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无事给好处,非奸即盗(求红票)

第一百三十六章 无事给好处,非奸即盗(求红票)

    魏索差点被自己的一口口水噎死。

    弄了半天,这个金婆婆还是这三个人里面最厉害的角色。

    地级上阶的功法,现在魏索虽然也已经是地级的功法了,但如果没有绿袍老头,就算魏索得了一门真正的地级上阶功法,估计这辈子也修不到周天境第五重的修为。

    “铁灵子,怎么,数年不见,你倒是越发会说话了嘛。”金婆婆咧嘴一笑之下,却是随手把玩着一个白色玉蝉,又转头看了一眼魏索,朝着骨袍阴森老怪问道:“墨老怪,这是你的弟子么?资质如此之佳,年纪这么轻都已经修到了周天境一重的修为,你居然舍得?”

    “怎么,若是你看上此子的话,我倒是可以将此子让给你做徒弟的。”被称为墨老怪的阴森老头冷笑了一声,“不过这再找一名周天境修士来配合我们的事,便要交给你了。”

    “要不是雷霄宗的几个老家伙在外面发飙,找人出气,我倒是真有这样的念头的。”金婆婆很是满意的看着魏索,让魏索再次浑身起满鸡皮疙瘩。

    “雷霄宗的几个老家伙在外面发飙?”一直不动声色的墨老怪眉头猛的一跳,而三角眼修士的面上也是出现了凝重的神色,马上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雷霄宗的几个老家伙带着几名精英弟子想要围杀一头乱星雕的时候,又同时撞到了一头火灵凤,非但没有杀死那头乱星雕,还折损了一名周天境四重的精英弟子。而且据说分散在谷内的数名精英弟子也被人围杀,连身上的桃神玉都被人劫了。”金婆婆咧嘴笑道:“这还不是雷霄宗将其它修士不放在眼里,仗着有两名分念期长老再次,招摇过市,摆明了告诉别人他们身上都有桃神玉。”

    “乱星雕?火灵凤?!”一听到这两个名字,魏索就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乱星雕和火灵凤,可都是六级上阶的妖兽。

    这时三角眼铁灵子却是幸灾乐祸般嘿嘿一笑,“金婆婆你如此清楚,看来雷霄宗那几名精英弟子被杀,也肯定是有你的份了。”

    金婆婆和墨老怪、铁灵子似乎关系非同寻常,也不否认,笑道:“是那名雷霄宗弟子不懂得尊老爱幼,出手向我偷袭,我只不过想看看他们雷霄宗的雷系诀法到底如何,结果一试之下,没想到就直接把他打得只来得及施展一下术法问问话,救都救不活了。”

    墨老怪冷笑道:“这些小辈,能挡得住你的奔雷槌试一下的倒是也难找的很。”

    “这急性子的风老怪居然还没来?”金婆婆有些意外的说了这一句之后,又看了魏索一眼,咧嘴笑道:“小娃娃,我看你也倒乖巧,要是你这次好好帮我们做成了这件事,我就收你为徒如何?这件东西就算我送你的见面礼吧。”

    手指一弹之间,一颗红色的晶珠射到了魏索的面前。

    “这是?”珠子只有龙眼般大小,触手温润,红光闪耀,更有一股奇特的灵气蕴含其中。

    “小娃娃,这是流火法珠,虽然不是八级的火麒麟法珠,不过也是六阶流火麒麟进阶后体内形成的法珠,只要你贯注真元进去,让你在地火池里面打个滚都是没有问题的。”金婆婆一边也在一块大石上坐下,一边解释道。

    “辟火法珠!”魏索手上已经有了一颗辟水珠,现在这个老妪给他的,竟然是一颗辟火珠。

    当然,无论是魏索手上的辟水珠还是这颗辟火珠,都还只具有普通的分水和隔绝火力的效果,还不像真正的上阶辟火、辟水法宝一样连一定威力的火系、水系术法都能直接阻挡。但是这种法珠,却也是十分的难得,比如有了这颗法珠,就可以进入到平时难以进入的,热力惊人的地方去采集灵药了。

    而一想到这点,魏索的脑海之中骤然就出现了一个不好的念头。

    但不等他开口,只听一个有些虚无缥缈的声音传来,“三位别来无恙,金婆婆,我一来就见到你出手如此大方,既然如此,我倒是也不能小气了。”

    头顶上方的白色浓雾骤然分开,一名意态潇洒的青袍白面文士倏然而落。

    这名看上去四十多岁,潇洒儒雅的青袍文士双袖飘飘,落地之后也是无风自动,身上的风灵气息极重,似乎随时都能激发出强大的罡风诀法,即便是魏索,都能感觉出这人是一名天赋风灵根的修士。

    “这张血遁宝符,能够让你施展三次血光遁。不过每次都要消耗大量的气血和真元,以你现在的修为,估计最多只能施展两次。”这名风灵根修士骤然现出身影之时,一张血红色的宝符也直接飘落到了魏索的手中。

    “六阶法符!”魏索再次倒抽了一口冷气!

    血光遁是修道界中一种遁速惊人的遁法,估计遁速可以比魏索现在的白玉鹤高出三倍以上。连分念境可以御剑飞行的修士,都未必有这种遁术,而这种血遁宝符,便是可以激发出血光遁相同威能的符箓。这种符箓,也是关键时候可以用来逃遁保命的宝贝,价值惊人。

    “墨老怪,风老怪和金婆婆这么大手笔,看来我们也不能不有所表示啊,否则此人也未必能帮我们做成此事。”铁灵子三角眼一眨之下,倒是有些肉疼般的拿出了一张白色细网,“小子,这件东西应该可以帮你困住它片刻的。”

    这一张白色细网冰寒之气极浓,竟然是一件用什么冰灵之物炼制的捆缚类法器,非但本身材质远在魏索那已经被破坏的五行铜环之上,而且还带有极强的瞬间冰寒麻痹对手的功效,明显已经是一件接近灵阶的法器,比当天猥琐胖子张州誉装死偷袭那名妖异年轻修士的网状法器还要强上一些。

    “合虚丹?”墨老怪面无表情的伸出乌鸡爪子一般的手,让魏索呆了一呆的是,墨老怪首先丢到他面前的,竟然是一颗货真价实的合虚丹。

    随后,墨老怪又一抖手,扯出了一件火红色的,火灵气息极浓的法衣。

    “火麟宝衣!”

    一看到墨老怪丢给魏索的这件通体像丝绸一样,但是却闪着火玉光泽,而且还有许多火云符纹的法衣,别说是魏索,就连风老怪、金婆婆和铁灵子这三人,眼中都闪出了震惊的神色。

    火麟宝衣,这是一件可以化出大团大团的天火火云,攻防一体的真正灵阶法衣!

    “想不到还是墨老怪你的手笔最大。”滞了滞之后,铁灵子眼光闪烁的看了魏索一眼,“只是你觉得此人有几分把握?可别到时候一个不成,还陪了这样一件宝物进去。”

    墨老怪面无表情的说道:“六成左右。”

    “六成?”天赋风灵根,看上去很是潇洒儒雅的风老怪微微皱了皱眉头,“墨老怪,此子有什么奇特之处么?”

    “区区一名周天境一重的修士,就算有奇特之处,又有什么用。”墨老怪冷然道:“只是他手上有一个残破了的青皇葫芦,可以激发乙木灵气,先前已经连那株紫狐花都采出来了。有这个东西在手,他应该可以进入五十丈而不被发现,再凭借这火麟宝衣,应该也能瞒住那东西片刻,而且此子身上还有一面真正灵阶的防护法盾,还是有很大机会可以成功的。”

    “哦?”风老怪顿时有些释然的微微一笑,看了魏索一眼,道:“既是如此,那此事真是有五六成的机会的。”

    “吞下这颗合虚丹!”墨老怪点了点头之后,却是森寒无比的对魏索发号施令道。

    魏索微微的一滞,墨老怪眼中杀机一闪,“我数到三,你若是不吞下这颗合虚丹,我就马上将你杀死!”

    魏索在心里将这墨老怪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了无数遍,但是还是只能无可奈何的一口吞下了墨老怪丢给他的合虚丹。

    “我干!”

    这颗合虚丹一吞入腹中,魏索顿时觉得好像无数柄利刃从腹中冲了出去,在自己的身体内一阵乱割。极其的痛楚让魏索的身体都微微的佝偻了下去。

    随即一股股强大的药力如同惊涛骇浪一般冲击在魏索的经脉之中,以惊人的速度和魏索的真元融合在一起。

    魏索顺间就感觉到自己体内一个新的神海在真元的流转下蕴育而生,与此同时,他也感觉到自己的真元似乎比之前要斑驳了一些,没有那么纯净。魏索知道,这就是合虚丹之中蕴含着的不利于修士的斑杂药力了。

    “轰!”魏索体内的真元瞬间发出了大河轰鸣般的声音,六个神海加上一个新蕴育而生的神海贯通在一起,形成新的周天。

    一股股浊气从魏索的毛细孔中沁出,在合虚丹的药力之下,魏索直接突破了一重修为,变成了周天境两重的修士。

    “此子修的居然也是地级的功法?”一听到魏索体内真元的轰鸣声,风老怪、铁灵子的面上都出现了愕然的神色,尤其是金婆婆的眼中,更是产生了嫉妒的神色,三人都忍不住转头望向了墨老怪。

    墨老怪也是有些愕然。

    一介散修,能够这么年轻便将地级功法修到周天境一重,这种修为进阶的速度实在是有些惊人了。放在任何宗门,都是会得到极其重视,区别对待的精英弟子。

    “小娃娃,老身说实话对你倒是更有兴趣了。”金婆婆眼光闪烁的看着魏索,道:“所以小娃娃你可一定要机灵点,安然出来,到时老身保证真的将你收之为徒。”

    “收个屁啊!谁要做你这个老太婆的徒弟!”

    魏索在心里郁闷至极的哇哇乱叫之时,墨老怪却已是冷冷的看着他,继续发号施令道:“你先将你在那灭仙藤谷中采集到的那株紫狐花拿出来罢。只要你能帮我们做成此事,等你出来之时,我自然会遵守诺言,将紫狐花给你,并让你安然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