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六十二章 变态修士(第二更,求红票)

第六十二章 变态修士(第二更,求红票)

    略微的把独眼修士的奴兽残篇翻了一翻,魏索就开始借着青皇葫芦上散发的一点青光,开始研究地陵地图。

    在羊皮地图上,整个地陵被分成了乾、坤两部分,而划分乾、坤两部分的,正是魏索刚刚经过的那个架着石桥的深渊峡谷。

    从地图上看整条深渊好像护城河一样连成了一个圆圈,一共有十八座刚刚那样的石拱桥连通里面的乾宫和外面的坤宫。不过从地图上的标注来看,十八座石桥中有十座已经彻底的断裂,只有擅长飞遁诀法的人才能通过,像魏索这样依靠风云履才能腾空几丈的低阶修士,是不可能凭空飞跃那么长的距离的。

    整张地图上有大概画出了地形的部分只有整个地陵的三分之二的样子,其余的三分之二似乎黄衫修士那一伙人也没探过,但光是地图上有标注的地方,就已经和灵岳城差不多大小了。

    要不是现在魏索买了双高级货风云履,速度比平时快了好几倍,否则光是从一头笔直的穿到一头,估计都要个半天的时间。

    距离魏索现在最近的一处噬心虫经常出现的地方,地图上标注是叫做铁匠谷。似乎这地陵的主人似乎是一个大国的皇帝,还相信有阴间黄泉,在建造这地陵的时候,觉得自己死了之后还要到阴间去率领军队去建立一片疆土,所以这个地陵之中不仅有许多大规模的殉葬点,埋了许多的军士兵马,而且还活埋了许多工匠陪葬。那铁匠谷就是让这些工匠帮他打造兵器的地方,底下就有一条玄铁矿脉,然后玄铁矿脉上方被开辟成了一个地宫中的山谷,里面建造了不少普通凡人的熔炉。

    不过从地图上来看,那处山谷已经倒塌得不成样子,地形变得十分复杂。

    魏索觉得既然铁策的人是为了噬心虫而来,那很有可能那附近就会有铁策的人。

    就在魏索一咬牙,决定要冒险偷偷接近那地方看一看时,整个青风陵之中,却有响起了一阵沉闷的斗法声。而且这次的斗法声比起先前任何的一次都要猛烈的样子。

    魏索脸色微变,听了一会,确定了按地图所示,那声音传来的地方,应该就在距离他左侧,在地图上一处叫做东后陵的地方。

    那个东后陵似乎是建造这地陵的皇帝的一个妃子的墓室,从地图上看像一座宫殿一般的圆形墓室正中,还摆着一具大大的石棺。

    魏索再仔细的看了一遍周遭的地图,然后就将地图收了起来,在一片废墟之中,好像一只灰色的蝙蝠一样,无声无息的飞速朝着东后陵的方向掠去。

    在距离东后陵大概还有五六里之遥的一条方形墓室甬道之中,魏索突然停了下来。因为这个时候东后陵方向的斗法声音,已经全部消隐了下来。

    “前面有人来了。”

    而几乎同时,绿袍老头警示的声音也在魏索的耳中响了起来。

    魏索目光四下一扫,看到周围没有什么藏身之处,飞速的往后退去,而魏索才几乎刚刚退出这个甬道,闪身躲在甬道入口处一尊倒塌的石像后方的阴影中。甬道之中就传出了一阵破空之声。

    一名身穿黄衫,身形曼妙的女子,脸色煞白,香汗淋漓的从甬道中跃了出来,随后,一名穿着大红袍子,身材魁梧的络腮胡子中年修士,也从甬道中追了出来。

    两个人都没有发现躲在一侧的魏索,一逃一追之下,那名身穿黄衫女子的逃遁速度却是远不如络腮胡子中年修士,很快就被追上了。

    眼看无法摆脱身后修士的追杀,看上去长得非常不错的黄衫少女一咬牙,停了下来,一挥手,一件五彩蝴蝶般的法器,化成了一道五彩的光芒,嗖的一声朝着后方越追越近的络腮胡子修士打去,与此同时这名肤色白皙的瓜子脸少女激发了一张法符,在身周化出了一个乳白色的光罩。

    “你妹哟!”

    络腮胡子一声口头禅般的大叫,若无其事的一挥,一条寒光一闪,身前却是浮现出一柄寒光闪烁的厚背大刀,只是往下一斩,黄衫少女发出的蝴蝶般法器,就被像一只真的蝴蝶一般斩成了两段,掉在了地下。

    “我靠!”魏索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到。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是用普通大刀模样的法器,可是从这一击来看,这一柄悬浮在络腮胡子修士身前,看上去要多普通有多普通的大刀,却至少是有半灵器的威力。

    魏索还没来得及用望气术看这络腮胡子的修为,络腮胡子就又大声嚷道:“你妹哟!就凭你这点本事还顽抗什么啊,比你修为高的都死在老子手里了,你还不乖乖缴械投降。”

    这络腮胡子声音十分粗犷,而且还带着一股天玄大陆北部的方言口音。

    魏索觉得这欺负女人的络腮胡子怎么都不像好人,只是一时情况不明,他就也不好贸然出手,只是偷偷的用望气术看了一下。

    身穿大红袍的络腮胡子和黄衫少女居然都是神海境五重的修为,只是黄衫少女的神海光华比起络腮胡子要明显黯淡许多,显然络腮胡子修的功法要比黄衫少女高上几个档次,而且黄衫少女的手上似乎还没有可以和络腮胡子的大刀抗衡的法器。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敢对我们铁策的人暗中下手,你难道不怕我们铁策的追杀么?”黄衫少女又取了一张不知道什么法符在手里,但是一时却没有敢出手,只是声音微颤的质问道。

    “这大胡子果然是黄衫文士一伙的。”这下魏索是听出来了。

    只见络腮胡子用方言味极重的北方口音道:“你妹哟,看你这妹子长得还算机灵,怎么说两句话这么蠢的。从今天起你们铁策就要从修道界里消失了,你还要用铁策来吓唬我刘三炮。你还是乖乖的投降吧。我看你长得细皮嫩肉的,要是在这里乖乖的让老子搞上三炮,让老子舒坦了。老子非但不杀你,还给你点好处怎么样。”

    “在这里搞上三炮?我靠,这个家伙太淫.荡了!”魏索一听眼珠子都瞪大了,捏着五行铜环和阴魅刃忍不住就想给这络腮胡子马上来上一下。

    可是让魏索没有想到的是,脸色发白的黄衫少女犹豫了一下之后,就一咬牙,对着嘿嘿荡笑,自称刘三炮的络腮胡子修士道:“只要我那个,大哥你就真的会放过我么?”

    “你妹哟,赶紧的把衣服脱了。我让你把哪里撅起来就把哪里撅起来,什么这个那个的。只要你乖乖听话,我刘三炮难道还会舍得杀你么?”刘三炮极其粗俗的说道。

    “我靠,不会吧,为了活命真的连这样都干了?”

    让魏索目瞪口呆的是,络腮胡子对面的这个黄衫少女在这生死关头,为了活命,居然是真的不顾羞耻,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件给脱了下来。

    不一会儿,这个黄衫少女就脱得身无寸缕,雪白的浑圆酥胸和小腹下一抹神秘的黑色全部暴露在了魏索和络腮胡子眼前。

    面对这样的女的,魏索倒是反而不急着出手了。

    毕竟等到络腮胡子修士真的开始野战的时候出手,成功率会高出许多。

    络腮胡子修士似乎对黄衫少女的身材很满意的样子,“你妹哟,把你的这个光罩撤了吧,还有,给我转过身来,趴在那块大石头上,屁股对着我。”

    彻底不顾羞耻的黄衫少女很是听话的转过身去,双手扶在了络腮胡子修士说的那块大石头上,摆出了一个让魏索十分充血的姿势。

    估计连绿袍老头都看得傻了,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

    络腮胡子哈哈大笑了两声,朝着雪白羔羊一般的黄衫少女走了过去。

    眼看这家伙就要大施淫.欲的样子,但是才走了两步,这名自称刘三炮的修士突然手指一指,他祭出的那柄大刀突然猛的飞斩出去,竟然是一下子就斩在了身无寸缕的少女身上,少女顿时连惨叫都没发出一声,瞪大了不可置信的眼睛,倒在了地上。

    “你妹哟,老子这么一说你还真信了。你还真以为我要搞你三炮啊。你知不知道老子最讨厌女人,只喜欢男人啊。”

    络腮胡子一下杀了少女之后,脸上浮出一片厌恶的神色,接着捏出了一个兰花指,不屑的哼了一声。

    “你妹哟,是谁鬼鬼祟祟的偷袭我!”

    突然,这络腮胡子一声大叫,身前的大刀猛的往上一斩,当的一声爆响,爆开了一团火花,却是砍在了一个从上空套下的水桶般的铜环上,直接就将铜环上看出了一条粗大的裂纹。

    “我靠!”

    魏索没想到这个络腮胡子不仅是人变态,而且反应也是这么变态,额头上顿时冒出一层冷汗的同时,呜的一声,阴魅刃也顿时被他发出,十几个黑色的骷髅头和一道乌光,随着一阵凭空涌起的阴风,朝着络腮胡子涌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