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两百零一章 散修洞府?(第一更,求红票)

第两百零一章 散修洞府?(第一更,求红票)

    “我可是已经把赤翼炎魔的妖丹给你了,可是现在先二十万下品灵石的影子都没有见到。”魏索毫不留情的说道,“而且我估计你也是很久没出水韵楼了,你也根本不知道库房里头到底有没有二十万下品灵石。万一到时那库房里头没有二十万下品灵石,你怎么说?而且看你的样子,你们金家的那库房也根本不在此处吧。”

    “我们金家的库房就是中间那间黑色的二层楼阁,里面的灵石肯定不少的。”金巧儿现在明显对那片白色玉符想要的要死,但是害怕魏索突然动手,又不敢贸然的进去拿,只能紧盯着魏索道:“而且现在金府里面的人都被我们引到此处来了,我们再通过那个地道出去,很容易就能潜入到那库房之中去拿灵石的。而且现在这金老狗已死,你只要帮我再杀几名他的走狗,这整个金家的人全部要听我的,到时候你要多少灵石,那就是多少灵石,就算今日金家给不出,我日后也可以加倍补足。”

    “我看你的真正用意,就是想将我当刀使,帮你铲除这些人。”魏索冷笑道:“可我却是不喜欢被人利用的。你现在已经骗了我一次,带我到这根本没有灵石的地方,还害得我差点死在了这里。我说了念你是一个女子,姑且再相信你一次,但是这片玉符得先押在我这里,以免你再有什么花样,否则你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先给出一定价值的东西,比如你那柄黑色小刀威能不错,你如果可以将此物抵押给我,我就任凭你取去这片玉符。”

    金巧儿的脸色连变了数次,终于放低了身段一般,有些低声下气的解释道:“这食血法刀是我父母遗留给我之物,而且现在我若是没有这件东西防身,对你也不放心,因为万一你要动手杀我,我没有这件东西,也根本没有任何反抗之力的。至于这片玉符,只是记载着一些事情,若是放在你身上,被你神识随便一扫,那我好不容易进入这祖堂,就也没有了意义。”

    魏索一时也不表态,只是有些不肯让步的样子。

    见到魏索这副样子,金巧儿无奈的说道,“这样好了,如果我下一个带你去的地方不是存放灵石的库房,我便任凭你处置。”

    “处置了你拿不到灵石,又有什么用?”魏索看了已经被他弄得没有脾气的金巧儿,道:“除非你告诉我这片玉符之中到底有什么玄虚,也省得我糊里糊涂的被你利用。”

    “好!”似乎是对她那柄食血法刀很有信心,所以金巧儿此刻也是一咬牙,说道:“此片玉符中记载着的是我们金家祖先凑巧发现的上古一名修士的洞府所在。但这洞府是五十年才能进入一次,这片玉符上记录了下次解禁的具体时间和对付一些禁制的方法。有关解禁的具体时间和对付一些禁制的方法,也是我们金家许多代先祖花了无数心力揣摩出来的。”

    “散修洞府?”魏索有些不信的看了一眼金巧儿,“就一个散修洞府,就值得你们金家这么看重的放在祖堂之中,就值得你这样拼死拼活的冲进来?以你的修为,就算拿了这片玉符,恐怕也不是金申轩那些子孙的对手吧?”

    金巧儿强忍住心里的焦躁,解释道:“实不相瞒,这名散修至少是名金丹期以上的大修士,这洞府里面,有厉害法宝是一定的,而且说不定里面还会有极其厉害的术法,那老狗身上只有一片通行灵符,而且还不知道如何激发灵符的术法,他想方设法要对付我们,就是想要得到这片玉符,而我得到了这片玉符,到时候如果能从那洞府之中得到一两件东西,便能回来找他们算账了。如果我有一句假话,管教我炼化赤翼炎魔的妖丹失败,很快寿元耗竭而死。”

    “金丹期以上的大修士的洞府?”

    魏索的眼光猛的闪动了一下,之后却是看着金巧儿点了点头,道:“好,既然你敢下这样的毒誓,我便再相信你一回,你可以去取那片玉符了。”

    金丹期以上修士的洞府,这换做任何修士都会十分的心动。而且金巧儿此人看上去虽然厉害,却只是窝里横,魏索三言两语之间,就已经从她的口风中探出,金家的修士肯定都有进去过这洞府,肯定知道里面很多好东西,只是因为能力所限,似乎无法一一取出而已。

    只是这什么五十年开禁一次,让魏索一听就想起弥天谷。而且这么多年金家都无法从里面取出多少东西,很显然那个修士洞府里面也是危险重重,说不定比弥天谷还要凶险。

    对于这种地方,经历过一次弥天谷之行的魏索委实有点不太敢去。

    而此刻魏索之所以和金巧儿这么多废话,事实上也只是因为看出这金巧儿也是个心狠手辣的货色,有那柄古怪的食血法刀在手,如果这片玉符又是什么厉害至极的法宝,那反过来对他进行个杀人越货,那他就真的是欲哭无泪了。

    所以此刻对这张玉符,魏索倒是的确没有什么侵吞的野心。

    “真的?”金巧儿眼里充满惊喜的神色,但是一时却不敢挪动脚步,还是生怕魏索乘机出手偷袭。

    “难道我像是言而无信的人么?”魏索看着金巧儿这副样子,冷笑道:“若是我言而无信,你也根本不可能拿到赤翼炎魔妖丹,也根本不可能站在这里。”

    金巧儿听到魏索这么说,也不说什么,一咬牙,就掠了进去,一伸手,只见如入无物一般,就直接从淡绿色光罩之中将那片白色的玉符抓在了手中。

    只见她抓住这片玉符的时候微微的停顿了一下,很明显是已经用神识在看白色玉符之中的内容。魏索不用多想,也知道此女肯定是想为了保险起见,直接看过里面的内容之后,就将白色玉符毁去的。

    但是微微一顿之后,金巧儿的脸色明显难看了一些,还是将这白色玉符收了起来,看来这白色玉符之中的内容有些复杂,她一时也根本无法全部领悟,记住。

    “走吧,我现在便带你去我们金家的库房。”

    看到魏索只是安静的在等着她,她的脸色有些好看了一些,走出了祖堂之后,却是有想起了什么似的,对魏索说道,“若是我们金家库房之中远不止二十万下品灵石,你要多少灵石,才肯帮我对付金泉机那些人?”

    “我并不想插手你们金家的争斗。”魏索道:“如果只是帮你安然离开金府和这栖凤城,我倒是可以接受。”

    “好!”金巧儿恶狠狠的点了点头,“走吧,拖得时间长了,我怕那群小狗憋不住要冲进来。”

    魏索当然是没有任何异议的点了点头,他可是不想在这种到处有禁制的地方多呆一秒,以后看来有机会还得多多研习一下现在修道界的法阵。绿袍老头懂的全部都是上古的法阵,遇到现在的许多法阵,全部都不顶用。

    而一个金家的法阵,威力就已经这么厉害,再遇到厉害许多的宗门和修士的法阵,那他岂不是陷进去之后就要被毫无反抗之力的秒杀么?

    从九层到六层,悄然无声,从窗户往外看去,金家的修士在楼外越聚越多,各种法器和火光将这座九层楼阁的外面照得如同白昼一般,但是却似乎并没有任何修士进入这座祖堂所在的九层高楼。

    但就在金巧儿和魏索毫无停留的掠到第五层时,咯吱一声,第五层的一间房门,却是毫无征兆的被人从中推了开来。

    这一下魏索和金巧儿顿时浑身一紧,变了脸色,那个房间之中可能也有什么阻隔神识的法阵,所以两人和绿袍老头竟然都是没有发觉到那间房间之中有人。

    而从中推门出来的人,一眼看到猛的停住的魏索和金巧儿,也顿时脸色变得煞白!

    推门出来的人身影十分窈窕,竟然是魏索早上见过的那名娇柔无力的美女。

    此刻她身上的气息明显旺盛了许多,似乎本来就是在那间静室之中修炼培元,方才那激烈的斗法她都根本没有察觉,此时只是正好出来而已。

    “金馨儿,我说是谁,原来是你这个小贱人!”

    而一看清是此女,金巧儿眼中的害怕顿时全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浓厚至极的杀机。

    “原来此女叫金馨儿。”魏索心中才刚刚浮现出这样的念头,却看到金馨儿看着他和金巧儿,十分惊惧,但是却不敢乱动的样子,“金巧儿,你怎么会在此处?”

    “我到此处来,当然是为了杀金申轩那条老狗来了。”金巧儿冷笑了一声,将那柄黑色小刀拿出来晃了一晃,“小贱人,你说你是要自戮,还是要我动手杀你?你要自戮的话,我还可以留你个全尸,你若是还想要和我动手,我对你可是不会有什么客气的,看你平时那么爱臭美,一副自持姿色的扭捏样子,说不定等会我就杀了你,将你的衣服扒光,然后从这上面丢下去,让下面的人把你看个精光。”

    “食血法刀!”听到金巧儿此语,再看到她手中故意亮出的黑色小刀,金馨儿的娇躯都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