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搅成浆糊!(第四更,求红票)

第一百二十八章 搅成浆糊!(第四更,求红票)

    看完更新,记得砸红票吧。

    ***

    “魔音类法器,奶奶的,又要逼我损耗元气了。我帮你抵挡一会会,你自己机灵点。”就在这时,绿袍老头郁闷至极的声音在魏索的耳中响了起来,与此同时,魏索的脑海中一下子清明了起来。

    “我靠!”魏索眼睛的余光中,看到绿衫少年还在一边“吹着箫”,一边鬼鬼祟祟的摸到了左侧,已经开始激发了他那件兽牙般的灵器。

    这些个大宗门的精英弟子身上的东西实在不是一般散修索能相比的,要不是绿袍老头帮他抵挡一下,这个时候还晕着的魏索肯定直接就被射个透心凉。

    “你妹哟!”

    魏索飞快的朝着绿衫少年咧了咧嘴,学着刘三炮一样叫了这么一句之后,将自己的赤甲盾一转,“噗”的一声,挡住了绿衫少年的这道白光,同时,魏索也直接将阴魅刃激发了出来。

    绿衫少年明显一愣。

    明明刚刚魏索还东倒西歪的样子,他都准备要收尸走人了,可这会魏索居然还精神十足的骂了一句“你妹哟”。

    不过他手底下也没停,一面赤鳌盾也马上迎上了声势惊人的阴魅刃。

    啪的一声,这面原本都已经有些破损的赤鳌盾直接像切菜一样被阴魅刃切开了。

    “你姐哟!”

    但是,这名绿衫少年学着魏索一声冷笑,那条黄色带子一样的法器倏然卷了出来,乘机卷住了切开赤鳌盾之后,威能已经减弱的阴魅刃。

    眼看阴魅刃也要被这绿衫少年直接收走,就在此时,一团耀眼的黑光却是从魏索的手中涌出,正好打在了那条黄色带子一般的法器。

    随着一声裂帛般的声音,黄色带子般的法器直接被打出了一个窟窿,就像老太婆的破烂洗脚布一样,灵气消散的掉落在地上。

    “哈哈!”

    原本决定如果破不了这件法器就掉头就跑的魏索,一见到这样的情景,顿时无比风骚的大喊了一声,“不是我姐,是你姐哟!”

    “两件灵阶攻击法宝?”绿衫少年原本十分的笃定,现在非但被魏索破掉一件珍贵的法器,又被魏索调侃,顿时怒火从心中一下子升腾了起来,厉声道:“就凭这些东西,你还没有在我面前嚣张的资格!”话音未落,他的手中就已出现了两件东西。

    “开什么玩笑?”魏索一见之下,顿时一声惨叫,又拼命施法化出了一面火盾。

    阴磷骨剑!

    这个时候绿衫少年取出的,竟然是他用来对付过周天境两重的文道周的阴磷骨剑!

    这可是随便一烧就直接烧掉一千五百颗下品灵石的东西,而且现在这绿衫少年居然还是一下子取出了两柄!

    以魏索现在赤甲盾的防御力,挡是估计可以勉强挡住,但是挡住之后,魏索估计自己的这面赤甲盾也要差不多报废了。

    魏索是看对手一拿就是拿两把阴磷骨剑出来,吓得惨叫了一声,可这月华宗的绿衫少年也是脸孔一下子吓得有点绿了。因为就在此时,他突然发现自己的右后侧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头五级高阶的双头犬!

    这头双头犬好像和什么修士刚刚交过手一样,两个脑袋有点血肉模糊,但是此刻这头双头犬却是已经喷出了两颗妖丹。

    一颗红色火丹和一颗黄色雷丹,都向他砸来。

    双头犬妖丹轰击的威力,这绿衫少年可是知道的清楚的很,几乎是下意识的一般,绿衫少年手忙脚乱的又祭出来一面带有葵花花纹的金色小盾,与此同时,手中的一把阴磷骨剑脱手飞出,朝着双头犬激射了过去。

    轰的一声爆响,阴磷火剑气势惊人的爆炸了开来,但是让绿衫少年瞳孔猛的一缩的是,这头双头犬所在的地方竟然是泛起了一层水纹般的光华。

    “去死!”

    眼见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的魏索顿时黑色小箭再次出手,啵的一声,直接击破了包裹在绿衫少年身外的灵光光罩。

    但就在这顷刻之间,已经反应过来,脸色极其难看的绿衫少年伸手一摄,金色小盾硬生生的挡住了魏索这黑色小箭的一击。

    挥手之间,刚刚被击破的灵光光罩又重新显见出来,将他笼罩其中。

    “幻光类法符,想不到你竟然还有幻光类法符,看来我倒真是小看了你。”

    “不过就凭你这灵阶的攻击法器,是根本无法攻破我的防御的。至于你这面法盾,我倒是想看看,再硬顶了一把阴磷骨剑的轰击之后,可以承受得住我鬼牙刃的几次冲击。”挡住了魏索的一击之后,绿衫少年却是并没有急着出手,只是看着魏索森寒至极的说道。

    “你真的有没有姐姐或妹妹?”可是魏索却是露齿一笑,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绿衫少年再次怔了怔。他觉得自己的杀气明显已经骇人至极了,可是对面的家伙居然还能笑得出来,而且还突然问了这样一句近乎白痴的话。

    “你这小白脸长得倒是不错,要是有姐姐或是妹妹介绍给我的话,我或许能够放你一马的。”只听魏索继续说道,“你说的不错,我的这面法盾在被阴磷骨剑轰击之后,是承受不了多少次真正灵阶法宝的冲击的。不过只可惜我的手里有一件可以直接穿透灵光光罩的隐形法器。”

    “死到临头还在大吹法螺!我三年前就将月华宗的藏书全部看完了,也没有听说过有可以直接穿透灵光光罩的隐形法器。”绿衫少年鄙夷至极的冷笑了起来。

    但就在此时,“噗”的一声,他面前的灵光光罩上突然一声爆响,很明显是有一件隐形的法器冲击在了他的灵光光罩上。

    一股寒意蓦的在他的眼中升腾而起,他的瞳孔才刚刚不自觉的收缩起来,似乎是想要努力的看清楚冲击在他的灵光光罩上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法器,但是他的后脑上已经啵的一声爆响,一股血光已经冲了出来。

    双眼一鼓之下,这名绿衫少年身体猛的一阵抽搐,便直挺挺的栽倒在地。

    “奶奶的!”

    魏索几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掏出了一个奴兽袋,收起了看不见的噬心虫,接着马上冲到了那名络腮胡子修士的尸体旁,在络腮胡子修士的尸体上掏出的东西中飞快的一阵摸索之后,魏索从中摸出了一张墨绿色,令牌般模样的奇特玉符。

    没有任何的停留,魏索将绿衫少年身上所有的东西,全部取了出来,激发了手中令牌般模样的奇特玉符。

    一蓬乌光笼罩在绿衫少年的东西上面,顷刻之间,绿衫少年的这堆东西上面滋滋作响,冒出了一团团的青烟。

    乌光和青烟全部消失之后,魏索将络腮胡子和绿衫少年身上所有的东西全部一卷,收入了纳宝囊中,然后飞快的在那名被绿衫少年辣手摧花的宫装少女身上掏出了几件东西,之后便马上直挺挺的掠入了旁边一片密林之中,撞断了一些小的树枝之后,造成朝那个方位遁去的假象之后,又小心翼翼的退了出来,朝着另外一个方向飞掠而走了。

    小半个时候之后,已经正式进入弥天谷外围东南角区域的魏索又钻入了一个龌龊的树洞之中。

    “逢潭莫入,遇洞莫钻”,这句话是修道界中的老话,就是用来告诉有些鲁莽的修士,有些深潭和洞穴往往是妖兽盘踞的地方,而且修士在那种地方不好施展,为了小命考虑最好还是不要进。不过现在魏索觉得不管什么洞都是自己的吉祥地,所以就连检查和清点东西都要设法找个洞钻钻先。

    所幸的是弥天谷里数十个人合围的参天古木随处可见,要找个洞钻钻也是非常的简单。

    ……

    “这东西果然是居家旅游,杀人越货的好东西啊。”

    “我这样是不是很残忍啊?”

    一钻进这个龌龊的树洞,魏索马上嘀咕了两句。

    第一句话是对着他怀里的奴兽袋说的,第二句话是对着绿袍老头说的。

    这次面对月华宗的精英弟子,魏索可以说是胜得极其的凶险。

    先是用一张幻光符吸引了对方的注意力,否则两把阴磷骨剑一炸,魏索就要鬼哭狼嚎了。

    在准备到弥天谷来时,这张幻光符的制作可也是耗了他不少功夫,光是把这个双头犬化妆一下,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姿势,就让他摆了小半个时辰,接下来要造成双头犬喷出妖丹的犀利景象,更是让魏索费了不少脑筋,后来魏索是用透明的丝线绑住了两颗妖丹,吊在摆好姿势的双头犬前方,才造成了这样逼真的效果,一下子让对方来不及反应,直接耗费了一把阴磷骨剑。

    接下来魏索又很冒险的偷偷派出了噬心虫,守侯在那绿衫少年的光罩之外,乘着光罩击破的那一瞬间溜了进去,最后才成功的给了绿衫少年致命一击。

    若是绿衫少年提前发现了他的这头噬心虫,那他这头还很是幼小的,几乎没有多少防御力的宝贝疙瘩就要被轰得连渣都不胜了。一件将来比灵阶法宝都要更为犀利的杀人越货宝贝就会直接夭折。

    不过这噬心虫控制起来杀人的效果也的确比不受控制的噬心虫还要犀利,让魏索也都有点头皮发麻。

    因为普通的不受控制的噬心虫攻击修士起来,刺入吸管之后,是习惯性的吸吮脑髓,这样修士说不定还有意识,可以发动一次最后的反击,但是魏索却是直接下令插入骨刺之后,就是直接一搅。这一搅之下,绿衫少年的脑子里面那就真是马上一团浆糊了,所以这个时候魏索都忍不住对绿袍老头说了一句,我这样是不是很残忍啊。

    ***

    (这章爆发完的同时,欠oldcat0315同学府丞的字数也还完了,接下来还要努力爆发再还水煮鸡蛋同学府丞的加更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