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九十九章 一对狗男女?(第二更,求红票)

第九十九章 一对狗男女?(第二更,求红票)

    这么多天就30万字了,大过年的,不容易啊~~红包不要,就要红票和收藏了,大家多支持点~搞起!

    ***

    这名面容阴鸠的红衣中年修士施展的不知道是何种飞遁诀法,飞掠速度虽然比不上那陈姓修士的风竹鸢和魏索的白玉鹤,但是飞掠而来的速度却也明显比魏索的风云履要快上许多。

    “这家伙好像不怀好意。”绿袍老头的声音马上在魏索的耳中响了起来。

    “我说你怎么这大半夜的出城,原来是跑到这里幽会小情人来了。”而一眼看清魏索和韩薇薇,这名面容阴鸠的修士倒是也愣了一下,随即嘿嘿的冷笑了起来,“怎么,难道觉得在灵岳城里巫山云雨还不够味,要跑到这种妖兽出没的地方来刺激一下?”

    韩薇薇有点发愣的看着这名修士,而魏索却是微微的皱起了眉头,道:“这位兄台,你是认错了人吧,我可是从来都不认识你的。”

    “你不认识我不要紧,只要我认得你就是了。”红衫中年修士森然的一笑道:“你是叫魏索吧?”

    魏索心中一凛,暗中将刘三炮那件长满铜绿的青色扁钟拿在了手中,“怎么,你知道我的名字,难道我们之间有什么瓜葛么?”

    红衣中年修士不紧不慢的说道,“我和你之间倒是没有什么瓜葛,只是我有一个朋友想要杀你,再加上一笔灵石的份上,我就只能出手代劳了。”

    “怪不得此人的目光看上去如此阴狠,平时都是一副择人而噬的样子,和一般的修士不同,看来此人本身就是专门收人灵石的杀手。”

    魏索心中一阵寒意上涌,看着这名红衣中年修士,“是谁让你来杀我?他给了你多少灵石?”

    “怎么,难道你还想给我更高的灵石,还让我反过来杀他不成?”红衣中年修士哈哈的一笑:“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将你杀死之后,你身上所有的灵石还不是我的?不过你想要知道是谁杀你,我倒是可以给你个机会,反正我已通知了那位朋友过来收货,到时候我可以设法留你一口气,让你看一眼是谁要杀你,让你死个明白的。”

    “噗”的一声轻响,魏索直接激发了手中的青色扁钟,在自己和韩薇薇的身外罩了一个青色光罩。

    接着魏索也马不停蹄的将白色的穿云骨盾祭了出来。

    面容阴鸠的红衣修士倒也不急着出手,也只是先祭出了一面乌黑色的小圆盾,在夜色之中也看不出到底是何种的法盾。

    “不过我倒是也有些佩服你的。”面容阴鸠的红衣中年修士祭出了这面小圆盾之后,目光却是又放肆的在已经换上了那件银色法衣的韩薇薇身上扫来扫去,色心大起的样子,“你只不过一个普通的小散修,修为连周天境都不到,居然能勾搭上珍宝阁的大小姐,而且还能和她、南宫雨晴一起三人一起偷欢,实在是有些厉害的。要知道像韩大小姐这种档次的女修,像我平时可都是摸一把都摸不到的呢。啧啧,南宫雨晴和韩大小姐可都是绝色佳人,此刻我光是想象一下她和南宫雨晴光溜溜的在你胯下承欢的样子,都有点受不了呢。”

    “住口!”韩薇薇听得差点要气晕过去,不可置信的伸出白生生的手指点着魏索,“你和此人以前就认识?你和他说什么无耻的话了,怎么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跟我有什么关系?”魏索也是听得有些傻眼。

    “算了吧,韩大小姐,你也不用在我面前装什么清纯玉女了,我亲耳听见的事难道还有假?不过也幸亏这小子半夜出来和你幽会,否则像你这样的身份,肯定是要跟着几名高手的。我想一亲芳泽都没有半分的机会。”红衣中年修士得意的看着韩薇薇:“韩大小姐,反正你的妙处也应该被这小子开垦过很多次了,若是你待会乖乖听话,也让我开垦开垦,让我舒服爽快了,我就饶你一命,我也勉为其难的远走高飞如何?”

    “我靠,这人怎么和刘三炮差不多,他不会也和刘三炮一样变态吧?”魏索顿时在心里暗骂了一声。

    “去死!就凭你这副丑态,我就算嫁给北寒城的肥猪,也不会让你碰一根手指头的,恶心!”不过韩薇薇可没和黄依依一样答应,气得浑身发抖道:“你要么杀了我,要是让我逃得出去,我会让珍宝阁不惜一切代价生擒你回来,然后把你修为废去,卖到柳下巷去,让那些有特殊爱好的男修来光临你。”

    “你!”红衣中年修士脸色顿时一片铁青,马上就要发作的样子。

    “不会吧?”魏索也忍不住转头,不可思议的看着韩薇薇,“你连柳下巷有这种东西你都知道?”

    “怎么,我就不能听说过,就只有你这种经常会去这种地方的人知道么?”韩薇薇看着魏索怒道:“如果不是你在外面胡说八道,他刚才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来。”

    魏索很是无语的叫道:“韩大小姐你讲讲道理好不好,我什么时候和人讲过我和你有什么关系,我要找人怎么样的话,就算七百下品灵石的那一个都比你强啊。”

    “放屁,那种不要脸的哪里强,不就是某些地方大了点么?都不知道被多少男人摸过了….。”

    “你们…..”红衣中年修士听得无语的咽了一口口水,忍不住想说,两位大哥大姐,我是满身杀气的来杀你们的。你们不要把我扔在一边,把我当空气行不行。

    “你闭嘴!”

    但是这红衣中年修士才刚刚说了两个字,就被魏索和韩薇薇同时手指头一指,一声大叫打断了。

    然后韩薇薇和魏索又接着不管他,吵了起来。“还不是因为你和人乱结仇,引来此人,连累了我。”

    “我靠,要不是因为你,我能到这里来么?还说是我连累了你?”

    “…..”

    好了,好了,谁叫你们要到这个地方来私会的,难道你们想试着一边做一边杀妖兽?红衣修士听的都忍不住想这么说了,但就在这个时候,本来还似乎在吵得热火朝天的两个人却突然顿住,一齐朝着他扬起了手。

    “嗖!”

    只见一道混色金的华光和一条白色的冰龙同时朝着他迎面冲了过来。

    “我操!果然好一对狗男女!演戏骗老子!”

    红衣中年修士怎么也没有想到两个人明明还在吵得不可开交呢,现在却突然直接暴起打他了。他根本来不及施放其它术法和法宝,只能拼命往旁边猛掠,同时手指一点,“当”的一团火花,他那面没有什么光华的小盾挡住了魏索混金色短矛的一击。

    “喀嚓!”

    韩薇薇的冰龙一头撞在红衣中年修士附近的地上,瞬间爆发的寒气让这名红衣修士明显一僵。

    “早就看不惯你了,奶奶的,还想杀我!”魏索没有丝毫停留的一声怪叫,五行铜环马上出手,套向红衣中年修士。

    “小妞,你可是真惹恼大爷我了。等会先杀了你这个小奸夫,我再来好好炮制你。你某些地方应该还没被开垦过吧,到时候可别怪我不怜香惜玉了。”被冻得身上一层白霜的红衣修士目光极其阴冷的在韩薇薇的屁股上扫了一眼,伸手一点,一条绿油油带着乌光的光华,却是一下冲了出来,斩在了当头罩落的五行铜环上。

    本来已经被刘三炮的大刀斩出了一道裂口的五行铜环竟然是直接被斩成了两段,倏然变小,掉在了地上。

    “飞剑!”

    魏索和绿袍老头最不想见到的事出现了。这名阴狠的红衣修士居然真是炼出了飞剑的剑修。

    “蚍蜉撼树,自不量力!”御使着一柄绿油油的,其中夹杂着乌色丝纹的飞剑一剑斩坏五行铜环之后,这名红衣修士又是一声不屑的阴笑。

    “只不过就是一柄参合了点银罡精和天玄乌金的最下品飞剑,连淬炼都没有完全淬炼好,得意个什么啊!”绿袍老头大怒。

    魏索听他这么叫,伸手马上一点,混金色短矛嗖的一声,再次朝着红衣修士击去。

    与此同时,韩薇薇也是祭出了上次用来对付魏索的那柄威力肯定在半灵器之上的青竹剑,也朝着红衣修士激射而出。

    “当当!”

    红衣修士的绿色飞剑在空中一绞,竟然是如同一条绿蛇一样,接连咬中这两件法器。

    魏索的混金色短矛上被斩出了一个缺口,而韩薇薇的青竹剑竟然是直接就被斩成了两截。

    “老头!你不是鄙视这只是最低阶的飞剑么?”魏索顿时心痛的叫了起来,所幸混金短矛受损不重,灵气没有散失的样子。

    “靠!我又没说完,就算是最低阶的飞剑的材质,也不是你们这种法器的材质可以相比的啊,这种硬碰硬的法器挡不住他的飞剑的!”绿袍老头也马上叫了起来,“小心啊!这家伙虽然还不到分念期,还不能真正发挥剑修的威力,可是他却是修了某种摄物的法术,操控飞剑的的距离很长,而且控制起来也十分灵活的。不是你们这种直来直去的普通法器所能相比的。”

    “啪!”绿袍老头还没有叫完,红衣修士的飞剑已经射了过来,斩在了魏索和韩薇薇两人身外的青色光罩上面,略微一僵持,这个青色光罩就像一个灯笼一样,被轻易的戳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