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两百零六章 收买我?(第三更,求红票)

第两百零六章 收买我?(第三更,求红票)

    “持久点啊,不要不行啊!”

    魏索一边看着自己身外的血红色光罩,一边在心里死命的叫着。可是让他欲哭无泪的是,不管他怎么叫,身外的血红色光罩却是越来越淡了。

    这血红色光罩上的光华一淡,他飞遁的速度也已经开始降了下来,很明显这血遁宝符激发一次的威能很快就要耗光了。

    虽然他手头上的这血遁宝符还能激发两次,但是魏索感觉得出来,自己要是再激发一次血遁宝符,估计就算不死,也要气血大亏得落下什么不利于修炼的隐患。

    “奶奶的!”

    只见魏索再转头看了一眼那道和自己越来越接近的金色遁光一眼,郁闷至极的骂了一声之后,却是一股真元朝着王彤的体内一注。

    王彤的身体一动,几乎是马上醒转了过来。

    “前辈!”而一睁开眼,看到自己居然是被魏索挟着飞掠在空中,王彤顿时是惊得脸色一片煞白。

    “你此刻不要说什么,听我说。”魏索一边飞速沉了下去,朝着眼前的一处丘陵方向飞掠而去,一边飞快的对着王彤说道,“我原本是受人所托去金家送个口信,但金家中人有内斗,现在把你牵扯了进来,我是看见你被制在金家之中,把你救了出来。现在惊动了你们栖凤城中的刘家和张家的人,此刻身后追着的这名修士,我也很难对付得了,所以也无法护着你逃到一个安全之地了。等下我会将你放到那处丘陵之中,你自己找一个隐秘点的地方躲藏起来,你不是修士,身上没有多少灵气波动,只要躲藏得好,就算接下来有修士搜索,也未必能发现得了你的。若是你能躲过这一劫,最好不要再回栖凤城了。我现在传你一门修炼功法,你尽量记住口诀,能领悟多少,就看你的机缘了。”

    听到魏索的这些话,王彤的眼中充满了无比感激的神色,但是没有说话,只是用力的点头。

    魏索也不管王彤听不听得懂,马上一句句的将紫玄真诀的口诀对着王彤说了两遍。

    反正紫玄真诀在天玄大陆也不算是高档货色,估计低阶修士之中也有很多人修炼。而且魏索现在有补天丹,就算所有人修紫玄真诀也跟他没有什么关系。

    说了两遍之后,魏索又掏出了一把灵石,大概足有两三百颗下品灵石的样子,塞给了王彤。

    虽然将王彤这种凡人丢在这种荒野之中并不安全,但是现在这种情形之下,魏索自觉做到这样也仁至义尽了。

    “敢问前辈的真正名讳,只要我能躲过此一劫,今后有机会一定会报答前辈大恩的。”而王彤也很清楚换了一般的修士根本不可能会管他的死活,更不可能给他灵石了,接过灵石的时候,王彤也感激万分的说了这样一句。

    “我姓魏,至于报恩什么的,也不用了,我如果能逃过此劫,居住的地方距离此地也极远,恐怕今后也根本没有什么见面机会的。”此刻魏索已经在那片丘陵的上方,说了这样一句之后,魏索一个飞掠,便将王彤放在了那处密林之中的地上。之后又没有任何停留的贴着地面飞掠了一阵,然后冲出了这片丘陵之中,继续朝着远离栖凤城的方位飞遁。

    此时其余追击的遁光都已经远得看不见了,只有那一条金光还继续追着魏索。

    大约只是过了不到半炷香的时间,这位名为张家老祖的黄眉老者,便已经追到魏索的后方不到三百丈的地方。

    此时魏索身上包裹着的血光已经几乎完全消失,而他也没有再施展火云遁,而是连吞了两颗回真丹,朝着前方地面降落了下去。

    在降落下去的同时,他就已经连续激发了三个灵光光罩。

    一见魏索这样的动作,身上依旧包裹着金光的张家老祖的面上顿时浮现出一丝冷笑,遁速也降了下来。

    他看得出来对方是眼见逃脱不了,要和他在此地一战了。

    “我说这位前辈,在下和你无冤无仇,何必紧追我不放呢?只要你今日网开一面,日后说不定大家也好相见啊。”魏索降落在地之后,遥遥的对着飞掠而来的张家老祖,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阁下在栖凤城中暴起伤人,而且似乎在金家弄出了更大的动静,若是由你自由来去,今后天玄大陆的所有修士估计都不会将栖凤城放在眼中,又怎么能说无冤无仇?”张家老祖在距离魏索百丈的地方,也是停了下来,冷笑道。

    “你是金家的人还是刘家的人?”魏索突然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张家老祖微微一怔,道:“在下张不羁,是张家目前的家主。”

    “既然不是金家也不是刘家的人,那我伤了他们的人,跟你们张家也干系不大。”魏索道:“不如你今天给我个人情,今后若是你们张家要帮忙的话,我有能力也尽量帮上一帮如何?至于你说没办法交待,随便逮个你们的对头顶一下包不就行了。”

    “你这是在调侃我么!”根本没有想到魏索居然会说出这样话来的张家老祖不由得呆了一呆,而呆了一呆之后他顿时勃然大怒,厉声叫了起来。

    “难道就不能商量一下?要不我给你六万下品灵石,你就当做没追上我。”魏索看着张家老祖,又商量般的说道。

    “你收买我?”张家老祖的眼睛都不可思议的瞪大了,他活了这一大把年纪,还从来没有见过魏索这样的修士。

    “嘿嘿。”但是魏索却依旧左右一看,有些鬼鬼祟祟的接着说道,“要是前辈还不满意的话,我这里还有一门不错的术法,也可以一并告诉前辈的。”

    “你是想要故意拖延些时间吧?”张家老祖突然笑了起来,有些不屑的说道,“且不说你给的这些东西对我来说不算什么,就算我真贪图你身上的东西,只要将你拿下之后,你身上所有的东西,还不是我的。”

    “这个老狐狸居然还没老年痴呆,反应这么快!”魏索在心中郁闷的叫了一声,他之所以说那些,的确就是想拖延一些时间,等着那什么天道丹的效力过去。因为他可是看出这名张家老祖的修为是真正分念境二重的,加上天道丹的效力,那真元力量岂不是相当于分念期四重,可不是他所能匹敌的,但心中郁闷的叫了一声的同时,他却是很是无耻的,不动声色的说道:“看来前辈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了么?在下可是灵兽宫的内门弟子,我和我师姐心有兰的关系可是极好,是一同入门的,就说是青梅竹马也不为过的。”

    “你是灵兽宫的内门弟子?”一听到魏索这么说,张家老祖的神色却是陡然凝重了起来。

    “当然。”魏索极其认真的点了点头,“在下是如假包换的灵兽宫内门弟子。”

    “这…。”张家老祖顿时踌躇了起来,要对方真是灵兽宫的内门弟子,他倒是有些不敢痛下杀手。但是目光一闪之后,他又想起了什么似的,问道:“既然你说你是灵兽宫弟子,想必身上应该有灵兽宫内门弟子的令符吧?”

    “当然有,只不过此次出门,我却是没有带在身上。”魏索心中一惊,顿时有些后悔丢掉心有兰给他的那片令符了。

    “这样吧,在下和贵宫李坤沅长老有些交情,你是灵兽宫弟子,不可能不知道他的吧。不过他很少外出,只有灵兽宫的弟子才知道他的长相,只要你说出他的长相,证明你是灵兽宫的弟子,看在他的份上,我便看在他的面子上,不追究你此次在栖凤城的事,并帮你设法将此事掩过。”张家老祖看着魏索说道。

    魏索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他根本连这李坤沅的名号都没有听说过,又哪里知道这人到底长什么样子,但是他却还是装出了一幅胸有成竹的样子,道:“原来前辈和李长老是旧识啊,李长老我可是也见过几面的。他比较喜欢颜色鲜艳的法衣,人长得比较清瘦。最近几年的头发有些发白,鼻子比较尖挺,身材么,大概和前辈相差不多吧。”

    “哦?你连他比较喜欢颜色鲜艳的法衣都知道,看来你倒的确是灵兽宫的弟子。”听到魏索这么说,张家老祖却是眼光一闪,说了这么一句。

    “难道我误打误撞,一顿乱说,居然给我蒙对了?”魏索自己也有些不相信起来。

    “既然真是灵兽宫的弟子,那我就看在他的面子上,帮你掩过此事。”张家老祖看着魏索道:“你现在便可离开了。”

    “哈哈哈!”

    魏索顿时乐得嘴都要歪了,但是正想不动声色的撒腿就跑之时,他却是突然看到张家老祖的嘴角浮现出了一丝诡异的神色。这一下,十分机警的魏索顿时一声怪叫,直接开始激发起六阳神火叉起来。

    而就在他开始激发六阳神火叉之时,张家老祖双手已然伸出,一面黑色的古镜状法宝已经浮现在了他的面前,散发出一条条的黑色光华。

    “老家伙,你连灵兽宫弟子都敢杀?”魏索一边拼命的激发六阳神火叉,一便叫了起来。

    “你是个狗屁灵兽宫弟子,李坤沅只是我随便胡诌出来的一个名字,你居然还信以为真,告诉我长什么样子。”张家老祖冷笑了起来,“还说他喜欢颜色鲜艳的法衣,也真亏你胡诌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