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百九十六章 二十万下品灵石(第二更,求红票)

第一百九十六章 二十万下品灵石(第二更,求红票)

    片刻之后,魏索从严衡的房间里推门出来,里面的严衡被他重新用真元封了声带,然后弄成了盘坐在地上看火的姿势。

    刚刚魏索已经是问清楚了,原来那九层高楼的地方,正是金五爷闭关之所,现在那金五爷倒是已经在闭关修炼,想要突破到分念境两重的修为了。

    而让他很是无语的是,听这严衡说,金七姑的孙女金巧儿,却是一名身材瘦小,长着一对朝天鼻,相貌甚是难看的女子。这和今日早上他见过的那名女子之间的差距也是在是太大了。

    不过看来现在金家主事的金烈阳倒也是个十分阴险的角色,他应该就是弄来一个假的金巧儿,故意弄出一点破绽,然后让自己见到纸团之后,信以为真,以为那名婢女真是对金巧儿忠心耿耿。如果自己真的确信不疑,去凝翠崖的话,说不定此刻倒是已经中了他们的算计。

    只可惜魏索自己本身就是演戏的老手,仔细回想起来,他总是觉得那名婢女好像还不够惊慌,所以反而借此施展了一个调虎离山之计。

    但以金烈阳此人的算计,这种调虎离山之计应该也骗不过他很久。

    没有任何的迟疑,马上披上了隐形法衣之后,魏索便向金府中央的一座阁楼摸了过去。

    这座阁楼名为水韵阁,外观并没有多少特色,但是此座阁楼却是位于金府之中最大的一片人工小湖之中,三面都是环水,只有一座九曲石桥连通此座阁楼。

    说白了,此座阁楼就有些像是湖中的一个小岛。真正的金巧儿一个月前就被请到了这座阁楼之中,说是这水韵楼周遭风景秀丽,水气养人,有助于养病,但实际上却是被软禁了起来。

    ……

    片刻之后,魏索一动不动的站在了九曲桥连着的一处别院外。

    两名提着灯笼的金家巡府子弟,就从距离魏索身前不到两丈的地方走过,但是这两名金家的子弟,却是根本就没有发觉就站在他们面前左侧的魏索。

    等到这两名子弟走远之后,魏索的神识放开一扫,便感觉到了这处别院中最里右侧的一间厢房里,有一名周天境修士的存在了。

    魏索知道这名周天境修士肯定便是严衡所说的,严衡的师兄,专门在此看守金巧儿的张五牙了。

    本来以魏索的潜隐诀和隐形法衣,要想不惊动此人,偷偷的潜入水韵阁之中也是十分的简单。但是微微的沉吟了片刻之后,魏索却是一步步,极慢的走到了张五牙所在的那间厢房的门口不远处,然后伸指一弹,弹出了早已捏在手中的一颗石子。

    “噗通”一声,这颗十分细小的石子在空中抛出了一个弧线,掉落在九曲桥旁的水中,发出了一声轻微的水声。

    几乎同时,喀嚓一声,厢房紧闭的房门就被人从内往里推开了,掠出了一名五短身材,看上去四十余岁年纪,长着几缕鼠须的瘦脸黄袍修士。

    但是这名修士才刚刚一脸警惕的掠出来,眼神才刚刚飘往那声音发出的方向,啵的一声,一道透明的波纹便已在他的脑袋上泛了开来。

    这名名为张五牙的身材极其瘦小的修士,却是没有直接昏倒,而是双手抱着头,一下子张大了嘴,就要惨叫起来。

    但是此刻魏索距离他却其实不到五丈,就在他张开大嘴之时,魏索伸手一挥,一股真元卷起的劲风鼓入了他张开的口中,让他好像一下子吞了个无形的鸡蛋一般,连声音都被硬生生的堵在了喉咙里。而魏索鼓荡出的真元之中,还夹杂着数道黑光,正是可以让修士浑身麻痹的蝎尾蜂的毒针。

    上次在古槐庄之中,这种四级中阶的蝎尾蜂也是得了不少,现在这几根蝎尾蜂直接被魏索打入张五牙的嘴巴里面,比起严衡,他可是更加的倒霉了,估计一天一夜的麻痹过后,他的嘴巴和喉咙还要肿上个好几天,一片麻木。

    紧接着,魏索鼓荡真元直接在他的脑门上猛击了一记。

    这名周天境一重的修士就连到底是怎么回事都没有弄明白,就直接昏死了过去。

    而接下来魏索毫不客气的就在他身上一阵摸索,将他身上的东西都收入了自己的囊中,然后将他在厢房内也摆了个盘坐修炼的姿势,又将厢房顺手搜了一遍之后,才关上门走出了这间厢房,慢条斯理的走上了九曲桥。

    他方才决定对付张五牙,是因为他想到万一他行藏暴露,动起手来的话,多一名周天境修士就会对他多一分威胁,现在有机会能够制住一个,那就先制住一个再说。

    更何况周天境修士身上好歹还是有些东西的,既然进了金府,这些修士身上的东西,他让然不会客气,之前严衡身上的东西,可也是被他收刮了一干二净。

    ……

    整座水韵阁声息全无,没有一点光亮。

    “小心,有禁制!”

    因为现在魏索到了周天境四重的修为之后,他的神识所能达到的范围已经比绿袍老头强,所以绿袍老头一直都没出声,但此刻就在魏索准备再拿那柄小刀直接挑断大门的门栓进入之时,绿袍老头却是突然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魏索眉头一皱,瞪大了眼睛仔细看去,阁楼里面并没有一丝的光华,但是神识再细扫两遍之下,他果然是发觉在门口和里面大厅之中,有几股微弱的灵气波动。

    绕到了这栋阁楼的后方,掠到二楼一个窗口,神识扫了数遍,魏索却发现二楼的窗口和房间之中,也似乎都有禁制的存在,倒是屋顶上面似乎没有这样的灵气波动。

    魏索微微沉吟了一下之后,就直接掠到了屋顶,直接就慢慢的在屋顶上开了个洞,轻飘飘的落入了下面的房间之中。

    这是一间并不算大的厢房,一张外面笼着紫色罗帐的床上,被子里裹着一个娇小的身影。

    之前魏索神识扫过之时,就已经感觉了出来,这座水韵阁之中一共有三个人,但其中两个都似乎是普通的奴婢,只有这个人是修士。现在魏索望气术一扫之下,这个被子里裹着的娇小的身影,修为却也是不低,居然也有神海境五重。

    而且此人给魏索的感觉的确是好像久病气虚的样子,不出意外的话,此人应该就是魏索此行要找的金巧儿了。

    看着这间没有任何火光的黑暗房间之中,金巧儿似乎睡得极熟的样子,魏索脱下了隐身法衣,稍微上前了几步,正想着要用何种方式唤醒金巧儿,而不让金巧儿一下发出太大的响动。但就在这时,那看上去睡得极熟的金巧儿,却是突然坐了起来,冰冷至极的说道,“你是金申轩那个老狗派来杀我的么!”

    黑暗中这个熟睡的女子突然坐了起来,说出一句这样的话,真是把魏索都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不过看着金巧儿没有什么别的动作,也不像要大声呼喊的样子,魏索也是忍住了马上发动一个神识冲击的冲动,飞快的说道,“你是金巧儿么,是金婆婆托我来找你的。”

    “是我奶奶?”金巧儿一愣,但是旋即又冷笑了一声,“你有什么证明么?”

    魏索没有马上回答,却是先打量起了这金巧儿起来。

    一看之下,魏索就差点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这个金巧儿果然是一对朝天鼻,面孔发黄,双眼下一个发青的眼袋,那严衡说她是长得有些难看,现在看起来,还真是丑得令人伤心的。

    刚刚早上那个“金巧儿”长得那么动人,这个“金巧儿”丑得这么令人伤心,这反差也简直是太大了点。

    翻了翻白眼之后,魏索也不说什么,直接吐出了两个字,“美灵。”

    一听魏索说出这两个字,这丑得令人伤心金巧儿却是眉头一跳,朝天鼻冷哼了一声,没有什么废话的说道,“看来你倒的确是我奶奶找来的,看来还本事不小,居然能摸到此处。说吧,我奶奶找你来见我,有什么重要的事?”

    “此女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啊。”看着金巧儿有点将他看成下人一样指使的样子,魏索心中苦笑了一下之后,也直接的说道:“金婆婆她托我给你一颗赤翼炎魔的妖丹。”

    “赤翼炎魔的妖丹!现在就在你的身上?”一听到魏索这么说,金巧儿却是一下子激动了起来,但她马上又想起来什么似的,寒声道:“那我奶奶的,她怎么不自己带这颗妖丹回来。”

    魏索看了金巧儿一眼,不动声色的说道,“她在取这颗妖丹之时出了意外,已经陨落了,临死之前托我将赤翼炎魔的妖丹交给你,她说只要我将这颗妖丹给你,你自然会给我二十万下品灵石作为报酬。”

    “奶奶!”金巧儿一呆之下,却是自顾自的哭了起来,但只是片刻之后,她却是止住了哭声,一脸阴戾的模样,看着魏索点了点头,道:“二十万下品灵石,没有问题,但你是现在到底是什么修为?我奶奶有没有将奔雷槌给你?”

    “周天境三重,奔雷槌在我身上。”魏索少说了一层修为,然后看着金巧儿,道:“这和二十万下品灵石有什么关系么?”

    ***

    (首页有个拿福袋的活动,好像有积分、票啊之类的送的,大家有空可以去搞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