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百九十九章 食血法刀(第二更,求红票)

第一百九十九章 食血法刀(第二更,求红票)

    这大落金术的威能惊人,就像是数名周天境五重以上的修士在不停的施放术法,而且外面又有一名真正分念境一重的修士在等着,要想顶住这种金气和金砖的威能冲出去,是不可能的了。

    所幸金巧儿的这个金门巨石阵除了威能不错之外,还有阻隔外面修士神识探入的功效,所以在两个法阵互相抵制的情况下,外面的金申轩一时倒是也无法发动术法和法宝对他们进行攻击。

    眼光闪动之间,魏索先是没有任何停留的又连续激发了两个灵光光罩,然后伸手一动,取出了一条红色翎毛般的法器。

    只见这件法器被魏索朝着上方瞬间激发之后,先是化成了一道红光,然后马上轰的一声,飞射出上百片火羽,威势惊人的朝着上方冲出。

    被这一片片火羽一烧,一开始浓厚的金气和砸落下来的金砖都被烧得像热油一般融化,但是往上飞出了数丈之后,火羽之中的威能慢慢耗尽,火光就越来越小,很快就彻底消失在了浓厚的金气之中。

    看来这凤尾鸦的尾羽炼制的这种威能很是惊人的大范围覆盖性法器,也是对这个大落金阵形成不了太大的威胁。

    目光闪动之间,魏索又马上施展出了三昧神火术,化出了一股白色的先天真火,在他的控制下,凝成了一道尖锥的模样,然后不停的往上方刺去。

    “嗤!嗤!嗤!”

    魏索激发的这先天真火的火元比起方才的火羽明显要厉害得多,周围的金气和砸在这条火光上的金砖很快就被烧化开来,但是往上伸出了两丈左右之后,这条火锥也是被重重的金气压得无法寸进,顿在了空中。

    金申轩暗中布了阵的这个大厅高度足有三丈,以魏索现在的修为,却是无法让先天真火灼烧到头顶的法阵。

    这种大落金阵的威能,似乎六阳神火叉都突破不了。

    脸色难看的魏索停止了先天真火的激发,这时却听到金申轩冷道:“还有一位,就应该是早上来过的那名修士吧?看来金婆婆是把秘密都告诉你了,只要你们把知道的全部告诉我,我可以饶你们一命的。”

    “金婆婆的秘密?”

    魏索苦笑了一声,他完全就是被金巧儿拖下水的,他知道个什么。要说知道,肯定也是金巧儿知道,但是他可不相信就算金巧儿说了,这金申轩就真会放他们一马。

    看了一眼面如土色的金巧儿之后,魏索也没有说什么,决定说和不说都随便她了。然后他却是又从纳宝囊中拿出了一个封着天澜黑钻虫的红宝石般的圆球,看准了一块金砖落下的位置,丢了过去。

    现在魏索也是一时想不出其它的办法,只能先看看这可以腐蚀精金,专破金铁之气的黑钻虫有没有什么用处了。

    这些他原本准备留着阴人的红球,可是他每过一两天都会拿出来检查一下晶球壁厚度的。

    “喀”的一声,只见那红宝石般的圆球被金砖一砸,顿时砸出了几条隐隐的裂缝,里面封着的上百条黑钻虫得了空子,都是拼命的朝着那几条裂缝的地方噬咬,几个呼吸之间,一条条黑钻虫就以惊人的速度从里面争先恐后的飞射了出来。

    让魏索眼睛一亮的是,周围浓厚的金气都似乎无法阻挡这些黑钻虫分毫,这些黑钻虫在金气之中乱飞,似乎将周遭的浓厚金气都消弭了不少的样子。

    没有丝毫的犹豫,魏索又马上取出了两个红球,先是激发出了先天真火,将这红球的壁烧得薄了一些,然后用力将这两个红球朝着更远的地方用力的丢了出去。

    这两个红球之中封着的黑钻虫一冲出来,周遭的金气就又稀薄了一些。

    “恩?”

    但是此时阵外的金申轩似乎也发现了异常,似乎是激发了这个大落金阵的所有威能,上方垂落下来的金气变得更加的汹涌,那些黑钻虫也被压得好像凝固在冷却的猪油里一样,有些活动不灵起来。

    见此情形,魏索阴沉着脸,又是连放了五个红球的黑钻虫出来。

    这五个红球之中至少有四五百条的黑钻虫一放出来,周围的金气很明显的快速稀薄了起来。

    “你这虫还有没有,快点再拿出来,再多一点就应该能破掉这个法阵了。”此时,先前那两个红球之中的黑钻虫有些却是已经掉落了下来,看来这些黑钻虫虽然能够腐蚀金铁之气,但是也是要以消耗生命力为代价的。看到这样的情景,刚刚觉得有点希望的金巧儿忍不住对着魏索叫了起来。

    魏索却根本不理会金巧儿,只是仰着头,微眯着眼睛认真的看着。

    直到后来放出的五个红球之中的黑钻虫都开始有些死去,掉落下来之时,魏索连连激发了三根凤尾火鸦尾羽炼制的法器,只见密密麻麻的火羽以燎天之势,将上方落下的金砖都烧得团团化外,而那些不惧火元,在阵中乱窜的黑钻虫却都被引了过来,一时魏索头顶上方的金气变得更加稀薄。

    “嗤!”

    魏索马上离开了金巧儿一些,激发了早已扣在手里的六阳神火叉,只见这件威力强横的火元法宝,化成一条金光,硬生生的穿过了浓厚的金雾,啪的一声打在了头顶的楼板上。

    外面抹了一层石粉,而内里似乎是金铁的楼板,一下子被六阳神火叉打了个一尺见方的窟窿。

    随着金申轩一声又惊又怒的呼声,整个大厅之中的金气迅速消弭了大半。

    这个法阵虽然没有完全损毁,但是却已经根本无法阻挡住魏索,只见魏索又直接激发一根凤尾火鸦的尾翎炼制的法器,随着这一片火羽的冲出,头顶的楼板上被烧出了黑色的小坑,整个法阵在金光一闪之后,便彻底的失效。

    从金巧儿祭出的金门巨石阵外,是无法看到金门巨石阵之中的景象,但是金巧儿用手一指,数块大石分开,从内里,却是可以隐约看到金申轩脸色阴晴不定的站着,原本身前祭着一面杏黄色的小旗,旗面上泛出一朵宝莲的光华,手中却是捏着一柄乌金色的短尺,应该就是严衡所说的那件幻光类的灵阶法器降龙尺了。但现在见到法阵被毁,大概是觉得不保险,又在身前化出了一面青气缭绕的法盾。

    “老狗的那面旗叫琉璃杏黄旗,是件灵级下品的法宝。等下你只要出手破掉这件法宝,我负责将这老狗击杀。”法阵一破,金巧儿此刻却是又有点恢复了先前的指使语气。

    “只要我破掉他那件法器,你就能杀他?”但这个时候魏索却不相信这个关键时候就没有太大用处,根本是和韩薇薇没办法相比的金巧儿了,他毫不客气的冷笑道:“如果我没有看错,他那面法盾可也是真正的灵阶法盾。”

    “现在我难道还会骗你不成!”金巧儿大怒,“成与不成,你试一下又不会死。”

    “这丑女说话这么难听,真想狠揍她一顿!”绿袍老头也勃然大怒,在魏索耳中哇哇乱叫。

    魏索冷笑了一声,却是也不多说什么,就点了点头,说了个好字。

    就在此时,却听金申轩说道,“里面的那位兄台,我看阁下手段不凡,不知是否可以化敌为友?不知金婆婆给了你什么好处,只要你将金巧儿擒了给我,我也可以加倍给你的。”

    “是么?”只听魏索道:“金婆婆是答应给我二十万下品灵石,只要你能给我四十万下品灵石,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你!”一听魏索这么说,金巧儿顿时脸色大变,往后跳出一步,一副马上就要和魏索动手的样子。

    “傻瞪着我干嘛,还不出手!”一看到金巧儿这副样子,魏索就又不屑的鄙视了一下,一点默契都没有,真是和韩薇薇没办法比。冷哼了这一句之后,魏索直接伸手一扬,朝着金申轩激发出了六阳神火叉。

    “四十万下品灵石?”此时金申轩眼中一亮,正一副可以商量的样子。

    但是旋即他就怪叫了一声,看到一条炽烈至极的金色火光从巨石阵中涌出。这也是因为巨石阵遮住了大部分光芒的缘故,否则光是六阳神火叉激发时的六团烈日般光华,就要让他的双目根本无法视物。

    感觉出这条金色火光中的恐怖威能,脸上瞬间变色的金申轩也顾不得叫骂,连忙真元狂涌,将琉璃杏黄旗催动到了极致。

    只见一朵丈许大小的琉璃黄色宝莲凭空化出,阻挡在六阳神火叉之前。

    但几乎瞬间,这朵琉璃黄色宝莲就被六阳神火叉硬生生的冲破,随后六阳神火叉在琉璃杏黄旗上猛的一叉,划出了两条裂纹。整面琉璃杏黄旗顿时灵气大失,一件灵阶下品的法宝竟然就被魏索这样一击破去。

    “六阳神火叉!你是秦老魔?”

    金申轩一眼看清六阳神火叉的外形,刚刚才不可置信的发出了一声惊呼,只见一道黑光从金巧儿的手中飞射而出,瞬间到了他的身前。

    这道黑光正是她用来击杀张五牙的那柄黑色小刀。

    “食血法刀!你怎么可能有这件法宝的!”

    一看到这柄黑色小刀,金申轩的眼中顿时充满了比方才看清六阳神火叉时更加惊骇的神色。

    “恩?”让魏索眉头一跳的是,这柄黑色小刀上的威能似乎还不怎么样,但是飞射到金申轩的身前时,这柄黑色小刀上却是冒出了一颗深红色的血珠。这颗血珠啪的一声打在金申轩身前的法盾上,那面明显也是真正灵阶的风系法盾,竟然是好像纸片一样,被血珠打出了一个孔洞!

    之后那颗血珠毫无停留的就打在了金申轩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