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两百章 祖堂玉符(第三更,求红票)

第两百章 祖堂玉符(第三更,求红票)

    金申轩胸口血光崩现,破开了一个碗口大小的孔洞。

    魏索倒抽了一口冷气,看着那面明显真正灵阶下品的法盾都被轻易击破的样子,那颗血珠的威能似乎根本就不在他灵阶中品的六阳神火叉之下。

    难道之前他和绿袍老头都看走了眼,这柄看上去其貌不扬,灵气波动也不剧烈的黑色小刀,竟然是一件直正的灵阶中品法宝?

    “啊!”

    一声惨叫声中,胸口被破开了一个血洞的金申轩却是未死,只见他身上的法衣好像全部燃烧了起来一般,凝成了一团金黑两色的蝙蝠状光华,金蝉脱壳一般从他身上飞出,死死的抵住了随后射来的黑色小刀本体。

    与此同时,他掏出了一颗血红色的丹药吞入了口中,手中的降龙尺也化成了数百道乌光,密密麻麻的充斥了整个大厅,朝着魏索和金巧儿击来,而他的整个人就疯狂的往后飞掠而出,想要拼命的逃脱出去。

    魏索的脸色顿时微微一变。

    分念境一重的修士就是分念境一重的修士,在被如此重创的情况下,竟然还能如此快速的连续施法,而且这降龙尺看不出虚实,威能也十分强大,一时魏索也是难以阻拦得住他的脱逃。

    “啊!”

    但就在此时,“噗”的一声,魏索身后的灵光光罩上被真正的降龙尺一下重击的同时,金申轩却是发出了一声更为绝望的惨呼。

    “当!”

    降龙尺本来就是已经被金申轩壮士断腕般放弃,在击破了魏索身外的两个灵光光罩之后,就光华大灭的掉在了地上,而本来都已经快掠到一侧窗口的金申轩,却是也倒在了地上,在地上抽搐着,脸上许多个细细的血洞,看上去十分的恐怖。

    魏索微微的一怔之后,就马上反应了过来,打消了撤去自己身外的灵光光罩的想法。

    黑钻虫!

    这个大厅之中,还是有不少黑钻虫活着的,金申轩在重创之余,注意力全部是在他和金巧儿的身上,却是没有防备到这种异虫,眼下看来出的气多,进的气少,肯定是活不了了。

    嗖的一声,金巧儿却是又再次激发了她那柄黑色小刀,刺入了金申轩的体内。

    这一刀刺进去,金申轩的身体一下子僵直,马上就没有了任何的生气。

    而让魏索心中一动的是,这柄黑色小刀一刺入金申轩的体内,金申轩身上所有伤口之中的鲜血就马上停止了流淌,好像体内的鲜血被一下子抽空掉了。

    “哈哈,老狗,你一直想要对付我和奶奶,现在终于死在了我的手里!”

    一收回黑色小刀,金巧儿便有些旁若无人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魏索毫不客气的收掉了掉在地上的降龙尺,眉头大皱。金巧儿那柄黑色小刀的奇特威能让他大感威胁,而且金巧儿这个朝天鼻,双眼厚厚眼袋的丑女大笑起来的样子实在是有些狰狞,十分的难看。

    此时剩余的黑钻虫又朝着他们两人扑来,现在魏索对这黑钻虫的特性已经十分了解,当下就故意放出一面普通的玄铁法盾,吸引得剩余的黑钻虫往玄铁法盾上扑去,之后随意发了几道法符,便将这些生命力原本已经不足的黑钻虫便被杀得一干二净。

    杀死了这些黑钻虫之后,魏索便掠到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窗口,往外看去。

    只见整个金府此时已经灯火通明,似乎都已经被彻底惊动了的样子,很多修士已经聚集到了这座九层阁楼之外,但是却似乎并没有人进这九层阁楼的样子。

    “别看了,此楼是金府禁地,只要你不对着外面大喊此老狗已经被你杀死,他们一时是不敢进入的。你快搜搜祖堂的通行令符在不在老狗的身上。”狰狞的大笑了一阵的金巧儿看到魏索往外打量的样子,冷冷的说了这么一句。

    魏索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掠到了金申轩的尸体身前,搜了起来。

    他可是也察觉了金巧儿目光中的那一丝惧意,他对金巧儿那柄黑色小刀很是忌惮,但同样金巧儿对他的六阳神火叉和黑钻虫也是同样的忌惮。而且此刻金巧儿说不定真将他当成了那秦老魔。此刻看她的样子倒不是像之前一样的看不起人,而是害怕金申轩身上有残余的黑钻虫。

    魏索从金申轩的身上取出了一个青色的纳宝囊,除此之外并没有发现其余的东西,但是拿出这个纳宝囊之时,魏索还不露声色的在金申轩的尸体上按了一下,让他心中一寒的是,这金申轩体内的鲜血真的像是被彻底吸光了一般,给他一种就像是枯木的感觉。

    取出了纳宝囊之后,魏索的神识一探,只见其中有两片玉符,一个灵石袋,还有一些丹瓶等物。

    心念一动之下,魏索将两片玉符取了出来。

    只见这两片玉符一块青红色,方形,而另外一块却是淡金色,圆形,上面居然是布满了松、鹤、仙人托着寿桃般的奇特象形符纹。

    “快将此片玉符给我,这便是我金家祖堂的通行灵符!”

    一看到这块淡金色的符箓,金巧儿的面上顿时出现了狂喜的神色,十分急切的叫了起来,而眼光触及到另外一片青红色玉符时,魏索注意到她的眼中也是冒出些贪婪的神色。

    魏索伸手一动,将那片淡金色的玉符丢给了金巧儿,但手上青红色的玉符,却是毫不客气的收回了纳宝囊中,然后塞入了自己的怀中。

    “走吧。”看着魏索的这个动作,金巧儿很明显有些不满,但是她也没有多说什么,对着魏索打了个手势,就继续往楼上走去。

    “怎么?难道你们金家的祖堂就在此楼中么?”魏索怔了怔,一时停在当地没有动身,却是先问了这么一句。

    “你猜的不错,我们金家的祖堂就在此楼的第九层。否则金申轩这老狗怎么会一直在此楼中守着。”金巧儿冷笑了一声,“你放心跟上便是,说不定先完成我们先前的交易之后,我们还可以继续再行交易,我可以仰仗你对付这条老狗的一些小狗和走狗的。”

    魏索眼光一闪,也不再说什么,跟着走了上去。

    从第四层到第八层,却是没有再遇到任何的意外,而第九层的入口,却是一座纯金般的大门,上面也纂刻着松、鹤、仙人捧着寿桃般的奇特符纹,一层浓厚的金光,在这扇紧闭着的大门上晃动。

    “恩?”

    在距离此门还有五丈之处,魏索就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压力。

    而且这种压力竟然不是那种普通的灵气威压,而是奇特的神识威压。以魏索现在的神识,再往前走出数步,竟然都有种被压得心神晃动,根本无法施法的感觉。

    魏索连忙往后退出数步,要是在此种情况下,金巧儿对他起了什么歹意,乘机对付他,那他就十分危险了。

    而金巧儿此刻看着面前巨大的金门,眼中却是闪现出了十分炽烈的光亮。

    只见她突然一张口,居然是又吐出了一片几乎一模一样的圆形淡金色玉符,在魏索诧异至极的目光之中,金巧儿又在自己手腕上一划,滴了数滴鲜血在这两片圆形玉符上。随后,她马上源源不断的朝着这两片玉符之中贯注起真元起来。

    令魏索有些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

    两片淡金色玉符上沁出了一条条的光华,竟然是凝成了一个手托寿桃的仙人虚影,然后一步步走到了那扇金门面前,然后那团金光凝成的仙人虚影,伸出了手来,在门上轻轻一推的样子。

    随着这一推,金色的大门竟然是一下子往后打开了。

    一个挂着很多副图画的大厅出现在了魏索和金巧儿的眼前。

    图画上面画着的都是一个个人像,看上去应该就是金家一代代的先人。

    对此魏索当然是没有什么兴趣,吸引他目光的,是这个空旷大厅正中的一个淡绿色光罩。

    淡绿色光罩之中,悬浮着一片白色的古符。

    一见到这片白色古符,金巧儿顿时面露狂喜的神色,一副马上就要冲进去将这片白色古符抓在手中的样子。

    “金巧儿!”但此时魏索却冷冰冰的喊住了她。

    金巧儿眉头一拧,眼中全是戒备之意,“怎么?”

    “你说怎么?”魏索点了点只有一片白色玉符的祖堂,“你说到了你们金家的祖堂,便有不止二十万下品灵石,现在那些灵石在何处?我可是连一颗下品灵石都没有看到!”

    “灵石库房不在此处。”金巧儿有些不耐烦的说道,“等我收了这片东西,我就马上带你去取灵石。”

    “金巧儿,你真当我是傻子么!”魏索眼中寒光一闪,“你根本就是利用我要进入此处,方才要不是我正好有破大落金阵的东西,不然就要被你害死在这里面了。你现在拿不出灵石,我姑且可以信你一回,但是这片玉符,得先放在我身上再说。要是等下你再不直接带我去取灵石,可别怪我翻脸!”

    “不行!这片玉符决计不能放在你身上。”金巧儿一听,顿时是几乎尖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