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两百一十二章 惊人的消息(第一更,求红票)

第两百一十二章 惊人的消息(第一更,求红票)

    新的一周,更新继续威武,各位的红票能不能威武一下,看有书评批评我求红票求得多了,我也很无语,似乎已经很久没在章节中求过红票了,只是在章节名字括号中顺手写上一句。反正也不多说了,支持我的,多投红票吧。

    ***

    分念境一重!

    让魏索眼睛有点发直的,并不是凰嫣儿的美貌,而是她的修为赫然已经达到了分念境一重。而且望气术一探之下,这名绝丽少女身上的神海光华璀璨至极,赫然是如假包换的地级中阶功法。

    这下魏索也终于对天玄大陆上各个宗门的弟子修为有点底了。

    看来像落月城的月华宗,七星城的聚星宗、东瑶胜地,灵岳城的天一门这种级别的宗门,其门内和魏索年纪差不多的精英弟子的修为大多也是在周天境三四重的样子,但是像玄风门这种天玄大陆前十的大宗门,其精英弟子却是要周天境五重、分念境一重这种级别。

    而且玄风门的这些精英弟子,修的还都是地级以上的功法。

    也就是说,魏索在遇到绿袍老头之后虽然奋起直追,修为进境的速度已经甚至超过天一门这种宗门的精英弟子了,但是和玄风门这种宗门的精英弟子相比,还是有些不如,还根本无法自傲的。

    看来此次热闹也是没有白看,的确是大大的增长了见识。

    就在此时,“呱”的一声怪叫,体长超过两丈的黑魇魔鸦已经从打开的金色巨笼上方冲了出来。

    而此时,身穿淡绿色法衣,肤如凝脂般的凰嫣儿却是像挑逗一般,曲指一弹,一滴青色的水珠啪的一声打在了这头黑魇魔鸦的身上。

    这头黑魇魔鸦被禁锢在笼中,本身就已经暴躁异常,现在被凰嫣儿这么一打,居然是直接抓狂一般,咻的一声,直接将妖丹都喷了出来。

    妖丹一出,狂风扑面,吹得凰嫣儿的法衣猎猎作响,衣服紧贴在身上,更是显得凹凸有致,玲珑剔透。

    一头魔焰滔天的六级妖兽单独对阵一名绝丽少女,这种情景,可是比当天七星城骑着蛮兽的心有兰还要美女和野兽了。

    只见这黑魇魔鸦的妖丹也是十分奇特,一般妖兽的妖丹都是滚圆的一颗珠子,而这黑魇魔鸦喷出的妖丹却是手指般模样,一尺来长的一截。远远看去就好像一根黑色的手指,朝着凰嫣儿的胸口按去。

    此颗妖丹在距离凰嫣儿还有十余丈之遥之时,上面就沁出了一条条墨汁一般的丹液,而这丹液马上又化成了一条条的黑气,居然在空中形成了一张黑色的巨嘴,要将凰嫣儿一下子吞噬其中。

    眼见如此骇人景象,凰嫣儿却是一副艺高人胆大,依旧泰然自若的一动不动。

    一直等到黑气喷涌到她面前两丈不到之时,她才突然一动,往下飞掠的同时,一团黄光也罩落在了她的身上。

    这团黄光一罩在她的身上,她的身体好像突然沉重了数十倍,往下飞降的速度瞬间快了数倍不止,轻松的就避过了汹涌而来的黑气。

    “压石术!”

    灵芝谷内外的修士又是一片惊呼声。

    凰嫣儿此刻施展出来的,竟然是一门可以瞬间在修士身外凝聚层层土元,如同压上一块巨大大石一般的土系术法,但是此种术法却都是用于对方身上,专破对方的飞遁术法。

    但此刻凰嫣儿竟然是在自己身上加了一道这样的术法,用于增加自己的下坠速度。

    此种术法运用,简直是让在场绝大多数修士大开眼界。

    只见凰嫣儿一避开黑魇魔鸦的一击,人还在疯狂下坠之中,手中却是出现了一柄淡绿如水的长剑。

    这柄淡绿如水的长剑,马上在她的手中分散开来,变成了无数条淡绿色的细丝,在她的御使之下,倒卷而上,竟然是裹住了黑魇魔鸦的妖丹,似乎想要硬生生的将黑魇魔鸦的妖丹拉扯下来。

    “呱”的一声怪叫,黑魇魔鸦的一双乌漆的眼珠之中,赫然出现了人性化般的惊怒神色,似乎它也根本没有想到凰嫣儿竟然会如此大胆。

    怪叫声中,这头惊怒异常的六级妖兽也根本不隐藏自己的行迹了,一蓬蓬墨汁般的丹液从妖丹中渗透出来,浇在裹在妖丹上的淡绿色细丝上。

    淡绿色色细丝上的灵光马上以惊人的速度黯淡了下去,淡绿色的细丝也开始慢慢变成了黑色。

    但就在此时,一团红光却是在凰嫣儿的左手凭空化出,凝成了一头体型约为黑魇魔鸦一半大小的三足火焰怪鸟。

    这头浑身烈焰翻滚的三足火焰怪鸟明显是术法凝成,但是却好像有灵性一般,一化出来,竟然是发出了一声长啸,随即便一头撞到了黑魇魔鸦的身上,和黑魇魔鸦翻翻滚滚的肉搏了起来。

    不论黑魇魔鸦以何种方式啄击撕扯三足火焰怪鸟,都似乎无法给对方带来什么大的损伤,反倒是自身被烧的剧痛至极,一时大急的黑魇魔鸦想召回妖丹来助阵,但是却被那些青丝扯着,召不回来。

    此刻凰嫣儿又不慌不忙的朝着右手淡绿色长剑所化的无数淡绿色细丝中贯注起了真元起来。

    随着她源源不断的真元贯注进去,原本已经灵光黯淡的淡绿色细丝上却是又光华大盛,那些黑色也慢慢的淡了下去。

    黑魇魔鸦暴躁至极,想要马上自爆内丹,但是整颗妖丹却是好像被镇压住,根本自爆不开,只能拼命的沁出墨汁般的丹液和凰嫣儿相抗。

    整个场面一时僵持不下,好像变成了它和凰嫣儿的互相比拼真元。

    初时黑魇魔鸦还似乎占了上风的样子,明显看到那些淡绿色细丝中的黑色越来越深,但黑魇魔鸦的身上却还有一头三足火焰怪鸟在不停的撕咬。只是片刻的时间,这头黑魇魔鸦却是支持不住,所有淡绿色细丝上的黑气被驱逐干净。

    “嗖”的一声,一尺来长的妖丹,竟然被硬生生的卷了下来,被凰嫣儿收入了囊中!

    妖丹一失,黑魇魔鸦双眼惊惶神色尽显,双翅一振,就想直接逃遁而走。

    但就在此时,一团黄光罩在它的身上,它的身体却是猛的一沉,一副飞都飞不动的样子。

    “压石术!”

    凰嫣儿再施一次压石术,只是这次却是施展在了这头黑魇魔鸦的身上。

    紧接着,凰嫣儿冲天而起,手中淡绿色如水般的长剑又在她的手中化成了无数淡绿色细丝,将黑魇魔鸦一卷,只见这头黑魇魔鸦身上凶焰尽失,几乎没有任何反抗能力就被重新丢入了金色巨笼之中。

    “轰!”

    等到金色巨笼再次合拢,慢慢沉入神王金舟的船舱之中,凰嫣儿很是平静的掠回二层楼阁中时,现场的修士才如梦初醒一般,爆发出了一阵海啸般的惊呼声。

    “我靠!”魏索也是看得直吞口水。

    此女的术法和法宝实在是有些惊人的。

    她那道可以施放出一头三足火焰怪鸟的术法,似乎在场都没有什么修士知道是什么术法,都没有人叫出名字。但是从其威能来看,却至少是地级高阶,甚至有可能和那天霜剑一样,是天级的术法。

    而那柄可化成无数淡绿色细丝的长剑,其威能也至少是灵级中阶以上。

    以魏索现在的实力,如果手头上压箱底的东西都用上的话,估计要击杀这一头黑魇魔鸦也没有太大的问题,但说要自己没有什么损失的拿下妖丹,生擒妖兽,魏索却是肯定做不到。

    所以真要是打起来,此女恐怕比重伤了魏索的张家老祖还更为难缠。

    “怎么,兄台也动心了么?”此时,正好看到魏索直吞口水样子的那名决心要加入玄风门的干瘦青年却是有些会错了意,有些自言自语的苦笑道:“也难怪,这东部和南部这么多城池,恐怕还都没有艳色能和凰嫣儿相比的女修,更不用说水灵儿了。光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拥这样的美色在怀这一个理由,也足够令我等一拼了。”

    听到这名干瘦青年这么说,本身就对加入宗门不感冒,而且又对先前设法劝诫此名青年的麻脸修士心中很有好感的缘故,魏索却是马上摇了摇头,道:“在下只是惊诧于此女的修为,至于兄台说东部和南部这么多城,没有一名美色可以和此女相比的修士,我倒是不同意的,毕竟我就见过一名女修的姿色在此女之上。而且我虽然不反对阁下一拼,但我也觉得,要拼的话,也未必要去玄风门拼。兄台这么年轻,就有了这样的修为,而且对能够通过玄风门的这选徒大会大有信心,想必资质不凡。以兄台这样的条件,加入一个一般的大宗门,都会大受重视,甚至很有可能直接成为精英弟子。他日的成就,未必比玄风门差,而且说不定还会比玄风门安全得多。再者,玄风门这样的宗门,天资卓绝之辈肯定众多,你加入进去,若不是运气极好,根本无法力压他人一头。就算兄台对凰嫣儿有意,估计也难以让凰嫣儿对你另眼相看。反不如在其它宗门之中,创出一番名声,到时凰嫣儿说不定倒反而会对你有些好奇。反正在下和你这位朋友一样,也是不喜欢受门派的约束,但若是真要选择的话,换了在下,绝对选一家自己会大受重视,但不至于那么危险的宗门加入。到时候再设法拼出一番成就。”

    听到魏索这么说,麻脸修士明显也是觉得很有道理,兴奋了起来,连连点头,目光之中也是对魏索大为感激。

    但是这名干瘦青年却是一根筋一般,不去细想魏索后面的话有没有道理,却是冷笑了一声道:“我倒是没有听说过,我们东部和南部诸城之中,还有比凰嫣儿更要出色的绝色女修。”

    面对此人的不分好歹,魏索顿时也没有好气了起来,冷哼了一声,道:“我不知道别处有没有,反正我在灵岳城见过的珍宝阁的掌柜姬雅,就要比凰嫣儿出色一些。”

    说这话,魏索倒是底气十足,因为在魏索眼中,这凰嫣儿虽然的确是绝色,但是魏索觉得韩薇薇也足可以和她一拼了,更不用说姬雅了。“你说就灵岳城那种小城,也会有比凰嫣儿还要出色的女修?”但此刻干瘦青年一听却是根本就不相信,反而也冷哼了一声。

    “我靠!”一听此人对自己所在的城池似乎十分不屑,魏索顿时大怒,本来也不想再搭理此人了。让此人爱怎么去怎么去。但就在此时,另外一侧一名听到他们对话的修士,却是力挺魏索道:“这位兄台此言非虚,在下也有缘见过姬雅一面,虽然言语无法形容,都是绝色,但若真是放在一起一比,肯定就一眼看得出高下了,那姬雅的确是要比凰嫣儿更让人觉得惊艳的。”

    “灵岳城真有这样的绝色女修?”干瘦青年一呆。

    魏索冷笑了一声,也不高兴多说。但就在此时,那名力挺魏索的灰袍修士,却是遗憾般的补充了一句,“只可惜姬雅却是很快也要为人妇,成人的双修道侣了。”

    “什么!”一听这句话,魏索顿时面色大变,惊得差点从紫木芝上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