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九十七章 十年前的修士(第三更,求红票)

第九十七章 十年前的修士(第三更,求红票)

    “到底是什么东西?”

    对绿袍老头很是无语的魏索点了点头,跟着这名干瘦修士走到了一旁的一条很窄的巷子口,问道。

    干瘦修士左右看了看,有些神秘的轻声道:“我要卖的这件东西,说起来只是一则消息。”

    “一则消息?我靠!”绿袍老头的叫声顿时响了起来,大失所望的样子。

    魏索也有些意外,“什么样的消息?”

    “一件关于灵器的消息。”干瘦修士嘿嘿一笑道:“按照我所说的地方去,便会得到一件灵阶法宝。”

    “你的意思是,让我支付你一笔灵石,然后你告诉我那件灵器的地方,让我自己去取?”魏索面无表情的看着这名干瘦修士道。

    干瘦修士含笑道:“兄台果然是个聪明人,一下就明白了我的意思。”

    魏索看了他一眼,“那你要多少灵石?”

    干瘦修士犹豫了一下,“五百颗下品灵石。”

    “五百颗下品灵石?”魏索冷笑了一下,“我告诉你一件道阶法宝的地方,你给我一千颗下品灵石怎么样?”

    干瘦修士的眼睛一下鼓了出来,“你知道有道阶法宝的地方?”

    魏索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就算我不知道,我不能胡说一个的么?你知道那灵器的地方,自己不去取,只要我五百下品灵石就让我去拿一件至少价值六七千颗下品灵石的灵器,你当我白痴么?”

    干瘦修士摇头道:“原来兄台是以为我随口乱说,想要诈取灵石。不过我不去取那件灵器是有苦衷的,那件灵器不是安然躺在某处,而是插在了一头妖兽的背上。以我的修为,却是无法敌得过那头妖兽的。”

    “插在一头妖兽的背上?”听到这名干瘦修士这么说,魏索却是产生了一种荒谬至极的感觉,难道这修士说的,便是他也看到的那头赤甲虫长老?

    “一派胡言,要是一件灵器插在了妖兽的背上,那头妖兽不死也是重伤了,你还能敌不过?”心里浮现出荒谬至极感觉的魏索却是冷笑道:“而且你自己对付不了,怎么肯定我对付得了?”

    “我也知道这有点难以置信,不过我可以保证我说的句句属实,我可以下重誓的。”干瘦修士苦笑道:“那头妖兽正好是一头进阶了的长老级妖兽,背甲特别厚,那件灵气虽然穿透了背甲,但却似乎没有入肉太深,所以没有对那头妖兽造成很大的损伤。不过我看方才兄台出手阔绰,一路至少已经买了数千灵石的东西了,肯定不是我等低阶修士可比的。那头妖兽原本只是一头二级的妖兽,就算进阶了,我想以兄台的身份,对付这样的一头妖兽根本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听到这里,无论是绿袍老头还是魏索都几乎已经肯定这干瘦修士说的就是那一头赤甲虫了。看来那帮赤甲虫兄弟又出来乱跑,给这名修士看见了。

    魏索有些无语的暗自摇了摇头之后,却是摆出了一份狠厉的面孔,“这位兄台,你说的那头进阶的妖兽,是一头赤甲虫长老吧?”

    “什么!你怎么知道!”干瘦修士差点一下子跳起来,脸色大变,见鬼般的看着魏索。

    魏索也不回答,却反而森然道:“你见过金鹫宫的少宫主李红鳞么?”

    “没见过。”干瘦修士不知道魏索这话是什么意思,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魏索。

    “就是在下!”魏索一声冷哼道:“我告诉你,这头赤甲虫我们金鹫宫早就发现了。这几天我们正要去杀死那头赤甲虫,将那头赤甲虫背上的那支小箭取下来。没想到你也看到那头赤甲虫了,现在你明白若是将这消息说出去的后果了?”

    “明白,明白。”干瘦修士面如土色的猛点头道:“此事我决计会烂在肚里,决计不让别的任何人知道。”

    “知道就好。”魏索面无表情的说道,“否则我们要是发现被人捷足先登了的话,你就等着我们金鹫宫的追杀吧。”

    说完魏索就重重的冷哼了一声,看了这名修士一眼之后,朝着城北夜市热闹的地方走了过去。

    “很好,哈哈,这栽脏嫁祸,仗势欺人的事做得漂亮,我喜欢。”魏索几乎是才刚刚转身,绿袍老头就哈哈大笑了起来,“不过这家伙不提我倒是忘了,虽然这家伙应该被你用金鹫宫的名头吓到了,不敢再卖这个消息了,但没准会有别人也看到那头赤甲虫,以你现在的实力,倒是真可以考虑去杀那头赤甲虫长老看看。”

    魏索也有些心动,但是犹豫了一下之后,魏索还是摇了摇头,“这段时间出去还是很不保险,还是等我至少提升到周天境,将紫玄真诀提升到地级低阶的功法再说。”

    “也行。”绿袍老头同意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保住小命,修为上去了,灵器、道器,甚至玄器,都根本不是问题,总有机会可以得到。”

    “先看看有没有对付黑血蛟的东西吧。”魏索盘算了一下,现在只剩下了一万七千多颗下品灵石,而且到时候要支付九鼎斋的灵石加起来也在七千以上,可以支配的灵石并不多了。那很有可能存在的黑血蛟和金斑参他委实是极其心动,毕竟灵器只要有足够的灵石,到一些修士聚集的大城就可以买得到,而金斑参这种东西却是有灵石也根本买不到的东西。

    “好!接着买东西,我喜欢!”绿袍老头又兴奋了起来,“咦?左边前面那家伙的摊上有块黄元精。你那奴兽残篇上虽然没有记载,但我知道那东西是可以强大妖兽气血的,用来制成药液,对你那先天不足的噬心虫有用,赶快买下来。”

    “是么?”魏索按照绿袍老头所说的方位看去,只见一名身穿深蓝色袍子的中年修士的摊位上,有一块外观如同土豆,但色泽却是深黄色的块茎。

    魏索的目光聚集在那块深黄色的黄元精上,走了过去。

    那名中年修士抬眼之间,也发现了走过来的魏索在看着他身前的黄元精,但看清魏索的面目之后,这名修士却是突然脸色一变,飞快的将他面前的东西卷了一卷,直接朝着城北集市外走了出去。

    这个动作让魏索顿时有点发愣了。

    而有些愕然的看着这名中年修士的离开时的背影,魏索突然之间脸色一白,马上朝着那名中年修士追了下去。

    发觉了异样的绿袍老头也马上问道:“你和这名修士有什么过节么?怎么回事?”

    魏索寒声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此人姓陈,是我父亲的一个好友,我也见过几次,当年我父母是和他还有其余的几名修士一起出的天穹。”

    绿袍老头顿时不说话了。

    “前面那位兄台,可是姓陈么?”寒着脸的魏索直接就厉声大喝了起来。

    可是那名中年修士却是好像根本就没有听到一般,反而是直接快步飞奔了起来。

    魏索的心中有如惊涛骇浪。

    这名中年修士的面容虽然和当年的陈姓修士的面容有些地方已经很大不同,但是这背影却是十分相像,因为魏索记得当年的陈姓修士,走路时左肩就要比右肩略塌一些。

    而此刻这名中年修士的反应,几乎已经让魏索可以肯定,他就是当年和自己父母一起出天穹的那名陈姓修士。

    只要将这人截住,魏索十三岁那年,他的父母出天穹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应该可以查个清楚了。

    魏索记得很清楚,当年这名陈姓修士比自己父母的修为都要低出不少,最多就是神海境三重的修为,平时都是因为和自己父母的关系好,自己的父母有什么事才都带上他,对他多有照顾。可是现在魏索望气术一扫之下,这名陈姓中年修士,也已经是周天境一重的修为,而且他所修的术法,也已经重新换过,已经至少是玄级高阶的术法。

    陈姓修士径直朝着城北传送法阵处狂奔而去,“谁帮我截住此人!我给他五百下品灵石!”魏索眼看追不上,再次发出一声厉声大喝。

    沿途的几名修士听到魏索的厉喝声,很明显都是心中一动。但那名继续往城北传送法阵处狂奔的陈姓修士,身上骤然浮现出六团炽烈的光华,一阵阵凛冽的威压喷涌而出。

    “周天境修士!”

    沿途几名蠢蠢欲动的修士顿时齐齐变了脸色,虽说灵岳城中不许动用术法,不许私自斗法,要是几名低阶修士上前,也可以将此人拉住,但是这些大多只有神海境三四重的修士也很清楚得罪了一名周天境的修士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突然,那名陈姓修士反手一丢,却是将一个黑色的布包朝着魏索的方向丢了出来。

    黑色的布包落在了地上,马上被随后追着的魏索拿在了手中。

    来不及看里面有什么东西,魏索又继续朝着陈姓修士狂奔,等到他踏入天一门放置传送法阵的建筑中时,他见到那名陈姓修士正好在其中一个传送法阵的白色灵光之中消失。

    “不用找剩余的灵石了,快些帮我启动这个法阵!”魏索直接就将一颗中品灵石递到了看守传送法阵的天一门弟子手中,点着白色灵光刚刚消失的传送法阵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