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九十六章 催情灵药(第二更,求红票)

第九十六章 催情灵药(第二更,求红票)

    “因为看到那两样东西我正好想到一个地方。”绿袍老头道:“你知道金斑参么?”

    魏索摇了摇头,“金斑参?不知道,是什么灵药么?”

    绿袍老头道:“对周天境修士突破到分念境十分有用的养神草你知道吧。养神草是可以温养神识,让衰弱的神识快速恢复的灵药,金斑参比起养神草就不是厉害一点半点了,它是能够直接大幅度壮大神识的灵药。周天境修士有了养神草,突破到分念境还未必是百分百的保险,不过要是得了一株金斑参还不能成功突破到分念境的话,那这名修士就真是比猪还要蠢了。”

    魏索的眼睛顿时又冒出了金光:“这么厉害?那一株要多少灵石?你让我买的这两样东西和这金斑参有关么?”

    绿袍老头叫骂了起来:“你猪啊,就知道灵石。这东西一般的修士得到谁会拿出来卖,当然是自己用!神识越强,可以觉察的范围越远,施法速度更快,而且以后炼符、炼器,也都要靠足够的神识,多少的好处。难道你得了这件东西的话还想拿出去卖?”

    “这没有灵石也没办法让你买东西不是。”魏索干笑了一声,“我也不就是这么一问,再说了这不也还没到手么。”

    “哼!”绿袍老头重重的哼了一声,道:“我让你买这两样东西是因为一般这种金斑参的地方都会有黑血蛟守护。”

    “黑血蛟?老头,你是想谋财害命,让我去送死么,可我就算死了,你也不能自己拿着灵石来买东西啊。”魏索一听顿时就发出了一声惨叫。

    黑血蛟,那可是六级中阶的妖兽!

    六级中阶是什么概念?在天玄大陆修士的概念里头,一般五级低阶的妖兽就要差不多周天境两重的修士才能独立对付。五级高阶的就要周天境五重的才有可能独立对付得了。而六级中阶的,至少就要分念境三重的修士才有可能对付得了了。

    这种认识魏索可是亲身体会过的,普通的噬心虫就是五级低阶的妖兽,可是一般周天境一重的修士还根本对付不了。

    黑血蛟,谁都知道这种长着一个独角的怪蛟是因为体内的鲜血是黑色的,所以才有这样的名字,可是能够真正看到和弄得黑血蛟流血的修士却根本没有几个,像魏索这样的,就算配了个真正的灵器,也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叫什么叫。”可是绿袍老头却是极其鄙视的冷笑道:“难道我让你买的东西是白买的?”

    魏索郁闷的说道:“老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就说个清楚,别卖关子了,我可是买了东西还要抓紧时间回家修炼呢。”

    “好吧。”绿袍老头一听买东西也顿时不卖关子了,解释道:“我以前跟过的一个主人和人合作,采过一次金斑参,这种金斑参和一般的参不同,有用的地方是上面结的参果子。而且这种参在独特地气处生长,根本无法移植,一般的修士只会采集果子,不会做斩草除根的事的。这种参果两千年结出一次,地点就在我刚才让你问的断龙崖的一处峡谷之中。运气好的话,你说不定能采集到参果子,黑血蛟这种妖兽对这种金斑参特别敏感,一般都会有黑血蛟在那守候。之前我和那名主人去的时候,也斩杀了一条黑血蛟,血莲茎和黄昏果都是黑血蛟喜欢吃的东西,不过这两种东西同时吃的话,就会让黑血蛟在两炷香的时间内产生晕眩等不良反应,在这段时间里,黑血蛟的实力会降到最多五级中阶的样子。”

    “五级中阶?”魏索眼睛眨巴了两下,如果是五级中阶的话,要是他突破到了周天境一重以上的修为,对付起来倒是还有点把握。

    “我看了很多现在天玄大陆的典籍记载,这天穹外的断龙崖那片地方去的人还不算多的,如果你能弄到一条黑血蛟和金斑参的话,至少也相当于赚了上万颗下品灵石了。”绿袍老头说道:“不过要是之前有什么变态修士采了参果子还把金斑参给连根拔了,那我就也没办法了,你就自认运气差吧。”

    “有这种地方,无论如何都要去试一试的。”魏索点了点头之后抱怨了起来,“老头,有这样的好地方你也不早说,你再仔细想想,这样的好地方你肯定还知道很多的吧。”

    “你急什么。”绿袍老头冷笑道:“这处地方的好处又不算多,我一时也没想到,而且你现在的修为还不够而已。本来接下来怎么做我早就计划好了,接下来我本来就计划先带你去一处发生过上古修士大战的地方,那处地方上古两个大的势力至少有百名修士在那打了个两败俱伤,一个人都没有活着出来,去了很有可能找到那些修士身上掉落的真正的灵阶以上法宝的。我有个主人是凑巧知道了那处地方,只是还没来得及去就被人杀死了,现在正好便宜了你。再接下来我还会带你去探探那时候的封地和洞府之类的,你要是运气好的话,得到一个厉害散修的洞府也不是没有可能。这些地方,这些计划,等我觉得你的修为到了的时候,就自然会让你去。保证你的赚灵石速度不会比灵岳城任何人慢的。”

    “我靠!”魏索一听顿时就兴奋了,“老头原来你都已经盘算好了啊。那你也不早说,你早说这些,我不修炼的动力更足了么,哈哈,看在你这么犀利的份上,今天的确得让你买个痛快啊。”

    “买!买!买!”绿袍老头听到买个痛快也兴奋的嗷嗷叫,“对付黑血蛟最好也弄个带毒的法宝,它在六级的妖兽里面抗毒的能力是最低的。”

    ……

    一路上过去,魏索也就随着绿袍老头,绿袍老头说买什么,他就买什么。

    绿袍老头也的确是个购物狂,买的东西那叫一个杂。

    掺入法宝胎体后,能够减轻法宝挟带时的重量,但是等到贯注真元,激发威能之后,却反而会沉重百倍,专门用来炼制重型碾压型法宝的元磁精金。

    可以提高修士在黑夜中视力的真视法液。

    种植下去,可以用灵石快速催生成长,在修士野外休息时,可以起到一些预警作用的绿珠萝。

    ……

    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已经花了魏索六千多的下品灵石,而其中最让魏索无语的,是一瓶名为天云精的粉红色液体。

    这瓶东西,居然是天云蛇和数种妖兽的丹液炼制而成的催情液。

    而且这种催情液要是是对女修有用的话,魏索说不定还真是眼冒金光了,可是这种让绿袍老头十分兴奋的催情液还是对某些妖兽有用,对修士甚至普通的凡人都是根本没有什么用的。相反要是将这种天云精喷洒在修士的身上,倒是反而会令有些妖兽情.欲大动,觉得这名修士就是它们眼中的“美女”。

    也幸亏绿袍老头的见识可能是现在整个修道界中最博最杂的,这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有些摊主和店铺都甚至不知道真正的用途和价值。

    像绿袍老头方才就在一个小店铺中,买到了一颗被那个店铺的店主以为只是普通的水系绿澜晶,但实际上却是和噬心虫一个档次的五级低阶妖兽绿叶碟进阶后产生的法珠!

    绿叶碟是一种厉害的水系妖兽,可以飞遁,外形有些像一只绿色的大蝴蝶,只是长有四个爪子。按照绿袍老头的说法,这种妖兽进阶后产生的法珠,是带有分化和溅射效果,就是激发之后,比如说一名修士发出的一条风刃,就会被分散成上百条小的风刃。虽然总的威力是不变的,但是却可以大大的放大术法笼罩的范围。

    这种法珠,对于有些可以麻痹对手的术法便是十分有用,比如说韩薇薇要是有了一颗这样的法珠,能够激发这枚法珠的威能的话,一条冰龙化成很多条小的冰龙,那魏索肯定是跑都跑不开就要被冻住了。

    这颗法珠因为店主以为只是普通的小型增幅晶石,结果只卖了五颗下品灵石,可以说是让魏索捡了一个大便宜。而这颗法珠将来也是可以用在青索银上的。

    现在是为了要准备对付那一头不知道存在不存在的黑血蛟,魏索和绿袍老头还在看有没有合适的带毒法器。

    “易气丹?”

    正在这个时候,旁边一个不起眼的小摊上摆放着的一件东西,却是同时引起了他和绿袍老头的注意。

    易气丹,是一种能够改变修士身上的气息的独特丹药,主要是起到易容,让别人认不出的效果。

    因为修士要改变容貌和声音就十分的简单,只要一个普通的面具和价值不高的变声丹就可以了,但是身上所修术法和功法的气息不改变,却是很容易被人一下认出来。

    魏索现在之所以不敢轻易出城,就是因为觉得自己对头结了不少,要是弄上一点这种易气丹,再随便弄上张面具啊什么的,下次出城就应该安全多了。

    “你这易气丹多少灵石一颗?”有绿袍老头这样的鉴定行家,魏索当然不用考虑真假,直接走上前去,问那个摆摊的摊主。

    这名摊主头发有点微秃,是一个看上去有点猥琐的中年男子,神海境四重的修为,听到魏索的问话,这名秃头大叔马上兴奋了起来,露出了一口黄牙,“我这易气丹三颗下品灵石一颗,兄台要是买得多的话,还可以略微便宜点的。”

    魏索看了一眼这名摊主,“你有多少颗这易气丹?”

    秃头大叔马上说道,“这易气丹我一共有十二颗的,不知兄台是要几颗?”

    “全部要的话,是多少灵石?”魏索问道。

    “一口价,三十二颗下品灵石。”

    “三十。”魏索面无表情的说道。

    “好,三十就三十。”秃头大汉掏出了一个丹瓶,将那颗放在摊上展示的易气丹一起给了魏索。

    “哈哈!这下好了,以后可以出去做坏事了。”魏索一支付完三十颗下品灵石,将十二颗易气丹刚刚收入囊中,他的耳中就传来了绿袍老头极其高兴的哈哈大笑声。

    “我晕!”魏索不由得翻了翻白眼,看来这老头也不像什么好人啊。

    “这位兄台,不知道能不能借一步说话?”就在这个时候,让魏索愣了一愣的是,一名身穿绣着一头老虎的黄色法袍的干瘦修士,走到了他的身边,对他轻声说道。

    “不会吧,难道又来一个林道一?”

    魏索狐疑的看着这名尖嘴猴腮,只有神海境三重修为的干瘦修士,觉得这个干瘦修士一上来和自己搭讪的话怎么跟当日那林道一上来搭讪时的话怎么那么像呢。

    “这位兄台,放心好了,我是见你出手不手不凡,只是想向你兜售一件东西,没有什么恶意的。”看到魏索有些怀疑的样子,这名尖嘴猴腮的干瘦修士马上讨好般的干笑道,“只是我这件东西有些特别,在人多时不方便说。”

    “兜售一件东西?好啊!好啊!神秘兮兮的肯定有点搞头,快看看他到底是什么东西。”购物狂绿袍老头马上就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