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圣王 > 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以德服人

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 以德服人

    第一千五百五十三章以德服人

    “荒谬,荒谬!”

    三个月之后,儒门的高层,八百主神,还有三大强者,儒文运,儒文章,儒文字再次开会,气急败坏,在帝国深处,儒门单独的书院住宅之中,三个月他们硬是没有招揽到一个学生,忠实的儒门信徒。

    这是大大的失败。

    是他们失算了,没有料到整个圣王帝国,文明程度这么发达,相反在许多辩论之中,一些儒生反而被帝国的文明所影响,有的儒生去听帝国之中一些学者讲课,渐渐被伟大帝国的文明所影响,反而撼动了自己心中坚守的理念。

    因为,在每一个人的心中,总是向往着进步的文明。现在杨奇的帝国文明,已经超越了儒门所能够发展的文明,于是乎,那些儒门弟子心中隐隐约约的知道,自己的道可能是错的,现在这个道,才是正确的,至少在没有更好的道之前,是正确的。

    “想不到,这圣王帝国之中的任何一个人,都如此顽固,到底是为什么?我们的任何一个人,一个大儒,到达任何一个帝国之中讲学,试行教化之道,都是大圣人,被无数的人追捧,尊为夫子,但是现在,反而沦为笑话,看来我们小看了那圣王执政官的能力,这执政官已经不是官吏了,而是属于天道规则,他们在渐渐的变化,现在我们要重新制定计划了,眼前的煽动民心,是行不通的。”

    儒文运气急败坏。

    “那现在怎么办?我们儒门这三个月,在各种辩论之中,连连失利。已经在帝国中人沦为笑柄………可恶,早知道就不辩论了。想不到,不动武力,我们居然会失利!”

    儒文章也很恼火。

    文明的传播,不是武力,而是辩论。各种观点,在学院之中召开大会辩论,无数帝国中人前来倾听。儒门每进入一个王朝,受到了阻碍,都是靠这个,每一个儒士都是辩才无碍,甚至连擅长辩论的佛门都望尘莫及。

    但是,遇到了圣王执政官,这些儒生就吃亏了,对方丰富的知识,口若悬河,任何一个执政官,都可以舌战群儒。

    甚至,有好多次,儒门的儒生展开运动,说圣王执政官不合适当政。

    但是,执政官也不气恼,也不施展武力镇压,就是在各大学院之中,展开辩论,甚至举出来治理国家的一条条建议,双方反驳。

    儒门是一败涂地,哑口无言。

    连儒文运,儒文章都在辩论之中吃了大亏,儒门的威信尽丧。他们都有一种退出圣王帝国的心思了。

    但是,他们加入了圣王帝国,就是帝国中人,如果叛逃,那整个帝国中人都不会原谅他们,可以名正言顺的斩杀,镇压。

    甚至他们知道,这一切,都在杨奇的掌控之中。

    杨奇等着他们叛逃,一旦皮叛逃,严酷的镇压就等着他们。

    “三位老师,这样下去,我们恐怕是危险至极。”一位儒门主神道:“我们这一次,计划失败了,别说把圣王执政官赶下去,换成我们自己的行为失败,就算是保持儒门的地位,都非常艰难,现在五千兆的儒门弟子,有百分之一的弟子,已经承认自己的儒门理念落后了,圣王帝国的执政官,才是最为重要的治国之道,可以使得我们神之文明,晋升到达更高级的文明,开创出来一条道路,人人都超脱,人人都晋升到达无无级的境界。长此下去,三年五载,我们所有的弟子都要被同化。”

    “我们走吧!这样下去,我们得不到半点好处,反而为帝国增加气运。”一位主神恶狠狠的道:“我们不如去三朝联盟,哪里有大量的机会,我们过去之后,借助大祭司的力量,必定可以获得位高权重的可能,现在我们基本上不可能在圣王帝国之中或者执政权了。这三月我们进行了大大小小,数百万次的辩论,次次失败,没有一次胜利的。真是一败涂地啊。”

    “叛逃?你以为杨奇不知道么?”儒文运叹息了一口气:“我们失算了,现在骑虎难下,进也进不得,退也退不得,只有暗暗蛰伏下去,苦心经营了,否则没有一点办法。”

    “但是,我们继续在这里呆下,甚至很多儒门中人都会变成帝国的真正臣民,到时候就剩下我们这些主神光杆,那要怎么办?”

    “不要紧,我寻找机会,去和大祭司说一说。里应外合,消灭圣王帝国。”那儒文章脸上就显现出来了狞笑。

    “消灭圣王帝国?恐怕不可能。”儒文字摇摇头,“而且消灭了,我们也不得到好处,很有可能沦为大祭司的炮灰,现在我观察了这么久,已经看出来了,圣王执政官的确是超越了我们儒门的治国之道,这三个月以来,数数百万的辩论,我们连连失败?只有一个原因,就是道理的确不如对方,我们要改变,这是一个事实,我们不得不承认,我们的道理输掉了,接下来,就是正确学习对方的道理,开拓创新,把我们儒门的道理整理完整,重新和对方辩论。”

    “愚蠢!”

    儒文运听后,几乎怒发冲冠:“文字,你糊涂了,我们这一次进入圣王帝国之中,是来掌控大权的,万万不能够让对方掌控,怎么你也被对方辩论糊涂了?我们既然无法掌控对方的大权,就要抽身后退,不能够留在这里。”

    “可是,怎么脱离帝国?”

    儒文字冷冷道:“现在你也说的不能够进,也不能够退,停留在原地只能够被对方同化,失去自我。”

    “还是一句话,里应外合,一面我们学习这圣王帝国的先进大道,还有一面,我们暗中联合大祭司!圣王帝国迟早是我们儒门的,这一点始终不能够改变,既然我们不能够说服他们,我们就可以征服他们。”

    儒文章最后下来了定论。

    “征服我们………”

    就在这一刹那,一个声音传递了出来:“你们这些儒门中人,不是讲究忠君么?讲究万世太平么?怎么时时刻刻都想着反叛,我给你们机会,你们辩论,只要能够在道理上赢了我的圣王执政官,你们每一个人都可以获得大权,因为你们代表着先进的道理,我自然会抛弃陈腐的道理,来用先进的道理,可惜的是,你们辩论输了,在无数的帝国人民心中,你们的道理是陈腐的,甚至,你们的内心深处现在都知道,我代表的是文明的进步,你们还想着反叛,那就是大逆不道了。”

    一个影子,出现在这会议场之中。

    是杨奇。

    “什么?”

    三大儒门领袖,个个都大吃一惊,猛的站立起来,那八百主神,也都严阵以待,他们反应非常快速,人人都立刻要对杨奇出手。

    一个大阵组成了。

    “怎么?你们想要动手?”杨奇眼神环绕了四周一眼:“这帝国是我的帝国,你们想以卵击石?”

    他丝毫不害怕这些人动手,因为这是在他帝国之中,别说这些人,就算是大祭司,也要死无葬身之地,国运的碾压之下,天道都要崩溃。人心所向,无人能敌。

    况且,他经过了长时间的修炼,断续通神古路,又和儒门的这一群人大辩论,操纵圣王执政官,内心深处很快就要触摸到达半步无无的境界,就算是没有国运的支持,他也能够一举击溃这些人。

    “杨奇!”

    儒文运紧张起来,他也知道,现在自己人数虽然多,但是没有用处,对方是庞然大物,一句话下来,就可以剥夺所有。

    如果就凭借这么一点点人,可以在帝国内部杀死杨奇的话,大祭司早就动手了。儒门这一点点的势力,还不够对方塞牙缝的。

    “怎么?你们儒门连基本的礼仪都不懂了?”

    杨奇猛的道:“看见皇帝,居然不下跪?”

    轰隆!

    他话音刚落,整个帝国都产生了一种崩溃的元气,狠狠压迫下来,所有的主神在这一刹那身躯咯吱咯吱作响。

    “跪下!”

    金口玉言,口.含天宪。

    除了三大儒门领袖之外,其它的人都纷纷跪下,镇压得动弹不得,而且儒文运,儒文章,儒文字三人,也被镇压得全身骨骼咔嚓咔嚓作响,成了驼背,他们不说反击,就算是半根手指头都动弹不得。

    “还不跪下?”

    杨奇又是一声大喝,蕴含着皇帝威严,顿时气运浓烈镇压下来,三大高手都忍不住,陡然跪倒在地面。

    “我的帝国,气运国运,大祭司到达半步无无的境界都无法和我对抗,你们三大儒门领袖隐藏得很深刻,可惜的是仍旧不可能反抗我,而且你们成了帝国的子民,就要受我的节制,你们在这里私自召开会议,反抗帝国利益,你们说该怎么办?”

    杨奇道:“我已经答应你们,只要你们辩论胜利,就可以执政,但是你们辩论失败,就要阴谋勾结外人,这已经丧失了所有儒门气节,放心,我不会杀你,但是我会把你们的行为,昭告天下,帝国人民,看看你们是一群什么人,帝国人民怎么惩罚你们,你们应该想得到吧。”

    “不………..”儒文章长啸起来:“不要,我们儒门气节尽丧,会背上万古骂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