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一百零一章 还要不要脸的(第一更,求红票)

第一百零一章 还要不要脸的(第一更,求红票)

    “磐石符!”

    “青木符!”

    “火球符!”

    “阴雷符!”

    …..

    红衣修士的这门有着奇特反弹之力的防御术法,十分的独特,别的灵光法罩类术法,施展出来,光罩都是在其它法宝之外,可是他这门术法一施展出来,却是将他面前那面几乎裂成了两半的金乌法盾和白色的噬灵盾全部顶在了外面。

    似乎他要是有足够的法盾的话,都甚至可以在这个水泡一样的灵光光罩外面全部贴满法盾。这样这个灵光光罩的防御威力肯定更大,更不容易被击破。

    不过这样一来,同时也给了魏索和韩薇薇拼命攻击他那件可以毁坏法宝的噬灵盾的机会。

    两个人抓到什么法符,就砸什么法符过去,只是瞬息的时间,红衣修士反应过来,脸色铁青的将他这面难得的噬灵盾收回去的时候,燃着白色磷火的小盾上已经被打出了许多个破洞,灵光大失了。

    “我就不相信你一个神海境散修,身上的防护法器比我还多!”

    看着四阶冰锥符的威能已经过去,面目阴鸠的红衣修士伸手一抖,又抖出了一块黄手帕一般的法器,瞬间也化成了一面方形的黄色法盾,挡在了面前。

    只是这面黄色法盾很明显不是用精金玉石或者妖兽骨甲类材料炼制,而是用某种极其强韧的丝质材料炼制而成的。

    “这是用千年金桑竹的竹丝炼制而成的防御法盾,也有半灵器以上,不过不会损伤法器,随便砍啊!”绿袍老头估计也是两万年没有亲临斗法现场了,兴奋得哇哇乱叫。

    “用我给你的大刀随便砍吧,这面法盾没有什么问题了。”魏索将韩薇薇手里的法符全部收了回来,也停住了攻击,又激发出了青色光罩,全心全意的开始防御起来。

    绿袍老头是十分的兴奋,接连激发不同的法符时,也的确挺爽的,但是现在魏索却还是不自觉的有些肉痛,毕竟这些可都是烧掉的灵石啊。

    “好!”韩薇薇反正觉得用刘三炮这把化装过的大刀用得也是十分的顺手,当下就又激发出了刘三炮这柄大刀,狠狠的斩在了那面金桑竹盾上。

    面色铁青的红衣修士看也不看韩薇薇激发出的这柄大刀,因为这柄变态的大刀的材质竟然不在他的飞剑之下的样子,他也根本无可奈何,现在就只有先依靠着魏索和韩薇薇也根本拿自己的飞剑无可奈何,先将魏索杀死再说。

    至于韩薇薇,这名红衣修士可是心里还存着幻想,想着杀死了魏索应该还能生擒住的。

    毕竟韩薇薇的艳色他也是十分的垂涎,想要狠狠的开垦几遍过过瘾再说。

    一时间,双方都是不管对方的进攻法器,拼命的互砍起来。

    “喀嚓!”一声爆响,飞剑修士的威力很快体现出来,虽然攻击力似乎只比经过魏索伪装的大刀强上一些,但是他的攻速却是差不多要超出大刀两倍。

    因为像大刀这样寻常的法器,直直的激发出去之后,就会自动飞回修士的手中,然后又要再次贯注真元激发。而他的飞剑却是当的一声硬砍一下,被法盾挡出去之后,一个盘旋就又可以毫不停留的再斩下来。而且这也只是红衣修士的修为还没到分念境,无法施展真正的驭剑术法,现在只是用某种摄物的术法控制这柄飞剑,否则的话,飞剑的攻速和威力还要更高。

    几乎只是片刻的时间,随着这一声爆响,魏索后方的玄铁法盾被斩得像一把破扇子一样掉落了下来。

    但与此同时,魏索又捏碎了手中一颗桃红色的珠子。

    一蓬桃红色的红云瞬间笼罩了魏索和韩薇薇周围二三十丈的区域,根本无法看出两人的具体所在。

    “红云瘴法珠!”

    红衣修士脸色又难看了一分,控制住了自己的飞剑,等待着魏索和韩薇薇的出手来判断魏索和韩薇薇现在具体的方位。

    那柄锈迹斑斑的大刀和一个闪着森森白光的葫芦马上从浓厚的红云中穿了出来。

    “先破了你这件法器再说。”红衣修士眼中厉芒一闪之下,绿色飞剑马上朝着白色葫芦上一斩而下。

    在他看来,毕竟那柄大刀无法斩得破的话,这白色葫芦应该是不难毁坏的。而且这红云瘴法珠形成的红云也只能维持半柱香的时间,他可以慢慢耗着,等这红云散去再说的。

    但是就在他绿色飞剑要斩在这白色葫芦上的一瞬间,白色葫芦之中却突然喷出了一蓬黑水,被淋中的绿色飞剑顿时灵光大黯,上面青烟直冒,出现了许多孔洞。

    白色葫芦随即被绿色飞剑斩成两半,但是红衣修士却像是见了鬼一般惊叫了起来,“腐尸水!”

    “哈哈!”与此同时,浓厚红云包裹中的魏索耳中,绿袍老头无比兴奋的狂笑又响了起来,“这个家伙也真是倒霉,正好撞上我大采买结束。这么多东西,堆都堆死他了。”

    绿袍老头的狂笑声中,魏索又小心翼翼的取出了一个蓝黑色的袋子,一股真元贯注了进去,直接又朝着那柄灵光大黯,速度也一下降了下来的绿色飞剑打去。

    蓝黑色的袋子瞬间化成了飞灰,里面一大蓬幽蓝带黑的磷火泼洒开来,完全罩住了那柄绿色飞剑。

    “滋滋滋滋!”

    一点点萤火虫大小的磷火和这飞剑一触,全部粘附在绿色飞剑上,不停的灼烧飞剑。

    “阴磷砂!你身上竟然有这么多歹毒的法器!”

    红衣修士一声尖叫之间,绿色飞剑上的灵光全部消失,像一截凡铁一般掉落了下来。随即他连这柄飞剑都不再看上一眼,就掉头往后疯狂的逃跑。

    “你敢乘我这件飞遁法宝么?”

    魏索不慌不忙的祭出了外表有些难看的白玉鹤,同时问了身旁的韩薇薇一句。

    “当然,你见到有修士不敢乘飞遁法宝的么?”韩薇薇马上跟着魏索站上了白玉鹤。

    白玉鹤马上摇摇晃晃的从浓厚的红云冲出了。

    红衣修士的冷汗滚滚而落,完全已经没有了平时的狂妄,他的飞遁术法根本比不上魏索的白玉鹤,他逃得正起劲,突然之间发现前方左侧怎么有人,看的时候他的眼睛就鼓了起来。

    不知不觉之间,魏索和韩薇薇已经飞到他的前面去了,正侧转着头冷冷的看着他。

    “冤有头,债有主,我只不过拿人灵石,替人消灾,我和你可是没有什么过节的,做人留一线,给条活路走行不行?”红衣修士眼见逃脱不了,求饶了起来。

    “我说这位兄台,其实我们之间倒是的确有些过节的。”魏索面无表情的说道,“你还记不记得,你之前要了一间地级的地火炉房?当初你可是强行从我的手中,抢走了那一间地火炉房的。”

    “你就是那个小散修?”

    红衣修士看着魏索,不可置信的大叫了起来。

    “怎么,难道不像么?”魏索一抬手,手中的混金短矛激射而出,啪的一下激射在红衣修士身前的金桑竹法盾上,“你今天可是让我损失了不少法器,法符,如果你能将身上的所有东西全部留下,脱光了留灵岳城的话,说不定我还可以留你一条活路。”

    “我将我的灵石袋全部给你,里面还有四五千下品灵石的。”红衣修士大叫了起来,他也不是傻子,可不想什么都交出来了,结果马上被魏索一下子弄死。

    “魏索,他后面赶来的那人是谁,难道是他的帮手么?”这个时候韩薇薇脸色发白的一声大叫。

    红衣修士顿时一阵狂喜,转头过去去看。但他才一转头,啪啪啪,魏索和韩薇薇两人就乘机大刀和暗金色短矛朝着他身前的法盾狂剁了起来,金桑竹法盾也终于承受不住,裂帛一样破裂了开来。

    “你们到底要不要脸的啊,都这种时候还要骗我?”红衣修士一声悲愤至极的厉嚎,因为他身后的山林空空如也。

    但就在他这声厉嚎发出的瞬间,魏索的白玉鹤已经欺进了他的十丈范围之内,两个红色镯子化成了两道红光,一下子打在了他的胸口,直接就从他的后背穿去。

    砰!

    红衣修士重重的摔落在地,手脚抽搐了片刻之后,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白玉鹤也降落了下来。

    “哇!”韩薇薇刚刚从白玉鹤上走下来,就马上忍不住朝着旁边吐了起来。

    “不会吧?魏索,你居然把她开垦得有了?小心她师姐把你抓去打死!”绿袍老头顿时不可置信的惊呼了起来。

    “有你个头啊。”魏索看着吐啊吐的韩薇薇,无语的说道,“刚刚还说得那么牛,还说什么你见到有修士不敢乘飞遁法宝的没,现在才乘了一会,居然就吐成这样,你丢不丢人啊?”

    “怪我啊?”韩薇薇刚才让红衣修士一下上当的脸色发白倒不是装出来的,好不容易止住了吐的她也无语的看着魏索的白玉鹤,“你那还算飞遁法宝么?晃成这样。我还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飞遁法宝呢。”

    ***

    (继续裸奔求红票收藏的同时,宣传一下偶的官方YY房间,开房号63803,长期有美女坐镇,大家没事可以多进去逛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