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通天之路 > 第二章 我可不是吓大的

第二章 我可不是吓大的

    “我的十三颗下品灵石啊!”

    “….。”

    深夜,灵岳城城西一处小石屋里,传出了一声声哀嚎声。

    这间简陋的石屋之中,压根就没有什么像样的摆设,倒是床边墙壁上挂着几幅宫装美女的画像,画像画的都是同一名少女,酥胸高耸,面容惊人的美丽,最主要肌肤如雪,如同凝脂。这几幅美女画像画工极其高明,画得美艳少女跃然如生,目光流动,好像要从纸上走下来一般,而且会散发淡淡光华,看上去倒是价值不菲,只是几张画像中美艳少女胸部的位置,颜色有些微微的发灰,看上去好像染了些污迹一般。

    石屋里头,如同死了老娘一般不停叫啊叫的,身穿粗布青衣,看上去长的还算不错的家伙,正是前不久在黄龙山黄沙峡谷打到了两头石尾壁蜥的魏索。

    之所以这么哀嚎,是因为魏索今天在城东的自由集市上将身上画了黑条纹的普通白貂幼崽当黑风貂幼崽卖的时候,看到一个衣服要多老土有多老土,看上去的样子要多憨厚有多憨厚的一个家伙,在卖一个黑色的玉罐。

    这黑色玉罐通体乌光发亮,乌光之中另有玄机,有许多蚂蚁般细小的玄奥古符,一眼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厉害法宝。

    经过一番的砍价还价,魏索以十三颗下品灵石买下了这个玉罐,回来的路上魏索兴奋的要死,因为就算是个最低阶的灵阶法宝,价值肯定也远远不止十三颗下品灵石。可是魏索在回来的路上淋了场雨,到家从怀里掏出来一看,黑色玉罐已经变成了一个灰色瓷罐。罐子表面的一层,居然是化掉了,好像只是一层什么树胶。

    就算是假的,至少也用个真的玉罐啊,这弄个瓷罐随便抹点东西,连雨水都淋得掉,这也太欺负人了吧?好歹自己在普通白貂身上画黑条纹用的还是洗不掉的黑凤仙花汁。

    最让魏索接受不了的是,这个瓷罐的里面还有两条裂缝,外面一层一化,这两条裂缝就露出来了。

    瓷罐上面那些看不懂的符文倒不是假的,可就算这玩意真是个法宝,有了两条裂缝,也应该没有用了。反正刚刚魏索已经试过了,贯注真气、水淹、火烧…什么方法都试过了,(就差掏小弟弟出来朝着里面尿尿了)可这破东西愣是没有一点反应。

    魏索可不是黄沙峡谷里那个败家美女,像他这种低阶的散修,十三颗下品灵石可是一笔大钱。像那两头拼死拼活打到的石尾壁蜥,因为有一头被打得身上没多少完好的地方,两头加起来也才卖到了八颗下品灵石。

    这年头的人都精得跟鬼似的,灵石本来就很不好赚,而且赚回来之后还得自己用。

    魏索现在虽然才神海境两重的修为,但要是放开了吸取灵石中的灵气修炼的话,一天至少要六七颗下品灵石的灵气才够用,可是现在魏索最多每天只敢用掉一两颗下品灵石,修炼长期都处于极其缺少灵石的饥渴状态,但即使是这样,通常两三个月下来都只能剩下十几颗下品灵石。

    这十几颗下品灵石还不能拿来修炼,还得存着作为做一些买卖的本钱,以备一些不时之需。

    可是这一下魏索却是直接被骗了十三颗下品灵石出去,这怎么叫魏索不肉痛。

    “我的十三颗下品灵石啊!”

    魏索越想越是欲哭无泪,顺手就把十三颗下品灵石换来的这个破罐罐往地下一砸。

    原本把这个破罐罐砸得粉碎之后,魏索肯定还是要狠狠踩上个十七八脚才能缓解一下自己想一头撞死的郁闷之情的。

    “这是什么情况?”可是让魏索有点傻眼的是,吧唧一声,这个看上去随手就能摔个七八十瓣的破罐罐被他摔到地上,居然没有被摔碎,好像只是多了一条裂纹的样子,而且这个破罐罐上居然还是绿光闪了一下。

    “快,快给我喝血。”

    “鬼啊!”

    一声凄厉的尖叫声在石屋里炸响,魏索一下子跳到了石板床上。

    绿光居然汇聚成了一个三寸大小的绿袍老头,一蓬乱草般的头发,尖嘴猴腮,看着魏索咂巴着嘴。

    “快,快拿点血来喝。”看到跳在床上吓得跟打摆子一样的魏索,这幽幽的漂浮在破罐罐上的绿袍老头十分鄙夷,又凶巴巴的尖叫道:“鬼你个头啊,连鬼和器灵都分不清楚,还鬼叫鬼叫的。”

    “器…器灵?器灵老大,我这两年就喜欢去柳下巷,柳下巷你知道是什么地方吧,就是窑子,所以得了点小病,估计我的血也不太好喝…。”

    “谁要喝你的血啊,快去拿点火地龙的血给我喝,不过看你这副傻样,没有火地龙的血的话,火蝎的血也凑合了。”绿袍老头不耐烦的骂着。

    “器灵老大,你不是要喝我的血啊?”魏索放下了兜住自己头的被子,“能不能问你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会不会放法术?我知道有个地方火地龙多,我带你去杀啊,让你喝个够啊。”

    “要是我会,我还在这跟你这么多废话?我还不如揍你一顿,自己出去找啊。”

    “你也没办法夺舍啊什么的?”

    “废话!我是只能帮主人控制着养鬼罐的器灵,现在这养鬼罐都坏了,我还能做什么?…喂喂,你要干什么?”绿袍老头突然尖叫了起来。

    魏索从床上跳了下来,解下了裤腰带….。

    嘘嘘嘘,魏索吹着口哨就朝着这吓傻了的绿袍老头撒了一泡尿,慢条斯理的系着裤腰带,“既然你什么都不能做,那你还敢这么牛?什么火地龙的血是没有,尿倒是有一壶。”

    “我….。”绿袍老头呆了半天,才不可置信的叫了起来,“你居然敢尿我?你居然敢尿我?”

    “干嘛?你还能咬我啊?你来咬我啊?”

    “我…,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厉害?别人要是见了我,哭着喊着求我都来不及,你居然敢用尿尿我?”

    “屁咧,连个术法都不会,控制的什么鸟罐罐又坏了,什么都不会,吓唬我啊?我难道是吓大的啊,你也不出去打听打听,我十三岁就敢出去偷看美女洗澡了。”魏索不屑的翻了翻白眼,他看出来这老头好像连离开那破罐罐上方都不能。

    ***

    (前面几个红票群都差不多满了,公布1个新群:24201634。PS:第二更已经给力的来了,大家的红票收藏啊什么的给力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