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两百一十五章 鼠须老道(第一更,求红票)

第两百一十五章 鼠须老道(第一更,求红票)

    眼光闪动的看了片刻之后,魏索将这柄古怪至极的黑色小刀收入了囊中,没有丝毫犹豫的一仰头将血红色的九转神血丹吞了下去。

    只见他双手捏出了一个古怪的姿势,身上闪过了一层灰黑色的光华之后,他就马上发出了一声痛苦的闷哼声,脸色也一下子变得灰白了起来。

    紧接着,他双手古怪的姿势一收,摆出了一个紫玄真诀的手诀,身上传出了隐隐的真元流动声,很明显开始炼化起九转神血丹起来。

    ......

    接下来一天一夜,再加一个白天的时间,魏索所在的这座静室之中都是没有任何的声息。

    “老头,看来双灵根修士就是双灵根修士啊,连炼化这种疗伤丹药,复原起来都比一般的修士要快一些。”直到第二天的深夜,魏索的静室之中,才传出了这样的声音。

    “你的老相好都快要给人抓去做老婆了,你居然还有心情得意?”静室之中,只见绿袍老头很是鄙视的看着魏索。此刻的魏索脸色红润,很明显伤势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

    一听绿袍老头这么说,魏索顿时大汗了一下,道:“老头,姬雅什么时候成我的老相好了?”

    “怎么还不算么?”绿袍老头冷笑了一声,“你认识的那几个女的之中,和南宫雨晴算是认识时间最久了,看你们那样子,也差不多可以算是老相好了,可即使如此,你可是连南宫雨晴的手都没有摸过几次,可是你不仅把姬雅看光光了,还该摸的地方都摸过了。难道还不算老相好么?”

    “什么叫该摸的地方都摸过了。”一听绿袍老头这么说,魏索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了。

    “我知道你肯定放不下此女的。”绿袍老头哼了一声,“不过你应该不会傻到要和东瑶胜境和天一门去拼命吧?”

    “东瑶胜境我不清楚,不过天一门我听说好像是有一名金丹期的大修士的。”魏索苦笑道:“我去跟别人拼命,恐怕会被打得渣都不剩。”

    绿袍老头也不废话,冷笑道:“那你有什么计划,说出来听听?”

    “现在姬雅和韩薇薇还在珍宝阁中,但是十余日之后姬雅便会被接去东瑶胜地,要想有机会救出她们两人,就只有这十余日有机会,进了东瑶胜地,那我就只能摸摸鼻子,等着以后报仇了。”魏索看了一眼绿袍老头,道:“而且现在坐镇那珍宝阁的东瑶胜地长老不是姓李么?我倒是怀疑那李姓长老就是当天我们杀的四海堂老大黄天涯口中的姑父李绍华长老。从现在的情形看,那名李绍华长老说不定就是一位高阶的炼丹师,便是提供回真丹的人,这次说不定就是因为黄天涯的陨落而出山了。若真是和黄天涯所说的一样,此人是分念境五重的修士,那便麻烦了。”

    顿了顿之后,魏索接着说道:“现在我不管如何抓紧时间修炼,也肯定是来不及的了。所以我明日准备先回小夜山洞府,甄崇明应该帮我炼制了不少补天丹,我也可以回去修补一下成套法盾。毕竟我手头上防御威能最好的成套法盾被那张家老祖也打得七七八八了。接下来便是要设法用食血法刀吸取到足够威能的血珠了。”

    “还好你自己清楚现在无论东瑶胜境还是天一门,都不是你所能硬撼的。”绿袍老头冷笑了一声,“不错,你倒是也想到利用此刀了,只是你那天也试过,要对张家老祖这样级别的修士,恐怕至少要吸到分念境一重修士的血才行,我看要令此刀具有可以对分念境五重的修士产生致命威胁的威能,至少要吸取到分念境三重修士的血。以你目前的实力,要想击杀真正分念境三重的修士,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还是先去灵岳城探探,如果有把握很大的机会,便试上一试,如果真的非得和一名分念境五重的修士硬拼,那还是彻底死了这条心,等着今后修为高了,再去报仇吧。”

    “我也知道以我的实力,想要杀分念境三重的修为,估计是不可能的,不过我想一步步来,可能能成。”

    绿袍老头愣了愣,“怎么一步步来?”

    “比如说我们先设法杀一名周天境四重的修为,凝出的血珠再加上我手头上的法器,杀死一名周天境五重的修士应该没有问题了…。”

    “杀了周天境五重的,然后再对付分念境一重的,然后再对付分念境两重的?”绿袍老头的眼睛顿时鼓了起来,有些不可置信的打断了魏索的话。

    魏索老实的点了点头,道:“我就是这么想的。”

    绿袍老头沉吟了一下,却是很少见的没有用鄙夷的语气对魏索说话,而是认真了起来:“此种方法倒也不是没有可能,如果真能吸取到一名分念境三重修士的气血和真元,凝成血珠存储在食血法刀之中,再加上你身上那些阴险的东西,偷袭的话,对付分念境五重的修士,也是有成功的希望。但是此种方法说起来容易,做起来也是极难的。因为这食血法刀只是骨炼的法器,本身材质并不十分坚韧,要是换了金丹境的修士,恐怕才刚刚祭出来,被对方术法随便一轰,这法刀就粉身碎骨了,所以此柄法刀最多也只能算得上灵阶上品,还不能算得上是道阶法宝。分念境修士的术法和法器,也很容易打得此柄法刀破损的。若是不小心在对阵分念境修士的过程中,祭出时被对方打得损坏了,你可是立时有性命之忧。”

    “我会尽量小心的。”魏索苦笑了一声,道:“老头,你还有其它好办法么?只可惜现在我们手头上那可以让妖兽发情的天云精只剩下一点了,不然说不定还能多些办法。”

    “时间上来不及了。”绿袍老头沉吟了一下,摇了摇头,道:“我也有一计,不过也得见过姬雅本人,得到她的首肯才行。”

    魏索眼睛顿时一亮,“老头,你有什么算计?”

    “看此情形,肯定是天一门和瑶池胜地联手瓜分珍宝阁,珍宝阁是肯定保不住了。”绿袍老头冷笑道:“所以都甚至可以找一个更大的宗门,或者是和天一门、瑶池胜地有利益冲突的宗门,和他们做交易,将珍宝阁给他们,以此交换姬雅和韩薇薇。不说别的,便是我给姬雅的那一份丹方,对于这些大宗门都有极大的用处。只是此事至少要得到姬雅的同意和信物,要让大宗门相信有这样的好处才行。”

    “这是个方法,但是和这种比我们实力大出无数倍的大门派交易,我是一向没有什么信心的,弄得不好我们所有人都搭进去,反而被吃得骨头都不剩。要和人做交易,基本上都要有令对方忌惮的实力才有保证。”魏索沉吟了一下,道:“除非是到万不得已的情形,否则我是不会这么一试的。”

    “你能想到此层就最好。”绿袍老头倒是有些满意的点了点头,道:“眼下应该也只有仰仗这食血法刀的方法最为可行。不过我只希望你到时候不要此计不成的情形下,不要冲昏头脑便是。”

    两人商议定了之后,魏索却是拿出了从金巧儿身上得到的那十几面可用于快速布出金门巨石阵的黄色阵旗,研究了起来。

    反正金门巨石阵和七盘云海阵的布阵之法魏索都已经知道,现在金巧儿身上已有炼制好的金门巨石阵的阵旗,却是少了他的许多手脚。

    这门法阵的作用,至少是在灵阶下品的法器之上的。

    只见大半个时辰之后,魏索就已经摸透了其中门路的样子,收起了十几面土系灵气极浓的黄色阵旗。

    之后,魏索一直在此静室之中闭目修炼,养精蓄锐到外面天色发亮之时,才睁开了眼睛,走入了培育噬心虫的房间,将噬心虫和未用完的培妖液以及所有妖兽的尸体全部收好之后,便直接离开了此处。

    片刻之后,随着传送法阵的灵光闪动,依旧是一副狂傲红衣中年修士打扮的魏索,便从灵岳城的传送法阵之中走了出来。

    随后,魏索根本就没有走出天一门布置传送法阵的这处建筑,再次交纳了一定数目的灵石之后,便直接轻车熟路的通过传送法阵,传送到了青风陵外那处山腹之中。

    不做丝毫的停留,出了天穹之后,魏索便祭起了白玉鹤,按照已经走熟了的路线,朝着小夜山的方位飞遁。

    但只是在空中飞遁了不到半个多时辰,魏索突然神色微变,一踩脚下的白玉鹤,整个人往下方的密林中投了进去。

    他才隐匿在下方的密林之中片刻,一道淡淡的蓝光,就像闪电一般速度惊人的掠了过来。

    只见一名身穿绛紫色道袍,下巴上长着几缕鼠须的老道,脚踏在一片柳叶般外形,闪着蓝光的飞遁法器上,在这片密林的上方盘旋了起来。

    在方圆十数里的范围之内,连兜了三四个圈子之后,这名鼠须老道脸上露出了惊疑不定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