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两百零五章 血光遁(第二更,求红票)

第两百零五章 血光遁(第二更,求红票)

    “啊!”

    “啪!”

    一声骇然的大叫和爆响声几乎同时响起。

    只见被灼得根本睁不开双眼的刘少元惊惶至极的激发出了一个白色的灵光光罩和一面黑色的法盾。

    但是六阳神火叉所化的金光一冲之下,黑色的法盾直接就被冲得四分五裂,接下来的白色灵光光罩也是光华一闪之下,就被硬生生的击破了。

    随即,六阳神火叉就没有丝毫停留的打在了刘少元的胸口。

    “喀嚓”一声,刘少元身上的青袍似乎也是件品阶不低的防御法衣,连破了两道防御,威能有所降低的六阳神火叉一叉上去,却是没有能够戳破他的这件法衣,但是却也硬生生的将刘少元打得往后倒飞出去,胸口传来骨骼的碎裂声。

    在倒飞出去之时,刘少元已经被打得一口气上不了,直接昏死了过去。

    “大胆!竟然敢在栖凤城中逞凶!”

    就在此时,一名文士打扮的黄衫修士已经出现在魏索的眼中。此人也是周天境四重的修士,本来他掠出时是一副从容的神情,但眼见刘少元一个照面都没挡住,就被魏索打得倒飞出去,他从容的神情消失得一干二净,脸色一下苍白无比,发出了一声色厉内荏的大叫的同时,他也马上手忙脚乱连续激发各种防御法器。

    但是魏索却根本没有丝毫和他纠缠的意思,他才刚刚激发出两面法盾,魏索就已经祭出了白玉鹤,瞬间飞掠出去数十丈的距离。

    此名还在手忙脚乱的拼命激发防御法宝的修士顿时一愣,旋即看到魏索要直接飞遁出城的样子,此名修士马上朝着昏死在地的刘少元掠去,同时马上掏出一片红色的玉符,激发了起来。

    只见红色玉符碎裂开来的瞬间,一道红光直射天空,瞬间在栖凤城的上方形成了一个硕大的红光圆球,好像一轮血月一般。

    几乎同时,栖凤城中至少同时升腾起了二十余道遁光。

    一眼看到这些遁光,魏索顿时心中暗暗叫苦,拼命的将白玉鹤催动到了极致。

    眼下已经演变成一个人对抗这个城的修士了,城内的传送法阵肯定也别想用了,只能往野外逃遁。

    “什么人!”

    魏索是瞧准了一处没有遁光的地方冲去,但就在距离栖凤城那处城墙不远处之时,两名修士却是突然显出了身影,对着魏索厉喝了一声。

    “给我滚开!”

    魏索哪里还敢停留,连两名修士是什么样的样子还没看清,他就直接激发出了六阳神火叉。

    “六阳神火叉!”

    这两名黑夜之中还看不清面目的修士倒也识货,六阳神火叉一激发出来的瞬间,这两名修士就同时骇然的大叫了一声,拼命激发了数层防御。

    “啪啪”数声爆响,六阳神火叉连破了这两名修士的数道防御,飞回魏索的手中。

    然后魏索就毫无停留的从这两名修士上方的天空中掠了过去。

    只剩下下方这两名修士看着掉落在地上的数面法盾和最后一道灵光光罩一身的冷汗。

    就在此时,栖凤城施展遁光飞射而出的修士,也已经都看清楚了魏索逃遁的方位,全部如同流星赶月一般,只见空中数十道流光紧追向一道白光,十分的好看。

    “我靠!”

    魏索只是回头看了一眼,就马上脸色难看的收了白玉鹤,脚下火云一涌,却是施展出而来火云遁法。

    本来飞遁法器也十分难得,魏索有一件飞遁法器,觉得自己在灵岳城的散修里头也算是牛.逼的了,但此刻后方那些追来的修士的遁速,估计有一半都在他这头白玉鹤之上。要是不施展遁速更快的火云遁,恐怕不要半炷香的时间就会被追上了。

    施展出火云遁的同时,脸色难看的魏索就又从怀里连续掏出了七个封着黑钻虫的红球。

    但是只见他微微的踌躇了一下之后,又收起了三个,然后马上用先天真火将这四个红球都烧得极薄,每逃出一段,就往后面丢一个,把四个红球全部丢了出去。

    本来魏索是想把手头上剩余的这七个红球全部丢出去阻拦一下后方追击的修士的,但是越发觉得这黑钻虫很是好用的魏索却是有点舍不得,所以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留下了三个。

    这些红球一丢出去之后,魏索一边继续拼命往前飞遁,一边往后看着。

    果然,和他预计的一样,只见那群追击而来的修士一阵混乱,惊叫声和各种术法、法器的轰鸣声想成了一片。

    有数名修士甚至遁光大灭,从空中掉落了下去。

    但是魏索的脸色却并没有好看几分。

    因为有三道遁光的速度非但还在他的火云遁之上,而且也根本没有受黑钻虫阻碍的样子,此刻距离魏索已经不足两里。

    “妈的!”魏索无奈的一咬牙,却是掏出了一张闪动着血光一般的符箓,然后飞快的朝着里面贯注起了真元。

    只见随着魏索真元的贯注进去,这张符箓上血光大盛,先是在魏索的身外形成了一个血红色的光罩子,随即魏索的肌肤上,却是浮现出了无数密密麻麻的血雾,好像是被这血红色的光罩硬生生的抽引出来一般,不停的汇入到这个血红色的光罩之中。

    之后,血红色光罩上的华光似乎燃烧起来了一般,魏索脚下的火云一收,遁速却是反而陡然变快了数倍,在夜空之中变成了一条肉眼难见的血光,和后方那三道遁光之间的距离一下子拉开,而且是越拉越远。

    “血光遁!”

    那紧追在魏索身后的三名修士,却分别是一名身穿紫袍的中年修士,一名黄袍老者、一名神情冷峻的灰衣年轻修士。

    紫袍中年修士架着一条木鱼般的飞遁法器,面相端正,十分威严,身上的火灵气息极浓,很明显是天赋火灵根的修士。

    而黄袍老者面容瘦削,双眼寒光闪烁,两条眉毛竟然也是黄色的,十分奇特,只是在利用术法飞遁。他的术法不知道是何种术法,只有脚下泛出两条黄光,遁速十分惊人。

    另外一名灰衣年轻修士却是脚踏在一柄银白色的飞剑上,赫然是一名懂得驭剑之法的剑修。

    这三名修士此刻一看到前方的火云一收,骤然变成一条血光,都是脸色一变。

    “怎么办?”在灰衣年轻修士呼出血光遁的名字之时,紫袍中年修士眼中惊怒之意尽显,转头问身边的黄眉老者,“张老祖,按照此人现在的遁速,我们是决计追不上的。”

    “此人只是周天境的修士,就算是真正的血光遁法,也应该支持不了多久的。”黄眉老者两条黄眉一竖,满脸杀气的说道,“今日他在栖凤城中弄出这么大动静,我们如果收拾不了他,传了出去,不仅为其它城池耻笑,而且恐怕很多修士也都会觉得我们没有实力,无法保护城中修士的安全而离开,我们几家的灵石收益肯定会大幅减少,所以此人今日一定要擒下。刘家主,此事对我们是一损俱损,还请刘家主将你的那颗天道丹给我一用,我去截杀那名修士。”

    “也只有如此了。”紫袍中年修士脸上出现了十分肉痛的神色,但他还是咬了咬牙,掏出了一个古朴的木盒递给了黄眉老者。而黄眉老者接到手中之时,这名紫袍中年修士又补充了一句,“此丹极为珍贵,等下老祖你要是截住了此人,在分配此人身上的东西时,还望酌情一二。”

    “这是自然。”黄眉老者点了点头,打开了古朴的灰色木盒,只见木盒之中一颗奇特的金色丹丸光华流转,也不多说什么,黄眉老者就在紫袍中年修士十分心痛的目光之中将这颗丹药吞了下去。

    顷刻之间,黄眉老者身上金光大盛,整个人的遁速也突然快了数倍,在夜空之中也是化成了一道金光。

    “怎么回事?此人的遁速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快的!”

    不时的往后扫上一眼的魏索,当然也马上发现了这道速度惊人的金光。

    “浑身金光,难道是普渡灵光遁?不对,这人是用天道丹提升了真元力量!魏索,快,在一炷香的时间内,不要被他追上,不然你死定了!”绿袍老头先是发出了疑惑的声音,但很快却是又反应了过来一般,惊恐的尖叫了起来。

    “天道丹?这是什么丹药?”

    “这是上古天道盟的一种地级丹药,可以在一炷香的时间内迅速提升真元力量!比如说以你现在的修为,服下这种丹药,虽然修为没有提升,但是真元力量马上会变得和分念境一重的修士差不多!”绿袍老头飞快的叫道:“此人明显是分念境修士,此刻服下了这种丹药,实力最少都是分念境三重,你肯定不是对手!快逃!就算撑过一炷香时间,等这丹药的效力过去,再和他硬拼,都比现在被他追上要强!”

    “我也不想被他追上啊!”魏索欲哭无泪的看着自己身外的血红色光罩。

    此刻他激发的正是在弥天谷中风老怪那群修士手中得到的血遁宝符,激发之后相当于血光遁的速度,但是这种符箓每一次激发,却是要消耗他大量的气血,相当于就在他的身上捅了一个口子大碗放血一样,现在魏索因为失血的原因,脸色都已经发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