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两百零七章 激烈斗法!(第一更,求红票)

第两百零七章 激烈斗法!(第一更,求红票)

    张家老祖的冷笑声响起的同时,“啵”的一声轻响,一道透明的波纹却是已经在他的脑门上荡漾了开来。

    张家老祖的脸色骤然一变,面容也似乎有些扭曲,但是旋即就恢复了正常。

    本来以他的修为,又是抢先偷袭,激发法器肯定是要比魏索快的,但就这一下,魏索却是将六阳神火叉抢先激发了出来。

    只见六团烈日般的光华闪现的同时,一道金色的火光瞬间就到了张家老祖的面前不远处。

    “怪不得胆敢在栖凤城里逞凶,不过想要和我斗法,你却还是差了点。秦老魔是你什么人?”

    但是张家老祖却是一点都不慌张,好像早已有所准备,闭着眼睛,慢条斯理般的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他也并未祭出任何的防御法器,只是继续激发身前黑色古镜般的法宝。

    此面圆形古镜只有一个巴掌般大小,背面却是一只蜘蛛般的奇特符纹,随着张家老祖的真元的不停贯注,上面飞快流散出的黑色光华凝成了无数黑色细丝,好像有一团黑色头发在空中飞舞一般,涌向了距离张家老祖已经不到三丈的六阳神火叉。

    “不会吧?”

    让魏索有些目瞪口呆的是,最先触及到六阳神火叉的黑丝直接就被烧成了飞灰,但是随着惊人数量的黑丝涌上去,六阳神火叉在前进了一丈之后,竟然被硬生生的缠在了空中,非但无法寸进,而且还要被黑丝彻底缠住,被对方直接收走的样子。

    见到这样的景象,魏索顿时又手忙脚乱的激发了金婆婆的奔雷槌。

    只见轰的一声巨响,一个金色闪电大锤猛敲下去,总算是打散了小半黑丝,让魏索将六阳神火叉收了回来。

    与此同时,张家老祖却只是冷笑了一声,很是悠闲一般的祭出了一面冰寒气息极浓的雪白色法盾,紧接着,随着他双手的弹动,一大团三四丈见方的明亮黄色云团,在魏索头顶上方亮了起来。

    魏索脸色微变的仰头看去,只见这团明亮的黄云中不停的噼啪爆响,无数条一尺来长的闪电时隐时现,而正对着他的云层下方,却是好像渗出水来一般,沁出了一滴滴金黄色的雷液。

    有些感觉不妙的魏索顿时脚下火云一涌,往后飞掠出去,想要逃出这团黄云笼罩的范围,但是他的身影一动,这团明亮的黄云却竟然是极其诡异的跟着他一起移动。而他只往后掠出了五丈不到,一滴滴金黄色的雷液就已经滴落了下来。

    “噗!”

    只是一滴金黄色的雷液滴落在魏索最外的灵光光罩上,这个灵光光罩就马上光华一闪,碎裂了开来。

    “噗!”

    紧接着第二滴金黄色雷液滴落下来,魏索第二层的灵光光罩也没有任何阻挡能力一般破裂了开来。

    见此情形,魏索的瞳孔都收缩了起来,马上从纳宝囊之中取出了他那套成套的红色法盾激发了起来。

    从青风陵地陵一役,再到弥天谷之后,魏索得到了许多件灵光护罩类的法器,现在他手上的这些灵光类法器,可都是他精挑细选之后留下来的,每一个灵光光罩的威能可都是超出半灵阶不少。但是就这样的灵光光罩,也根本无法挡得住那一滴金黄色雷液。很明显这每一滴金黄色雷液的威能都似乎比得上一件灵阶下品的法宝的攻击力。

    现在这还在天道丹的效力时间之内,相当于分念境四重修为的张家老祖施展的术法威力,的确是可以用恐怖来形容。

    二十面红色宝石般的法盾马上浮现了出来,分成三周,围绕在了魏索的身周。

    与此同时,魏索做出了一个要朝左前方飞掠的假动作,实际却是往右后方掠了出去。

    他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看上去这团明亮的黄色雷云一时也根本不会消失的样子,就算有这样的成套护盾,时间一长,也根本抵挡不住,只能看能不能逃出这黄云笼罩的范围。

    但是让他色变得极其难看的是,他的假动作根本就没有任何用处,他的身影往右后方一动,这团黄云也马上如影随行一般,跟在了他的头顶。

    “啪!”“啪!”“啪!”三声爆响,就这片刻的功夫,最外层就有三面红盾灵光尽失的掉落了下来。

    而这一段时间之内,张家老祖却并没有施放其它法器,只是饶有兴致的,用如同老猫看着无路可走的耗子一般的戏谑目光看着魏索。

    “想不到你居然还有这样一套成套法盾。”

    而看到此刻魏索祭出这一套成套法盾,而且三面被击破,其余的法盾也根本不受影响的样子,张家老祖眼中倒是出现了一丝惊异的神色,但看着魏索逃来逃去的样子,他却也是同时得意至极的笑了一笑,“我这追风雷云是像有些雷云一样,自动跟随修士飞掠时带起的空气流动的。所以不管你的假动作再逼真,也是你走到哪,它跟到哪。想要它不追着你,只有一种方法,那就是站在原地不动,它就不追了。”

    “站在原地不动?”魏索一怔,刚心想这老头怎么这么好心,会将破解方法告诉自己,但是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叫骂道:“死老头,你这团屎一样颜色的雷云放出来的时候就在我头顶,你让我站着不动,它不追了,我还不是照样等着被它劈么!”

    “你还不算笨,这么快就想明白了。”张家老祖哈哈一笑,道:“我是让你不要再白费力气,乖乖受死吧。”

    “死老头,你真不接受我收买?”魏索哇哇的叫了起来,“反正这里也没有别的人看见,你要是现在放我一马,日后我们相见还是好兄弟啊。而且你要是不放我,就算杀了我,我这套成套法盾到时候也肯定全废光了,你也拿不到手。怎么样,现在你要是放我一马,不仅我把这些成套法盾全部给你,还告诉你这成套法盾的炼制之法。你想想看,绝对大赚不亏的。”

    “成套法盾的炼制之法?”张家老祖微微一愣。

    魏索这么一说,他倒是的确有些心动的,毕竟他看得出这一套成套法盾每一面的防御威能都在半灵阶以上,这样一套成套法盾叠加起来的防御效果,明显要好于真正灵阶下品的防御法盾。

    但就在他这微微犹豫的一瞬间,波的一声,一道透明的波纹却再度在他脑门上炸开,他的身体又是微微一僵。

    “死老头!去死!”

    而乘着神识冲击让张家老祖僵上一僵的机会,魏索大叫了一声,再次激发了六阳神火叉。

    面对张家老祖这种修为比他高出很多的存在,就算是张家老祖真的动心说接受他的收买,他可也没有什么信心和他做交易的。

    “你这是找死!”

    张家老祖没有想到魏索此刻会暴然出手,双目被灼得十分刺痛,脸上顿时是一片冰寒。

    只见他丝毫不见慌乱的将手往一直悬浮在他身前的黑色小镜上一指,与此同时,一道青光也从他的衣袖中飞出,却是一柄青色剪刀一般的法宝,朝着魏索直击而去。

    黑色小镜上黑丝狂涌,又将六阳神火叉捆在当空,“啪!啪!啪!”连连爆响,张家老祖射出的这柄青色剪刀般的法宝,贴着第一层的一面红色法盾边缘射入,竟然是连破第二层,第三层的两面红色法盾,打在了魏索身前的赤甲盾上,将赤甲盾上都打出了一条裂纹!

    这一件青色剪刀般的法器,威能竟然丝毫不在六阳神火叉之下的样子。

    魏索“唰”的一下,脸色变得苍白无比。

    但是他却没有丝毫的迟疑,只见手上出现了一根银色短杖,就在那柄明显是灵级中阶的青色剪刀状法宝收回的瞬间,啵的一声爆响,一团灰黑色光华从银色短杖上冲出,打在了这件青色剪刀状法器上。

    “嗤嗤!”

    青色剪刀状法宝马上白烟狂冒,灵光大失,很明显有所损坏的样子,让张家老祖瞬间变色大变。

    “小子,你敢毁我法宝!我先收了你这件法宝再说!”

    一声惊怒异常的厉喝声中,张家老祖真元狂涌,只见六阳神火叉上光华大灭,被黑丝卷着,好像要被吸入黑色镜中的样子。

    “收你个头啊!”

    魏索面无表情的将银色短杖往怀里一塞,嗖的一声,只见一道黑光朝着张家老祖飞射而去。

    “半灵阶的法器,也想伤得了我?”一眼看清那道黑光是一柄黑色小刀所化的张家老祖面露讥讽之色,根本就不做什么动作,似乎就等着这柄小刀撞到他身前的白色法盾上,然后眼看这柄这柄黑色小刀被他的白色法盾给冰住。

    但让他的脸色也瞬间变得苍白至极的是,一颗血珠突然从这柄黑色小刀的刀尖上沁了出来,“啪”的一声,他身前那面真正灵阶的万年玄冰盾,竟然直接就被打得四分五裂!

    在这一瞬间,只见他的整条右臂都散发出了白色冰晶般的光华,一把抓向了这颗血珠。

    “哗!”

    张家老祖的这整条右臂,瞬间全部消失。

    但与此同时,他张口一喷,也是同时朝着魏索喷出了一道白光。

    “啪!”魏索身前厚门板一样的赤甲盾,竟然直接就被这道白光打得四分五裂,随后这道白光也毫无停留的冲击在了魏索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