中走了出来。

    走出传送法阵的魏索身体微微的一晃,很明显从青风陵外的那个传送法阵传送回灵岳城,然后从灵岳城传送至落月城,再马不停蹄的传送至七星城,连续两个长距离传送法阵加一个短距离传送法阵下来,也已经有些超过了魏索所能承受的极限,让他已经有了明显的不适。

    但是魏索只是在法阵外略微停顿了一阵,便走入了七星城中,装出了一副第一次进入七星城中的样子,一边逛一边不停的四处打量了起来。

    大约这副模样在七星城中转了半个时辰不到,一名二十来岁,神海境两重修为,身穿粗布蓝衣,看上去很是机灵的低阶修士,便十分恭谨的凑到了魏索的身前。

    只见魏索和此名看上去很是机灵的低阶修士交谈了数句之后,魏索掏出了一颗下品灵石递给了此名低阶修士。

    而此名低阶修士很快就欢天喜地的在前面带起了路来,一直将魏索带入了一间带有修炼静室的客栈之中。

    等魏索在此间客栈中住了下来之后,这名低阶修士又更加欢天喜地的出了这家客栈。

    之后,只见这名低阶修士却是又找了一名修为更低,只有神海境一重,看上去相貌十分木讷老实的修士进入了这家客栈,进入了魏索的房间之中。

    这名神海境两重的低阶修士出门之后,接下来两日,后来找来的相貌十分木讷老实,只有神海境一重修为的低阶修士,却是一直在魏索的房间之中,没有出来。

    而就在两日之后的下午,先前那名很是机灵的神海境两重修为的低阶修士极其兴奋的跑入了这家客栈之中,敲开了房门之后,这名低阶修士对着内里静室之中走出的魏索说了一声:“他出来了。”

    ……

    一名身穿金色法衣的年轻修士脸带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在七星城的一条街道之中悠然的闲逛着。

    此名年轻修士剑眉星目,看上去十分风流倜傥,正是东瑶胜地的少主董青衣。

    突然之间,一侧地摊上的一幕让他的眉头猛的一跳,脚步也停顿了下来。

    摆地摊是的一名看上去老实巴交,很是木讷的神海境一重低阶散修。而此刻一名明显是周天境修为的青衫文士,不动声色,但是却以极快的速度,将地摊上两片红色的东西收入了怀中。支付了数颗灵石之后,此名青衫文士似乎在问询那名摆摊的低阶散修,他买的那两片东西的来历,以及还有没有相同的东西。

    而似乎注意到董青衣在看他,此名青衫文士随手拿起地摊上的两件东西看了看之后,便好像没有什么兴趣似的,转身走入了旁边的一条小巷之中。

    这名青衫文士飞快的穿过了几条小巷之后,便又迅速的进入了一个人多的集市之中,然后又飞快的出了这个集市所在的山头的城门,往野外飞掠了出去。

    大约离开七星城约十余里之后,此名青衫文士脚下突然涌起一团火云,以极快的速度飞掠了起来。

    而片刻之后,此名青衫文士身后的远处,也亮起了一道赤色的遁光,看上去速度还在这名青衫文士飞遁的速度至上的样子。

    “董青衣,你还真是没让我失望啊。”

    察觉到赤色遁光的青衫文士丝毫没有惊慌之色,反而是有些兴奋一般,低声嘀咕了这么一句,然后拼命的朝着远离七星城的方位逃遁起来。

    此名拼命施展火云遁的,自然就是魏索了。

    从最底层的低阶散修一步步爬起的他自然十分清楚,像那种神海境一两重的低阶修士,要是有一下赚数十颗下品灵石的机会,是绝对会发狂的,绝对会想尽办法赚取灵石的。所以魏索只是找了那一名看上去很是机灵的修士,让他去帮忙查探董青衣的消息。而不出他意料的是,此名低阶修士果然是守到了董青衣。

    之后,魏索便是和那名木讷修士在董青衣的前面演了一场戏。

    那两片红色的东西,可是两片地火仙莲。

    以董青衣的见识,就算一眼无法看清是两片地火仙莲,也应该能看出这两片东西的不凡。

    而现在,在魏索逼真的演技下,董青衣果然是追了出来。

    现在他要做的,便是尽量远离七星城,以免到时候动起手来,董青衣有什么传讯的手段,让东瑶胜地的厉害修士很快赶至。

    之前魏索行事一直是安全第一的态度,对于董青衣这种有背景的人物,都是能躲就躲,但现在却是反而将他视为了猎物。这不得不说魏索从决定杀董青衣开始,行事风格已经开始了根本性的改变。而似乎对于绿袍老头来说,本身就是更欣赏魏索现在的这种态度的。

    而经过和绿袍老头的那一番交谈之后,魏索更是领悟了散修也是有散修的优势的。散修没有大宗门抛不开的山门、弟子的束缚,哪里都可以跑,就是连洞府都可以看成是一个暂时躲的地方,实在不行都可以丢下不管就跑。

    现在魏索是有点越来越喜欢散修这个有前途的身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