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百八十五章 驯养对野生(第三更,求红票)

第一百八十五章 驯养对野生(第三更,求红票)

    裸奔求红票啦!

    ***

    想不到这里会有一头鲲鹏金鲤!

    同样是六级妖兽,数量也是有多寡的。像六级中阶的黄金猿,在天穹外面的数量就很多,而这鲲鹏金鲤,可也是数十年难得一见的。

    而且就以黄金猿为例,虽然其实力也是达到六级中阶,但是将之击杀之后,身上的材料只有一身防御力惊人的表皮和一颗妖丹有用,但鲲鹏金鲤却是不同,这种水生的巨型妖兽是罕见的金、水两系妖兽,非但一身的金鳞和体内的一些鱼刺可以用来炼制法宝、法器,而且它的背脊骨中的一段,更是带有奇特的磁力,炼制成法宝之后,可以让对方的金铁类法宝变得沉重,行动大受阻碍。

    修士的法器、法宝,至少有过半都是用各种精金炼制的。试想要是有一件这样的法宝在手里,到时对敌的时候祭出来,把对方攻击过来的法器一下子变得慢吞吞的,再抖手一袋阴磷砂打上去,那对方肯定是要欲哭无泪了。

    这样身上具有奇特材料的高阶妖兽,魏索当然也是想要的要死。

    可关键在于,六级中阶妖兽哪一个是好欺负的?

    据说这鲲鹏金鲤,可是能激发好几种威力强大的大范围攻击型术法的。方才魏索望气术扫过之时,只有为首的那名黑袍修士和身穿金色法衣的中年修士是周天境五重的修为,其余却最多只是周天境一两重修士的修为,尤其是那九名金鹫宫的弟子也只不过是神海境五重的修为而已。

    这样的组合,居然就敢来围杀一头六级中阶的妖兽,肯定是有什么把持了。

    就在此时,浓雾之中涌出了一道晶莹的白光,这道华光在空中越变越大,却是化成了一座冰雕似的九层宝塔,大概一丈来长。

    只见晶莹剔透的宝塔内部,一条条白色飘带般的寒气浮现了出来,越涌越多,越来越浓厚,只是瞬息的时间,一条条三尺来长的冰棱就在这座九层宝塔的周围形成,就连距离还有百里的魏索都感到周围的温度急剧的下降了起来。

    “灵阶法宝!”

    如此的威能,就连魏索身后的朱啸春和甄崇明这一对大脑简单二人组,都看得出来这件至少是真正的灵阶法宝了。

    所有不停化出来的冰棱,暴雨一般不停的朝着湖中心的鲲鹏金鲤射去。

    魏索皱着眉头,看着冰棱源源不断的化出来的威势,就算是谁告诉他,这不是灵阶下品以上的法宝,他也是绝对不信的。

    而就在此时,湖中心的鲲鹏金鲤头部的两颗原本金澄澄的眼珠,也突然泛出了一片红光。

    只见它的身前骤然密密麻麻的浮现出了至少两百多条手臂粗细的水箭,在空中如同静止般微微一顿之后,就马上激射而出,看上去好像有无数白色的游鱼在空中飞掠一般,非常的好看。几乎绝大多数的冰棱被瞬间击碎,少数冰棱打到它的身上,它却似乎是没什么感觉一般就轻松的挡了下来。

    “去!”

    随着一声厉喝的传出,浓雾之中密密麻麻升腾起上百个赤红色的火团。但就在此时,浓雾中的地面上,却是突然开始有了动静,至少有二十余处地面上的泥沙都翻滚了起来,并且范围越来越大,竟然形成了一个个高大的突起,随即噗的一声爆响,好像一个充满了气的皮囊被瞬间戳破了一般,二十余条巨大的水柱夹杂着汹涌四溅的泥沙直接在金鹫宫修士的阵中炸开。

    “啪!”的一声爆响,灰衣修士心痛至极的一阵惊呼。

    他的两面蓝色阵旗竟然是被鲲鹏金鲤的这一击击毁,只见其余的小旗也是灵光一阵黯淡,弥漫湖边的浓雾马上飞速的消散了起来。

    “给我中!”

    各种防御光华乱闪,一片混乱的阵中,随着一名身穿深蓝色法衣的修士的一声厉喝,一个金环在已经开始逐渐消散的迷雾之中倏然冲出,竟然是马上变成了一个房屋大小般的金色巨环,朝着湖中心的鲲鹏金鲤猛压而下。

    可是未等这个金环靠近,噗嗤一声,鲲鹏金鲤的口中喷出了一条巨大的水柱,竟然是当的一声,打得这件明显也是真正重量型的灵阶法宝的巨大金环在空中一阵翻滚,落不下来。

    “好厉害!”

    这鲲鹏金鲤的霸道,看得魏索和韩薇薇都有点头皮发麻。

    看来两三件灵阶法宝根本就奈何不了这种六级中阶妖兽的样子。

    “咚!”

    几乎与此同时,鲲鹏金鲤的身体好像重重的在水中震了一下水,而距离它足有一百余丈的岸边,金鹫宫一众人所站的地方,竟然是像波浪一样翻滚不停,其中冒出了无数片莹莹的水刃。

    “啊!”

    一时间金鹫宫的修士被弄得一阵人仰马翻,有些修士的身上甚至血光涌现,似乎是带了彩。

    鲲鹏金鲤的每一道术法,不仅威力都隐隐超出真正的灵阶下品法宝,而且施法的速度,也是远比周天境五重的修士都要快。

    眼看眼下这一群修士根本不是这一头鲲鹏金鲤的对手,从白茫茫的,正在飞速消散的雾气之中,“昂”的一声,一道威势极其恐怖的尖鸣声冲天而起,只炸得魏索和韩薇薇等人都只觉得脑袋轰的一响。

    紧接着,一股炽热至极的狂风凭空刮起,原本已经在飞快消散的白雾完全被一卷而空。

    一条浑身布满赤红色条纹,身上火焰翻卷的蛟龙状妖兽,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中。

    “不是吧!”

    魏索差点被自己的一口口水给呛到!

    这头妖兽的体型也是十分的恐怖,和这头妖兽相比,其底下的那些金鹫宫修士就好像是一个个小不点一样。

    其头部有些类似于麒麟,而身上却是长着四个巨爪,每个红色的爪子看上去都比魏索的一个人大。

    火妖龙!

    这分明就也是一头六级中阶的妖兽,火妖龙!

    “轰!”

    就在这头火妖龙显现出来的瞬间,它两颗红宝石般的眼珠之中凶光一闪,一张嘴,喷出了一条水桶般粗细的巨大火柱。“嘶”的一声惨嚎,一时没有防备,没有想到会突然出现这样一头火系妖兽的鲲鹏金鲤,顿时被打个正着,顿时在水中痛苦的翻滚了起来。

    得势不饶人一般,火妖龙斗大的头颅一晃,一颗足有拳头大小的赤红色妖丹喷了出来,泼洒出大片大片的实质般丹火,朝着鲲鹏金鲤罩落下去。

    与此同时,只见那名为首的黑袍修士腾空而起,御使着那座威能接近灵阶中阶的冰塔不停的喷涌出冰寒之气,将鲲鹏金鲤周围的湖面都冰得冻结起来。

    其余数名修士,也是十分默契的同时各自激发出了一张法符,只见一团团红光在空中不停的翻滚着,整个湖面上方出现了大片大片的火云,密密麻麻的火球,甚至还有上百个磨盘大小的岩浆球。

    “嘶!”

    一颗也差不多拳头大小的碧绿色妖丹从鲲鹏金鲤的口中也喷了出来,泼洒出无数碧绿的丹液,和倾泻而下的丹火撞击,发出了骇人的“嗤嗤”裂响声,与此同时,这头脖子部位很明显被烧出一个水桶大小的溃烂伤口的鲲鹏金鲤身上,却是冒出了一片片金色的光华,形成了一个浓厚的金色光罩。

    各种火云、火球和岩浆一打到它的身边,就被这一层金色光罩硬生生的抵挡了下来,一蓬蓬的爆炸开来。

    “奶奶的!”

    这种大群修士一齐对付一头六级以上妖兽的场面,魏索都根本从没有见过,更何况一方竟然还有一头同样级别的驯化妖兽助阵,这种场面,可以说让魏索看得是惊心动魄。但是看到此时,在大开眼界之余,他也是忍不住在心里郁闷至极的叫了一声。

    刚刚那名灰衣修士祭出的,很明显是类似于灵雾阵旗一样,可以用做洞府防护的蓝色小旗,以及眼下这头鲲鹏金鲤可都是让他十分的眼红,可那蓝色小旗已经被损坏了不说,眼下这头鲲鹏金鲤看上去也应该是坚持不了多久,是金鹫宫这群人的囊中之物了。

    这样一头鲲鹏金鲤,就在眼皮底下被这群人拿走,实在是不甘心。

    可是这同样是六级的火妖龙,又怎么惹得起?而且没有这头火妖龙,光是两名周天境五重的修为,魏索就算偷袭,也基本不是对手。

    是谁竟然驯有这样级别的一头火妖龙?之前也根本没有听说过,金鹫宫驯养有这样级别的妖兽啊!

    一时间,魏索脑海之中的念头转了许多个。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变故徒生!

    “嘶”的一声,只见鲲鹏金鲤身上的金光全部熄灭,但碧绿色妖丹上却是光华大涨,泼洒出的丹药瞬间形成了一条碧绿色的水柱,朝着火妖龙的颈部轰去!

    火妖龙凶光四射的眼中,一时充满了惊骇至极的神色。

    赤红色妖丹明显催动到了极致,但是猛然爆发的丹火,却是阻挡不住这条碧绿色的水柱,“啪”的一声,被打得倒飞而出,颈部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血窟窿。

    同样是六级中阶的妖兽,这头看上去凶焰滔天的火妖龙,竟然是不敌鲲鹏金鲤!

    魏索呆了一呆之后,就马上反应了过来,这头火妖龙体型虽然已经这么大,但是似乎年岁还不够久,而这头鲲鹏金鲤的年岁却是远超这头火妖龙,所以自然要厉害一点。

    “轰!”

    一看到火妖龙被一击重创,所有湖边的修士全部脸色大变,所有的法宝、术法,乘此猛轰在鲲鹏金鲤的身上。

    一时间,鲲鹏金鲤身上血光崩现,也是出现了无数伤口,同样也被一下重创。一声惨嚎的同时,下方水浪轰然冲起,将已经冻结住小半的湖面全部冲开,巨大的身影轰隆一声,就沉入了水中。

    “快!追!”

    只依稀听见那名为首的金衫修士一声惊怒异常的尖啸,飞速的在那条身上光华大灭的火妖龙鲜血狂涌的颈部涂了些什么东西之后,便飞快的祭出了一件什么法宝,然后一众修士纷纷的跟在他的身边,倏倏的没入了湖中,追了下去。

    一时湖面上除了水浪依旧翻滚不息,许多浮冰嚓嚓的撞击之外,没有了任何的人影。

    湖边只留下了一名神海境五重的金鹫宫弟子,在守着那头被重创的火妖龙。

    先前凶焰滔天的火妖龙,现在颈部的鲜血虽然已经止住了,但是却像一条死蛇一样软绵绵的躺在了地上,有点触目惊心的恐怖身躯却是一副气息奄奄的样子。

    “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就在此时,魏索眼光一闪,却是下了一个决定,对身边的韩薇薇等人飞快的说道。

    “你要做什么!”韩薇薇悚然一惊。

    “我要去摸了那头火妖龙!”魏索狠狠的吞了口口水,脸上一副守财奴一般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