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百六十三章 野蛮斗场(第二更,求红票)

第一百六十三章 野蛮斗场(第二更,求红票)

    “各位!”

    魏索才四处打量了片刻,那名绿豆眼皮袍老头却是将董青衣和心有兰迎入了最前排的一片空位之中,又走到了魏索等人的面前。

    打了个招呼之后,这名似乎是此处管事的绿豆眼老头却是看着魏索和天枫子说道:“两位前面还有一对修士,要马上开始。两位既然是有我们董少主的彩头,便可在他们旁边的贵宾席位中稍侯。我已经帮两位就安排了下面一场。”

    南宫雨晴还好,还没见过多少血腥场面的韩薇薇听着这话却是又俏脸一白。很明显这铁血殿中,还是最靠近那斗法平台的位置,才算是最好的贵宾席位。

    天枫子此时冷笑了一声,没有说什么,便朝着董青衣和心有兰的附近走了过去。而魏索却是不动声色的看着此名皮袍老头问道:“这位前辈,在下还是第一次来这铁血殿,这铁血殿的规矩啊什么的,不知道能否说明一下。”

    “我们铁血殿的规矩便是没有规矩。”皮袍老头皮笑肉不笑的一便随着魏索往前走去,一便说道,“在那平台之内,可以用任何手段对付对手。但是在分出胜败之前,最好是不要触碰到那灵光光罩。因为此光罩的威能相当于分念境四重修为修士施展的术法,有强烈的反弹力,要是想穿出来,反而会被震伤的。”

    “哦?”魏索看了那几乎完全透明的灵光光罩一眼,“那此光罩对施展术法,包括纳宝囊、奴兽袋等物,应该没有影响吧。”

    “自然没有影响,此灵光光罩只是为了防止斗法双方的术法和法器飞出误伤,另外再将双方限制在这百丈区域之内,让两人可以快些分出胜负而已。”皮袍老头解释道:“不过若是笼罩范围超过百丈的术法,倒是会受些影响。还有什么易损的法器,也不要轻易往这灵光光罩上轰就是了。”

    魏索点了点头,微微沉吟了起来。

    他隐匿了一层修为,实际是周天境三重修为,再加上这二十余日时不时的炼化一些补天丹,虽然还不到地级中阶,但至少是已经超出了地级低阶不少。而天枫子是周天境两重修为,修的还是玄级高阶功法,在修为上,魏索是远超天枫子。

    至于身上的东西,魏索有六阳神火叉等物,应该是稳操胜券,他现在在考虑的,便是使用哪些东西,最好不要暴露自己的压箱底东西,而且同时不要把六阳神火叉这样的标志性法宝暴露出来,否则就算轻松击杀了天枫子,接下来都会有极大的麻烦。

    此时只见那灵光光罩一闪,突然消失,一股更加浓厚的血腥气涌出。而那平台上满脸狰狞的黑袍修士则头也不回的投入到了平台对面下方的一个通道之中,迅速消失不见。

    很快,又有两名修士从那条通道中走了出来。

    这两名修士都是神海境五重的修为,其中一名修士身穿着一件青色的皮制法衣,二十七八岁左右的面容,背上印着一个大大的蝙蝠符纹,身材很是匀称,面无表情的样子。

    而另外的一名修士身穿黑色的精金链甲,走动间嚓嚓作响,三十余岁,一脸干瘦,脸上的神色极其狠戾,两条刀状的眉毛斜飞入鬓。

    一走入平台之后,那灵光光罩又重现出现,显然这由法阵激发的灵光光罩,也是由殿内的东瑶胜境修士控制。

    “我们这铁血殿是对进入七星城内所有的修士开放,不过若是神海境四重的修士想要来赚灵石的话,我们也是可以安排对手,双方在交手之前,便可各自获得五百颗下品灵石。获胜的一方,除了对方身上的法器之外,还可以再获一千下品灵石。像这两名便是之前互相不认识,只是为了赚取灵石而来的修士。”此时打开了话匣子的皮袍老头却是想起了什么似的,交待魏索和天枫子,“你们两人进入之后,必须等我们殿内的弟子宣布开始之后,方能开始动手,不过各自激发防御术法和法盾,倒是无妨。这倒是算是我们铁血殿唯一的规矩,因为斗法的双方,都必须给到场的修士下注的时间。”

    皮袍老头说话之间,场内的两名修士果然只是在开始激发防御法器。

    身穿青色蝠纹法衣的修士激发出了一个青色的光罩,同时施放出了一面半灵阶的紫铜盾。

    而那名脸色阴戾至极的链甲修士,却是化出了两面半灵阶的玄铁盾,分别护住了前后,之后,这名修士又激发了一枚红色的玉符,只见一堵火墙出现在他的面前不远处,烈焰熊熊,上方看台是都看得清楚,但从那名青衣修士的位置,恐怕却是无法隔着火墙看到接下来这名链甲修士的举动了。

    看台上,至少有数十名东瑶胜境的弟子在飞快的穿行,接受投注。

    场中链甲修士的脸色却是难看了起来,因为随着魏索和天枫子的进入,再加上听说心有兰和董青衣各自押了巨注,一时间涌入来看热闹的修士,至少有八九百名之多,那数十名东瑶胜境的弟子一时都甚至有些忙不过来,看上去至少还要一炷香的时间才能让两人开始斗法。

    而他这道火墙符最多也只能持续一炷香左右的时间,从眼下的情形来看,他这道火墙符就相当于是白白浪费掉了。

    换了有些修士可能还会忍不住早些出手,但是他却是前来赚灵石的,若是违反了铁血殿这个规矩,就算他赢了,铁血殿肯定也要扣下大笔的灵石。

    “我干!怎么会一下子进来这么多人的!”

    “老子押的这个不是白白损失了一道火墙符!妈的,也不看看情况再放。”

    一时间,看台上原本在场已经下注的有些修士,也忍不住大声的叫骂了起来。而有些眼尖的修士,却已经认出了董青衣等人,知道肯定有不同于寻常的斗法将要发生了。

    “好!”

    随着看台上一名东瑶胜境的弟子离手,几乎就在那道火墙熄灭的瞬间,一声清脆的钟声,响彻了整个铁血殿。

    这个时候魏索才看到大殿殿顶的正中,悬挂着一个青色的法钟。

    “去死吧!”钟声响起的同时,脸色难看的链甲修士伸手一动,一道光影一闪,就已经冲击在了青衫修士身前的紫铜盾上。

    “好!”

    看台上押链甲修士的顿时全部精神一振。只见紫铜盾上火花四溅,出现了一道凹槽,很明显链甲修士发出的这件法器,威力比一般的半灵阶法器要高出一些,而且此件法器的特别之处在于速度十分惊人,居然近乎瞬移一般,这一下激发出来,几乎大半修士都没有看清到底是一件什么样的东西。

    青衫修士眼中寒光一闪,却是不慌不忙的激发了一道白色的符箓。

    只见一团浓雾瞬间弥漫了整个平台,而看台上的所有修士从上方看下,却是依稀可以看见,此名青衫修士一激发出这张符箓之后,便不停的变幻着方位,朝着链甲修士逼近过去。

    “当!”一团火花爆开,这名青衫修士瞬间就到了链甲修士的左侧,一道寒光准确的从两面几乎将对方掩得严严实实的玄铁盾中穿了进去,斩杀在了链甲修士的腰间,火花爆开的同时,链甲修士腰间血光崩现。

    “轰!”

    一阵巨大的惊呼声响起的同时,倏的一下,链甲修士手中光影又是一闪,却是也近距离的贴着紫铜盾的边缘划了过去,倏的一声刺破了青衫修士身外的灵光防御,竟然是如同切萝卜一样,直接将闪避不及的青衫修士左胳膊切了下来。

    但是青衫修士的脸色却似乎都没有变一下,右手几乎同时伸出,三根黑色的箭矢,从右手衣袖中呼啸而出,从链甲修士腰间的伤口中,没入了体内。

    链甲修士猛的一僵!

    随后时间似乎凝滞了一般,在全场的一片死寂之中,哗啦一声,这名身穿黑色链甲的修士,倒在了地上。

    只见已经独臂的青衫修士没有丝毫停留的在对手的身上一阵搜索,然后做了个手势。

    灵光光罩消失的瞬间,他便面无表情一般,捡起地上自己的胳膊,消失在了方才进来的通道之中。

    “奶奶的,遇到个狠人!”

    见到这样的情景,看台上许多原本押链甲修士赢的人,脸色数变之下,也都只是心中有些发寒的悻悻自语。

    从方才的情形来看,这名青衫修士,竟然是故意以一臂为代价,瞬间击杀对手的。

    他先以一件法器破开对方的链甲,之后这一瞬间,就是以自己的一臂为代价,吸引对方马上反击,而不调整法盾位置。而最后击杀链甲修士的那一击,都甚至不是什么法器,而是什么强劲的机括臂弩。这种出其不意的手段,反而让在场的修士心惊。而虽然看他的样子,应该是很有可能有可以接驳断肢的灵药在手。但是这样狠辣的算计,瞬间击杀对手,却委实让人心寒。

    “精彩至极!”

    皮袍老头啧啧的赞叹了一声之后,却是对着魏索和天枫子点头道:“接下来便是两位上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