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武侠修真 > 法师伊凡 > 482 终点
    岩浆出现的一方面给地面带来了额外的大量热源,大量灼热的空气和水汽开始进入大气层,参与整个地球的大气循环,促使一部分地区温度急剧升高,而在另一方面,大量的火山灰也被携带入其中,这些尘埃阻挡住了大量阳光照射,也让一部分区域开始出现反常的寒冷气候。

    七月本该是亚洲东部一年中最热的时间段,但是因为靠近沿海,大量水汽和火山灰的尘埃在空中凝结成一块巨大无比的乌黑铁板,让这些区域的气温飞速下降,以至于十几天之后,Z国境内最大的两条河流,长江和黄河就被完全冻结。

    与此同时,被“加强”过的东南亚气流纷纷抵达亚洲中部一带,短短十几天之后,在新疆,参杂着火山灰的黑色暴雨已经在塔克拉玛干沙漠最低点形成一个小小的湖泊,而在西藏,大量的降雨将地面蔓延的岩浆冷却,形成的大片大片的新山脉,而随着新的岩浆不断涌出,这些山脉的速度也在不断增加,而这过程中二次蒸发的水汽甚至已经开始越过地球最大的自然天堑——珠穆朗玛山脉,它们最终到达印度的恒河平原一带,形成的“泥石流”开始将昔日整个印度城市都埋入地底。

    对联军来说,近段时间比之前战争期间还要难熬,因为失去了地面补给,以及存粮、饮水的持续消耗,许多地下城市已经开始出现饥荒的苗头,各国政府一方面大幅度削减每个人的分配口粮,另一方面开始挖空心思寻找任何一丝可能的粮食来源,现在联军各空间站内部,凡是作用不大的公共区域,都已经开始种上了玉米土豆之类产量较高的作物。

    但这毕竟只是杯水车薪,粮食总共只有那么多,吃一点少一点,此时联军内部已经开始出现不同的两种声音,一部分粮食相对充足的国家认为,以联军现有的粮食,想要养活这几十亿人,是根本做不到的,与其大家最后同归于尽,不如从现在开始就做出决断,那就是抛弃大部分人,如果把这个数字降低到十几亿,甚至几亿,几千万,那……

    最初,这种意见只是几个代表私下里谈,但是随着问题的愈演愈烈,终于在一次调剂粮食的会议上被提到了桌面——所有人过段时间死还是一部分人马上死,这已经成了人类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封敬亭作为卡梅尔代表出席了这次会议,在投票环节,他作为卡梅尔代表投了弃权票,但他也表示,粮食问题“可能”没有大家想象的严重,卡梅尔军队的前锋日前已经抵达地球占领过额那两个位面,发现整个星球已空无一人,而皇帝并没有如大家一开始所想的,将那些位面摧毁,卡梅尔目前正组织人力在两颗星球上未被辐射的区域(之前都受过轰炸)开始尝试农业种植,如果情况理想的话,几个月之后将能得到第一批收获……但量可能不会太大,当然会随着时间增长逐步扩大规模,但这个扩张速度……

    换句话说,卡梅尔只是表示了一下他们对长远的乐观意见,但联军现在讨论的则是迫在眉睫的问题,是几个月之后,全世界即将面临全面饥饿的问题——一两个月时间还是建立在理想状况下,还有近两千万敌人正在时刻破坏,之前在太空中,已经发现好几例敌人不顾一切用魔法冲进空间站,身上带着汽油瓶大肆破坏的事情,联军方面估计他们是想来烧毁粮食,但太空中粮食都被存放在空间站外的真空环境,真正的“真空保存”,别说他们找不到,就算找到了也没办法焚毁,因为根本连氧气都不存在,但这些迹象已经说明敌人开始注意到地球人的粮食问题,现在他们没办法,不代表以后没办法,安娜就提到过,如果她是敌人,要破坏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从地面辐射区随便找一把沙土,然后均匀用魔法掺进粮食就行……

    不过这次会议最终还是耽搁了下来,大部分国家的态度都如卡梅尔一般,都投了弃权票,显然抛弃道德比抛弃地球更难以让人决断,几位代表甚至言辞激烈的说出:“在会议上以生存之名剥夺一部分人的粮食,和敌人坦然吃掉同类身体有什么区别?而在我看来,敌人采取的这种方法还显得更坦率!起码他们没有浪费!”

    敌人剩余的这两千多万人现在就是这么解决粮食问题的——现在整个地球,除了野地里的野草,以及同胞的身体,几乎就没有他们能入口的东西,即使他们想吃地球俘虏也做不到,原本联军还乐观的表示,失去后勤的帝国军队用不着围剿,他们很快机会崩溃,但半个月下来他们就知道自己错了,敌人是在崩溃,但崩溃的速度远低于他们预计。

    进入八月,战争迎来了有史以来最惨烈的一段时期,地面已经是一片火海之后,失去破坏价值之后,敌人开始将目光转移到太空和地下城市,尤其是地下城市,开始出现大量敌人的自杀性袭击——几十个,甚至数百个人同时出现,拼着他们的性命,打开了一个很小的空间口子,和之前的从地底引出岩浆不同,这次敌人是把地面的岩浆重新引入地下,数公里的重力势能差让岩浆仿佛爆炸般喷涌而出,在造成火灾的同时,也将整个地下城市的空气温度急剧升高——许多城市因为没有能够及时阻止,大量居民就被这种高温灼热蒸汽活活烤死。

    同时,卡梅尔也陆续发现越来越多的皇帝位面,卡梅尔人之前甚至已经准备好了大量核弹,但却一直没有使用的机会——敌人显然早就知道无力抵抗,如今都已经消失不见,而留在这些位面的,只有零星的一些位面原住民,他们都是在这附近避难的人群,皇帝的统治刚刚结束,他们就迫不及待的回到自己家,卡梅尔不得不专门为这些土著划了一片保护区,然后马不停蹄的开始开始向前方追击……

    皇帝军队在地球的举动说明他从未有停战的想法,在伊凡看来,和平,停战,这类字眼根本在帝国人脑袋里根本就不存在,而他们又掌握了大量地球俘虏,可以说,现在每一秒的放松,就是未来多一份的风险,尤其是高维技术,纯粹只是“纸面上”的技术,除了魔法,不需要一点技术基础,以皇帝这么大的人口基数,如果他们掌握了这一技术反过来打这种“空间游击战”,卡梅尔和联军根本无力抵挡,所以别说敌人暂时没有停战请求,就算有这个请求,卡梅尔也不会同意——用伊凡的话来说,除了皇帝愿意无条件投降,这场战争将永无止境。

    地下城市屡次出现的危机让联军不得不将绝大部分魔法力量投入到移民中来,从地球的地下转移到皇帝位面的地下(比起地面,地下城市几个最大的优点,就是相对独立,建设方便,不受地面气候以及病菌的影响,这些位面很多地方至今还残余大量地球之前使用过的病菌病毒),但联军不是帝国,魔法使用的规模有限,还得时刻用来针对敌人的破坏,所以移民速度十分缓慢,七月下旬至八月中旬两个星期时间,才转移了不到数千万——和几十亿人口相比,这个数字只能说是杯水车薪。

    到了八月下旬,粮食匮乏的问题重要开始扩散,就连卡梅尔境内,也开始实行更严格的粮食管理法律:粮食除了用于给人吃,不得用于其他任何用途,包括饲养动物、宠物以及作为工业用途。在地球的地下城市,每天都吃不饱的人开始挖空心思开始琢磨什么能够吃,名贵的宠物犬和老鼠一样,很快成了第一批尝鲜者的盘中美味,一些人甚至开始有意识偷偷将自己的名牌真皮大衣、真皮包包藏起来,以备不时之需。

    九月初,在粮食供给的巨大压力下,联军不得不宣布再次削减个人口粮——此时一个成年人一天口粮只有不到两百克,只能基本维持一个人短期之内不至于饿死,之前被大家一直鄙视的胖子成了所有人羡慕的对象,他们身上的脂肪成了饥饿中最好的粮食储备,同样的粮食许多瘦子连续吃一个月连路都走不动了,而对他们来说只是瘦了一圈而已。

    粮食储备的下降和新粮生产的上升始终无法完全吻合,9月下旬就是这个缺口的开始——卡梅尔人已经出现许多粮食援助组织,号召有条件的人尽量节省粮食,用于支援地球同胞,在卡梅尔每一个空间站食堂边上,都出现了“粮食爱心箱”,但即使是卡梅尔人也没有太大余力去献爱心了,相比起地球,卡梅尔人只是算“能吃饱”而已,而远远不到多余浪费的程度。

    半个月之后,坏消息和好消息依次传来——各国在新位面种下的粮种出现了不发芽的症状,经检查是因为这些位面宇宙辐射远远超标,导致种子死亡,联军不得不放弃在这些位面表面移民的计划,将农田规划到地底,然而这就意味着收获时间进一步扩大,以及收获规模进一步缩小……与此同时,卡梅尔在位面中第一批粮食得到收获,但远远算不上丰收,因为这批粮食是卡梅尔计划之外的(卡梅尔开始最坏的打算是几年内颗粒不收,一切政策也是以此为前提计算的),所以相对缓解了饥荒。

    ……

    在解决地球内部问题的同时,卡梅尔对皇帝的追击一步也没有放松,高维定位工程已经被卡梅尔列入国家战略工程,随着这项工程的规模越来越大,新位面的发现也速度越来越快,在个别位面卡梅尔人已经抓到了帝国大部分撤退的尾巴……

    但是继续追击下去之后卡梅尔人发现,敌人后来的位面不再是通常那种带星球的位面,而是如伊凡描述的那种避难所——只不过这些避难所的体积相当巨大,敌人在这些避难所留下了小股施法者作为阻挠,在清理完这些敌人之后,卡梅尔人开始发现,敌人正在逐步放弃庞大避难所的计划,他们开始化整为零,开始向周围无数位面挖掘许多袖珍空间站,敌人这种行为给卡梅尔的追击带来了很大困难,因为没人知道皇帝是向哪个方向逃跑,而以卡梅尔的魔法效率,如果在全部方向上挖掘追击……那肯定比不上帝国挖掘逃跑的速度。

    追击帝国的行动不得已被暂时搁置,卡梅尔开始将魔法资源重新倾斜到粮食生产上来,同时也开始与联军加大合作力度,围剿还在地球的残军——此时两千万人经过数月“自食”,以及和联军的对抗,已经剩下不到一半,这七八百万人大多数蜷缩在地下挖掘的简陋洞穴,以及一些占领的人类地下城市,时不时出来骚扰地下城市,去轨道空间站搞搞破坏,这些洞穴分布在全球的地壳中,联军很难进行侦测和清理,而在他们占领的一些地下城市,AI甚至帮助他们重新恢复了魔法防御——只不过变成用来对付联军,这种迹象让伊凡不免有些后悔当时的做法——可以想象,已经逃跑的皇帝在AI的帮助下,究竟能做到什么程度。

    但AI也不单单起负面作用,在许多地下城市,AI现在都已经成为那些城市具体事务的规划者?以及生产活动的间接参与者——AI几乎就是一部活的百科全书,有了它的帮助,可以让一个一无所知的人在几天之内培养成合格的工人或农民,有些底子的甚至可以成为专业技术人员。

    ……

    因为这次战争,许多国家都永远失去了他们的国土,随着敌人规模逐渐缩小,联军的军事事务所占比例也越来越低,到最后自然而然就成了一个巨大的政治组织,有点类似联合国,但权力却比联合国大的多,因为它掌握了几乎所有国家力量——除了卡梅尔。

    卡梅尔目前在联军中处在一种比较超然的地位,因为联军和卡梅尔合作的基础因素——也就是技术换魔法已经越来越小了,饥荒中卡梅尔只是靠米饭和面包,就得到几年前导弹航母都抢不到的一流科技人才。两者的地位逐渐从以前的平等合作,演变成卡梅尔单方面支援联军——不论是农业、工业还是魔法,卡梅尔的规模都远远超出太空中的联军,最重要的是,在高维定位这一领域,卡梅尔拥有完全的先占优势,尽管各国陆续都搞出了这一技术,却不得不完全受限在卡梅尔的规范下运行,再加上伊凡对魔法完全控制这一点……

    更不用说,卡梅尔之前在拉格朗日点为这场战争准备的武器——伊凡之前根本没预料到高维技术的出现,一直以来他对这场战争的悲观,让他很早就在琢磨卡地球如果失败将如何——一方面他固执的在位面中发展卡梅尔,而在另一方面,他则将注意力投放在整个太阳系,在伊凡看来,帝国人还远不具备大规模跨行星的作战能力(距离太长了),而在太阳系这个尺度,阳光显然比核弹更适合作为武器,而它最简单的使用方式在数千年前地球人就已经发现——空间门列阵项目在卡梅尔的代号为阿基米德之镜。

    三千扇巨型空间门在太空中,就像三千面巨大的魔法之镜,在平时,它们负责将阳光转达至卡梅尔的农业位面,而到了战时,在计算机统一调配下,他们完全可以将光线聚焦到地球正面方向的任意一点,就算是同步轨道也不例外——在卡梅尔向联军公开展示了这种武器之后,各国代表都大吃一惊——这就意味着整个地球,甚至整个太阳系,都活在卡梅尔人的枪口下,最重要的是,这支“枪”是纯粹的魔法效果,就像空间盒子一样,如果不依赖魔法,联军根本没有破坏它的办法,这也就意味着,即使未来的联军希望摆脱卡梅尔的控制,愿意放弃魔法靠技术走向太空,恐怕也是不可能的,从现在开始,整个地球文明已经不可避免被卡梅尔的阴影笼罩。

    ……

    5年时间内,联军各国代表陆续脱离联军,转而加入意识网联盟——此时卡梅尔人已经用魔法从原先的帝国境内引入大气,开始尝试大规模改造火星表面气候,而联军却始终因为魔法受到限制,还在地球以及轨道上打转,伊凡无意侵犯地球文明的摇篮,但也不想他们靠自己的搀扶走出来。

    对帝国的追击一直没有中断,却随着时间流逝希望越来越渺茫,一位卡梅尔天文学家提出一种理论,他认为其他“位面”因为和我们这个宇宙拥有同样的物理规律,所以本质上应该是一体的,为了验证这种理论,他提议在所有“异位面”通过固定切割空间频率的方法,来变相向全宇宙传播信息。

    ……

    50年之后,意识网联盟已经遍布整个太阳系,几年前,已至晚年的封敬亭提出一种新的航行理论,即靠不断向前释放空间门来实施恒星级别的航行,他的这种想法被嗤笑为“太空桨帆船”,因为飞船中需要时刻保证一群施法者“划桨”,而现在他的这种想法经过改进,已经被认为是意识网联盟目前最有效的前进方式——新的想法就是排出一艘这样的桨帆船,只不过将划桨这个行为被固定下来——从一次性空间门改为永久性空间门,通过无数道空间门的重叠,变相缩小空间,等于是空间门的加强版。本来这应该是个不难想到的想法,却意外的迟滞了50年。

    通过这种方式,人类朝太阳系外发射了第一支“桨帆船队”,准备修一条通往半人马α座的“太空地铁”,预计工期150年……

    然而在这条通道修到一半的时候,一个意外的消息却暂时打断了工程,在太阳系外空间的一个空间站侦测到数百年前发射的一处引力波动,让那位天文学家的理论得到了证实,好在因为基因工程技术,那位天文学家还没死,还能在生前领到诺贝尔奖。

    又是150年之后,太空地铁修建完毕,通过这条通道,物体的“理论”速度几乎达到无穷大,光速禁锢被打破,人类的航天热情空前激发,文明开始进入银河系时代。

    此时AI各方面技术已经完全成熟,聚变发动机的成熟应用,让“桨帆船”的速度可以加速至0.27C,不少人开始“组团”外出冒险,以几千上万人为规模集资买船成为整个社会的潮流,就像当年的大航海,在民间力量的促使下,新的“铁路”不断被修建。

    此时,伊凡的第八代都已经出生,不过和其他所有后代一样,都不是法师,法师身份现在已经被所有人视作最大的谜团,他的重重重重……孙也在这股潮流中和一群人“扬帆出海”,出发前他除了带上从小最好的朋友,一块老古董固态硬盘之外,其他什么都没带,因为飞船上应有尽有,本来他还建议让这位据说已有两百多岁的AI来控制整艘船的,不过被他拒绝了,他说他除了写故事,其他一无所长。

    哦,说到故事,这位AI一生中写了很多很多故事,其中最有名的是描写自己祖祖祖祖……父以及200年前那场战争的故事,其中很多片段甚至都被选入教科书,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一直觉得这故事写的很让人头疼,尤其是老师总要求背诵,考试考到的那几段……因为每次他都很难将那个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家伙”想象成自己的祖宗。

    不过随着自己的毕业,现在这种头疼总算到达了终点,用KL3300那本书里最后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当我不愿意继续,就到达了我的终点”。

    (全书完)

    最后:原谅此书结束的仓促,但我觉得该写的其实都写了,再一再重复就没太大意思,真要是写,以这章的内容加上AI,再也一百万也没问题,但这么做自己会觉得腻,写书还是要自己喜欢才是首要,不过这结局应该也不至于算烂尾……留下很多没解释的地方,倒不是说挖坑忘了填,而是作者认为这些问题都应该给大家想象空间,这本书从头到尾都是在提出问题,我觉得这就很好,相反,如果每一个问题都有一个对应答案,倒显得很刻意,毕竟这不是侦探小说。

    感谢读者以及网站长期以来的支持,两年前开始第一章的时候,我绝对想不到有把它写完的一天,是你们给了我继续下去的动力,无论是精神上还是物质上,对我来说都很管用。

    至于新书,计划是三月份写,但并不保证,如果写的话,应该还会是科幻(如果你们认为这本是的话),从小读到大的科幻,仔细想想,似乎也只对科幻感冒了。

    哦,别忘了,有条件订阅,从今天起,这已经是一本完本的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