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圣王 >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大辩论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 大辩论

    第一千五百五十二章大辩论

    杨奇怎么洞穿不了这些儒门人物的阴谋?他为了治理国家,几乎是详细的把无数文明帝国的历史都研究过一次,神界如此之大,究竟多少国家,多少文明聚集在一起?数百亿年的时间,产生了多少的历史?

    杨奇都一一的详细推算。

    最后,他锁定了儒门。

    儒门是所有治国之中,最出色的一个门派,魔道,妖道,邪魔治理国家不用说。几乎谈不上秩序,全部都是赤裸裸的丛林法则,弱肉强食,一片混乱,谈不上秩序,后来的道门,佛门,治理国家也是不行,弄得一片腐败,国家生虫,荒芜连片。

    只有儒门,始终传播知识,保持文明的火种,能够使得帝国昌盛,秩序长久,不过仍旧是无法脱离盛极必衰的循环圈子。

    他的圣王执政官,就是汲取了儒门的精华,同时把儒门的糟粕全部丢掉,扼杀。这一群人进来,先要传播儒门的知识,蛊惑人心,再来掌握大权,最后废立天子,把持神器,获得气运,把帝国转化为儒门的帝国。

    这是儒门的惯用手段,但是无数个文明帝国,都没有办法。

    因为,一个任何伟大的皇帝,都要治理国家,那么好,你要治理国家,就必须要用到儒门,不论你如何强势,儒门总会不知不觉就渗透进入每一个角落,最后使得皇权都制肘。

    伟大的主宰,都因此而覆灭。

    当年,伟大的主宰建立的王朝,也有大量的儒门中人,后来儒门中人居然也想夺取大权,使得主宰孤立,主宰是什么人物?自然一怒之下,坑杀儒门,所有的大儒高手全部斩杀,虽然暂时获得了权力,但是整个帝国,因为儒门的所有人死亡,于是造成了大量的权力真空,最后彻底灭绝。

    这就是一个进退两难的问题。

    第一,你要建立帝国,必须要用儒门的人来大臣。

    而接下来第二,儒门的人来大臣,就要形成士大夫的集团,和皇权对抗。第三,一旦形成了利益集团,皇帝灭掉大臣,帝国就出现各种漏洞,迅速的土崩瓦解。

    这就是一个循环怪圈。

    现在杨奇允许这些儒门中人在帝国之中建立书院,其实先拉拢他们,等他们建立了秩序,自己的圣王执政官越来越多,反而会同化他们,使得他们归于自己的统治之中,彻底放弃儒门的理念,当然也不是彻底放弃,其中一些正义的思想可以保存,但是结党营私,利益集团,瓜分皇权这些事情可以算了。

    杨奇需要的是这些儒门中人传播知识,绝对不能够让他们执掌朝廷。

    就这样,在杨奇的暗中授意之下,这浩浩荡荡的儒门,就进入了圣王帝国之中,先不册封,先是把他们安顿下来,再一一的授予儒门典籍,让他们在帝国原来建立的学院之中教授儒门大义。

    这些儒门中人一进入了帝国之中,就发现整个帝国和自己想象中的情况是截然不同,无数的学院原本就建立了起来,这些学院之中,各种各样的课程,有文字,语言,道术,神通,法则,机械制造,文明传播,心灵修行,神格分析………..甚至还有生意商贾之道。

    每一个人,进入其中,都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科目进行研究,简直是大杂烩。

    这些儒门中人顿时傻眼了。

    本来,他们是想自己建立儒门学院,招收弟子,每一个儒生都弟子数万,百万,千万,造成一呼百应的局面。

    按照他们的传道之法,学院建立起来,儒门在其中专横独断,建立自己的小小的规则,但是帝国之中无数的学院早就建立了,他们现在只能够在其中传授学科。

    而且,整个帝国之中的人,是有选择的听。

    当他们讲授神通秘诀的时候,无数的人一拥而上,当他们想要传播自己的思想,把自己变成一呼百应,万众敬仰的圣人时候,那些听课的弟子一个都不来。

    因为,杨奇早就在帝国之中传授了思想,只能够信仰自己的帝国,连皇帝都不能够信仰,一举一动,都按照帝国的法律来行事,皇帝也不能够越轨。

    一切,都是圣王执政官前来主持。

    当下,许多儒门弟子产生了抗议,三大儒门的高手也在抗议。企图造成帝国之中思想浪潮的大爆发,推波助澜,说圣王执政官不适合当政,管理太多,使得帝国众人都失去了自由。

    于是,诸多帝国高层,纷纷向杨奇传递消息。

    杨奇早就准备,立刻传递下话来,在每个学院之中,展开辩论大赛!由圣王执政官和儒门弟子进行辩论。

    对于政治,国家,民族,未来,过去,历史,文明………各方面都进行辩论。号召帝国之中人去观看,谁的辩论有道理,就听谁的,这是最为公正的行为,就连儒门弟子都暗暗点头,如果帝国进行镇压,那么他们就正可以煽动闹事,可惜现在,大辩论是公开的,在无数学院,万众瞩目之下展开,就要看各自水平到底如何了。

    于是,浩浩荡荡的大辩论开始了。

    接下来,所有的儒生都傻眼了,一个个觉得觉得束手无策。他们根本不能够当上大圣人,因为他们发现,帝国之中,任何一个人,知识都比自己要丰富,有的时候自己讲课,甚至被听课的人询问得哑口无言。

    甚至,有的时候,在课堂上就展开了大辩论。那些儒门被辩论得哑口无言。

    圣王执政官,甚至在学院之中讲课的时候,也展开了辩论,他们除了担当官吏之外,还担当老师,他们讲课,妙趣纷呈,引经据典,知识之丰富,远远超越了这些儒门众人。

    因为,圣王执政官本身就是有无比强横的系统,收集了整个世界上,无穷无尽的文明,他们容纳的知识,容纳的各种东西,理解的道术,比起主神都要丰富。而且他们的运算能力,也不是主神可以媲美得了的。

    每一尊圣王执政官,天生就有天机运转系统,刹那之间简直就是无数的光脑在运转。现在,圣王执政官在圣王帝国之中,简直就成了万事通,任何帝国中人有修行的疑难,都可以去询问执政官。

    执政官除了是官吏,解救纠纷,还是无所不知的老师。

    似乎,所有的帝国中人都不认为圣王执政官是官吏,而是工具,或者说是规则。

    遇到了纠纷,找执政官,遇到了修行上的疑难,找执政官,遇到了麻烦的事情,还是寻找执政官,遇到了缺少资源,还是找执政官。

    执政官就是天道规则。

    所有帝国中人似乎是有一种想法,就是只要解决不了的事情,都可以求助于执政官。

    这样一来,刚刚加入整个帝国中的儒门中人傻眼了,他们是本来想宣传自己的儒门理念,以人治人,暗暗传播思想,说圣王执政官是冷冰冰的机器,没有人情味。不适合当官,然后在教授帝国人学问之中,使得帝国对儒生产生崇拜心理,最后把儒门捧成大圣贤,一呼百应,排山蹈海,民心所向,就几乎无敌,最后顺利执政,手握大权。

    但是现在,完全不同,他们的知识,远远没有执政官的丰富,甚至还没有帝国中人自己丰富,有一些帝国中人听他们讲课之后,暗暗摇头,觉得没有意思。

    而且,在大辩论的过程中,他们节节失利。

    每一场辩论,他们都一败涂地。

    “哎!儒门中人又辩论失败了,被圣王执政官说得哑口无言。”

    “那些儒门中人,还要当老师?连我们都辩论不过,真是无用啊。他们应该多多学习一些历史,一些文明。”

    “是啊,真是凄惨,我们才出生没有多久,就被圣王执政官教授了丰富的知识,各种文明的弊端,有了自己的道,这些儒生却一个个迂腐无比,他们还想执政?”

    “什么?这些儒生还想执政?不是搞笑吧。”一些帝国中的小孩子都在议论,他们刚刚出生没有多久,有的只有几岁,正是学习知识的时候。

    圣王帝国发展已经有了很久,因为在永恒结界之中,逆转时间。小孩子也出生了几代。

    “他们执政,简直是比猪还愚蠢,我们都可以把他们辩驳得哑口无言,怎么执政?惨惨惨……”一个小孩子道:“他们和圣王执政官比,差了亿万兆倍都不止,哎!真的是凄惨凄厉。”

    “我看他们好好的学习几千年,才可以比得上我们圣王帝国之中人的平均智商。”…………

    无数的帝国人民在议论,在嘲笑,使得儒门中人在吐血,这不是力量的交锋,纯粹是在辩论治国之道,文明的弊端。

    在辩论之中大失败,儒门中人可谓是把自己的根基都丧失掉了。

    杨奇一招之间,就破了他们的道心。

    就这样,一连几个月的时间过去,儒门的所有人在帝国之中讲课,不但没有树立起来威望,反而还落下来不少笑柄,都是自己知识不足的缘故。他们这些儒门中人,论起来知识和辩论,又怎么比得过融入了无数文明经验文化的执政官?

    人又怎么能够和天机运算系统媲美?

    儒门之中的人,自己都失去了信心,圣王执政官简直就是一座大山,死死把他们压迫住。他们不怕武力,甚至不怕死。

    但是,他们怕辩论失败,哑口无言。

    他们无话可说,就是代表着内心深处都发生了动摇。而且在辩论的过程之中,杨奇通过圣王执政官,对于治国之道更加清晰了。

    他的内心深处,一片光明,似乎随时都可以抓住半步无无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