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两百零四章 一条都不要放过(第一更,求红票)

第两百零四章 一条都不要放过(第一更,求红票)

    “啊!”

    一片死寂的九层高楼之中,突然传出了一声撕心裂肺般的尖叫声。

    “快封锁住整个金府!”

    之后过了约半炷香的时间,里面又传出了这样尖厉至极的吼声。

    这声音是金烈阳的声音,很明显中了魏索调虎离山计的那些金府厉害修士也早已经赶了回来。

    而就在第一声尖叫声在九层高楼中传出来的时候,魏索已经站在一间密闭的石室之中,这间石室的门口躺着一名神海境五重的金府弟子,浑身僵直,一动都不能动,但是气息却是十分平稳,看来性命是根本没有大碍。

    这间石室之中,放置着许多架子和箱子,里面放置着许多法符、法器,精金矿石,以及一些未炼制完成的法器。其中一个打开的箱子里面,还有一大堆诱人的灵石。

    若是换了别的周天境修士站在这个库房里面,恐怕都会兴奋得两眼直冒金光,但是此刻魏索的嘴角却是不自觉的带起了一丝苦笑。

    因为经常数灵石的魏索看大堆灵石的数量已经很有经验,现在不用细数,他就可以肯定库房里面这个唯一装灵石的箱子里面的灵石大约只有八万下品灵石左右。这和他预期的二十万下品灵石,实在是相差得多了点。

    而那些法符和法器,基本上都是品阶不高的,对神海境修士来说很有吸引力,但对他这种手上灵阶法宝都有很多的修士来说,可以说是没有太大的作用了。

    不过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之后,魏索也没有丝毫的停留,先将这些灵石全部收入了纳宝囊中,接着魏索取出了在金申轩身上得到的纳宝囊,将这里面的法符、法器和精金矿石等物,包括未炼制完成的法器等物全部收刮了一空,好歹这些东西对魏索不管有用没用,也总是能够值点灵石的。

    整个看上去满满当当的库房,马上变得空空如也,好像一间空房子一样。

    然后魏索就身影一动,飞快的往外掠了出去。

    ……

    而大约就在金烈阳那声“快封锁住整个金府”的厉吼声响起后大概不到一盏茶的时间,“轰”的一声巨响,一条靠近张五牙的那处别院的廊坊突然从地下往上炸了开来,半条廊坊都被炸得轰然倒塌。而雷光和火花四射,泥土和乱石横飞之中,金烈阳和金泉机两人从地下怒吼连连,灰头土脸的冲了出来。

    两人的身外包裹着一个赤红色的光罩,随即从地下冲出的许多条黑线疯狂的冲击在两人身外的光罩上,发出啪啪的爆响。金烈阳的手中是一个红色锣鼓般的法宝,每敲击一下,就是飞射出五六条手臂粗细的火舌,当空乱扫。金泉机手中是一条金色的短鞭,不停的激发出一团团的黄色雷球。

    “这些黑虫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两人手中的法宝的威能很明显也是在半灵阶以上,但是让两个人眼中无比惊骇,脸色一片铁青的是,他们的这两件法宝对这些在一个诡异的红宝石般球体中突然涌出的黑色小虫,似乎根本就没有太大重要的样子,就算被雷球一炸,火舌一卷,看上去好像不行了掉落在地的黑虫,很快却又会恢复了元气一般,重新飞了起来。

    听到此处的爆炸声,许多名金家的修士都飞掠了过来。

    “这些黑虫居然能破坏法器!”

    一见到金烈阳和金泉机被这些黑虫围攻得一筹莫展的样子,这些修士也都马上各施术法和法器,加入了战团。但是让这些修士惊呼连连,有些乱成一团的是,他们之中的数件法器,竟然是在空中才盘旋了两次,就灵光大失的掉落在了地上。

    “大哥!父亲!”

    一名修士风驰电掣而来,正是那名看上去只有三十岁不到的年纪,但修为却反而比金泉机要高的金泉聪。

    之前魏索就已经从严衡的口中得知,金烈阳的子女之中,还是有两个儿子天资极高,一个就是这周天境两重的金泉聪,而另外一个就是在外游历,已经到周天境三重修为的金泉旻。

    此刻这之前一眼阴厉的要对付魏索的年轻修士也是脸色极其的铁青,掠到距离金烈阳和金泉机的不远处,就厉声道:“那人已经潜入过我们的库房了!”

    “什么!”金烈阳顿时叫了起来:“他取走了什么东西?”

    “全部都取走了。”

    “什么!”金烈阳一副快要吐血的样子,顿了一顿,看着外面飞舞着的那些黑色小虫,他的脸孔都几乎扭曲了起来,“杀死这些异虫!这些异虫这么厉害,肯定是他花了很大心血培育的!一条都不要放过,就算抓不住他也至少要让他损失不小!”

    “杀!”金泉聪等人也顿时眼都红了,疯狂的击杀起这些黑钻虫起来。

    ……

    若是在平时,要是知道金家的人将黑钻虫当成是他辛苦培育出来的异虫,魏索肯定要乐昏过去,但是此刻魏索就算知道,却是也未必笑得出来。因为此时距离金府已有数百丈之遥,身处一条巷子中的魏索,面前站着一名身穿青色皮袍的中年修士。

    而魏索的手中,却是提着一名看上去昏迷不醒的年轻人。这名根本不是修士的年轻人正是之前将他带到过金府之外,又帮他出去找了一名和他身材相仿的修士,先行预备在那个客栈之中的妙玉坊伙计王彤。

    原来魏索将金府的库房席卷一空,乘着金府的人进入祖堂,还没反应过来之时,便马不停蹄的火速离开金府。但是在经过一处之时,魏索却正好发现了被一名金府修士看守着的昏迷不醒的王彤。不用多想,他也知道肯定是金府的那些修士发现中了调虎离山之计之后,就又从那名代他去凝翠崖的修士身上顺藤摸瓜,把王彤也找了出来。

    在金府之中一见被看守住的王彤,魏索顿时大感踌躇。

    因为他的隐形法衣只能堪堪罩住他一人,要带着一名凡人脱逃,将会困难许多,逃离金府的速度肯定也会马上许多,被发现的几率大增。

    一瞬间魏索也起过放任王彤在此不管的想法,因为王彤跟他的确没什么关系,很容易查得清楚,只是为了几颗灵石,帮他跑跑腿而已。但是微微犹豫了一下之后,魏索还是出手偷袭了那名金府修士,将王彤救了出来。

    因为毕竟王彤是受他牵连,而且魏索也没有把握,金家人在盛怒之下不会迁怒于这名对于修士来说只是如同小蚂蚁一样的凡人。

    而和之前几名一样,依样画葫芦的制住那名看守王彤的金府修士之后,魏索发现王彤只是简单的被真元封住了几条血脉,所以才昏迷过去,没有大碍。本来魏索随便就将王彤救醒过来,但为了逃脱方便,他还是一直让王彤昏迷着。

    为了避开金府中的修士,魏索绝对花了比原先逃离要多数倍的时间,才带着王彤偷偷的从金府中安然的脱逃了出来。

    但是才刚刚进入到此条小巷之中,让魏索最为担心的事却是真的发生了。

    一名青袍中年修士,却是突然出现在这条小巷的另外一头,截住了他。

    而魏索望气术一扫之下,这名气势很是不凡,青色皮袍上面有数条醒目的火焰符纹的中年修士,赫然也是一名周天境四重的修士。

    “这位兄台,你拦在我面前,是有什么事么?”魏索一看到这名修士似乎目光一直紧盯在自己身上的样子,也不废话,直接说道。

    “在下名为刘少元,是刘家的人。”青袍修士看了一眼此刻还依旧华光乱闪,不时有轰鸣声传出的金府,有些面无表情的看着魏索:“现在金府之中出现了很大变故的样子,而兄台手提着一名昏迷的凡人,行迹委实有些可疑。既然正好被在下遇到,不知兄台是否可以解释一下。毕竟金家也位处栖凤城内,若是有人在城内对金家大动干戈,我们也无法坐视不理的。”

    “刘家的人?”魏索的眼中冷光一闪,也面无表情的说道,“在下只能说这名凡人是我的朋友,绝对不会对他不利,至于其它,我也不想多事,你还是不要阻拦为好。”

    “就凭你这样一句话,就想让我不阻拦你,也太说不过去了吧?”名为刘少元的修士冷笑了一声,一副绝不肯让的样子。

    “就算我欠你们刘家一次情,给我个方便不成么?”魏索看了刘少元一眼,真元一催,还未流动到让神海光华透体而出的地步,一股股庞大的气息就已经震荡而出。

    “地级中阶功法!”刘少元面色顿时一变,眼光闪烁,似乎已经在犹豫要不要阻拦魏索,但只是转眼之间,这名刘少元脸上的神色却又马上变得笃定起来,摇了摇头道:“我看还是请兄台先行留下,到时候等到我们弄清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再说。”

    “既然如此,那可怪不得我了!”

    魏索一咬牙,一个灵光光罩顿时浮现在他身外,与此同时,六团烈日般的光华在他身前喷涌而出!

    六阳神火叉直接就被他祭了出来。

    因为此刻他也已经发觉,有一名修为似乎也不在自己之下的修士,也已经逼近了过来,而这也正是刘少元突然变得硬气了起来的原因。

    此刻落入这两名修士的联手围攻,引来金府的修士还是小事,最严重的是,若是无法快速逃出此地,在这城中动手,肯定会引来执掌此城的刘家和张家的厉害修士的围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