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八十七章 一劳永逸的赌约?(第二更,求红票)

第八十七章 一劳永逸的赌约?(第二更,求红票)

    “你有病啊?”一进入韩薇薇的包厢,看到一脸得意的坐着的韩薇薇,有点七窍生烟的魏索就忍不住叫了起来,“两头石尾壁蜥才几颗灵石,你为了要整我,要花一万五千颗下品灵石,你当你们珍宝阁的灵石也都是路上捡来的么?”

    韩薇薇看着魏索也不生气,像个小狐狸一样得意的笑着,“我就乐意怎么了?总比有些人花七百灵石做龌龊的事好。”

    “什么七百灵石?”跟在魏索身后的南宫雨晴有些不解的看着魏索。

    “你到底要怎么样?”魏索被气得想将这个银衫美女先奸后杀,再奸再杀的心都有了,眼前发黑的叫道。

    “我就说了会让你乖乖求我的,怎么,看来这门控灵术对你很重要了?我刚刚已经看过了,很简单,很一般嘛。”魏索越气,韩薇薇就越是得意,“我也不想怎么样,就是想和你公平的再打一场,教训教训你。”

    魏索死命的盯着韩薇薇,“那我要是再打赢你了呢?你将这门术法给我,保证以后不再来纠缠我了?”

    “要是堂堂正正的,你还能打得赢我?”韩薇薇鄙夷的冷笑了一下,“行,只要你能打赢我,我就将这门术法送给你,以后我也不再找你麻烦。不过你要是输了的话…。”

    “输了的话怎么样,有话有一次性说完。”魏索忍不住叫道。

    “急什么,我还没想好。”韩薇薇嘟着嘴想了想,“好了,我想好了,你要是输了的话,就给我做一个月奴隶怎么样,到时候我让你做什么苦力你就做什么苦力,你不仅不能装病喊累,还要不停的喊,好,主人。”

    “主你个头啊。”魏索看着很是得意的韩薇薇,“我要是打赢了就这一门控灵术?你要是打赢了,非但我控灵术没有,我还得给你做一个月奴隶,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得做什么,还得让我喊你做主人?你该不是真看上了我,晚上好冷好寂寞,想让我陪你做点什么吧。”

    “无耻!”韩薇薇俏脸一板,“我让你做奴隶也就只要让你白天干干活之类的,晚上你该滚回哪里去滚回哪里去。控灵术怎么了,可是价值一万五千颗下品灵石的,不过我也懒得和你这个老流氓计较,你要是能赢得了我,我这门控灵术给你,同时也给你做一个月奴隶好了。”

    魏索一阵冷笑,“好,这可是你说的,可别到时候反悔。”

    韩薇薇也不屑的看着魏索:“我反悔?我韩薇薇说话最算数了。你敢不敢发誓?”

    “魏索…”,这个时候南宫雨晴在后面扯了扯魏索,似乎想要对魏索说什么,但是韩薇薇却马上说道,“南宫雨晴,我看你以后还是尽量离这个无耻的家伙远一点好了,省得将来被这个小子骗掉什么。”

    听到韩薇薇这么说,南宫雨晴微微摇了摇头,也不再说什么了。

    “发什么誓?”魏索狠狠的问道。

    “你要是说话不算话,到时候你的双修道侣比猪还肥,还满脸大麻子,身高三尺,腰围也是三尺。而且你还一辈子修不到金丹境。”韩薇薇笑了笑,“不过看你这样子,这辈子修到金丹境也是没有什么指望的。”

    “我靠!”魏索差点被气晕了,叫道:“好,我要是说话不算话,就娶个比猪还肥,满脸大麻子,身高三尺,腰围也是三尺的女的,还修不到金丹境,你要是说话不算话,也嫁个比猪还肥,满脸大麻子,身高三尺,腰围也是三尺的男的,而且那人还是北寒城的。”

    “为什么还要是北寒城的?”韩薇薇这倒是有点想不明白了。

    魏索哼了一声解释道:“又没见识了吧,北寒城方圆三千里都没什么水,那里的修士习惯一年到头都不洗澡,随便搓一下都能搓下一手泥来。”

    “太恶毒了!”韩薇薇都惊呆了,不可置信的看着魏索,好大一会之后才回过神来,咬牙切齿的说道,“好!我就发这个誓好了,要是我到时候输了又说话不算话的话,我就嫁个比猪还肥,满脸大麻子,身高三尺,腰围也是三尺的男的,而且那人还是北寒城的。”

    “好,那我们什么时候打。”

    “就是现在,我们珍宝阁在附近就有一个测试法器和术法威力的房间,足够大了。”韩薇薇看着魏索哼了一声,“我可不想你又去准备点什么龌龊的东西,最好大家连任何法器都不要用,这样打起来才最公平。”

    “照你这么说,那我们最好连回气丹都不要吃了,这样岂不是最公平。”魏索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这可是你说的,你真敢这么做?”韩薇薇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魏索,因为魏索这个家伙给她的印象就是修为不怎么样,但是歪门邪道的东西很多。

    魏索白了她一眼,“你要自己找揍,那我有什么办法。”

    “好,那大家都不允许用任何的法器,连防御法器和丹药都不能吃,要是谁动用了法器和丹药的话,那就算输了。”韩薇薇顿时兴奋了起来。“走,现在就到我们珍宝阁那个房间去打。”

    “等一下。”魏索却是突然摆了摆手。

    “怎么,你想后悔么?”韩薇薇的眼睛一下子瞪了起来。

    “急什么,先看完这两件东西的拍卖再说。接下来这两件东西是我的。”魏索朝着窗前走了过去。

    “噬心虫?这噬心虫是他的?”韩薇薇有些好奇的往窗外看去,一看之下倒是有些怔住了。毕竟噬心虫是什么样的价值,她可是也清楚的很的。

    原来这个时候正好已经开始拍卖魏索的第一头噬心虫了。

    “两千五百颗下品灵石!”

    “三千颗下品灵石!”

    或许是受到魏索和李红鳞以及韩薇薇疯狂喊价的影响,这第一头噬心虫一出来,加价的幅度就是十分之大。两次喊价就已经超过了三千颗下品灵石。

    很明显和田掌柜的预料一样,这头噬心虫的一出现,就立时引起了整个拍卖会场的一片惊呼,毕竟这噬心虫的外皮可以用来炼制隐匿类的法衣,而口中吸管那一截骨尖,更是可以用来炼制隐匿类的进攻法器,让对手防不胜防。

    不过两次喊价就三千颗下品灵石的价格,也让现场大半蠢蠢欲动的修士直接就咽了口口水,熄灭了贪婪的眼神。

    东西虽好,但关键还是要看自己的灵石袋的。

    “三千五百颗下品灵石!”

    “四千颗下品灵石!”

    只是第三次喊价的声音响起之后,争夺的双方就只剩下了上面的两个贵宾包厢中的人物。

    而这两个很明显极想得到噬心虫的修士,也明显有一定的身份,看过了拍卖会的清单,只是互相出了一次价之后,其中的一个贵宾室的人就故意的退让了,没有再次抬价。而等到接下来一头噬心虫再次引起全场惊呼之时,上一头噬心虫没有抬价的修士,便以三千八百颗的下品灵石得到了这第二头噬心虫。

    虽然这两个贵宾包厢中的人极有默契,没有发生争抢,但是这两头噬心虫一共卖出了七千八百颗的价格,也已经让魏索十分的满意了。

    除去先前已经到手的四千颗下品灵石,多拍出的三千八百颗本来还要扣除三百八十颗的手续费用,但之前田掌柜就已经说了还可免除其中的三成,这样一来,光是这两头噬心虫,魏索就已经又有了至少三千五百多颗的进账。再加上另外的两件法衣和那半灵器青木鱼,保守估计也最少有两千颗左右的下品灵石进账。

    看完了两头噬心虫的拍卖之后,魏索反正也没有什么一定要买的东西了,就索性直接跟着韩薇薇出了拍卖会场,朝着韩薇薇所说的那个测试法器威力的地方走去。

    “你真的有把握?”跟在韩薇薇的身后朝着珍宝阁的方向走去时,南宫雨晴偷偷的问魏索。对于南宫雨晴来说,这种双方不用任何法器的比斗让她更加安心一些,因为毕竟法器的威力比较大,斗法起来十分的危险,谁也不能保证双方都没有什么损伤。而双方都是神海境五重的修士,用术法的话,如果有一方不敌,她至少还能拦截得住。只是南宫雨晴之前却很清楚魏索所修的功法和术法都很是普通,所以她倒是有点担心一打起来,魏索真的要给韩薇薇做上一个月的奴隶。

    “六七成吧。”魏索嘿嘿一笑道。

    “六七成?”看着魏索胸有成竹的样子,南宫雨晴的心里倒是也有些好奇起来。

    ……

    “什么有把握,六七成的?这小子居然跟珍宝阁也有关系么?”

    魏索和南宫雨晴并没有发现的是,就在他们和韩薇薇一起从凌云坊出来之后,一名头戴斗笠的修士,已经偷偷的跟在了他们的后面。

    这名已经换了身普通的青色布衣,用斗笠遮着脸的修士,正是那日在山洞之中被人威胁的周天境修士刘中舟。

    “珍宝阁的法宝和术法试炼之所?”

    一路偷偷跟着三人的刘中舟看到魏索和南宫雨晴、韩薇薇走进了一间四方形的青色殿宇之后,突然装作肚子不舒服一般,朝着青色殿宇后的一处小巷跑了进去。

    刘中舟这么做,是想要偷听一下魏索和韩薇薇到底是什么关系。

    事实上这些日子刘中舟一直在灵岳城中守着魏索,黑煞让他彻底查清楚魏索的底细,他也很容易理解。一名没有什么后台的小散修怎么可能能对付得了那么多的周天境修士。别到时候一下子杀了,他却有个极其厉害的后台,那黑煞也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而黑煞只给了他一个月的时间,可这些天魏索一直在天级住所里修炼,眼看快一半的限期过去,刘中舟都快急死了。为此他还买了一种名为鹦鹉传声螺的专门用来偷听别人对话的法器,可是这次好不容易在拍卖会场里面听出了魏索的声音,但是拍卖会场里却有专门的禁制,他也根本无法听到魏索和别人的谈话。

    所以他只有在拍卖会场外面守着,等到了魏索和南宫雨晴的出来。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和他一起出来的竟然还有珍宝阁的大小姐韩薇薇,而且看他的样子,和韩薇薇还似乎很熟的样子。难道他真的有什么大的背景么?

    珍宝阁这处专门用来试验法器和术法威力的房子,却是没有什么独特的禁制,用他的鹦鹉传声螺是可以偷听得到魏索他们的对话的。

    所以装着肚子疼要方便一般,一跑入这座青色殿宇的偏僻后巷的刘中舟,马上就迫不及待的再次拿起了鹦鹉传声螺,贯注了真元激发之后,马上放在了耳边,开始偷听起来。

    但是让他一下子愣住的是,这个后巷的另外一头,竟然也是有一名中年红衣修士掠了进来,而且手中竟然也同样拿着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鹦鹉传声螺的样子。

    刘中舟和这名中年红衣修士顿时齐齐一愣。

    要是魏索在这里能够看到这名红衣修士的话,也觉对会一下子愣住,因为这名红衣修士竟然就是抢过他地火炉房的那个很有可能是剑修的修士。

    而他此刻很明显也是和刘中舟一样来偷听他和南宫雨晴、韩薇薇的谈话的。

    就在刘中舟和这名红衣修士大眼瞪小眼,一齐愣住之时,两个人的鹦鹉传声螺之中,却正好清晰的传出了韩薇薇的声音,“老流氓,我把我的衣服脱了,你也把你的衣服都脱了吧。”

    现在南宫雨晴也在里头,珍宝阁大小姐和这魏索的关系,竟然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了?

    刘中舟的脑海之中顿时浮现出某种一男二女的画面,而呆了一呆之后,让他和红衣修士面色一变,同时收起了鹦鹉传声螺,各自朝着两侧飞速退了出去。

    几乎就在两人消失的瞬间,一名只是正好路过的修士从这条巷子外走了过去,而青色殿宇的里面,韩薇薇却是一脸鄙夷的看着魏索说道,“我可不想到时候把你外面的衣服打烂了,又看到里面一个肚兜恶心人。”

    “得了吧。”魏索老脸微微一红,“你不就是怕我到时候身上还藏着什么法宝么?换就换,大家都换上你们珍宝阁的普通衣服,再打就是了。要是不放心的话,你也可以看着我脱光光换衣服的。”

    “呸!我怕看了恶心得一年吃不下东西。”韩薇薇这么说着,却还是对着空旷的大殿门口站着的一名珍宝阁的弟子说道,“你去给他一套衣服,然后看着他换上。”由此可见,韩薇薇这个小丫头有些时候还是很小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