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夜色暗,杀机盛(第三更,求红票)

第一百二十三章 夜色暗,杀机盛(第三更,求红票)

    为了大家都不蛋疼,红票砸得猛烈点吧~

    ***

    雷霄宗的那三十几辆金色战车在空中飞过之时,魏索正小心翼翼的穿行在一片长满荆棘刺目的密林之中。

    “我靠!这是什么宗门?”看到那排嚣张的遁光,魏索顿时有点小冒冷汗。

    现在魏索前进的方向是弥天谷的东南方位,而看到那些金色战车都是往正东方位去了之后,魏索才松了一口气。

    再往前行进了一阵之后,魏索突然听到了左侧前方的密林之中有斗法的轰鸣声。

    魏索心中微微一动,确定四周无人之后,魏索的手中出现了一件略带银光的斗篷状法衣。

    往身上一兜,真元贯注进去之后,魏索便奇迹般的从原地消失了。

    这件法衣便是慕容辰帮魏索炼制的隐形法衣,在出发之前,魏索已经在这件外衣上涂了那种防止日光的药液。现在一用出来,果然是可以做到完全隐形。

    魏索披着这件隐形法衣无声无息的朝着斗法声音传出的地方靠近。

    很快魏索就看到一名周天境修士带着两名神海境五重的修士,正和两名周天境修士激战正酣,这五人魏索都从未见过,出手之间都是半灵阶以上的法器,一时看上去也分不出胜负的样子。

    片刻之后,魏索在距离斗法处已经很远的地方重新显露出了身影,脸上浮现出了一丝苦笑。

    那五人都是一脸阴狠的模样,很明显至少其中有一方是想杀人越货,然后才打了起来。

    看来修士之间的这种互相算计,杀人夺宝,在弥天谷之外都是已经彻底的展开了。

    魏索现在可是不想惹事生非,略微沉吟了一下之后,他便又直接批上了隐形法衣,朝着弥天谷的东南方位无声无息的行进。

    大约在距离弥天谷不到五十里处,魏索掠上了一株确定无人的参天古木,在树巅朝着传说中的弥天谷望去,魏索顿时是有种倒抽一口冷气的感觉。

    此刻弥天谷外围的五彩毒瘴已经彻底的散去,露出了弥天谷的全貌。

    整个弥天谷,只能用大和极其蛮荒才形容。

    从魏索所在的方位看去,也只能看到山谷东南方的大半,视线根本达不到山谷的全貌。只见山谷之中,还矗立着几座巍峨的高山,此刻这些高山之中,还有很多处地方的五彩毒瘴没有散去,看上去花花绿绿,十分的触目惊心。

    可能是长年被五彩毒瘴遮掩的缘故,弥天谷里面所有的树木看上去都有种阴沉的色泽,而且其中大多数都牵牵扯扯的长满了许多藤蔓,有些连藤蔓上都长着许多长长的,给人一种头发丝感觉的更为细小的植物。

    这甚至给人一种传说中的魔域般的感觉。

    此时进入里面的修士不说上千,也至少有七八百名以上了,可是魏索看上去却是根本看不到什么人影。分散在这么宽广的弥天谷里面,这些进入的修士,也只是沧海一粟而已,只有偶尔可以见到有些地方闪出了一些华光,看来里面也已经有些修士动起了手来。

    ……

    弥天谷东南方的一处入口处,一名身穿黄衫白面无须的文士和一名身穿杏色道袍的瘦竹竿道士正朝前方飞掠。

    在距离前方弥天谷的外围只有数里之遥的地方,白面文士和瘦竹竿道士突然停了下来。

    五名看上去都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修士出现在了两人的前方。

    五名年轻修士全部身穿带水纹的月白色法衣,身后有两个由符纹组成的“天一”二字,赫然都是天一门的内门弟子!

    灵岳城中,天一门的外门弟子也人数众多,但是外门弟子在天一门中的地位就相当于杂务、劳役,根本得不到门内的重视,也得不到天一门真正的传承。但是一旦成为内门弟子,身份和地位就是截然不同,不仅每日会有一定的灵石配给,而且有可能会天一门中的厉害修士收入门下,不仅可以得到厉害的功法,而且还得到天一门的保护。

    若是平日在外面有争斗,杀死了几个天一门的外门弟子,天一门可能未必会追究。但是杀死了内门弟子,恐怕就会立刻像当日魏索等人杀死那名年轻妖异修士一般,遭受到天一门的追杀。

    毕竟任何大宗们,对内门弟子,甚至是精英弟子的投入都是截然不同的,都希望从这些弟子的身上得到大的回报。而且若是连这些弟子都不能保护,那这个大宗门的威信也会大跌。

    “不好意思,此处前方已经由我们师门长辈布置了一些厉害的禁制,还请两位绕道从别处进入弥天谷。”

    拦住拉白面无须的文士和瘦竹竿道士之后,正中一位风度翩翩的天一门弟子微微一笑,说道。

    白面无须的文士和瘦竹竿道士两人脸色略微有些难看的互望了一眼之后,也不说什么就往南侧绕了过去。

    在距离那五名天一门弟子已有很远的距离,确定那些天一门的弟子肯定无法听到之后,瘦竹竿道士第一个极其不快的怒骂了起来,“天一门这分明就是仗势欺人,仗着自己势力大,人多,霸住了这一片地方,不让人进入,好让他们的人现在这一个方位采集其中的灵药。”

    白面无须的文士无奈的摇了摇头,苦笑劝诫道:“这又有什么办法,这些大宗门都是一个个占据了一处比较容易进入的方位。像我们这种散修,哪来这样的底气,换了实力还在他们之上的雷霄宗,他们不就是大摇大摆的从上面直接飞进去了,这些宗门也不敢将他们拦下。现在恼火也没有什么用,还是在另觅一处比较安全的进入地方,不要一进去就撞到腐极神光,让我们能安全采集些灵药出来,就已经是万幸了。”

    瘦竹竿道士的脸色略微好看了点,但还是难隐怒意的说道,“就凭天一门今日的做法,他日我竹道人要是能有一番际遇,出人头地的话,一定要给天一门点苦头吃吃,到时候让天一门的人都不能从灵岳城的东南西北四处城门出城,给他们另开一个狗洞,要么不要出城,要出只能从这个狗洞出。”

    一边这么说着,两人一边消失在了南侧的密林之中。

    只是片刻过后,银光一闪,魏索却在这两人不远处的一株树后露出了身影。

    “看来这隐形法衣配合潜隐诀,只要我不动用真元的话,便是欺近到周天境修士身边五丈范围之内,对方也是无法发觉的。”

    有些满意的看着手上提着的法衣,嘀咕了这一句之后,魏索又有些无奈的朝着天一门封锁的那片地方看了一眼,直接掠到了附近一株枝叶茂密的树上,无声无息的闭目调息了起来。

    从天一门封锁的那片区域进入,应该最为接近紫狐花有可能生长的区域,但光是天一门那五名内门弟子,就都是周天境一重的高手,而且说不定里面还真有布置着厉害的禁制,也只有像方才这两名周天境修士一样,从别的地方绕进去了。

    别的修士都是要尽可能的在白天进入,但是现在魏索的身上本身有上次绿袍老头大购物时买的专门用于黑夜视物的真视法液,而且到了晚上,绿袍老头也可以出来帮魏索神识感应,相比较一般修士,魏索在夜晚会更加的修士。

    现在天一门一副已经霸占了弥天谷东南角的地盘,让魏索决定索性乘着黑夜时再绕道进去。反正灵狐花要是很容易被找到的话,此刻说不定很快就已经落入天一门的手中,若是也没那么容易找到,或者天一门只是要从这个方位朝着弥天谷中深入,那魏索就还有些机会。

    而且根据魏索的判断,天一门以这个方位为跳板,继续往弥天谷中深入的可能性占到八成以上。因为历年来弥天谷解封之时,越是往里面,进入的修士越少,所以越是外围,好东西越少,越到里面,好东西越多。

    像天一门这样的大宗门,又是有许多弟子一心立功,是绝对不可能像魏索这种级别的散修一样,捞到点好处就准备开溜的。

    就在魏索刚刚隐藏在弥天谷外面这株普通的大树上后不久,一团巨大的黑影突然从南侧的天空之中倏然降落,在空中飞掠降下之时,带起的惊天威压,让距离足足有上百里之远的魏索都有些心惊肉跳的感觉。

    那团黑影明显不是什么飞遁法宝,而是比五级上阶的双头犬都要强大许多倍的妖兽!

    现在弥天谷中,也已经有强大的妖兽进入了!

    这让魏索更加的耐心,更加的小心起来。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弥天谷外的天色终于慢慢的暗了下来。

    当最后一抹夕阳终于消失在地平线下,魏索从树上跃了下来,朝着南侧掠了过去。

    在接近弥天谷外围只有数百丈的地方,魏索又收起了隐形法衣。因为经过这一段时间的试用,他发现这件隐形法衣在移动速度略快一点的情形下,还是会留下一条透明的影子。

    再加上这件法衣本身没有彻底隔绝修士气息的作用,在移动之中还是很有可能被其它修士发现。

    所以这件法衣最好就是在必要的时候,配合潜隐诀以及那件隐形骨刺法器,埋伏起来阴人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