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两百零三章 北邙派遗址(第三更,求红票)

第两百零三章 北邙派遗址(第三更,求红票)

    片刻之后,魏索无声无息的从那处别院堆放杂物的房间之中的密道中掠了出来。

    神识一扫,确定附近没有什么修士之后,只见他又取出了一个封着黑钻虫的红球,激发出真火,将红球的壁烧得薄了一些,丢金了刚刚钻出来的密道里面。之后他取出了手头上那柄被他用阴磷砂烧过的飞剑,用真元控制着朝里面一顿乱搅,将通道口给弄塌了。

    然后他也不急着出去,而是先取出了金巧儿那柄食血法刀和那片存放在金家祖堂之中的白色玉符,看了起来。

    “恩?”

    魏索的眼中惊异的光芒马上一闪。

    先前这柄黑色小刀看上去像是用精金炼制而成,但是现在凑近了一看,魏索却是发现这柄一尺来长的黑色小刀却是非金非铁,反而像是用什么骨头炼制成的骨器。而此柄小刀的外观虽然十分普通,但是刀身和刀柄上却是刻满了无数密密麻麻,比蚂蚁还要细小的狰狞骷髅头般的符纹。

    而现在这黑色的刀身里面居然是隐隐流淌着红光一样,似乎里面吸满了鲜血。

    魏索试着将自己的真元贯注了进去,这柄黑色小刀上很快黑光大放,之后,里面的红光迅速朝着刀尖上涌去,在刀尖的前方凝成了一颗血红色的珠子。

    只见魏索眼中惊喜的神色一闪,停止了贯注真元,这颗血红色的珠子却又瞬间被黑色小刀吸取一般,消失在了黑色小刀的刀身之中。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法宝?怎么这么古怪,连我都没见过。”

    感觉到魏索似乎已经摸清了门道的样子,绿袍老头也忍不住问道。

    “这件法宝十分的古怪,本身的威力只有半灵阶。但是杀死一名修士之后,却是可以将那名修士的气血和真元抽取出来,封印在这件法宝里面,对敌之时可以凝成一颗血珠。怪不得叫做食血法刀。”魏索看着黑色小刀解释道:“被杀的修士修为越强,经过这件法宝阵法凝聚的血珠威力就越强,方才那张五牙不过周天境一重的修为,凝出的血珠就已经接近灵级中品法宝的威力,现在这里面是分念境一重的金申轩的血珠,不知道威力到底有多少,不过估计到灵级上品法宝的威力是没有问题的。”

    “看来这是魔宗的厉害法宝!”绿袍老头倒抽了一口冷气,“难道那名散修是魔宗的什么大魔头不成。”顿了顿之后,绿袍老头却又兴奋的叫了起来,“这件法宝可以重复使用,那魏索你赶快多杀点修士在里面存着,那不就相当于至少是一件灵阶中品以上的法宝了。而且这件东西一施放出来,就像子母钉似的,本体看上去只有半灵阶,对方还不放在眼里,到时候射出一颗血珠,比真正的灵阶中品法宝还更难防备啊!”

    “我刚才感觉过了,这件法宝只能存储一名修士的血珠。只能用了之后再行吸取别的修士的气血和真元。”

    “原来有这样的限制。”绿袍老头有些遗憾的说道,“不知道可不可以用来吸取妖兽的气血和真元。”

    “等到以后试试就知道了。”魏索飞快的将这柄黑色小刀收入了纳宝囊中。虽然有这样的限制,但这柄法宝的威能取决于击杀修士的等级,完全无法用一般的品阶进行评定。就像现在,里面有一颗分念境一重修为的血珠,威力说不定超过灵阶上品的法宝,这已经足够让魏索惊喜了。怪不得金巧儿可以和他谈判,看来要不是她身上没有什么厉害的防御法宝,先前又见识到了魏索的各种手段,否则她凭借此法器杀魏索也不是没有可能。

    而现在魏索自然也不可能浪费这样一名分念境一重修为的血珠,来看看此刀能不能吸取妖兽的气血。

    收好了此刀之后,魏索便马不停蹄的用神识探查起那祖堂之中的白色玉符起来。

    “北邙山…拘鬼真人…。”

    很快,从魏索的口中,吐出了这样的字样。

    金巧儿倒是没有说什么谎话,此片玉符之中的确是记载着一个洞府的所在,以及一些相关的禁制。

    而略微一看之下,魏索就明白了为什么金家要将这片玉符郑重其事的放在祖堂之中。

    因为现在此片玉符之中,和有些地图残片一样,记载着的东西也是零零散散,很明显只是勾勒出了数处金家的人探过的地方,标明了哪些地方的禁制是什么样的威力,什么样的光华。而几乎绝大多数地方,都是根本不知道禁制的破解之法。

    看来这金家的人只不过是一直在进行对这个洞府的探索,到现在为止也只是探出了几小处地方,摸出了几条可以稍微安全深入一些的道路而已。

    而每探过一次,金家的人就将一些探得的东西和心得记载在这里面,所以这片玉符,根本就是许多代金家的人探索这个洞府的一个笔录。

    这可是标准的前赴后继,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的活,毕竟一代代下来,探得越多,后来的金家人进去就越为安全,有可能得到的好处就越多。

    只可惜金家的先辈恐怕也不知道到了金婆婆和金申轩这一辈,居然会斗得这么你死我活,这片玉符到最后居然落在了魏索的手上。

    而此片玉符上,金家的人始终也没摸清到底是谁的洞府,似乎只是在里面见过一名名为拘鬼真人的修士的名讳,而按照修道界的习惯,一般都是称呼金丹期修为的大修士,才称为真人,所以金家的人便猜测那处的主人是否就是一名金丹期以上的大修士,就是这拘鬼真人。

    “什么,魏索,这片白色玉符之中记载着的地方是叫北邙,里面还提到拘鬼真人?”但是一听到魏索吐出的两个名词,绿袍老头却是马上发出了一声惊呼。

    “怎么?你知道这处地方。”魏索心中一动,收回了神识,道:“你不是也可以神识查看么,你自己看看。”

    一条绿光马上从魏索的胸口流出,沁入到了这片白色玉符之后,很快就收了回去,在收回去的瞬间,绿袍老头就大叫了起来,“这群没有见识的金家修士!这哪里是什么拘鬼真人的洞府,这根本就是北邙派的遗地!”

    “北邙派的遗址?”魏索马上问道,“北邙派又是什么样的宗门?”

    “北邙派据说在上古修道界中本来只是一个不大的宗门,但是据说上古那两名厉害修士大战,天崩地毁,创出七片天穹之时,那北邙派的修士和创出七片天穹的修士有些关系,得了些好处。所以之后一度成为显赫一时的大宗门,专炼各种骨器和阴邪法器。只是后来据说毁于一次数千年难得一见的兽潮之中,但距离我被炼制出来的时候都已经隔了几千年,连我都不知道此宗门山门的具体所在。这北邙派当初是因为立派在北邙山而得名,你那份到断龙崖的地图,不是上面也有一处叫北邙么,虽然此北邙不是当初那北邙,但足可以说明当初北邙派的出名。想不到这金甲的人居然走了狗屎运,还能凑巧发现这种上古宗门的遗址。”

    “魏索,这玉符上面记载的地址就在天玄大陆和云灵大陆之间,你一定要探探此处!这北邙派和青城派一样,可都是出过金丹以上,神玄期的大修士的宗门,说不定里面有道器,玄器也不一定!比探我原本计划中的那处散修洞府,得到的好处恐怕要多得多了!”

    “老头,你知道破解北邙派禁制的方法么?”魏索被绿袍老头说得极其心动,问道。

    “我只知道北邙派的护山法阵是万鬼镇魂大阵,其中一些禁制,我也应该知道一些。”绿袍老头答道:“不过许多北邙派独有的禁制,我可是也不知道。”

    “既然如此,那也只能从长计议了。还是要安全第一,先去保险的地方拿东西。”魏索苦笑了一声,他对绿袍老头可以说是十分了解了,绿袍老头很明显也是没有太大的把握,否则绿袍老头肯定会大叫我会,我能,我最牛.逼了。

    “好,最多我们多去探几次,多准备准备,小心些就是了。”绿袍老头又很是兴奋的说道。

    魏索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说什么,再次披上隐形法衣之后,便推开了门,悄无声息的掠上了此处别院的屋顶。

    只见此刻金府之中,绝大多数的修士就已经聚集到那九层高楼之下,看上去似乎还没有人进入的样子。

    微微沉吟了一下之后,魏索的目光就又锁定了金巧儿所说的那处金家库房的院落。

    虽然这次已经得了不少好处,但是没有足够的灵石,还是不足以让魏索突破到分念境的修为,而看金家的修士还没有进入九层高楼的样子,这样他们进入九层高楼,发现金申轩被杀之后,估计还要在九层高楼中搜索一阵,这样魏索应该还有足够的时间可以潜入那处库房,取得里面的灵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