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大落金阵(第一更,求红票)

第一百九十八章 大落金阵(第一更,求红票)

    金巧儿搬开了一个放空花盆的木架子,在下方靠墙处一块看上去没有任何异样的砖上用力连按了三次,“啪”的一声轻响,完好的石板地面却是突然翻了下去,露出了一个黑糊糊的通道。

    这很明显只是普通的机括机关,就算是再厉害的修士,用神识扫上十七八遍,也根本难以发觉。

    “夜明珠之类照明的东西,你身上应该有吧?”打开了这个通道之后,金巧儿转过头来冷冷的问了魏索一句。

    魏索也不多说什么,取出了一颗散发着白光的夜明珠,递给了金巧儿。金巧儿接过了夜明珠之后,一言不发的在前面快步带起了路来。

    这个地道也只堪堪两个人并排通行的样子,没有任何的装饰,也没有任何的岔路,大约在里面飞快走了两炷香不到的时间,走到尽头,金巧儿在地道墙上的一侧按动机括,走上去之后,却是在一间存放着不少米粮的粮仓之中。

    看到这样的情景,魏索倒也没觉得什么,毕竟金府之中的凡人也不比修士少,一年还是要消耗不少米粮,但是等到金巧儿推开门时,魏索却是吃了一惊。

    门外居然黄气弥漫,矗立着无数十余丈的大石,好像一下子来到了一个巨大的乱石山谷之中。

    “这就是我们金家的金门巨石阵了。此种法阵只有施法者自己收起阵旗,或是强力破坏阵旗所在的阵眼,否则无法破解。而且一进入这阵中,就会马上被布阵者感应到气息。”看着魏索很是吃惊的样子,金巧儿却是有些看不起魏索一般,冷声道:“我也只准备了一张可以通过此阵的法符,你等下不要距离我三尺之外,否则你就准备和金申轩老狗公平斗法吧。”

    魏索已经有些习惯金巧儿这种极其不讨喜的尖酸刻薄态度,听到之后也不理会,只是仔细打量着眼前的金门巨石阵。

    以他现在的神识,居然是无法透到这阵中十丈之外,而且这一块块黄色的大石,居然也是完全的实质。按照金巧儿给他的玉符中所说,只要阵眼不被击破,这法阵化出的巨石就都可以调动,用来轰击、挤压现身其内的修士。

    而且这法阵是可以让修士进入布阵范围之后再行发动,用于埋伏、算计对手,也是十分的有用。

    听金巧儿的意思是说,这法阵是金申轩所布,那就是说,他们现在已经直接进入到了那九层高楼之中?

    正沉吟之间,金巧儿却是激发了一张土黄色的法符。只见一蓬沙尘般的黄气瞬间弥漫出来,在金巧儿和魏索的身外形成了一个黄色蛋壳般的形状。

    冷哼了一声,算是提醒了魏索之后,金巧儿便直接朝着法阵之中走了进去。

    跟在金巧儿的后方,拐来拐去,魏索只觉得好像是通过了一条走廊,然后又进入了一个大厅之中,之后又往前走了大概八九十步的样子,魏索眼前一亮,却是发现自己已经置身在一条宽阔的楼梯面前,而身后的确是一个黄气弥漫的大厅。

    跟着金巧儿悄然的掠上这条楼梯之后,魏索看到自己和金巧儿的面前是一条长长的走廊,从走廊尽头的窗户望出去,魏索看到自己和金巧儿果然已经是位于金府中最高的九层高楼之中,二楼的位置。

    而此刻眼前的这条走廊之中绿意盎然,放着的一盆盆的盆栽之中,竟然长着的都是魏索在天级住所之中种过的绿珠萝。

    就算魏索现在施展潜隐诀,尽可能的隐藏掉身上的气息,估计也不可能不惊动这二三十株绿株萝而进入里面。

    但就在这时,金巧儿却是早有准备一般,面不改色的取出一个瓶子,先从其中倒出了一颗深褐色的丹丸,然后用指一弹。这颗丹药准确无误的落入了距离两人最近的一株绿株萝盆栽之中。

    只见这颗丹丸一落入泥土之中,就马上开始融化,然后那株绿珠萝就瞬间发黄枯萎了。

    一颗接着一颗,金巧儿一路走前去,一路弹指将一颗颗药丸打入那些盆栽之中。这不动用丝毫真元,就将这种药丸准确无误的弹到一个个盆子里的手段,倒是让魏索有些佩服。看来金巧儿谋划乘着金申轩闭关修炼的时候进入这座九层高楼之中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这种指弹药丸的功夫,也不知道练习过多少遍了。

    通过了这条走廊之后,挡在两人面前的却是一片淡金色的光幕。

    金巧儿冷笑了一声,手指在自己的手腕上一划,一排血珠飞洒而出,紧接着随着她一道术法完成,这排血珠化成了一个红色符纹,打在了淡金色光幕上,只见这个淡金色光幕闪了一闪之后,就在两人的面前出现了一个豁口。

    穿过了这个豁口之后,魏索发现身外到处都是这种淡淡的金光,好像从二楼开始,整个楼阁全部是泡在这种金光中一样,但经过金巧儿方才那番施为之后,这些金光弥漫在两人的身上,却是并没有任何的异常。

    而进入了这淡金色光幕之中,金巧儿却是放心大胆的前行起来,也根本不看每一层中的房间,似乎可以肯定接上来的几层没有什么其它禁制,也不会有其它修士存在。

    这栋楼阁之中,每一层的布置都有所不同,似乎就是为了配合禁制的布置,不过跟着金巧儿放心大胆的快速前行,魏索也是没有时间仔细打量。

    看着金巧儿的样子,似乎那金申轩就算不在顶楼,也至少在七八层闭关。

    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两人只是进入到第四层中,才刚刚走进一个和底层类似的大厅,眼前弥漫的金光,却是一下子突然消失了。

    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让金巧儿的脸色瞬间变得一片煞白。

    而一下感觉不对的魏索也是马上激发出了一个灵光光幕,又同时祭出了他的那面赤甲盾。

    几乎与此同时,魏索和金巧儿的身周又充满了金光。

    但是这金光却是更为浓烈,是从两人头顶的楼面上散发出的一股股浓厚金气上散发出来的。

    “大落金阵!”

    一看到头顶上滚滚涌动的金色气流,金巧儿顿时害怕至极的尖叫了起来,“金申轩,你居然有违祖训!在这二层之上私自布置法阵!”

    “我有违祖训?金巧儿,你带外人进入此楼,早就违了祖训,而且还对长辈意图不轨,我对你用任何家法都不为过。”

    随着一个有些苍老但是胜券在握一般的声音传来,只见大厅的尽头出现了一名须发皆白,穿着黑色金纹法衣,面目看上去却十分红润,只有四十如许年纪的修士。这名修士一脸阴沉,用一种老猫看着老鼠般的表情看着金巧儿和魏索。

    而只是看到了一眼,随即,上方的金气就压了下来,整个大厅都被浓厚的金气弥漫,魏索只觉得自己的法盾上和灵光光罩都是猛的一沉,视线之中被这金气充斥,再也看不到那名修士的同时,头顶上方的金气之中,却是凝出了一块块五尺来长的金砖,如同暴雨一般朝着魏索击来。

    “你知不知道这法阵的破法!”

    魏索马上脸色难看的叫了一声,那一块块砸下来的金砖的威力,竟然都接近于半灵阶的法器威能,很明显就算他此刻用出那套成套法盾,也是支持不了多久的。现在他这叫声即是问金巧儿,又是问绿袍老头。

    “这种法阵是你们现在修道界的法阵,我不知道破法!那人很明显就是金申轩!看他的样子哪里是什么闭关冲击分念境第二重修为,分明就是装作闭关在这里守株待兔,等着她来自投罗网。”绿袍老头气急败坏的哇哇乱叫:“这个女娃不仅长得丑,还是一个扫把星,自己算计不过别人,还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把我们拖下了水!”

    “这阵法只能用强力破解,要轰破我们头顶上方的楼板才能破掉,但是这种金系法阵里面不能用雷诀和雷系法器,否则雷光弹射下来,自己反而深受其害。”金巧儿现在早就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骄横样子,索索发抖的取出了十几面土黄色的阵旗,连连施展起来。

    这十几面土黄色阵旗一祭出来,一团团黄气涌出,魏索和金巧儿身周马上形成一块块黄色的大石。只见金巧儿双手连连挥动,一块块大石不停的和上方落下的金砖撞击在一起,魏索倒是觉得压力骤减,一时没有祭出那套成套法盾。

    但是此时只听金申轩冷笑道:“金巧儿,看来我倒是还小瞧了你这痨病鬼,你这金门巨石阵倒是布置得还有模有样,不过你以为就你这个法阵,能挡得住我这大落金阵么?看来你的靠山,那个死老婆子是真的死了,不然你应该也不会垂死一搏,跑到这里面来的吧?”

    一看到金巧儿听到金申轩的这话,更加吓得手脚发软的样子,魏索的脸色就又变得难看了几分,很明显现在靠这个丑女是没什么靠头,只有自己想办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