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凝翠崖之变(第三更,求红票)

第一百九十四章 凝翠崖之变(第三更,求红票)

    走到一个周围无人的街角之后,魏索摊开了手,他的手里有一个小纸团。

    展开之后,只见上面写着:“真正的金巧儿今晚在凝翠崖等。”

    一看到这几个字,魏索的眉头顿时又紧锁了几分。

    这个纸团是当时金泉机走在前面上楼时,金巧儿的那个小丫鬟对着他使了个眼色,掉在他前面的地上,被他不动声色的抓摄在手里的。

    而且那楼阁中的“金巧儿”,也的确是有些令他生疑。

    因为那气质十分高雅,让人生出不少惊艳感觉的少女虽然谈吐和神态上面没有丝毫的破绽,而且明显气虚无力,看上去的确是十分病重的样子,但是魏索看这名少女的时候,非但是用望气术看过,而且在某些重要的部位,也是忍不住瞄了几下的。

    这名少女是神海境四重的修为,这并没有特别的疑点,但这名少女站起来的时候,魏索却看到她的双腿和小翘臀完全就没有久病卧床,那种肌肉萎缩的感觉,倒像是刚刚才得了重病的样子。

    “凝翠崖么?”

    只见魏索重复了一下纸条上的这个地名,微微沉吟了一下之后,手上火光一燃,这张纸条马上就燃为了灰烬。然后他却是从纳宝囊中取出了一个可以遮住整个脸的斗笠,带了起来,然后走出了这个街角。

    在栖凤城绕了小半天之后,他在一间专门卖各种玉石饰品的店铺前停了下来。

    只见这家店铺上的招牌正是王彤所说的“妙玉坊”。

    走进这家妙玉坊之后不久,一名身穿黄布粗衣,双手布满老茧的年轻凡人很是平常的走出了这家妙玉坊。

    而过了一阵之后,带着斗笠的魏索却好像买到了好几件东西一样,心满意足的走出了这家铺子,又在周遭的几家经营各种原材料的坊市逛了一圈之后,他却是进入了一家名为天语阁的客栈。

    …..

    就在魏索进入到这家名为天语阁的客栈之后不久,一名身穿暗红色袍子,面相和金泉机有几分相像的二十余岁的年轻修士,走入了“金巧儿”那间魏索进入过的楼阁之中。

    只见这间楼阁之中,除了金泉机和“金巧儿”之外,却是又坐着一名头发有点微白,但是面色却是看上去只有四十余岁年纪的修士,这名修士也是国字脸,身穿一件土元气息极浓的土黄色法袍,背上有一个玄龟般的符纹,左右双手食指上各有一个黑色带有鳞纹的戒指,流淌着不弱的灵气。

    而这名修士身上的气息十分强横,虽然面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眼光闪动之间,却是给人一种鹰隼般的凌厉感觉,一看就是一名身份非凡的枭雄人物。

    “父亲”,身穿暗红色袍子的年轻修士进入了阁楼之中后,便马上十分恭谨的对这名修士行了一礼,道:“那名修士现在落脚在城中的天语阁之中。”

    “之前他有和别的什么修士联系过么?”这名目光如鹰隼的修士摆了摆手,看着这名年轻修士问道。

    “那倒是没有,就见他在几间铺子里面买了一些东西。”年轻修士摇了摇头。

    “此人看上去十分精明,父亲做这样的安排,他应该不可能不上当的。”只听金泉机看着那名目光如鹰隼的修士说道,“只是父亲你真决定在凝翠崖对付此人么?万一他说的是真的,那七姑姑突破到分念境回来之后,我们到时就很难交待得过去了。”

    听金泉机也称呼此人为父亲,可见此人应该便是金五爷的儿子金烈阳。

    之前魏索便从王彤的口中得知,金婆婆和金五爷本来是各有一子,但金婆婆的儿子和儿媳却是意外早亡,只留下了一名孙女,而金五爷的独子金烈阳却是共有五个子女,也算得上是人丁兴旺了。

    听得金泉机那么说,只见金烈阳眼中阴戾的寒光一闪而过,重重的冷哼了一声:“难道你们还不了解你们这个姑母么?在她眼里,金家其余的人全部是外人,就只有她这一个孙女才是亲人。要是她真顺利的得到了什么可以让她很快安然突破到分念境的东西,她根本就不会特意叫个人来传这样的口信的。越是如此,就越是有可能在外面出了什么意外,怕我们对付她的宝贝孙女。此刻她让这样一个人过来,很有可能便是要让这名修士告知她宝贝孙女打开祖堂禁制的方法,到时候再做什么算计。”

    顿了顿之后,金烈阳接着冷笑道:“而且你们的祖父此次闭关出来,就会突破分念境两重的修为,就算金老婆子手里有奔雷槌,再加上她的功法厉害,也不用怕她,否则你们祖父此次也不会授意馨儿研习梦魇术,并折损一重修为对金巧儿施以此术了。”

    “父亲此言在理。”那二十余岁年轻修士眼中的神色和金烈阳几乎是如出一辙,只见他点了点头之后,接着说道,“只可惜金老婆子在出行之前没有直接将打开祖堂禁制的方法告诉金巧儿,否则三妹这次施展梦魇术,就已经可以让我们得手了。”

    “此人气度不凡,修为不低,既然金老婆子托他过来,此人肯定也是大有手段的。”金烈阳微微的沉吟了一下,道:“光是你们两人也未必保险,等下我便随你们走一趟,在凝翠崖等他。”

    ……

    魏索进入天语阁客栈中之后,一直没有出来。直到夜色渐浓之时,只见身穿青色布衫,戴着斗笠的魏索才走出了天语阁的大门。

    而他出门之后许久,一名身穿黄色衣衫,脸色蜡黄的修士,才慢慢的从天语阁中逛了出来。

    这名修士在栖凤城中兜了一会之后,才悄然出了栖凤城,进入了栖凤城外的一片荒野树林之中。

    只见进入了这片无人的树林之中后,这名修士却是伸手拿出了一件法衣,往身上一兜,然后这名修士的身影便马上从原地消失了。

    很显然,这件便是魏索压箱底的货色之一的隐形法衣,也就是说,这名身穿黄色衣衫,脸色蜡黄的修士,才是乔装打扮过后的魏索。

    判断了一下凝翠崖的具体方位之后,身兜隐形法衣的魏索便无声无息的掠了出去。

    凝翠崖是距离栖凤城两百里左右的一座丘陵,风景十分秀丽,周围还有一条大河经过,名为青玉河。

    只见兜上隐形法衣的魏索却是并没有直直的掠向凝翠崖的方向,而是到了那条青玉河下游。之后魏索居然是一头扎进了这条大河之中,直到近半个时辰之后,靠近凝翠崖不远的青玉河中,却是无声无息的升腾起一团水花,手持着一颗法珠的魏索从中掠了出来。

    之后,魏索便十分谨慎的摸到了一株大树上,静静的等待了起来。

    大约半个时辰过后,一条青色的人影慢慢的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那人身穿青色布衣,头戴斗笠,正是和之前的魏索打扮一模一样,比魏索先行走出天语阁大门的那名修士。

    这名面目难见的修士走到凝翠崖下的山道上时,似乎微微的犹豫了一下,但接下来还是沿着山道往上走了上去。

    走到接近山巅的位置,这名修士看到周围无人,似乎有些惊疑了起来,但是不等他有什么动作,突然之间,周围一阵阵黄光涌起,景物突然大变起来,原本平坦的山巅,竟然是突然竖起了许多巨石,石柱。重重叠叠,一眼过去根本看不到任何的出路。

    “哼!”

    一声重重的冷哼,在这名修士的耳中响了起来。

    “请问是金巧儿么?”

    这名修士顿时骇然的大叫了起来,“在下只是受人所托,前来送个信的!”

    “恩?”

    三道人影突然从一块巨石的后方闪现了出来,正是金烈阳和金泉机,以及那名二十余岁的年轻修士。眼中惊疑至极的目光一闪之后,只见金烈阳厉声道:“将你的斗笠除下来!”

    这名修士马上双腿发软的将头上的斗笠飞快的拿了下来,只见此人尖嘴猴腮,除了身材和魏索十分相像之外,面目却是没有半分相似之处。

    “是谁让你来的!送什么信!”金烈阳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寒声斥问道。

    “是一名姓李的修士让我来的。”这名尖嘴猴腮的修士明显吓得有些魂飞魄散了,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他让我穿成这样到这里,告诉这里的一名金巧儿姑娘,说他唯恐被人追踪,这里不保险,让她设法赶去青牙岗,他说他会在那里布置一些禁制,就算有厉害修士跟踪过去,他也足以应付的,让金巧儿姑娘尽管放心的赶去在那里跟他相会。”

    “青牙岗?”金烈阳眼中寒光一闪,伸手一挥,之间十五六道黄光飞入他的手中,周围的大石等物全部化成了一团黄气,消散不见。“泉机,你先随我去青牙岗守着,泉聪,你速回金府,带你柳三师兄等人也全部赶来青牙岗,此人诡计多端,决计不让让他逃脱!”

    ……

    那名假装成“魏索”的修士上山之后,魏索一直没有动作,只是安静的等着,很快他看到了山顶上有黄光涌动,但是他依旧没有任何的动作,再等了片刻,只见数条人影飞掠而下。

    等到这数条人影全部从视线中消失不见之后,魏索这才溜了下来,重新潜入了河中。

    而这次进入河中之后,只是距离凝翠崖十余里之后,魏索便从河中冒了上来,之后便一路朝着栖凤城金府的方位飞掠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