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十章 活动的下品灵石

第十章 活动的下品灵石

    “有清火丹么?”魏索也不高兴和这家伙废话,直接问道。

    “清火丹?有啊,不过你要这丹药干嘛?”一身土黄色袍子的老狐狸倒是有些意外的样子。

    “最近有人在收购火蝎,我想去打点火蝎来卖,当然要弄一颗清火丹防身,不然万一不小心被火蝎蛰了一下,中了火毒,那不就玩完了。”魏索随便找了个理由。

    “还真有傻子收购这火蝎啊。这倒是,有颗解火毒的清火丹就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了。”老狐狸嘿嘿一笑,伸出一根手指,“反正都是熟人,你也知道行情,一颗下品灵石。”

    魏索看了老狐狸一眼,“一瓶回气散、再加一张风遁符,一共多少?”

    “一瓶回气散和一张风遁符,价值一颗下品灵石。加上清火丹的话,一共两颗下品灵石。”

    魏索很干脆的点头,“四张一阶火球符,怎么样?”

    “四张一阶火球符?”老狐狸微微的愣了愣,马上又点了点头,“四张一阶火球符也是价值两颗下品灵石,当然可以。”

    “给。”魏索从怀里掏出了四张他炼制出来的火球符,递给了老狐狸。

    “这….。”老狐狸仔细的看了一下手中四张散发着微微热力的朱红色符箓,“魏索,这几张一阶火球符你从哪里得来的,符文很奇特嘛。”

    “得了,知道不试一下你也不肯做这交易。”魏索白了老狐狸一眼,从老狐狸的手里抓了一张火球符在手里。

    “看你说的,都这么多年了,我还能不相信你嘛,就是我怕你被人骗了吃亏,所以才问问清楚嘛。”虽然这么说着,但是老狐狸的动作可没停,马上转身在前面带起了路来,直接把魏索带到了店后的一间石屋门口。

    “炸塌你这破屋。”站在门口的魏索在心里骂了一声之后,注意力聚集在了自己右手上的火球符上。

    一股淡淡的紫气从魏索的手上泛了出来,裹住了他手中散发着丝丝红光的朱红色符箓。“嗤!”,只见火球符迅速的燃烧了起来,一个火球在魏索的手上飞速的由小变大,火球上散发出的热力瞬间让魏索的手掌感到灼热,但是魏索的心头却同时涌起了一股奇怪的感觉。

    上次魏索施放这火球符时,因为第一次成功炼制,太过兴奋的关系,魏索都甚至没感觉出自己是怎么发出去的。不过这次魏索感觉到,这个火球符形成出来的火团似乎是被自己一层薄薄的真元包裹着,火焰一丝都没有流散到外面来。

    魏索的右手朝着石屋里的一面墙轻轻一挥,呼的一声,这个火球马上飞快的射了出去,而且在魏索前方的不远处,就又飞速变大成了簸箕般大小,一丝丝的火焰也流散了出来。

    “轰!”

    整个石屋里几乎一下子充满了四射的火焰,那面被轰中的石墙上石屑纷飞,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凹坑。

    “奶奶的!”火球符激发之后形成的火球,如果不能及时轰出去的话,一段时间之后,自己真元也会包裹不住,就会在自己的手上炸开,但是通过真元冲击的部位,却似乎可以对火球在空中飞行的路线有所控制。魏索还在回味着这些感觉,一团火舌却是从屋里卷了出来,差点又烧到他身上。

    “这一阶火球符的品质很不错嘛。”老狐狸一看喷出来的火舌就马上笑眯眯的把三张火球符塞到了袖子里,“魏索,成交了,还有一张火球符,我就给你一瓶回气散、一颗清火丹和一张风遁符。”

    ……

    “快看,快看,有个家伙出城居然带着一堆虎纹草和黄毛菇。”

    “哈哈,你看他那头发,好像被火烧过一样….。”

    …..

    “你们懂个屁啊,什么好像被火烧过一样,就是被火烧的好不好,等我发达了,看你们到时候还笑不笑。”

    灵岳城北门外,魏索背着一大捆叶子上的花纹很像老虎皮的青草和一大袋长着黄色绒毛的蘑菇,一边在心里哼哼,一边朝着大青山的方向卖力的跑着。

    虽然在老狐狸那里还是不可避免的消耗了一张火球符,不过魏索也至少从他的嘴里打听到了灵岳城北边大约三百里外的大青山紫铜矿坑附近,据说有不少的火蝎。

    现在魏索背着的虎纹草和黄毛菇就是绿袍老头说的可以用来吸引火蝎的材料,不过这两种东西虽然不像银烛草和火尾花的数量多,但因为对于别的修士来说也是没有用,所以现在背着一堆虎纹草和黄毛菇的魏索看上去是要多傻有多傻。

    天一门在灵岳城外许多处地方都已经布置了传送法阵,许多没有飞遁法宝的低阶修士都会直接通过这些传送法阵去自己想去的地方,但就算最短距离的传送法阵,使用一次都至少要交纳两至三颗下品灵石的费用,所以像魏索这样的穷光蛋,平时都是靠两条腿跑了去了。

    长此以往,现在还不会任何遁术的魏索跑倒是跑得飞快,一溜烟似的,到接近中午之时,魏索终于到达了自己的目的地紫铜矿坑。

    紫铜矿坑原本盛产紫铜矿石,不过在六十年前这里的紫铜矿石就已经全部开采完了,整个矿坑纵深达到二三十里,看上去跟一条峡谷没什么两样,而且紫铜矿坑里头原先开采出来的没有的乱石堆得到处都是,还有许多很深的矿洞,因为这地方没有什么东西出产,所以整个紫铜矿坑附近除了魏索一个人之外,根本就没有别人。

    加上身上原先的家当,魏索现在身上带着的一共是两瓶回气散,一颗清火丹、一张一阶风遁符、两张一阶火球符、一颗下品灵石和他那张还可以使用一次的土盾宝符。

    “绿毛老头,能不能发达就全靠你了啊。”

    检查了一下身上的东西都没有什么问题之后,魏索挑选了一个比较空旷的地带,捡来了一堆干柴,用火石点燃了,然后再将自己带着的虎纹草和黄毛菇均匀的扑在了上面。

    一股有些刺鼻的黄绿色浓烟升腾了起来,不到半炷香的时间,前方顺风处的草丛里倏的一声,一头暗红色的火蝎窜了出来。

    “哇哈哈哈!果然有用啊!”

    一头火蝎血差不多够炼制四张火符的量,按照成功率一半来算的话,就是两张火球符,而两张火球符的市价就是一颗下品灵石,所以现在这头火蝎在魏索的眼里就是一颗活动的下品灵石,看到这头火蝎在跑,魏索就像是看到一颗下品灵石在跑,所以这头火蝎一窜出来,魏索几乎是马上眼冒金光的从一旁的石头上跳了下来,朝着这头火蝎冲了过去。

    这头火蝎还没弄明白到底是什么情况,就看到一个人无比兴奋的朝着自己冲了过来,“嗤嗤!”还在发愣中,魏索发出的两道青水刃就已经准确无误的斩在了它的脑袋上,把它的半个脑袋给削了下来。这第一头出现的火蝎连叫都没叫一声,就马上在地上抽搐了一下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