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六十四章 谁比谁阴险(第一更)

第六十四章 谁比谁阴险(第一更)

    怪不得对方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原来竟然是有一件真正的灵阶防御法宝和一件可以毁坏对手法器的法宝!

    而且这名脸色惨绿的干瘦老者的身份还在那名灰衣周天境修士之上,很明显也是一名周天境修士。

    就铁策脸色蜡黄的周天境修士看着手中的月华轮脸色大变的同时,干瘦老者这一方在黄色宝伞的笼罩下根本不用顾忌防御的另外四人,也纷纷的祭出法器,朝着铁策五人攻来。

    魏索在城北集市见过的那名灰衣周天境修士祭出的竟然也是一套成套的法器,只见他的法器祭出时看上去就像一副鱼骨,但是一祭出来,却是化成了数十道白光,朝着铁策五人击去。

    另外的三名修士,却是分别祭出了一枚银光闪闪的法印、一条青色的木鱼、一柄闪着黄光的小斧。

    这四件法器一祭出来,麻衣修士施展出的两面门板大小的雷光厚盾瞬间就像纸片一般被撕碎。盘旋在铁策这边五人身前的两团黄雾倏然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面厚达丈许的黄色土墙。四件法器打在土墙上面,打得黄色尘土飞扬,却是被硬生生的阻住。

    但那名施展出这道术法的身材矮小的黑袍修士明显也是脸色一白,直接吞下了两颗回气丹,显见这道防御力极强的术法对于他来说施展一次也是几乎要耗尽他体内所有真元的。

    “南宫雨晴!”

    眼见自己这方彻底的处于下风,铁策这边为首的脸色蜡黄的周天境修士猛一咬牙,下定了决心一般,朝着南宫雨晴一声厉喝,同时抖手射出了一颗暗金色的珠子,打在了笼罩在对方五人头顶的那面黄色宝伞上。

    干瘦老者眼中刚刚显出讥笑的神色,似是觉得对方根本不可能破得了自己这件灵阶防御法宝,但是只见那颗暗金色的珠子打在黄色宝伞上,却是突然无声无息的爆开,化出了一团耀眼的暗金色光芒。

    在干瘦老者骤然变得惊骇至极的目光中,他这件黄色宝伞竟然是在暗金色光芒中无声无息消融一般,足足有大半幅伞面直接化为了灰烬。

    在脸色蜡黄的周天境修士一声厉喝的同时,南宫雨晴却是心领神会,倏的一声激发了她那件法宝残片。

    黄色宝伞被击溃的同时,她那片法宝残片化成的蓝光毫无阻碍的穿了过去,瞬间就到了干瘦老者的面前。

    眼看干瘦老者就要被南宫雨晴的法宝残片击杀,他的胸口位置,却是闪出了一面黄光灿灿的光华铜镜。“当”的一声,这面铜镜直接就被打出了一个洞,灵气散失,掉落下去,但这一阻,却也让干瘦老者往旁边一让,原本要从他额头穿过的蓝光,却是咻的一声,只割下了他的一片耳朵。

    “啊!”干瘦老者一声惨叫,惊魂未定的捂住了自己的伤处。而南宫雨晴这一方五个人却也是彻底的变了脸色。

    脸色蜡黄的周天境年轻修士的那一颗暗金色珠子和南宫雨晴的法宝残片,已经是他们这边压箱底的东西,可是两人针对干瘦老者这一击,竟然还只是让他受了轻伤,没有能够将之杀死。

    “退!”

    一声凛冽的声音从脸色蜡黄的周天境年轻修士口中发出。随着两面门板般的雷光厚盾的再次闪现,铁策五人全部掠入身后的甬道之中,黑衣修士双手中黄气源源不断的用处,变成一团团不停堆积的黄土,似乎要将他们身后的甬道全部封死。

    “伤了我还想走!给我回来!”

    但就在这时,从刚刚被脸色蜡黄的周天境年轻修士和南宫雨晴的联手一击中回过神来的干瘦老者一声厉吼,那个白气森森的葫芦竟然是倏然从未闭合的黄土缝隙中穿过,射到了铁策五人的后方,嗤的一声,喷出大蓬大蓬的黑水。

    铁策五人全部脸色剧变,猛的顿住,轰的一声,反而是被这一大蓬一大蓬涌来的黑水逼得撞破了自己布下的土墙,退了回来。

    干瘦老者这方追击的五人呈一个半圆形将铁策五人围住,而就在铁策五人惊魂未定的施法抵挡干瘦老者这方五人随即发出的术法和法器时,一名白衣修士却是没有任何声息的悄然出现在了五人后方的甬道之中。

    这名白衣年轻修士长得唇红齿白,英俊潇洒,但是却是极其的阴险,鬼魅一般出现的同时,身上的白色法衣上竟然是冒出了一团白雾,隔绝了他所有的气息和法力波动。

    他一现身出来,就是对着远处被削下了一个耳朵的干瘦老者使了个眼色,偷偷的从怀中取出了一根透明冰棱般的法器。

    “让你们见识一下我另外一件灵器!”

    干瘦老者似乎早就知道这名白衣修士会出现,虚张声势的大喊了一声,吸引住了铁策五人所有注意力的同时,就等着那名偷偷的从后面包抄的白衣年轻修士出手。干瘦老者很清楚这名白衣修士也是一名修为和自己相差无几的周天境一重的修士,而且此人身上同样有几件厉害的法器,实力并不在自己之下。

    在他看来,这一下对方至少要被杀死两到三人。

    但是让他觉得见了鬼的是,明明他此刻虚张声势的大叫了一声,说自己还有一件灵阶法宝,吸引了对方五人所有的注意力,此刻已经是白衣修士出手偷袭的最好时机,可是白衣修士居然是愣在那里,没有出手。

    “难道你穿了件白衣服,就真的变成白痴了么?”已经被削掉了一个耳朵的干瘦老者的鼻子都差点要气歪了。

    可这个时候从后面鬼鬼祟祟摸上来的白衣修士也觉得自己真的见了鬼了。

    之前白衣修士也已经看到了刘三炮和“韩鹰眼”的尸体,可是就在他准备出手的这个时候,他却不可置信的看到,现在已经位于干瘦老者等人身后的韩鹰眼的尸体却是非常灵活的爬了起来。还朝着他摆了摆手。

    就在他这一呆之时,呜的一声,只见一蓬黑色的骷髅头和一道乌光从这个无比灵活的爬起来的人手中射出,一下子冲到了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的干瘦老者身上。

    南宫雨晴等人也全傻眼的看着一具尸体突然灵活的爬了起来,对着干瘦老者出手。

    还没等她和铁策其余四人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干瘦老者的头颅已经直接被那道乌光切了下来,与此同时,干瘦老者的身体也被一蓬恐怖狰狞的黑色骷髅头打得栽倒在地。

    “什么人!”

    就在灰衣修士等人全部寒毛炸起,拼命的施放防御法器,转过身去的同时,那个一下子偷袭杀死了干瘦老者的人已经往后方右侧滑出了十余丈,同时十分迅速的连续放出了两面玄鬼盾挡住了自己的身前,并大声叫道:“南宫雨晴,小心你们后面有个鬼鬼祟祟的小白脸偷袭你们!”

    “是你!”

    南宫雨晴几乎和灰衣修士同时叫了起来。只不过一个兴奋,一个却是惊骇无比,真正的见了鬼一般。

    “嗤”的一声,就在魏索大叫起来的同时,白衣修士反应了过来,手中冰棱般的法器上喷出了一蓬凛冽至极的寒气,竟然是一下子将那名脸色蜡黄的周天境修士和身材矮小的黑衣修士、麻衣修士全部冻在了一块坚冰之中。

    与此同时,他的手中也出现了一柄黑光闪闪的尖锥一般的法器。

    这名阴险的白衣修士似是看准了南宫雨晴这边只有这三人的防御比较厉害,所以一动手就将这三人先行制住,然后再用攻击力强横的法器进行刺杀。

    但是让这名白衣修士的寒毛一炸,差点吓得裤子都湿了的是,他突然看到,一头光着膀子的风灵犼就在他身旁不远处,鼓着眼睛看着他。

    “怎么这里会突然有一头风灵犼的!”

    白衣修士啊的一声惨叫,手中黑色尖锥一般的法器顿时打向了身旁不远的风灵犼,同时手忙脚乱的祭出了一面白色的小盾。

    就这缓得一缓,喀嚓一声,那一块坚冰被柳五发出的一团火光冲破,脸色蜡黄的周天境修士等人脱困而出。

    而被那黑光尖锥穿身而过的风灵犼却依旧是一动不动,鼓着眼睛看着那名白衣修士。

    “我靠!是假的!”

    被吓得差点裤子都湿了的白衣修士终于反应了过来。

    “紫霄散人他们也是被你杀死的?”灰衣周天境修士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魏索,寒声说道。本来魏索很明显只不过是一个神海境的低阶修士,根本不在他的眼里,可是他刚刚却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杀死了比自己还要厉害一些的干瘦老者,而且之前比他要厉害一些的紫霄散人也似乎是死在了他的手里,现在他的心中寒意上涌,一时却是都有些不敢对魏索出手。

    “今天杀了好些个,有点搞不清楚了。”魏索一边有些提心吊胆的把阴磷骨剑都捏在了手里,一边却非常装逼的甩了甩头,说道,“你说的是水潭边给我杀了的那个紫袍老道,还是刚刚在外面给我杀掉的那个和你在城北集市碰过头的穿黄衣服的家伙啊?”

    “什么,连文道阁都被他杀了!”

    灰衣修士等人当然不知道魏索是故意吹牛,一听黄衫修士都被魏索杀了,这些人的脸色顿时全部刷的一下变了,看着魏索的眼神就像真的见了鬼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