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百六十四章 人面寒冰蛛(第三更,求红票)

第一百六十四章 人面寒冰蛛(第三更,求红票)

    “哼!”

    天枫子重重的冷哼了一声,看也不看魏索一眼,身外青光一闪,便腾空而起,掠入了血迹斑斑的玄铁平台之上。

    “随风遁,玄级高阶的飞遁术法啊。”

    “周天境修士,还是周天境两重修士!这下有好戏看了!”

    看台上不乏有眼光高明的修士,其中似乎也有修有望气术之类的术法,一下子就看出了天枫子的飞遁术法和具体的真元修为。

    “魏索,你自己当心点。”南宫雨晴有些担心的交待了魏索一句。

    “一定要把这个家伙打得连他妈都不认识,我早看他不顺眼了,就周天境两重的修为,就嚣张成这副模样。”而韩薇薇却是对着魏索冷哼了这么一声。

    和天枫子相比,魏索上场起来就低调多了,就是慢慢的走上了玄铁平台。

    “这家伙看上去这么差劲,身上的东西一点档次都没有,肯定打不过我押的这个啊。”

    一看到上场的魏索,看台上,刚刚押了天枫子的一名身穿铁甲的魁梧修士,便得意洋洋的大声说道。

    “那可不一定,这名好歹也是周天境修士,而且能在拍卖会上买得下五色石,身家肯定不凡。而且他是和金鹫宫的少主争风吃醋才打起来的,没有一定的实力,哪敢这么做啊,我看老兄你这次肯定是要亏了。”但是旁边一名修士马上就表示了不同意见。发表这不同意见的,居然就是一开始被李红鳞拉住,问魏索配不配得上南宫雨晴的那名修士。

    “金鹫宫的?你是说我押的这个是金鹫宫的?那你就肯定是输定了。”魁梧修士一听,却是反而哈哈大笑起来,“我说兄弟,你有没有脑子的啊,金鹫宫不就是灵岳城那个蓄养妖兽的宗门吧,金鹫宫的周天境高手,身上肯定带着妖兽的啊,这不是一个顶两么,你居然还说我要吃亏了。”

    “你看这家伙这么机灵,哪会想不到这点。”那名一直跟来看热闹的修士不屑的哼了一声,“看他胸有成竹的样子,肯定是错不了的,反正我是绝对看好此人的。”

    “光看表情有什么用,刚刚那个凶神恶煞的,还不被对方不动声色的搞定了。”魁梧修士道:“兄弟,别倔了,赶紧听我一声劝,多买点这金鹫宫的吧,这样还能赚回来。”

    路过修士哼了一声:“你要买自己买就是了,不听我劝,居然还要劝我陪着你一起亏。”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死脑筋的啊。”魁梧修士有点小火,“要不要我和你也打个赌。”

    “打赌就打赌,怕你啊。”路过修士不屑的说道。

    “好!”魁梧修士哈哈一笑,“谈灵石太伤感情了,谁要是输了,等会就在这里裸奔一圈,大喊三声我错了,我是猪,如何?”

    “好!还怕你啊!”路过修士叫道:“就这么说定了!”

    ……

    “小子,如果你此刻乖乖向我跪下,磕九个响头的话,我或许会饶你一命的。”此时,平台上的天枫子阴寒至极的看着魏索说道,一张平板脸阴狠至极。

    “真的?我真这么做了你就饶我一命?”魏索马上眼冒金光的说,“你说话真算话?”

    他的这个反应却让天枫子一怔。

    “傻逼!”但是魏索却又突然换了一副脸色,吐出了两个字。

    “你!”天枫子气得差点跳了起来。

    但魏索却是已经将他当作猪处理了,自顾自的开始激发防御法器起来。

    一面门板般又厚又大,散发这一条条火光的赤色法盾,首先悬浮在了魏索的身前。

    他知道天枫子最大的依仗就是手中的真正灵阶法宝,所以这面可以抵挡灵阶法宝冲击的灵阶赤甲盾,当然是必须的。

    随后,魏索又将那面接近灵阶的金葵盾祭了出来,挡在了身后。这面金葵盾虽然是得自月华宗那名精英弟子,但却并非是月华宗的专有法器,天玄大陆数量不少,此刻祭出来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接下来魏索还不满足,因为手上最强的灵光光罩类法器灵光木令是月华宗的独有之物,所以此刻他也不敢拿出来用,只是连续激发了两道不相冲突的半灵阶灵光光罩。

    “不会吧?”

    这些在魏索看来是极其平常之事,还不是他最强的防御,但是这些东西接连祭出来,却是让看台上的修士一片哗然,让一开始那个自信满满的押天枫子的魁梧修士也都有点傻眼了。

    毕竟看台上的大多也只是神海境修士而已。对于神海境修士来说,一面接近灵阶的金葵盾已经是十分罕有之物,更不用说真正的灵阶法盾了。

    “这家伙的东西倒是不少啊。”看台下的心有兰也是眼中闪现了一丝得意的神色。而董青衣则是面无表情的微微冷哼了一声。

    天枫子的脸色一时有些阴晴不定。

    只见他先是激发出了一个金色的光罩,然后又祭出了一杆长约丈许的青色大旗,旗上青光流动,绣着一条狰狞至极的巨大蜈蚣。

    “青蜈旗!这也是灵阶下品的防御法宝!”

    看台上有些押了天枫子的修士也惊喜至极的叫出了声来。

    南宫雨晴心中顿时一沉,没想到除了一件灵阶法宝之外,天枫子的身上还有一件真正的灵阶防御法宝。

    一攻一防,两件灵阶法宝,以周天境两重的修为御使起来,实力就已经足够对付没有灵阶法宝在手的普通周天境四重修士了。

    平台上,随着真元源源不断的贯注进去,一条条青色的乙木灵气飞速的从旗面上散发出来,形成了一条两丈多长的青色蜈蚣,盘旋在天枫子的身周,蜈蚣头朝着魏索,一副要一口将魏索吞下去的样子。

    魏索倒是不动声色的看着这条比他大出了许多倍的青光巨蜈,看上去这条青光巨蜈应该无法离开青蜈旗数丈范围之内,应该只是一件纯的防御法宝。

    而祭出了这件青蜈旗之后,天枫子也并没有再激发其它防御法器,只是捏了一件鸡爪般的白色法宝在手中。

    此件法宝流淌着肉眼可见的白色冰雾,很显然就是南宫雨晴对魏索所说的用六级妖兽寒冥鸟的爪子炼制而成的法宝冰雪铰了。

    “咦?那名女修怎么跟你一样长着一副平板脸,难道是你妈不成?”突然之间,魏索朝着看台上指了一指。

    天枫子下意识的转头头去,却只看到看台上一名东瑶胜境的弟子正做出了一个手势。

    “不好!”天枫子眉头猛的一跳,急忙一挥青蜈旗,青色巨蜈马上盘旋起来,将他团团护住。

    就在此刻,当的一声,铁血殿中的钟声响起,一道黑光已经从魏索的手中激射而出,打在了青色巨蜈上。

    黑光将青色巨蜈几乎射了个对穿,但是洞穿之时,却也是威能耗尽,又飞回了魏索的手中,正是魏索那一支黑色小箭。

    “灵阶攻击法器!”

    “这下真正有好戏看了!”

    “周天境修饰的斗法,果然不是神海境修士所能相比的。”

    看台上顿时一片哗然。

    “小子,我说你为什么这么狂妄。原来是依仗着这两件东西,不过你放心,我会让你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的滋味的。”天枫子此时却是反而沉静了下来,说话之间,手中的冰雪铰已经喀的一声,冲击在了魏索的赤甲盾上。

    “果然是上佳的灵阶防护法盾!”

    看台上的一片赞叹声中,天枫子的冰雪铰被赤甲盾轻易的挡了下来,盾面上似乎没有任何破损的痕迹。

    但魏索却是反而神色有些凝重的沉吟了起来。

    这冰雪铰可能是因为奇特的外形的缘故,非但飞在空中时,流散的白光会形成剪刀一样的形状,而且在空中飞行起来,也不是普通进攻法宝的直线,而是可以划出弧线,攻击到对方的两侧。

    这就让天枫子每次发动攻击之时,魏索都要小心的调整赤龟盾的方位,而且虽然赤龟盾上有不少火元灵气,但是冰雪铰上的冰寒之气却委实太浓,赤龟盾上的灵气明显受到了压制,运转起来有些迟滞。

    眼光微微的闪动之间,天枫子的冰雪铰再次激射而来,与此同时,一个奴兽袋出现在了天枫子手中。

    “人面寒冰蛛!五级低阶妖兽!”

    随着灵光一闪,一头半个桌面大小的白色巨蛛,出现在了所有在场修士的视线之中。

    这头白色巨蛛的身上挂着许多冰棱,而一个脑袋上竟然五官齐全,看上去就像一个白发老太婆一般的模样。

    一看到这头白色巨蛛,心有兰的目光也为之一凛,而一旁的董青衣,眼中却是出现了一丝不可察觉的得意神色。

    五级低阶的妖兽,实力本身就已经相当于一名周天境两重的修士。

    而且人面寒冰蛛除了能激发笼罩范围很大的冰锥术之外,喷出的蛛丝和黏液有捆缚对手法宝的作用,这下这头人面寒冰蛛一放出来,简直就相当于两个天枫子打一个魏索。

    “噗!”

    调转了赤龟盾挡住了冰雪铰一击的魏索,却是不慌不忙的激发了一张白色的符箓。

    只见一蓬白色灵雾弥漫而出,瞬间将魏索身周二十丈范围全部包裹在内,居然只是一张普通的二阶云雾符。

    “这家伙有毛病么?”这下就连一直力挺魏索的那名路过修士都目瞪口呆的叫骂了起来。

    这种灵雾符一般都是用来逃遁时用的,根本没有多少防御力。

    而人面寒冰蛛可激发的冰锥雨也是能笼罩数十丈范围,只要一击之下,这些灵雾马上就被被彻底驱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