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两百零九章 招徒大会(第三更,求红票)

第两百零九章 招徒大会(第三更,求红票)

    这真魔封体术,对于遭受了致命伤的修士来说,最多也只能让修士续命一炷香的时间,而且是不能发任何的术法,要是发动了什么术法的话,那接下来就是马上就死。

    所以金馨儿装死一下偷袭金巧儿之后,就也马上香消玉损了。

    而对于像魏索此种未受致命伤的修士来说,却是可以最多将伤势封住七八天之久,期间可以动用一些真元,只是解除掉这真魔封体术之后,若是不及时救治的话,伤势的恶化会比平时快出数倍。

    这就有些像一颗成熟的鲜果采摘下来之后,若是放在太阳下面曝晒,可能正常情况下也要两天才会变质腐烂,但若是将这颗鲜果在冰中冰上了半个月,再化开放在太阳下曝晒的话,可能一天的时间就会变质腐烂了。

    这种连绿袍老头都没听说过的术法,着实是有些诡异的。

    不过五六天的时间,不出大的意外的话,也足够让魏索在距离栖凤城最近的几个城中,找到药效不错的疗伤丹药了。

    和绿袍老头解释了一下这门术法之后,魏索就马上按照这门术法施为起来。

    让魏索有些郁闷的是,施展这门术法,竟然还是要在脑海之中观想那尊八臂魔煞的。只有在脑海中观想出了那尊八臂魔煞的样子之后,真元按照术法所示的方法流转,才施展得出这门真魔封体术。

    这种观想术,魏索倒是在一些典籍上也看过解释,有真元周天和神识周天之说,浅显的解释是真元和神识念力都是力量,普通的术法只需要真元的力量,而这种配合观想才能施展的术法,却是也调用了神识和念力的力量。只是创造这门术法的人,为什么非得观想出这样难看的魔神样子呢,弄得观想成一个妙龄美女不行么。

    在成功施展了此术之后,魏索发现自己受创的那些地方,气血居然似乎都冻结在了里头,木木的,没有了什么感觉,但是真元却能够流动,似乎那些部分变成了僵尸之体一般。

    接下来有种变成了半僵尸的魏索苦着脸,也不敢浪费什么时间,收起了噬心虫之后,便又祭出了白玉鹤,以尽可能贴着地面的高度,朝着迷云城的方位飞掠了过去。

    本来距离栖凤城最近的应该是都天城,但魏索觉得张家和刘家的那些修士,很有可能会在都天城的沿途设伏,而且都天城的规模还不如灵岳城,可能也未必买得到好的疗伤丹药,所以为了保险起见,魏索还是决定索性赶往稍远一些,但规模却是大出都天城数倍的迷云城。

    迷云城也是一座依山而建的修士之城,只是迷云城所在的这座高山外面,却是终年笼罩着一条环状的黄色云雾带。

    这条黄色云雾带远远望去就好像一个黄色的木桶一样,把迷云城罩在里头,但至于为什么有这样一条黄色云雾终年不散,数百年来有无数修士仔细探查过,也根本查不出原因,不知道是上古修士遗留下来的法阵,还是天生自然形成。

    一路上魏索的运气还算不错,没有遇到什么高阶的妖兽,所以在天色大亮之时,远处的地平线上,那一圈独特的黄云就已经清晰可见了。

    继续不停的飞掠了一阵之后,都已经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一圈黄云之中的山尖尖了之后,魏索落了下来,收起了白玉鹤,从纳宝囊中取出了一套普通的青布法衣套在了身上,之后,魏索取出了一瓶药液,在脸上抹了一阵,却是由脸色蜡黄的修士,变成了自己的本来面目。

    接下来他也没有再行祭出白玉鹤或是施展火云遁,而是直接依靠脚上穿着的一双风云履,和之前的遁速相比,显得慢悠悠的朝着迷云城继续飞掠过去。

    让魏索有点惊疑的是,随着越来越接近迷云城,路上遇到的修士越来越多。

    其中甚至有数名,甚至十数名结队而行的修士。

    若是在正午之后,有这么多修士在城外想要进城,是十分正常的事情,但现在却是清晨,这些修士却似乎和魏索一样,是从野外,或者较远的传送法阵,连夜赶来的一般。

    这就似乎有些不对劲了。

    等到距离迷云城不到百里,已经到达那一圈奇特的黄云边缘,再见到四名似乎也是远道而来的年轻修士时,魏索终于忍不住了,朝着那四人飞射了过去。

    那四人都只是神海境三四重的修为,魏索现在的装扮虽然低调至极,但一感觉到他身上明显是不止周天境一重修为的气息,这些修士的眼中马上就出现了敬畏的神色,也都全部停了下来,等着魏索掠到他们的面前停下之后,其中一名身穿黑色皮甲,头发梳得十分平顺,看上去还似乎细细打扮过了一翻,面色显得有些容光焕发的年轻修士,便抢先施礼的问道:“这位前辈到我们这里,是有什么事情么?”

    “你们是哪里的修士?迷云城中有什么事么,怎么这种时候,会有这么多修士要赶着进入城中?”魏索一边打量着这几名年轻修士,一边平静的问道。

    “前辈你是正好赶到迷云城,不是为了玄风门招徒的事来的么?”听到魏索这么说,其中有一名身穿黄色衣衫的年轻修士顿时有些哑然的问道。

    魏索一愣:“玄风门招徒?”

    “看来前辈真是恰好路过了。”先前那名最早打招呼的黑甲年轻修士道:“我们都是三仙城的修士,都是为了此事赶过来的。”

    “在下的确是远道而来,而且对玄风门招徒的事是一无所知,这玄风门招徒到底是怎么个招法,你们可以说得详细一点。”魏索心里十分惊奇。这玄风门他可是一点都不陌生的。天玄大陆中部的玄风城不仅是天玄大陆十大城池之一,而且玄风门也是天玄大陆最大的宗门之一,正是水灵儿所在的宗门!

    “玄风门每年都会在天玄大陆上数十个大城进行招徒,只要是没有什么宗门的散修,不论修为,都可以参加他们的测试,只要他们觉得你的天资不错,或是有其它特别之处,就会被他们收入门墙,成为玄风门的弟子。”黑甲年轻修士眼中闪着热切至极的光芒,说道:“这迷云城正是他们玄风门每年会固定来进行收徒的城池之一,而且今日玄风门的人已经赶到了迷云城,开始进行收徒,为期五天,所以在接下来五天之内,迷云城将会成为附近十几个城池中最为热闹的地方。”

    魏索又是一愣,没想到自己误打误撞之下,竟然会正好遇到这样的盛事。而微微一愣之后,魏索接着问道:“看来你们也是赶来参加这玄风门的入门测试了,既然如此,你们怎么不通过传送法阵进城,看上去却是远道而来,一路赶路过来的样子?”

    “前辈所说不错,我等的确是想来碰碰运气,看能否通过这玄风门的入门测试的。”黑甲年轻修士点了点头,苦笑道:“只是前辈有所不知,因为从四处赶来迷云城的修士太多,迷云城的传送法阵已经不胜负荷,为了避免各处修士争抢进入法阵,引发不必要的争执,迷云城已经做出了许多限制,现在要想通过迷云城中的远距离传送法阵进出,一次就要缴纳三百下品灵石。所以我等自然就只能设法传送到最靠近迷云城的法阵,再连夜赶路过来了。”

    “为何要连夜赶过来?白天赶过来不是更为安全么?”魏索看着这几名一连兴奋的修士道:“既然玄风门在迷云城的招徒要五天的时间,总是来得及的吧?”

    “这前辈就又有所不知了。”黑甲年轻修士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据说第一天会有玄风门的一些杰出弟子献技,若是此次里面有水灵儿,我们总算也能一睹芳容。”

    “连水灵儿都可能会到?”这下魏索却是大吃了一惊。

    “那倒是不一定。”黑甲年轻修士道:“基本上这两年招徒大会,水灵儿也会在其中一两个城池露面一次。但具体会在哪个城池露面,这也是看运气的事了。”

    “听你们这一说,我倒是也对玄风门的这招徒有些兴趣了。”魏索微微一笑,看着这数名修士道:“不知道诸位能否顺便带路,将我带去看看热闹?”

    “只要前辈看得起我们,我们自然都是十分乐意的。”黑甲修士一听,和其它三名年轻修士互望一眼,都是十分的兴奋。毕竟平时和一名至少周天境两三重以上的修士扯上关系都难,更何况魏索看上去是十分和善的样子。

    魏索点了点头,对着这四名年轻修士做了一个走的手势的同时,也在心里盘算了起来。

    对于加入大宗门,魏索是没有什么兴趣,但他却很清楚自己现在还的确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土老帽,乘此机会,倒是可以增长点见识,正好可以看一下顶级宗门的内门弟子,精英弟子,甚至长老级人物到底是什么样的实力。

    要是运气足够好,能够见到水灵儿的真人到底是长得如何国色天香,那就是再好不过了。

    看看热闹,然后马上在迷云城中找疗伤丹药,现在这么多修士聚集到迷云城中,求购到上佳的疗伤丹药的机会也是大增。而现在跟着这几名修士一齐进城,也是个很好的掩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