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两百零二章 同归于尽(第二更,求红票)

第两百零二章 同归于尽(第二更,求红票)

    “怎么,你怕了么?”金巧儿猫戏老鼠一般,看着金馨儿道:“你对我施展梦魇术的时候,怎么不见你怕?要不是我早就打探到了消息,提放着你,恐怕现在我都是死得连渣都不剩了吧?”

    “我只是想帮父亲取到祖堂里的东西,并没有想害你的心思。”金馨儿脸色雪白的颤声道:“而且我们之所以会这么做,也是因为你奶奶只把你将金家人看待,却不把我们当金家人看待。”

    金巧儿冷笑道:“你到现在狡辩这些还有什么用?我也没时间和你废话,看来你还不知道金申轩老狗已经死在了我们手中。现在我告诉你了,你也可以死心了吧?”

    金馨儿浑身一颤,哀求道:“金巧儿,我们好歹也是姐妹,难道你真不看在往日的情分上,放我一条生路么?你以前总是偷偷剪坏我的衣物,令我在众人面前出丑,我可是也一次都没有对付过你的。”

    “谁叫你自命美若天仙,老是要换那么多衣服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金巧儿怒道:“你不对付我,还不是怕我奶奶教训你么。”

    “难道这些就令你对我恨之入骨么?除了这次梦魇术之外,我自问并没有做过任何对不住你的事的。”金馨儿哀然道。

    “好,你也别说我不念姐妹之情,不给你机会。”金巧儿道:“只要你将身上所有的法器交出来,然后乖乖的给我磕三个头认错,然后让我用金门巨石阵将你困住,我就饶你一命。”

    金馨儿犹豫了一下,终于一咬牙,将身上的一个纳宝囊和手上扣着的一件白色玉镯般法器全部丢向了金巧儿。

    金巧儿接住之后,看也不看的丢给了魏索,只是冷眼看着金馨儿。

    “我错了,我不该不顾姐妹情意,对你施展梦魇术的,这里给你赔罪了。”接下来,金馨儿真的跪了下来,说了这一句之后,对着金巧儿磕了三个响头。

    “好,既然你如此做了,我就饶你一命。”

    金巧儿眼中荡漾着残忍的得意之色,收起了手中的黑色小刀,掏出了十几面黄色的阵旗,一抖手,飞射了出来,落在了金馨儿的身周,似乎是要马上布出金门巨石阵,将金馨儿困住。

    一看到金巧儿这副样子,金馨儿心中略微一松,但是令她和魏索根本没有想到的是,金巧儿一伸手,一道真元从她手中涌出,却是没有注入到这些阵旗之中,而是激发出了一道术法,射出了一道土黄色的光华,瞬间记在了金馨儿的胸口。

    “噗!”金馨儿的目光之中才刚刚闪现出不可置信的神色,整个身体就已经往后软绵绵的倒了下去。

    魏索面色大变,一眼看去,只见金馨儿的右边酥胸都已经被刺出了一个大大的血洞,已经没有了气息。此女给他的印象不知道要好过金巧儿多少倍,而且听两人对话,这金馨儿也根本不是什么奸邪的女的,听起来也比这金巧儿不知道好多少倍,本身魏索都是有意要放此女一条生路的,而且金巧儿都已经许诺要放她一条生路,此刻却突然打得她香消玉损,此情此景,如何不叫魏索惊怒异常:“金巧儿,你都答应了放过她,竟然出尔反尔,还下此杀手!”

    “怎么,你看她生得好看,我杀了她你就舍不得了?”金巧儿冷笑道:“对敌之时言语欺骗,本来就是正常不过的事,你不也这么做过么?”

    “我是这么做过,但对手却不是我的兄弟姐妹!”魏索脸色极其阴沉的看着金巧儿,“对自己的姐妹下手都这么毒辣,你还有没有人性的?”

    “人性?你说我不知道人性?你以为这小贱人能好得到哪里去!”金巧儿被魏索骂得也气得哇哇大叫起来,“你知道她对我施展的梦魇术是什么样的术法么?那是一种熟睡之后,就会不知不觉知道什么就答什么,把自己所知的全部告诉给施法者的一种术法!要不是我暗中打听到她在参悟修炼梦魇术,我脑袋里知道的东西全部都被她问出来了。为了提防她对我施展此术,我已经足足三月都没有睡觉,你也知道就算是我们修士,三月不真正睡眠,都身体和神识都是极大的损伤,一般人根本抵不住的!你知道我三月不睡觉,每天晚上提防这贱人来施展梦魇术是何等痛苦的事么!而且这贱人还果真跑来对我施展了梦魇术,幸亏我假装睡着,假装中术,否则他们要是知道我知道进入祖堂的方法,而且另外一片玉符就被我吞在肚中,你以为我还能活得到今日么!”

    “而且你知道为什么我奶奶对这些人这么苛刻,而这些人一看我的食血法刀就都面色大变的样子么?”金巧儿越说越怒,“因为这食血宝刀便是我父母上次从那散修洞府之中得到的法宝,但是有次我父母出行之时就被人偷袭,我父母自知无法幸免之时,将这件法宝藏在了一处,后来被我奶奶找到,暗中留给我当了防身之物。而我父母那次出行极为隐秘,也只有我们金府的人知道,所以很可能就是老狗和他的这些小狗下的手。他们以为这柄法宝已经遗落掉了,现在再看到在我手上,自然一个个那副表情了!”

    听到这些话,魏索心中虽然十分不快,但是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冷哼了一声。

    “我将这贱人的衣服脱光,丢将下去,好歹能引起外面的混乱,可以让他们一会忍不住冲进这祖堂,仔细搜索我们两人。到时候我们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此地,进入库房,安全系数就大增了。”金巧儿一边说着,一边朝着金馨儿的尸体走了过去。

    “住手。”魏索一听此语,便冷声道:“你们金府这么多恩怨,你杀了她,我就不多说什么了,但她好歹是你的姐妹,而且给我的感觉的确不差,你要是再如此摧残她的尸首,我就不答应了。”

    “你!说来说去,你还是有点被这小贱人迷住了对不对!”金巧儿猛的转过身来,脸上全是阴鸠的神色,但是却也忌惮魏索,不敢去动金馨儿。

    就在此时,让魏索面色骤然大变,叫了一声小心的是,那原本看上去已经气息全无的金馨儿,却是突然眼光一闪,惨然一笑,对着金巧儿打出了一道乌光。

    这一道乌光速度惊人,连魏索也根本来不及出手阻拦,金巧儿还未来得及转过身去,那道乌光就已经从她的背后刺入,从她的胸前透了出来,带出了一股血泉。

    “金馨儿你这贱人!”

    金巧儿一声惨叫,眼睛不可置信的鼓起,转过身去,却是已经说不出什么话来。

    只见金馨儿怨毒的一笑,“金巧儿你这个丑八怪,从小到大我都忍你,你现在不但不放过我,还想折辱我的尸身,既然如此,我就拼死也要杀了你。你这是自食其果!”

    “你…。”金巧儿伸出了手指,但是却无力的往后啪的一声仰面摔下,没有了气息,但是一双眼睛还是死不瞑目的睁着。

    金馨儿看到金巧儿先于她死去,眼中也出现了一丝快意的神色,然后眼光中的光亮也随即全部消失,没有了任何的声息。

    “这…。”

    这样始料不及的变化,让魏索也根本没有想到,一时他飞快的掠到金巧儿的身旁,在金巧儿脖子上的经脉上一触,就知道此女已经是生机全无,就算有天级的丹药,恐怕也救不活了。

    再小心翼翼的接近金馨儿,现在这名一开始给他有些惊艳感觉的女子,脸色也是彻底灰败了下来,也是真正的香消玉损了。

    看着两女的尸首,魏索忍不住脸色难看的苦笑了起来。

    要是金巧儿真的肯放金馨儿一马,也就不会迎来这样的结果了。不过此女性格太过狠辣阴厉,魏索觉得此女就算今日不死,日后也不会有好结果。

    “金婆婆,我可是已经真心实意的将赤翼炎魔的妖丹交给了你孙女,完成了承诺,你孙女现在是自食恶果,这跟我应该没有什么关系吧?”

    而让他忍不住苦笑的真正原因却是因为他此刻想到了在金婆婆面前发下的毒誓。

    这赤翼炎魔的妖丹现在还在金巧儿的身上,这拿回来还是不拿呢?

    这给了她又拿回来,算不算是违背诺言?

    “这人都死了,我拿回来也应该不算违背诺言吧。”不过魏索也不是什么死脑筋的,只是苦笑了一下之后,魏索就将金巧儿身上的东西全部搜了出来。

    只见金巧儿的身上只有几个丹瓶,一颗赤翼炎魔的妖丹,已经那十几面土黄色的阵旗,以及那柄黑色的食血法刀和那片白色玉符。

    搜完金巧儿的身上之后,魏索又取出了那件击杀了金巧儿的法器,却是一柄乌光沉沉的乌光小梭。之后魏索又在金馨儿的身上搜了一下,这下金馨儿的身上,却是真的没有什么法器了。

    “你们都是一家子的人,好好的活着,大家高高兴兴的修炼不好么,真是的,非要互相图谋。金馨儿你长得不错,连我都有几分动心的,要是来找我双修个一两次,我说不定也不会拒绝啊,还有金巧儿,你有了赤翼炎魔的妖丹,把你那绝症治了。虽然长得丑点,可修道界中可以改变容貌的灵药也不少啊,想办法把自己弄得漂亮点,也未必嫁不出去。”

    嘀咕了这一句之后,魏索有些郁闷般的摇了摇头,往下面的楼层飞快的掠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