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六十三章 装死、火拼(第三更,求红票)

第六十三章 装死、火拼(第三更,求红票)

    “你妹哟,小伙子长得还不错嘛。”

    络腮胡子第一时间居然没有觉得阴风呼啸的阴魅刃恐怖,反而是看着魏索眼睛一亮。

    “我靠!”魏索只觉得一阵恶寒的同时,“当”的一声爆响,络腮胡子的大刀居然是又硬生生的挡住了他的阴魅刃,刀身上只是出现了一条斩痕。

    他这柄看上去平平无奇的大刀居然除了攻击力惊人之外,还可以当成一件灵器级的防御法宝来使用。

    “噬心虫!”

    “不要上当!他是骗你的!”而且就在挡住魏索阴魅刃一击的同时,这络腮胡子居然还朝着魏索的身后看了一眼,见鬼似的一声大叫。要不是绿袍老头第一时间提醒魏索,魏索就真要以为身后突然出现一条噬心虫了。

    “嗤!”的一声轻响,装作上当要回过头去的魏索毫不客气的发动了日灼宝符。

    “你妹哟!”

    络腮胡子修士一声惨叫,两个眼睛顿时被一下晃花,什么都看不见了。

    魏索现在对敌也有些经验了,发动日灼宝符的同时,身形就往左一动,做出了个要往左边横飞出去的假动作,但在强光亮起的瞬间,身体却是反而朝着右边飞掠了出去。

    “唰!”

    只见络腮胡子的大刀一下子就斩到了魏索的左边,一路切过去,斩在了石壁里头。

    面对这么又变态又阴险的修士,魏索也不敢节省真元,直接咬牙再次发动了阴魅刃。

    “你妹哟!真是灵器?!”

    但是络腮胡子一声尖叫,眼看阴魅刃就要冲到他的身上,他的身外却是又涌起了一个青铜色的光幕,阴魅刃一冲之下,竟然只是将这个青铜色的光幕打出了数条裂纹,而没有能够将这个青铜色的光幕打碎。

    两记阴魅刃一发,魏索的真元也几乎见底了,不能再激发阴魅刃,伸手一挥拼着残余的真元,将六柄流萤飞刃激发出去的同时,也将压箱底的阴磷骨剑捏在了手里,准备要是这紫袍老道的流萤飞刃还攻不破这个青铜色光幕的话,就用这压箱底的阴磷骨剑来对付这个变态家伙。

    “嗤!”

    六片流萤飞刃打上去,终于一下子刺破了青铜色光幕。就在络腮胡子勉强睁开眼睛,看清魏索真实方位的同时,六片流萤飞刃一下子从他胸口冲入,然后从他的胸后穿了出去。

    被这样六片一尺来长的飞刃当胸穿过,基本上肯定是活不了了。

    可是这络腮胡子修士居然是稳稳的站着,若无其事的样子。

    “你妹哟!”一身冷汗的魏索僵立了片刻之后,也是忍不住和络腮胡子一样叫了这么一句。

    太变态了,这络腮胡子现在眼珠子鼓着,已经是死的不能再死了,可是却就是这么硬挺挺的站着。也难怪魏索也会忍不住和他一样叫一声你妹哟,因为如果不是觉得络腮胡子刚才一直你妹哟你妹哟的叫着,结果现在被砍了六刀还不这么叫一声,似乎有点不对的话,刚刚已经真元耗尽的魏索就已经将手头上威力最大的阴磷骨剑也用掉了。

    “这到底是什么刀啊,真是变态人用变态刀。”魏索抹了把冷汗,把那把插在山壁上的大刀拔了下来。

    但是还没等魏索去扒那个自称刘三炮的变态络腮胡子的衣物,绿袍老头的声音突然极其急切的在魏索的耳中响了起来,“不好,很多人,而且是前后方都有人!”

    “不是吧?”

    魏索的脸一下子白了。他所在的这个地方正好是一个两个甬道之间的小墓室,似乎是用来葬陪葬的丫环奴仆的地方,大小只有几十丈方圆,没有别的出口。

    刚刚络腮胡子是从一条甬道冲出来,而且注意力还在那名黄纱女子身上,他还能躲着不被发现,现在两头都有人包围过来的话,他无论躲在这个墓室哪一个角落,都是绝对会被人发现的。

    而且绿袍老头的声音这么惊骇,说是很多人的话,两头围过来的绝对不会是一个两个。

    魏索又是一声冷汗的同时,猛的一咬牙,从纳宝囊之中拿出了一件破破烂烂,血迹斑斑的衣物。

    这件正式被他在来的桥头杀死的那名独眼修士的法衣,本来这名独眼修士的法衣还有变色隐匿的功用,但是之前被魏索阴魅刃发出的阴风骷髅头冲得破破烂烂,已经失去了功效。

    一拿出这件破烂的法衣,魏索就马上穿在了身上,然后在还站着的络腮胡子身上踢了一脚,就在络腮胡子尸体倒下的时候,他一动不动的趴在了络腮胡子的后面,让络腮胡子的尸体压在了身上。

    他的身高和那名独眼修士几乎相同,这么一趴在地上,倒是和独眼修士的尸体差不多了。

    魏索几乎才刚刚装死妥当,刚才黄衫少女和络腮胡子冲出的甬道之中,就是一下子掠出了五名修士。

    一开始魏索在城北集市见过,然后又在水潭边看到紫袍老道的尸体的那名灰衣周天境修士也在其中。

    “刘三炮!韩鹰眼!”

    一眼看到这个墓室中间乱石堆中的刘三炮和魏索假装的尸体,这五名修士就顿时面色剧变,手里都如临大敌一般的各自握住了一两件法器。

    而几乎就在这群人惊呼色变的同时,一阵声响也从魏索后方的那个甬道中传出,五名修士也从中现出了身影。

    这五人赫然就是先前被一堆腐尸虫缠住的南宫雨晴和柳五等人。

    “黄依依!”

    同样,看到对面的五名修士,猛的一惊全部停下的同时,南宫雨晴等人见到那名全身赤裸的少女的尸首,顿时也是一声惊呼。

    “你们是什么人?”光是从灰衣修士一群人眼中明显的敌意,南宫雨晴这方就已经知道对方是敌非友了,铁策五人中那名脸色蜡黄的周天境年轻修士,顿时眼中寒光一闪,冷然道。

    “我们是什么人?”周天境灰衣修士旁边一名身穿着闪动着绿色荧光的法衣,将整个脸都映得惨绿的一名干瘦老者冷哼了一声,“我们是来结果你们的人。”

    铁策这边身材十分矮小的黑袍修士一声尖利的冷笑,“就凭你们几个,恐怕还不够格吧?”

    “是么?”被身上法衣映得脸上惨绿的干瘦老者冷笑道:“是么,你们的刘白羽方才可也是这么说的。”

    “什么!”干瘦老者这句话一出口,南宫雨晴这一方五名修士顿时都是脸色大变。

    刘白羽便是他们铁策另外一队的带头人,而且也是一名周天境一重的修士。

    “杀!”

    面色一变之下,南宫雨晴这方为首的脸色蜡黄的周天境年轻修士顿时充满杀气的吐出了这一个字。

    随着他这一个字的出口,他们这方五人之中那个麻衣大汉双手一划,却是浮现出了两面门板一般大小的雷光盾牌,几乎将五人的前方全部护住。

    一道月牙般的弯刃从脸色蜡黄的周天境年轻修士手中激射而出,在空中一晃,竟然是变成了数十道弯月般的白光,根本看不出那一道是真的,哪一道是假的。

    南宫雨晴直接取出了魏索给她的一堆火球符,激发出了一张火球符的同时,将她那片威能惊人的法宝残片也捏在了手中。

    柳五也祭出了一个火红色的钢环,在他头顶一转之下,却是旋转出无数条火线,将对方五人身周十数丈方圆全部笼罩在内。

    与此同时,身材十分矮小的黑袍修士也一抖手,化出了两团充满土腥气的黄雾,如同两条黄龙在五人的前方翻滚不定,同时一个土黄色的光罩也从他身上散发开来,将南宫雨晴等人全部笼罩在里头。刚刚对付腐尸虫时,负责防守的只是那一名麻衣大汉,但是现在面对对方的五名厉害修士,这名黑袍修士却似乎也是专心致志的防守了起来。

    南宫雨晴这一方五人同时出手,而且其中还有一名周天境修士,威势是极其的惊人。

    “哼!”

    但是脸色惨绿的干瘦老者却是不以为然一般一伸手,祭出了一柄嵌着许多颗绿色宝石,有许多红色火焰般符纹的黄色大伞。

    “嘭嘭嘭!”南宫雨晴这一方发出的所有法器和术法攻击上去,竟然是全部被这柄黄色大伞全部挡住!

    “灵器!”

    脸色蜡黄的周天境修士面色大变的同时,干瘦老者眼睛一眯,又是伸手一点,祭出了一个白气森森的葫芦。

    葫芦口一张开,居然是喷出无数滴黑水,这些黑水一溅到柳五和脸色蜡黄修士祭出的法宝上,顿时发出了滋滋的声音,冒出一股股的白眼。

    “不好,这是腐尸水!能够毁坏法器!”

    脸色蜡黄的周天境修士一声惊呼,飞速的将祭出的月牙般弯刀收回了手中,只见月牙般弯刀上面已经坑坑洼洼,光华黯淡了。他这件月华轮也是一件半灵器,而且施放时能够化出数十道光影,让对手根本辨别不清哪一道是真的,威力远超一般的半灵器,可是没想到一个照面之下,就差点被对方彻底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