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百八十二章 青索银法杖和成套法器(第三更)

第一百八十二章 青索银法杖和成套法器(第三更)

    “这估计是我见过的法器之中最粗糙的一件了。”

    地火炉房之中,绿袍老头一脸不屑的看着魏索手中一根热气还没有散尽的银色短杖。

    这根银色短杖上,除了一些细细的符纹之外,没有任何的纹饰和造型,一面圆滚滚,一面扁平,上面还有五个孔洞,看上去不仅粗糙,而且的确可以用难看来形容。

    可看着这根成品的银色短杖,魏索却是一脸兴奋的神色。

    要知道这可是魏索整整花了三天三夜时间,才成功炼制出来的青索银法杖,光是第二步将初炼成型的银色短杖控制到将融不融的控火,他都是足足花了一天的时间才能控制好。能够炼制出来都不容易了,丑就丑点,反正这是法器,反正这是法器,又不是老婆,够实用就好了。

    在绿袍老头鄙视的目光之中,魏索取出了早已准备好的那颗黄色的噬心虫长老法珠,嵌在了法杖上的一个孔洞之中。

    这颗黄色晶珠有点大,只能嵌进去小半个,不过嵌上去之后,这柄青索银法杖上面好歹有了点装饰,看上去也总算好看了一点。

    看着应该没有问题了之后,魏索试着将一股真元贯注了进去。

    “啵”的一声轻响,几乎瞬间,青索银法杖的前方爆开了一团灰黑色的光华。

    一见到这样的灰黑色光华,魏索的眼中顿时充满了狂喜的神色。

    只见他伸手一动,祭出了一面已经残破不堪的银色法盾。

    这面法盾是四海堂那几名修士最后剩下来的,材质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上面不仅纂刻了不止一个控制法阵,而且其控制法阵还十分的细小,所以虽然这面法盾被打得满是窟窿,还是能够御使。只是现在这面法盾的防御威能已经连半灵阶都不如,对于魏索来说也没什么用处了。

    “啵”的一声轻响,魏索一抬手,青索银法杖上激发出的灰黑色光华冲击到了这面银色法盾上。

    只见这面银色法盾马上灵光大失,咣当一声掉落在了魏索前方的石地上。

    捡起这面银色法盾一看,只见表面上面竟然是出现了很多麻子一样,坑坑洼洼的斑点,好像被泡在什么浓酸里头腐蚀过了一样。

    这颗噬心虫长老法珠中蕴含的,果然是噬心虫长老进阶后的天赋异能,具有和阴磷砂一样,可以腐蚀对方法器、法宝的威能!

    当时文道周垂死挣扎之时,就是想用一件鸟嘴般外形的法器拼命,但就是被噬心虫长老激发出的这一团灰黑色光芒瞬间毁坏掉了他那件法器。

    有了这件东西,就算对手是真正的灵阶法器,突然之间给对方来这么一下,也足够让对方喝上一壶的了。

    而且更让魏索得意的是,绿袍老头之前就说过,这种法珠只能纯粹激发其中的威能,每激发一次,法珠里面的威能就少一分,最后威能耗光,那这颗法珠也就没有什么用了,只能再换别的法珠了。但是现在连发了两次这种灰黑色光华之后,魏索看到青索银法杖上的那颗黄色法珠的光芒并没有黯淡多少,看上至少再激发个几十次是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这种压箱底的货色,几十次也能用很长的时间了,肯定比那天青风陵地陵之中那老道用的腐尸水葫芦要耐用多了。

    一想到这点,魏索倒是忍不住也拍了拍脑袋,想起来那个葫芦里还好歹剩下一点腐尸水,估计还能用个一次的。

    收好了这根还可以镶嵌四颗法珠的青索银法杖之后,魏索又从纳宝囊中取出了那名和自己争抢过地火炉房的红袍阴戾修士的被阴磷砂烧的坑坑洼洼的绿色飞剑。

    取出了这柄已经没有了任何灵光的飞剑剑胎之后,魏索连着打开了地火炉房上的三十二个金蟾口。

    随着三十二道地火喷涌而出,炉鼎正中形成一个炽烈的火团,整个地火炉房的温度也骤然升高了起来。

    魏索伸手一动,将这柄绿色的剑胎投入到了这个火团里面,只见被火舌托着的绿色剑胎在火团之中不停的翻转着,但是片刻过后,却依旧只有微微的发红,显然参杂了银罡精和天玄乌金的飞剑剑胎的熔点,的确是要高出青索银许多倍。

    不过这也难怪,飞剑大多时候都是要靠剑体本身攻敌,若是随便被火力一烧,就抵挡不住,那这也就根本不能称之为飞剑了。

    “差不多还要再开五个炉口。”聚精会神的观察了一阵,绿袍老头对着魏索说了这么一句。

    魏索点了点头,又连开了五个金蟾炉口,随着这五股火力的涌入,这柄剑胎终于开始变得彻底通红。

    绿袍老头点了点头,道:“好了,可以开始了。”

    魏索也不说什么,伸手一动,一股先天真火从他手中激发而出,先是形成了一个火团,然后又在空中慢慢变化着,慢慢变成了一个白色锥子的形状。

    “当!”“当!”“当!”

    只见这个先天真火凝成的锤子,一下下在通红的剑胎上反复淬炼敲打了起来,传出了打铁一般的声音。

    看到这一幕,绿袍老头哼哼了一声,眼中却是闪过了一丝满意的神色。

    看来火灵根的修士对火系术法的控制能力,的确是要比一般修士要高出许多,不具火灵根的修士,最少也要十余天的练习,才能做到这一步,但魏索只是用了三天时间,就已经能够用先天真火锤炼这剑胎了。

    绿袍老头是有些满意,魏索却是苦着个脸,因为这种锤炼剑胎的难度,完全不亚于在青索银上凝火成针纂刻法阵的。

    因为不仅先天真火的强度要控制好,还要控制好这每一下敲击的力量,若是火力和力量超出一分,就会将其中有用的精金都打得飞散出去。

    ……

    只见白色真火小锤的每一次落下,剑身就是往下一沉,随即又被强劲的地火柱托起,而每一次敲击下去,剑身上都会冒起一层细细的火花,其中有一些细微的杂质似乎飞散而出之后,就马上被地火烧成了灰烬,席卷而出。

    在不停的锻锤之下,只见这柄剑胎被魏索慢慢的打成了一个团形。

    足足一个多时辰之后,真元明显已经耗竭的魏索直接摸出了五六颗回真丹吞下了肚,反正那天在四海堂得到的回真丹除了小部分被韩薇薇带回去之后,大多数都在魏索这里,之后很长的一段时间,估计魏索都根本不需要买此类丹药了。

    调息了一会,真元恢复得差不多之后,魏索又接着化出了白色真火小锤,然后再次锻锤了起来。

    这次锻锤的力度,明显又大了几分。

    半个多时辰之后,只见一团通红的精金,赫然已经变得只有原先约二分之一大小。然后这团精金在魏索的慢慢锤击下,却是变成了一柄小刀的形状。

    “当!”“当!”“当!”的在这柄小刀上又反复捶打了半个多时辰,直到打上去都基本看不出有什么火花冒起之后,魏索又小心的锻打起这柄小刀的刀刃来,在他翻来覆去精心锻打下,直到这柄小刀的刀刃被打得十分锋利的样子,魏索才停下了手,猛的扯出了这柄小刀。

    紧接着,魏索直接激发了一道水系法符,只见一团凭空化出的水球,瞬间冲击在了依旧通红的小刀上。

    “嗤!”的一声,一团白气涌起,通红的小刀给人一种猛的一缩的感觉,然后整柄小刀就马上变成了浓厚的墨绿色。

    不等热气散尽,魏索马上将这柄小刀摄到了面前,看了起来。

    只见这柄小刀的胎体一眼看上去就是十分紧密细致,成色比起之前的绿色飞剑不知道要好了多少倍,而且整柄小刀的刀身,尤其是刀刃上,更是因为无数次的锻打而出现了一团团墨菊般的花纹。

    有些爱不释手般的看了片刻之后,魏索一伸手,取出了一团闪动着金光的东西,却是一头三级高阶的金甲蜂的尸体。

    用刚炼制好的小刀在金甲蜂的外壳上一划,和玄铁一般坚硬的金甲蜂外壳上,却是马上被切出了一道裂纹。

    “哈哈!”

    眼见这样的景象,魏索顿时高兴得哈哈一笑,一头接着一头,取出了足足二十头四级中阶的食火宝石蜥的尸体。

    紧接着,魏索就用这柄小刀,在一头头食火宝石蜥的身上切了起来。

    原来接下来,魏索还是要利用手头上的一些妖兽的尸体,试炼出一些有用的法器。但是许多妖兽身上的东西,一般的刀刃根本切不开,所以魏索才特意在绿袍老头的指导之下,用那红袍修士的飞剑打造了这样一柄锋利的小刀出来。

    而这种锻打制造小刀的过程,同样也是为今后炼制其它法器的胎体做准备,相当于就是一次锻炼。

    现在,魏索就是要先试着将食火宝石蜥身上如同红宝石一般的甲壳,炼制成一面面的法盾。

    不过绿袍老头要么不出手,出手也都不会是太差的东西,他教魏索炼制的这种法盾,是一套二十面的成套法盾,也就是说,祭出来之时,是可以一下祭出一套,二十面法盾同时悬浮在身周的。

    ***

    (最近感觉累的不行,大家多投点红票刺激刺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