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百九十五章 夜探金府(第一更,求红票)

第一百九十五章 夜探金府(第一更,求红票)

    进入栖凤城之前,魏索收起了隐形法衣,绕过了几条偏僻无人的街道之后,他偷偷的摸到了金府东北角的高墙下。

    在早上进入金府之时,他就已经看清楚了,此处的墙下就是一个大花园,进入之后比较便于隐匿踪迹。

    虽然不知道凝翠崖上的那几名修士到底是谁,但很明显不是什么金巧儿,看来这金五爷和金婆婆之间的关系还真是有够恶劣的。

    若是换了像聚星宗这样的大宗门,魏索可能见势不妙也就只能摸摸鼻子跑路了,但这金府应该只有金五爷一名和金婆婆差不多的修士,说实话魏索的确还不怎么把这金府放在眼中。既然好不容易赶了这么久的路赶到这里,这金家的人还要一副对他有所图谋的样子,他好歹也要探个清楚,给金家的人一点教训再说了。

    再次披上隐形法衣之后,魏索轻飘飘的越过了高墙,落入了早上已经看好的大花园之中。

    进入了这个有着几座假山和不少花木的花园中之后,魏索却一时没有什么动作,只是片刻的时间,只见两名身穿黑色锦衣的弟子各自手持一颗夜光珠走了过来。在这处花园附近巡查了一遍之后,这两名金符的子弟又朝着下一处庭院走了过去。

    等到这两名子弟从视线之中消失之后,魏索悄无声息的掠上了旁边一栋无人的二层楼阁,一动不动的打量起了夜色下的金府。

    整个诺大的金府之中,不时有夜光珠的光华在闪动,看来巡府的弟子着实不少。

    很快,魏索的目光便久久的停留在了金府之中两座建筑之上。这两座建筑分别是一座位于北侧的九层楼阁,这座四四方方的九层楼阁也是金府中最高的建筑,而另外的一座却是南侧的一个看上去比较清幽的小院子。

    这两处建筑之外,巡查的弟子明显是最多。尤其是那座九层高楼外面隐隐有淡绿色的光华闪动着,应该是布有什么禁制。

    沉吟了片刻之后,魏索并没有先朝着这两处地方去,而是朝着一处也有四五名弟子警卫,隐隐有红色火光透出的院落摸了过去。

    隐形法衣和隐匿气息的潜隐诀是绝配,之前连周天境五重以上的修士,都根本无法察觉魏索的气息,再加上此刻魏索的修为远超金府这巡查的修士,所以魏索可以说是无惊无险,甚至可以说是大摇大摆的沿着正道走入了那间院落。

    魏索之前的判断并没有错,这间院落之中最大的一间房间很明显是专门用于炼器的房间,也正是因为这栖凤城的建筑风格和其它修士城池不同,其它修士的住所专门用于炼器的地火炉房一般都是布置在静室之中的密室之中,而且静室之类的都是没有什么门窗,但这栖凤城的建筑却都是和普通凡人城镇的建筑差不多,所以魏索从窗棂的缝隙之中,很轻易的就看清了这间房间之中的大致情形。

    这间房间大概和现在魏索洞府之中的地火炉房差不多大小,正中间布置着一个银色的地火炉,地火炉身上盘旋着一百零八条银龙,却是比魏索现在的地火炉还要高出一个品阶的银龙地火炉。

    此刻这个地火炉上只是开了两个口,上方却是放置着一团紫铜色的精金矿石,翻滚灼烧着,似乎是在设法提炼出这块矿石之中有用的精金。

    一名身穿淡蓝色法衣,看上去大约三十余岁年纪,神海境四重修为的白面修士,正在十分认真的看火,时不时的还打出一道道真元,将那团紫铜色的矿石在地火之中翻来翻去。而这个房间两侧,却是堆着许多杂七杂八的矿石和其它材料。

    “啵”的一声轻响,只见一团透明的波纹在这名白面修士的脑袋上泛开,这名白面修士的眼睛一下子像金鱼眼一般鼓了起来,只是露出一个痛苦至极的神色,就直接昏死了过去。

    接下来喀嚓一声轻响,这间房间大门的门栓被魏索新炼制的那柄锋利小刀轻松割断了。

    带上房门之后,脱下隐形法衣的魏索站到了这名昏死在地的修士身前,低声自语了一下,“我现在的这神识冲击,对这种神海境四重的修士似乎太猛了点,这下该不会直接让他变成白痴吧?”

    低声说了这一句之后,魏索伸手点出一股真元,打在了这名修士的喉咙部位,然后又飞快的取出了数根只有寸许长的黑色细针,刺入了这名修士的体内。

    随着这几根黑色细针的刺入,这名修士的身体猛的一抽,面上又露出了痛苦至极的神色,双眼也睁了开来。

    一开始这名白面修士似乎还有些神智不清,片刻之后,等看清一动不动的站在自己面前的魏索,这名白面修士的眼中除了痛苦之外,更是充满了惊骇至极的神色,他似乎想要叫喊,但是非但发不出任何的声音,身体也只是微微的抽搐,根本无法动弹。

    “我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并不想害你性命。”魏索面无表情的看着这名修士说了一句,“你之所以无法动弹,只是被我插了数根蝎尾蜂的毒针,你应该知道这种毒针只能让人麻痹一天一夜,却是不会害人性命。不过等下我要是让你说话之时,只要你想要故意弄出点什么响动来,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你杀死的。”

    说了这一句之后,魏索伸手一点,又是一股真元打在这名修士喉咙部位,只听得这名修士一声闷哼,但随即又死死的憋住,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

    “你是何人,在金家是什么身份?”魏索看着这名满眼惊骇的修士,冷冷的问道。

    “在下严衡,是金烈阳的三弟子。”这名白面修士喘息了片刻之后,才发出了声来。

    “你们金家,有几名周天境以上的修士?那些人分别在金府之中是什么身份,具体是什么修为?”魏索面无表情的看着这名看上去被他的神识冲击弄得很是凄惨的修士,道:“你们金家的大致情形我也是知道的,所以你要是敢随口乱说,我只要听你说错一句,我就将你在这地火炉之中炼了。”

    “在下绝对不敢有丝毫妄言。我们金府之中,一共有周天境修士十名,分别是金五爷、金七姑、金烈阳、金泉机,金泉聪,金泉旻,柳三、张五牙、陶御司、郑源同。”一听魏索那么说,这名本来脸色就很白的修士,面色顿时变得更白:“金五爷和金七姑想必前辈也听过,金五爷便是小人的师祖,是分念境一重的修士,金七姑是周天境五重的修为,金烈阳是在下的师尊,是金五爷的独子,也是周天境五重的修为。金泉机是在下师尊的长子,周天境一重的修士。金泉旻是在下师尊的次子,周天境三重的修为,金泉聪是师尊最小的幼子,周天境两重的修为。至于柳三、张五牙和郑源同,都是在下的师兄弟,都是周天境一重的修为,而陶御司则也是金五爷的亲传弟子,也是周天境五重的修士。”

    魏索目光一动,心中倒是微微吃惊,这金家的实力倒是有些出乎他的预料,有这么多周天境的修士不说,其中居然还有数名周天境三重以上的修士,尤其没想到金五爷居然已经是分念境的修士。但他心里虽然吃惊,但面上却是依旧面无表情,问道:“这些周天境修士,目前可有多少人在金府之中?”

    “除了金七姑和金泉旻在外游历未回,郑源同和陶御司是在坊市之中外,其余的人平时都是在这金府之中的。”

    魏索点了点头,接着问道:“我听外人说金五爷和金七姑不和,两人之间的不和到底到何种程度?还有金五爷所修的是什么品阶的功法?身上可有什么独特的法宝?”

    “两人不和到底到何种程度,在下却是不知,不过金五爷对金七姑怨念颇大倒是众所周知的,因为金七姑每年都会消耗大量的灵石在自己和她孙女金巧儿的身上,十分的偏私。”严衡道:“金五爷所修的是玄级高阶的功法,他身上独特的法宝是降龙尺,是一件灵阶下品的幻光类法宝。”

    顿了顿之后,这名内心对一记神识冲击就制住自己的魏索惊惧至极的修士,却是一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样子,补充道:“这也是金五爷对金七姑很不满的地方之一,因为金七姑所修的功法并不是金家家传的功法,是她早年在外历练时所得,是地级以上的厉害功法,但是这门功法她却是只传给她的孙女,像金泉旻等天赋很好的金家子弟,却是一个都不传。不过也正是她功法厉害,手头上又有几件厉害法器,所以金五爷也是避免和她有什么冲突,这些年倒是也一直平安无事。”

    “那金七姑的孙女现在何处?”魏索冷冷的看着这名修士,道:“她是什么样的相貌,有什么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