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百二十七章 人品问题?(第三更,求红票)

第一百二十七章 人品问题?(第三更,求红票)

    今天要继续爆发四更,大家红票砸起吧,接下来第四更在晚上12点左右。

    ***

    络腮胡子修士惊怒异常的祭出了手中的乌金色宽剑,“当”的一声爆响,乌金色宽剑准确无误的斩中了绿衫少年发出的白光,火花四溅。

    眼下络腮胡子修士也看出这名月华宗弟子是肯定不会放过自己和那名宫装少女的了。

    被斩中的白光飞回绿衫少年的手中,是一柄月牙状的白色短刃,边缘都是锋利异常,此刻中央部位是一条深深的斩痕。

    不过绿衫少年一眼扫过,却是反而鄙夷的冷笑了一下,显见这件法器只是他用来试探对手飞剑威力,而试出来对手的飞剑在他眼中很不入流一样。

    络腮胡子修士一击斩中绿衫少年的法器之后,马上身影一动,朝着绿衫少年飞跃而来。

    见此情景,绿衫少年直接在身边宫装少女身上轻轻一拍,宫装少女的身外马上涌起了一层寒冰,直接没有了气息。没有丝毫停留,绿衫少年腾空而起,脚下青光闪动,穿着的却是一双比魏索的风云履要高级的登云靴,可以腾空二十丈。

    一看到绿衫少年竟然如此狠辣,络腮胡子修士脸色顿时一片惨白,狂吼了一声,猛的跃起的同时,乌金色的剑光也如同毒蟒出洞一般,狠狠的朝着绿衫少年扫去。

    绿衫少年竟然是凝立在空中不动,随着噗的一声爆响,络腮胡子修士的乌金色剑光在他身后的赤鳌盾上斩出一道裂纹的同时,他的嘴角却是浮现出了一副你上当了的讥笑表情。

    “阴磷砂!”

    络腮胡子一声凄厉的尖叫声中,魏索也很喜欢的,价格实惠量又足的一袋阴磷砂连着绿衫少年的赤鳌盾都裹在了里面。

    烧得这面赤鳌盾直接灵气大失,掉落下来的同时,络腮胡子的乌金宽剑上也是青烟直冒,光华黯淡。

    眼见不妙的络腮胡子修士极其心痛的收回飞剑之时,马上激发了一道白色的玉符,瞬息之间,原本已经是白色薄雾笼罩,视线不清的山林之中更是白色雾气浓得伸手不见五指。

    绿衫少年不紧不慢的祭出了一个火红色的葫芦,随着真元不停的贯入进去,无数片状的,外形如同蝙蝠一般的烈火喷涌而出,直接覆盖了四五十丈的区域。

    已经往东侧的逃出了二十余丈的络腮胡子被逼得再次显出了身影。

    眼见无法逃脱的络腮胡子修士顿时起了拼命之心,又返过身来朝着绿衫少年逼近的同时,已经有些坑坑洼洼的乌金色飞剑朝着绿衫少年狂绞而出,与此同时,扬手发出一蓬水箭,朝着绿衫少年激射。

    这名络腮胡子修士也是周天境一重的修士,施放出的水箭也是威势非凡。

    绿衫少年似乎是嫌身上普通的法盾太多,要故意消耗一点档次比较低的法盾一样,又连着激发出了一面普通的玄铁盾和精钢盾出来。

    在这两面法盾分别被乌金色飞剑斩得几乎完全裂开和被气势惊人的水箭打得坑坑洼洼,灵气大失的同时,他又不紧不慢的激发了一根白色牙齿般的法器。

    一见这件似乎是用什么妖兽的牙齿炼制的法器激发时上面散发出来的耀眼华光,络腮胡子修士的脸色马上就变得极其难看,飞速召回自己飞剑的同时,又激发出了一个土黄色的灵光光罩。

    但是这件法器化成的白光速度太过惊人,他的飞剑一斩之下,竟然是斩了个空,而这道白光竟然是如同捅破纸窗一样,轻易的刺破了他体外的两重灵光光罩,又贴着他紫铜盾的边缘,刺入了他左肋下方。

    灵阶法宝!

    从这件东西的威能来看,赫然是一件真正的灵阶法宝。

    “啊!”

    络腮胡子的一声惨叫声中,绿衫少年又面无表情的再次激发了这件法器,这次没有两道灵光光罩阻挡的白光,直接冲破了紫铜盾,在络腮胡子的喉咙下方开出了一个血洞。

    满脸绝望的捂住了这处伤口之后,只是一两个呼吸之间,这名络腮胡子修士就死不瞑目的仰面重重倒在了地上。

    绿衫少年有些得意的落了下来,朝着络腮胡子修士的尸体走了过去。

    事实上他和门内一名师兄在进入弥天谷之前还有个赌约,看两人在弥天谷之中谁猎杀的修士多,赌注是一颗可以用来吸取妖兽鲜血炼符的血髓石。

    眼见绿衫少年就要走到络腮修士的尸体前,突然之间,这名绿衫少年猛的顿住,朝着左侧的密林极其阴冷的说道,“阁下看了这么久,也应该出来让我见见了吧?”

    与此同时,那个火红色的葫芦直接就祭了出来,无数蝙蝠般飞舞的火焰瞬间笼罩而下,密林上空顿时如同天灾一般,火光熊熊。

    “我靠!”

    那处密林中一株大树的后面,魏索看着身旁不远处的一个拳头大小的黑色蜘蛛尸体,欲哭无泪的飞速收起了隐形法衣,同时连续激发了一个青色的光罩和紫铜色的光罩。

    人品实在是太差了。

    正好路过的魏索再次撞到了这名月华宗弟子,本来魏索也是不想和这名月华宗弟子拼个你死我活的,准备看看就好。

    但是无巧不巧的是,一头二阶的毒牙黑蛛却也正好路过,眼看就要落在魏索的头上,魏索无奈之下用隐形骨刺杀死了这头毒牙黑蛛,但是却没想到就这一下,就被这名月华宗弟子发现了。

    “是你?”

    这名月华宗弟子一看到火光熊熊的山林中的魏索,倒是眼中也露出了微微的惊讶神色。

    “奶奶的!”

    魏索可不像这名月华宗弟子这样肆无忌惮,这里烧起这么大火,很可能就会引来其它修士或者妖兽。眼下和这个月华宗弟子很明显也只有死磕了,所以魏索也不废话,心里郁闷的暗骂了一声之后,直接就祭出了刚刚到手的那面白色玉盘。

    只见白色的冰气汹涌而出,山林之中的火光顿时纷纷熄灭,被烧得漆黑的树干上全部笼上了一层白霜。

    没有任何的迟疑,祭出了这面白色玉盘之后,魏索刚刚到手的阴险子母钉也直接朝着这名月华宗绿衫少年激射而出。

    “你居然也是周天境修士,有隐匿真实修为的术法,怪不得敢一个人在弥天谷里行走!”一看到魏索的出手,面色倨傲的绿衫少年也发出了有些惊异的声音,但是手上就没有半分的停顿,抖手之间,一条黄光卷在了魏索发出的阴险子母钉上面,魏索的这枚阴险子母钉还没来得及发出里面的子钉,阴险一下,就被这道黄光卷住,然后被绿衫少年收入了手中。

    “不是吧?”

    魏索的下巴都差点掉在了地上。

    对方施放出来的是一条黄色布带模样的法器,而这件法器居然是能够直接收走对方的法器的。

    现在对方至少有一件真正的灵阶攻击法宝在手,还有这样的一件可以收取对方法器的东西在手里,怪不得这名月华宗弟子会如此有恃无恐,专门四处猎杀修士为乐。

    看来这名月华宗弟子根本就不是普通的内门弟子,而是月华宗的精英弟子之一。

    “这件东西应该是昔日混元宗的法宝混元绫的仿制品,材质应该无法和真正的混元绫相比,用你的那支灵阶小箭有可能破去,要是破不了的话,那你就根本不能硬拼,要想好怎么跑路了。”绿袍老头的声音马上在魏索的耳中响了起来。

    “我靠!我都这么低调了,你干嘛还这么认真啊。”让魏索更加郁闷至极的是,这名绿衫少年刚刚对付那络腮胡子修士时,还很不在乎的只是放出了两面赤鳌盾,但是现在可能觉得魏索有些诡异,居然是随手施放出了一个看上去防御威能不错的绿色光罩。这让魏索一时也没办法用隐形骨刺法器偷袭了。

    “嗤”的一声空气爆响,就在此时,绿衫少年毫不客气的发动了他那件兽牙模样的灵阶进攻法宝。

    “噗!”“噗!”

    包裹在魏索身外的两重都有半灵阶防御力的光罩马上就被刺破了。

    “灵阶防御法盾?”

    但是让绿衫少年脸上露出意想不到的神色的是,一面随即浮现在魏索身前,厚重惊人,上面疙疙瘩瘩,充满蛮荒气息的大盾,却是安然无恙的将白光阻拦了下来。

    “呼”,看到自己身前的赤甲盾上只是留下了一个浅浅印记的样子,魏索长松了一口气。

    “想不到你还有真正灵阶的防御法盾,看来你倒也不是我想象中的穷光蛋散修。这倒真是意外的惊喜。”绿衫少年嘴角微微的一撇,又取出了一个白色的骨哨。

    这哨子的色泽和他的那件灵器的色泽非常接近,似乎是用同一种妖兽身上的不同材料炼制而成。说了那一句之后,这名月华宗的精英弟子将白色骨哨放到了嘴巴,吹了起来。

    “我靠!”

    让魏索瞬间一身冷汗的是,这白色骨哨一吹起来,不仅周围一条条乌风涌起,而且奇特至极的声音冲击在魏索的脑海之中,让魏索只觉得一阵阵头晕目眩,绿衫少年的影子都是影影重重,连对方所站的方位都根本判断不清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