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百八十章 对不起,我拒绝(第一更,求红票)

第一百八十章 对不起,我拒绝(第一更,求红票)

    一团青气落入了小夜山之中,正是包裹着乙木灵气的魏索、姬雅和韩薇薇三人。

    “怪不得你在七星城拍卖会上要买那两张地图,哼,原来你是早就抱着要在外面自建洞府的主意了。不过你这洞府够不够安全的啊,靠什么来防护啊?”

    落地之后,只听韩薇薇对魏索这么说道。

    “防护法阵么,暂时就只能靠那两株东西了。”魏索嘿嘿一笑,朝着两株灭仙藤幼苗点了一点。清晨一看到红狼烟就急匆匆的跑了出去,根本没来得及细看,现在看起来这两株幼苗看上去长势都很不错,都已经又长高了一尺左右的样子。

    “你说就那两株葡萄藤一样的东西?魏索,你在和我开玩笑吧?”韩薇薇一看就差点眼前一黑,“魏索你别以为在旁边丢条二阶野兽的尸体就可以吓唬别的妖兽了好不好。”

    “灭仙藤?”但是姬雅一看望去,却是马上发出了一声惊呼,“魏兄,你难道懂得灭仙藤的移植之法?”

    “灭仙藤?”韩薇薇怔了怔,却是看到魏索点了点头。

    姬雅看着点头的魏索,一抹不可察觉的震惊神色,又从她的一双美目之中一闪而过。

    “魏索,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还有,师姐,你别喊他魏兄魏兄的了,就喊他魏索就是了,我听着好不习惯。”

    “我也不太习惯,还是喊我魏索就好了。”魏索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又看着韩薇薇解释道:“这灭仙藤是一种会自动攻击修士和妖兽的东西,威力大致和六级妖兽相当。”

    “就这么小的东西,威力可以和六级妖兽相当?”韩薇薇的嘴巴一下子张大了,合都合不拢。

    “这么小当然是没那么都威力了。”魏索哭笑不得的说道,“这灭仙藤是会不停的生长的,到时候要是把这一片山谷到山头都长满了,那就算来几个分念境五重的修士,没有我青皇葫芦这样的法宝,也根本进不了我的洞府。”

    “你的意思是,只要包裹着这样的乙木灵气就没有问题了?”韩薇薇嘟了嘟嘴道:“那对方要是也有可以激发出乙木真气的法器怎么办?”

    魏索有点尴尬的说,“那这些灭仙藤到时就的确起不到作用了。”

    “那不是鸡肋的很?”韩薇薇看着魏索道:“要是那种级别的厉害修士,真要对付你的话,估计找一件这种法器,还是找的出来的。你就算把这灭仙藤种得漫山遍野都没有用啊。”

    “这…”

    “其实倒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正在魏索被韩薇薇都说得觉得有点鸡肋的时候,姬雅却是说道,“只要在这灭仙藤下方布置一个可控型的,可以吸附掉乙木灵气的法阵便是。到时你自己要进出洞府之时,可以将此法阵关闭,等对手来攻或者你离开洞府之时,就可以将此法阵开启,到时候对方就算有青皇葫芦这样的法器,乙木灵气被吸光的话,在灭仙藤之下也根本无所遁形。”

    魏索眼睛顿时一亮:“姬雅你知道哪里有这样的法阵出售么?”

    “我们这天玄大陆最南端数城之中,都没有多少精通阵法的修士。就算是求购此种法阵,一时也未必购买得到。”姬雅微微思索了一下,“要想购得到这种法阵,恐怕至少也要到西南的青云城,青云城中的麻家对这种基础的阵法很有研究,应该会懂得此种法阵的布阵之法。”

    “青云城麻家么?”魏索点了点头,眼光微微闪动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的洞府是在这处山缝之中么?”姬雅扬起了头,现在她对魏索的这个洞府,是越来越期待了。

    “就是在这里面。”魏索点了点头,也不废话,又祭起了白玉鹤,带着姬雅和韩薇薇进入了他的这个洞府之中。

    “这是地火炉房?魏索,你居然在此处建立了一个地火炉房?”

    经过了两道十分普通的禁制之后,姬雅两条好看的黛眉就顿时一跳,说了一句这样的话。

    “我的确是在里面建了一个地火炉房的。”魏索点了点头,直接在前面带起了路来,将姬雅和韩薇薇带进了地火炉房之中。

    “好大的手笔!”

    跟在魏索的身后一走进地火炉房,看到四壁的寒玉和正中那尊七十二口金蟾地火炉,姬雅的心中就顿时又浮现出了这样的念头。

    这样的地火炉房,没有七八万颗下品灵石,是绝对弄不出来的。

    “这条水槽有什么用处?”而看到围绕着地火炉的那条沟槽,姬雅就又忍不住有些惊讶的问道。

    “这是我引来的山泉,利用这里的地热,做了一个温泉池。”

    “温泉池?”说实话光是知道了那两株灭仙藤是什么东西和见到了这个地火炉房之后,魏索的这个洞符就已经出乎了韩薇薇的意料,现在听到魏索说居然还有个温泉池,她顿时有些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魏索又直接将韩薇薇和姬雅带到了有温泉池的那个房间,看着韩薇薇满脸不可置信的神色,很是得意的魏索忍不住说了一句,“你要是觉得不错,今晚也可以在这里面泡一下的。”

    “我才不要在这里泡呢。”韩薇薇马上毫不犹豫的摇头,鄙夷的说道,“万一你这人偷偷的跑来偷看怎么办。”

    “去看看其它地方吧。不过别的地方也没什么了,你们可以挑选一个房间歇息的。”一听到韩薇薇的这一句话,魏索可是惊出了一声冷汗。他可生怕韩薇薇接下来就随口说上一句,你可是有隐形法衣的。要是韩薇薇这一句话出口,到时候姬雅再一问韩薇薇,知道他去过弥天谷,那姬雅估计什么都会明白了。

    所幸韩薇薇却是没有多说什么,接下来只是老老实实的跟着魏索逛完了剩余的几间房间。

    “我和我师姐今晚就在这个房间过夜了。”然后,她就很不客气的挑选了魏索那间放有大床和铺着银丝草垫的房间。

    “薇薇,你在这里等我一会,我有几句话要单独和魏索说的。”但是让她和魏索都没有想到的是,姬雅却是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师姐,你什么事要单独和他谈不能让我听见的啊?”韩薇薇愣了愣之后,顿时很不乐意的嘟起了嘴。

    “能方便单独说几句话么?”姬雅却不理韩薇薇的抱怨,看着魏索问道。

    “这当然可以。”魏索有些心虚的答道。

    姬雅点了点头,却是反客为主一般,在前面带路,走进了魏索的地火炉房之中。等到魏索进入之后,姬雅却是一挥手,激发了一张法符,在地火炉房的门口布置了一个隔音光罩。

    “那些丹药,很有可能就是东瑶胜地的少主董青衣用来给我示威的手段。”激发出了隔音光罩之后,姬雅却是直接对魏索说道,“之前他派过他的一名心腹管事,又来像我求过一次亲,而那些回真丹,在被我拒绝后的第二天,就在灵岳城的市面上出现了。董青衣此人的为人我很清楚,心机十分深沉,而且为达成目的不择手段,不达目的是不会罢休的。”

    魏索微微一怔,“那姬雅姑娘和我说此事的意思是?”

    “如果真到没有办法的时候。”姬雅深吸了一口气,似是做出了什么决定一般,“我想请你带她离开一段时间,时间越久越好。”

    “你是想实在没有办法的时候,就从了那个家伙。生怕她知道,拼了命也不让你这么做?让我带她离开一段时间,等她回来发现木已成舟,那她便是再闹也没有用了对不对?”魏索眼光闪动了一下,也是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吐了出来,断然道:“此事我是决计不会答应的。”

    姬雅有些愕然的看着魏索,似是没有想到他能一下子猜出自己所有心中所想,但是她却还是马上有些习惯性的冰冷道:“你既然当她是信得过的朋友,为什么不这么做?你也很清楚,东瑶胜境的实力并非是我们珍宝阁所能抗衡的。硬拼的话,她和我又能有什么好下场?”

    “所以你宁愿牺牲你自己,忍受着厌恶,跟那样一个家伙?”魏索看着姬雅,“我知道你是想她可以不需要为灵石担心,可以过得开开心心。或许你也觉得我不是个普通的修士,她跟着我可能会得到我的照顾,但是你想过她想要的是什么没有?你知不知道像她这样活泼的性子,为什么能耐得住性子拼命修炼么?你知道她拼命想赚灵石,是为了要什么么?”

    姬雅呆了呆,而魏索却看着她接着说了下去:“她想要的,也是想要你过得开开心心,她拼命的修炼赚灵石,又不是说她真的想要成为什么传奇的大修士,而是不想让你像现在一样辛苦的炼丹。你为她做了什么,她的心里其实比谁都要清楚,你信不信,就算我找借口带她离开一阵,等她回来之时发现你已经嫁给了董青衣,生米煮成熟饭了,她也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要杀了那个董青衣的。因为她也能很清楚,你十分厌恶那个家伙,她宁愿死也不会让你多过一天那种生不如死的日子的。”

    “她…”姬雅呆呆的站着,眼中却是升腾起了一层从未有过的雾气。

    “所以若是真有那么一天,实在没办法了,你最好的选择就是丢下珍宝阁,然后和她一起先逃了就是了。以你和她的天资,将来要报仇也不是没有机会。”魏索看着姬雅,认真的说道,“你要明白,她的父亲在乎的,肯定也是你和她,而不是珍宝阁,而她在乎的,也是你而不是珍宝阁。至于我,我保证会尽我所能帮你们,但我绝不可能会帮你做方才你所说的事的。”

    “什么都是假的,人在才是真的。”魏索微微仰起了头,像是说给自己听的一般,又说了这么一句。

    “我没有看错,你的确不是一般的修士。”姬雅沉默了许久,但是看着魏索的目光,却是没有丝毫平时的冰冷。深深的看了一眼魏索,似乎是要记住魏索的样子之后,姬雅轻声问道,“你为我们做了这么多事,你现在真没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地方?比如灵石?”

    “暂时修炼的灵石还够,真要到急用不够的时候,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说不定真会问你借的。”魏索苦笑了一下,道:“至于目前要帮忙的,就是你明天最好还是说服韩薇薇跟你回去,让她也闭关修炼一阵,因为你也知道她的性子,很有可能觉得这里新鲜要留下来,到时候我做什么她都要问来问去,我接下来的闭关修炼进境肯定会慢一些。不过我这次闭关应该不会超过十五日,到十五日之后,我可能还要她帮忙。到时就可以让她给我发讯号,我再去接她。”

    “我明天会带她离开的。”姬雅的嘴角也浮现出了一个难得的微笑,看得魏索一呆,“不过我师妹不说倾国倾城,至少也算长得沉鱼落雁了,你就真不喜欢她?要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啊?”

    “她都说我是她兄弟了,我还能怎么样?”魏索也笑了笑,还有个理由他在姬雅面前却没多说。这短时间的“呼之即来,挥之即去”,也只是为了使得他在意的人,和他在一起能够更为安全一点。而且今天和姬雅这么一说,看着眼前姬雅精致至极的容颜,魏索就越发充满了要狠揍董青衣一顿的冲动。可这要想狠揍董青衣一顿,还是要靠修为高,拳头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