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三章 把脸转过去
    “我见过没见识的,没见过你这么没见识的!”绿袍老头被气得几乎疯掉了,“养鬼罐本身就不算什么厉害法宝,厉害的是我,你知不知道这几万年里面我看到了多少东西,学到了多少东西,早在两万年前,我就已经是很多人要抢的宝贝了,你你你…。”

    “等等,绿毛老头,你说什么?几万年?”

    “不错,自从第一代主人将我炼制出来到现在,已经是几万年了,知道厉害了吧?”

    “真的?”魏索点了一下挂在床边的那几张美女画,“绿毛老头,快给我说说,你们几万年前的美女,有没有这个美女漂亮?你们那时的双修功法是啥样的?”

    “你白痴啊!”绿袍老头终于彻底的抓狂了,“你知不知道修道界里头最重要的是什么?是经验!我经历了那么多代的主人,有多少的经验?你…你…”。

    “对啊!”魏索的眼睛里一下子冒出了金光,“绿毛老头,这么说你肯定知道很多的功法了,快告诉我几门功法,太厉害的也不用了,估计我也学不会,只要比天道门的天道真解厉害那么一点就够了。”

    “这….我不知道什么修炼的功法。”绿袍老头一呆。“我又不能修炼这些,而且功法修炼又不能从外表上看他是怎么修炼的,我就能知道他是怎么修炼的。”

    “连修炼的功法都不知道,你还好意思说修道界最重要的是经验?”

    “我知道很多炼丹和炼制符箓、法宝的方法!”绿袍老头快要哭了。

    “真的?”魏索的眼睛里顿时又冒出了金光,要知道炼丹和炼器术,这可是大门派的机密啊,整个灵岳城里,也没几个人炼丹师,炼器师。要是这绿袍老头真知道许多丹方和炼器的方子,那这次可真是发达了。

    “随便给我个方子,让我看看你真是不是这么犀利。”被土鳖哥骗了十三块下品灵石的魏索已经穷得当内裤的心思都有了,马上眼冒金光的说道。

    等我给了你个方子,你还不得乖乖的求我,我要喝什么就喝什么。绿袍老头咬牙切齿的想了想,觉得以面前这个人的智商,太复杂和深奥的东西也理解不了。于是这绿袍老头就在脑海里搜出了一个最简单的方子,“回气散,小露草、三夜花、火菊根,三三四,这样的比例,很容易就炼制出来了。”

    “绿毛老头,你到底在这破罐罐里呆了多久了?”

    “干嘛?自从这养鬼罐在我五十六代主人的手里被对手打破之后,我就没出来,要不是你正好弄坏了封印符文,又没弄坏提供我灵气的法阵,我今天还出不来。让我想想…至少也有个一两万年了吧?”

    “不好意思,如果我记得没错,三夜花在三千年前就已经绝种了。”魏索面无表情的说。

    “不会吧?那我再换一个,一阶火球符,银烛草、火尾花,捣碎做符纸,以火蝎血画符,符文是这样的…”

    “符文嘛,我看就没这个必要了吧。”魏索又开始解裤腰带。

    “你这是干嘛?”绿袍老头大惊失色,“难道这几种东西也绝种了?”

    “死绿毛老头,你是成心想骗火蝎血喝吧?喝了就能恢复元气了?就能对付我了?你真当我白痴啊,要想骗我你也编像点好不好?”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虽然说银烛草稀少了点,可这道符方是绝对不可能有问题的,当初我那主人也是炼制这道符箓的时候,发现火蝎血可以让我得到滋养。”

    “装,死劲装。”魏索冷笑着看着绿袍老头,“麻烦你转过脸去。”

    绿袍老头很是迷茫,“转过脸?”

    “恩,刚刚才尿了一泡,你又长得太丑,看着你的脸都尿不出来。”

    “….。”要是能上吊的话,绿袍老头早就上吊了,“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就算要再尿我,也能让我被尿得明白吧?”

    “好,我就让你被尿个明白。”魏索用看着白痴的目光看着绿袍老头,猛的一推窗。

    窗外大雨过后,空气清新,远处的屋面上,几只野猫跑过,还有许许多多的银色野草,在风中倏倏抖动。

    “你说银烛草很稀少?”魏索搬着张板凳看着绿袍老头,“绿毛老鬼,你演技不错啊,今天骗我那土鳖,是跟你学的吧?”

    “不会吧?”绿袍老头的嘴巴张得可以放得下个鸡蛋。那屋顶石头缝里都猛长着的野草,草茎一根根长得跟小棒槌似的,不就是如假包换的银烛草?

    “老鬼,你说的这三种玩意除了火蝎还稍微有点难度之外,另外两种满大街都是。要是这三种玩意就能炼出个火符出来,那我买个鸭蛋也能孵出个母鸡出来了吧?干脆点,把脸转过去。”

    “我明白了!哇哈哈哈哈”

    绿袍老头呆了一会,突然之间欣喜若狂的大笑了起来。

    “难道被我尿得脑袋进水,傻掉了?”魏索这下有点傻眼。

    “想不犀利都不行了!”绿袍老头挺起了胸膛,“我明白了,三夜花在三千年前绝种了,这银烛花一万年前还很少,现在却很多,是因为时间过得太长,一切都不一样了!现在铁线草还有么?琉璃果还有么?多不多?火地龙也没有绝种吧?多吧?”

    “多!傻逼!”魏索翻了翻白眼,说。

    “你还是没明白。修道界数万年前的功法和现在的功法还一样么?不一样了。”绿袍老头却没有抓狂,而是急促的说道,“沧海桑田,世事变迁,修道界的功法,丹方,在这数万年之中都有了无数的演变。数万年前的修士还是靠天地灵脉修炼,后来的修士却大多已经靠灵药,妖丹修炼。我这得自当时一个小门派的丹方,在当时根本就没有多大用,因为当时的银烛花和火尾花都很稀少。但是现在,这两种东西居然长得到处都是了。”

    “绿毛老头,你到现在还要装?你的意思是,你还说你这符方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可以说,冥冥之中,我这最低阶的法宝,无用之物,却是机缘巧合!迎来了最辉煌的时代,我一定会青史留名,在修道界中成为一个传奇!我靠!你!”绿袍老头双手向天,无比激越,无比豪迈,可是还没有说完,一泡尿就兜头洒了下来。

    “真是受不了了。”魏索摇了摇头,系着裤腰带说。

    “大哥,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相信我?”绿袍老头彻底的无语了,“我说的符方真的是真的,不信你可以试一下啊,如果我说的是假的,你就把我丢进粪坑里,泡上一万年。”

    ***

    (兄弟姐妹们,顶起!让我们一路暴暴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