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危机四伏(第四更,求红票)

第一百二十四章 危机四伏(第四更,求红票)

    夜色中,魏索继续朝着弥天谷的外围进发。

    很快,距离弥天谷平时被五彩毒瘴笼罩的边缘已经不足五十丈。

    眼前一片寂静无声,但是魏索却又突然停了下来。

    他身前不远处的杂树丛中,堆着一堆显眼的白色骷髅头,上面还看似随意的插了块木牌。

    “非请勿入!”

    木牌上面的四个大字鲜红欲滴,如同用鲜血绘成。

    看着这堆白色的骷髅和木牌,魏索只是郁闷的在心里叫了一声粗话之后,就又朝着更南侧的方向绕了过去,无奈的寻找另外的地方入谷了。

    而就在魏索走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之后,一名身穿蟒纹黑袍的大汉,也出现在了魏索先前站住的地方。

    这名三十多岁的大汉一脸阴狠的模样,也是周天境一重修为的修士,而且此人肯定也是和魏索一样,绕了几处比较安全进入的地方,但是却都被大宗门封锁着,处处碰壁。

    现在看到这一堆白色的骷髅和木牌,这名大汉顿时勃然大怒,阴狠至极的冷哼了一声,“怎么,天一门他们霸占了一大片地方不说,就连白骷门你们这样的门派,也想把弥天谷都瓜分完么?”

    随即,这名面脸怒容的大汉继续不停的就往前闯了进去。

    深入了六七十丈之后,眼看已经进入了平日五彩毒瘴笼罩的范围之中,算是真正的进入了弥天谷,但是突然之间,大汉的身周二三十丈范围之内,突然涌起一条条的白气,全部凝成了一条条白色的骨刃,铺天盖地一般朝着大汉斩去。

    “白骷千刃阵!难道…。”原本满脸怒容的大汉顿时换上了一副惊骇欲绝的神色,先是激发出了一个金色的光罩,然后又手忙脚乱的激发出了一面玄铁盾和一面紫铜盾,拼命的想要退出弥天谷。

    但是在四周铺天盖地的白色骨刃的冲击下,这名大汉竟然被冲得几乎无法移动脚步。

    很快金色光罩的威能就被耗尽,碎裂了开来。

    “啪啪啪!”

    骨刃斩在护住大汉的两面法盾上,发出沉闷至极的爆响声,大汉双手连动,不停的发出一根根青色巨木,尽量抵挡四周涌来的骨刃的同时,也求饶般的大叫了起来,“在下不知墨长老在此,多有冒犯,还望墨长老高抬贵手,饶小人一命!”

    但是连连呼喊下来,周围除了骨刃的激射声,却是没有半个人理会他。

    片刻过后,挡在他前后的两面法盾被彻底的割裂,这个满眼绝望神色的大汉也被飞舞的骨刃绞杀当地。

    魏索并不知道,这个再次绕开的决定,还真是让他逃过了一次灭顶之灾。

    现在的魏索已经站在距离白骷门占据的这处入口再往南的一处乱石堆中。

    对于别的修士来说,再怎么看,这里都不是一个好的进入的地方。

    因为这堆乱石堆的前方,平时被五彩毒瘴笼罩的弥天谷的外围,是一片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泥潭,其中长着很多东倒西歪,稀奇古怪植物的沼泽地。

    而且就在魏索站立的正前方,一块还算是干燥的平地上,躺着一具似乎已经是死去了许久,身上的皮毛都已经腐烂了大半的黑色巨鼠的尸体。

    但是这头黑色巨鼠的四个闪着玉石般光泽的爪子,却是光滑如新,连灰尘和泥土都没染上多少,显见这头黑色巨鼠只是刚刚死去不久。

    魏索观察了片刻之后,退回了身后的密林之中,很快又现身出来,提着一条刚刚被他杀死的手臂粗细的普通岩蛇,然后他就用力将这条岩蛇朝着那头黑色巨鼠的地方扔了过去。

    在距离那头黑色巨鼠还有数丈远的空中,这条岩蛇的身上就马上冒出了一团团的青烟,飞快的腐烂了起来。落到地上的时候,都已经几乎成了一条白色的骨架。

    “这地方果然是有腐极神光,这种腐极神光据说是上古大能交手时,毁天灭地,砸落的星辰上带来的。仔细看,还是可以看得出端倪的。”绿袍老头的声音在魏索的耳朵里响了起来,“不过你有桃神玉在手,从这里进入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魏索点了点头,在山林中有些薄雾飘过之时,这平时看上去根本无形的腐极神光还是会露出些水纹般的光影,倒不是一点都不可捉摸。

    掏出了从招风耳店员手中得到的桃神玉之后,魏索小心翼翼的朝着弥天谷中掠了进去。

    果然,一接近魏索身周丈余范围,这一片区域中笼罩的腐极神光就顿时消失于无形,魏索安然无恙的就直接掠入了前方那片沼泽地中。

    至于那头烂得不成样子的黑色巨鼠,魏索没有去管它。

    这种噬骨鼠只是二级中阶的妖兽,烂成这副模样,也根本值不了几颗灵石了。

    “那里有一株腐骨莲,可以用来炼制丹毒,价值大概三十颗下品灵石左右。”

    “你前方左侧那个泥潭之中,还有一株黑麻茎,价值在二十颗下品灵石左右。”

    在真正进入弥天谷边缘的魏索一边小心翼翼的前行,一边打量着周围的情形时,绿袍老头也已经开始观察附近有没有什么价值的东西。

    魏索并不心急,再加上有些灵药虽然价值不高,但就算不拿出去卖,今后也有可能用得到,所以按照绿袍老头的提示,他都小心翼翼的将这些灵药采集下来,收入了他那个黑色的纳宝囊中。

    卖掉了一个纳宝囊之后,现在魏索手上还有一个黄色的纳宝囊和一个黑色的纳宝囊。

    现在黄色的纳宝囊中放着的都是魏索的灵石和随时都有可能用到的法器,这个黑色的纳宝囊,就被魏索专门用来装此次弥天谷的所得了,这样回去之后,清点起来也比较方便。

    而一封就是十年,而且每次重见天日之后,也都是危机重重的弥天谷果然是名不虚传,各种灵药的数量远比魏索去过的任何地方要多得多。也难怪有些神海境四重、五重的修士都要拼了命来弥天谷碰碰运气。

    魏索从穿过这面数里范围的沼泽区时,就采集到了六种加起来超过一百七十颗下品灵石的灵药。

    因为此行最大的目的是紫狐花,所以穿过了这片气味难闻的沼泽地之后,魏索略微再往弥天谷中深入了一些,就往东慢慢摸了过去。

    ……

    一名身穿白色袍子的老者盘坐在弥天谷中一块突兀的巨石顶端。

    远远看去,这名身材也显得瘦削的老者似乎就是月华宗那名姓白的长老。

    灵岳城天一门、七星城聚星宗、东瑶胜地、落月城月华宗,都是附近几个城中势力最大的宗门。

    但若是靠近了看,将会发觉此人根本就不是月华宗的那名周天境五重的白姓长老。他身上的法衣,看上去竟然全是用一节节白骨穿成,白气缭绕,看上去十分的恐怖。

    此人的面目也是十分的阴森,长着一个鹰钩鼻,颧骨高耸,看上去面上无肉,不仅脸上隐隐浮现着一层黑气,就连两个眼睛里都好像有黑色的鬼火跳跃一样,显见修的功法都是一种十分诡异的功法。

    “这弥天谷可不是灵岳城,以你们天一门,想要独占这一片地方,却是做不到的。”

    默然坐了片刻之后,这名阴森至极的鹰钩鼻老头自语了一句,随即不停的弹动,朝着附近的山林之中,射出了一颗颗白色的法珠。

    不多时,原本清朗的山林之中,竟然弥漫起了白色的迷雾。

    有些满意的冷笑了一声之后,这名阴森老者倏然一动,如同老鸦一般掠入了山林之中,瞬间不见了踪影。

    “怎么会突然起雾了?”

    魏索对此自然是一无所知。

    此刻他正站在一株长满奇特荚果的大树前,看着前方乱石堆上的两具修士的尸体。

    这两名修士的死状十分的惨烈,其中一名身穿青色法袍的修士胸口一个大洞,几乎被某种术法直接轰成了两截。而另外的一名身穿赤红色甲衣的魁梧修士,除了脸上被削掉了一大片的血肉之外,身上也有许多个血洞。

    一眼看去,旁边除了一些术法轰击的痕迹之外,还掉落着两片被分别炸得坑坑洼洼和直接裂成了数片的法盾。

    两片法盾之中,那面裂成了数片的,是魏索用过的半灵阶玄龟盾,而另外一片,却是不知道用什么妖兽的骨骼炼制的骨盾。

    两名修士身上破碎的法衣都已经有被翻动过的痕迹,里面看上去空空如也,似乎这两人身上的灵石袋等物已经被人全部搜刮一空。

    魏索打量了片刻,眼光触及到那名身穿赤红色甲衣的魁梧修士胸口时,突然眼神一凛,飞快的祭出了他那面闪耀着白色火光的噬灵盾,并同时飞快的退入到了身后的密林之中。

    当他的身影飞快的在身后的密林中消失得无影无踪时,一侧的大石后,一名绿衫少年突然现出了身影。

    从这名少年身上的法衣来看,赫然就是先前聚集在山谷之中的月华宗内门弟子中的其中一人。

    这些由那名白长老统御的落月城月华宗弟子,本来不是在这附近进入的,但是此名月华宗弟子却也已经摸到了此处。看来即便是这些大门派都想独占一片区域的样子,但是其余的门派却也根本不以为然,甚至有些弟子更是故意要闯入这些区域,和这些宗门的弟子一较长短。

    “想不到我一时疏忽,到是让此人跑了,可惜了一面噬灵盾。”看着魏索消失的方向,这名看上去也十分倨傲的月华宗少年冷笑了一声,“不过此人只不过神海境五重的修为,想必除了一面噬灵盾之外,身上也没有多少好东西。”

    冷笑了一声之后,这名月华宗的少年从那名身穿赤红色甲衣的魁梧修士胸口拔出了一件法器,随即就也往东,消失在了白雾弥漫的漆黑山林中。

    ***

    (第四更来了,大家给力的砸票让偶有点小感动,所以接下来会继续拼命码字,明天早上9点多的更新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继续红票砸起来吧,偶们都是很给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