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两百零八章 真魔封体术(第二更,求红票)

第两百零八章 真魔封体术(第二更,求红票)

    张家老祖发出了一声痛楚至极的闷哼声。

    与此同时,远处的魏索也被打得往后横飞出去,口中很明显也喷出了一蓬血雾,明显也是受伤不轻的样子。

    但是魏索却是没有丝毫的停留,也依旧死死的将那些剩余的红色法盾都控制在身周,甚至乘着张家老祖没有控制黑色小镜的这一瞬间,不仅是将黑色小刀,就连六阳神火叉都是收了回去。

    张家老祖惊怒至极的想要追上去,但是只见他身影方才一动,整个身体却是晃了一晃,然后他却是脸色难看至极的停了下来,飞快的掏出一颗丹药吞下了肚。

    “此子明显不是秦老魔,他到底是谁!竟然有如此多的手段!”

    之后,张家老祖降落在地,盘坐调息了起来。

    此刻魏索的身影还未离开他的视线,而看着魏索快要消失的身影,张家老祖全然是想要吐血的冲动。

    自己分念境两重的修士,而且借助天道古丹的效力,真元力量堪比分念境四重的修士。而对方只是一名周天境四重的修士。

    两者之间的拼斗,本来完全就像是猫和一头耗子之间的拼斗,但是没想到这一战的结果,竟然是自己损失了一条手臂,而且还被那颗血珠的威能冲伤了心脉!

    那一柄黑色小刀上发出的血珠的威能,竟然似乎在一件灵阶上品的法宝之上,要不是自己无奈之下舍弃一条手臂,肯定要被这一颗血珠一下击杀!

    六阳神火叉!

    奔雷槌!

    黑色小刀!

    还有对方身上的法衣,很明显也是真正灵阶的,否则绝对不可能在被自己最后全力一击的“真髓箭”术法击中之后,还能逃得出去。

    这名周天境四重修士身上的厉害法宝,竟然一件件层出不穷!

    还有那奇特的银色短杖,一想到那根银色短杖,再看到手中坑坑洼洼的青色剪刀状法宝,张家老祖就更加充满了吐血的冲动。

    他这件春风剪可是真正的灵阶中品法宝,可是现在看起来,却是破损得连灵级下品都不一定有了。

    这一战的损失,可真是大啊。

    此刻张家老祖从头至尾的回想之时,竟然是有些后悔,早知如此,自己当初就真的应该接受他的收买,或者直接放他一马的。

    ……

    “魏索,你怎么样!”

    此时,魏索的日子却也很不好过。张家老祖的“真髓箭”一击发出之时,魏索也只来得及将怀里的养鬼罐抓在了手中,激发了玄阴法衣,虽然一直揣在怀里的养鬼罐是完好无损,但是魏索此刻的胸口看上去都有点塌陷下去的感觉。只见在绿袍老头的惊慌的叫声之中,拼命的在空中飞遁着的魏索也终于支持不住,又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之后脚下的火云忽明忽暗的从空中跌跌撞撞的落了下来。一屁股坐在了一片地上还有些泥泞的灌木丛中。

    “老头,这下要惨。”

    魏索擦了一下嘴角的血丝,勉强的说了这么一句之后,咬着牙飞快的掏出了几个纳宝囊,然后飞快的将里面所有的东西全部弄了出来,全部堆在了他的面前。

    这几个纳宝囊,全是从金府的修士身上得到的。

    虽然现在表面上看起来魏索好像也没缺胳膊少腿的,但是魏索微微一动,胸口内里就疼得跟撕裂开来一般,一股股浓厚至极的血腥气不停的泛到喉咙口。不用内视,魏索也可以肯定自己的肋骨都估计没有两根不断的了。而最为关键的是魏索的内腑也受创不轻,而他的身上并没有什么药效特别好的疗伤丹药。

    现在就只能希望这些金府修士身上的丹瓶之中,有没有特别好的疗伤丹药了。

    只见连续打开了几个丹瓶之中,魏索飞快的将一个丹瓶之中倒出的三颗暗红色丹药全部吞下了肚,接着不停的翻看起其余的丹瓶起来。

    只是片刻的时间,魏索将所有的丹瓶全部查检了过来,嘴角浮现出了一丝极其苦涩的笑容。

    现在的情形也不知道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这几名金府修士身上的丹瓶之中,好歹还有三颗回春丹,至少可以阻止他内腑的伤势不恶化。只要他内腑的伤势不恶化,就不会有性命之忧了。

    可是这回春丹,也只是能保住他的小命,在没有其它灵药的情况下,要想恢复得差不多,就算全力调息,至少也要一二十天的样子。

    在这一二十天之内,魏索是根本无法剧烈的动用真元,否则伤势很有可能再次恶化。

    要是在某个安全的地点,就算得不到灵药,也就只要慢慢养着就是了,但是现在魏索却是在野外!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说不定栖凤城的厉害修士还会追来。

    张家老祖的实力可是也让魏索有些心惊胆颤的,而且张家老祖所受的伤似乎也没他的重,再度遇到的话,光是张家老祖一个人,估计他都难以应付得了。

    可眼下却也根本没有其它的选择,魏索苦笑了一下之后,取出了装着噬心虫的纳宝囊,将噬心虫放了出来,然后将先前几个纳宝囊中的东西都收了起来,准备拼一拼运气,停留在此处疗伤了。

    “恩?”

    但是脑海之中还在想着有没有别的办法的魏索,伸手触及到一件东西之时,却是明显怔了一怔,目光朝着他手上捏着的东西望了过去。

    他手中此刻捏着的是一片色泽青中带红的方形玉符。

    方才在急切之间,魏索将几名金府修士身上的东西都倒成了一堆,此刻到底哪件东西是谁身上的,也有些分不太清楚了。但是这片青红色的玉符,此刻魏索回忆起来,却还是清楚的记了起来,这片玉符是在金五爷,也就是金申轩的身上得到的。

    当时金申轩的身上一共有两片玉符,除了这片青红色的玉符之外,还有一片就是可以用于进入金家祖堂的通行玉符。

    现在仔细看起这片玉符,魏索却是发现这片玉符不仅色泽十分独特,而且在背面竟然隐隐有一尊狰狞的八臂魔煞的符纹,这符纹十分的古朴,很明显不是现在修道界的东西。

    “老头,你看得出这是什么符么?”

    “不知道。”绿袍老头此刻也索性从养鬼罐中飘了出来,一副皱着眉头的样子,“不过这似乎不是什么防御性或是进攻性的法符。”

    见到绿袍老头也看不出门道的样子,魏索试着将自己的神识探了进去。

    这一探之下,他却是吓得差点叫出声来。

    因为神识一探进去,他就只见到玉符之中是一尊浑身包裹着青色火焰,看上去无比巨大的八臂魔煞,挥舞着手臂咆哮着,似乎一口就要将他的神识吞噬进去一般。

    但是让他马上心中一动的是,就在他吓得神识缩回来之时,这尊气势看上去异常惊人的八臂魔煞,却是并没有追击上来,似乎只是在原地虚张声势一般。

    魏索的神识顿时又小心翼翼的朝着这尊八臂魔煞靠近了过去。

    果然,这尊八臂魔煞只是声势唬人,却并没有真正的吞噬神识的威能。

    而让魏索眼中马上出现惊异神色的是,这尊八臂魔煞的身上,却是布满了一条条的经文。

    “真魔封体…真魔凝相…。”

    很快,魏索面上的表情就变得古怪了起来,这尊给魏索无比庞大的感觉的八臂魔煞的身上,记载着的,竟然是两门术法。

    “老头,你听说过两门名魏真魔封体,真魔凝相的术法么?”

    片刻过后,魏索收回了神识,看着绿袍老头问道。

    “没有。”绿袍老头先是很干脆的摇了摇头,之后问道,“这里面记载的是两门术法?”

    魏索点了点头,也不多说什么,而是开始静心参悟起这两门术法起来。

    而看到他眼光闪动的样子,绿袍老头也知道他是在领悟那两门术法的意思,也不多说什么,只是等着。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魏索却是再次苦笑了起来。

    这下魏索终于知道,为什么之前金馨儿受了那么重,很明显换了其它修士,就立时会死去的伤,却还是不死,反而装死一举击杀了金巧儿。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金婆婆明明也是死得不能再死了,还能憋着一口气,维持神识不散,和他谈交易。

    原来全是因为这片玉符之中,记载着的那门真魔封体术法的缘故!

    这门真魔封体术,竟然是一门独特的,在修士没有遭受致命的损伤之时,可以让修士暂时封锁住修士的伤势,而在修士在遭受致命的损伤之时,也可以让修士暂时不死,还能发动垂死一击的一门奇特术法!

    怪不得在那九层楼阁之中,金申轩在大意的情况下,被食血法刀一击,在胸口开出一个血洞,明显重伤的情况下,还能飞快的施法逃走。

    很明显无论是金婆婆还是金馨儿还是这金老五,都是习得了此门术法的缘故!

    而金馨儿对金巧儿施展的什么梦魇术,很明显也是来自于这片玉符中的另外一门术法,真魔凝相术之中。

    这真魔凝相术,竟然是可以一门在修士熟睡,或者修士入静修炼时,可以在对方脑海之中形成各种幻象的一门阴险至极的术法。

    这门术法,对于魏索来讲还只是多了一门有时候可以用来暗算人的术法,目前还没什么大用,但是真魔封体术,却真是可以解决他现在的燃眉之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