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圣王 > 第一千三百十四章 历史

第一千三百十四章 历史

    第一千三百十四章历史

    “不知道焚音姑娘想说一些什么?”杨奇的脸色也缓和了一些,不过他这些表情都是装的,内心的想法没有一个人能够猜测得到,他是曾经沧海难为水的人物,又怎么能够轻易的让人看穿。

    除非是诛仙王这种人杰,否则就算是另外的至高神和杨奇斗心机,那真的不够看。

    “虚无奇公子,你知道这座姻缘神殿的历史么?”

    两人并肩而立,在这神殿之中缓慢的前行,姻缘神殿非常之大,几乎是一个独立的神国,天上群星璀璨,时时刻刻降落下来流星雨,颇有一些万界王图深处的味道。

    杨奇细细观察整个神国,发现缔造这神国的人,居然把有情,无情的道理融合在一起,构成了一个天道规则,有情无情天。这神殿的结构十分紧密,几乎不能够破坏,实际上到达了杨奇这样的境界,已经能够洞穿神国。

    如果现在他进入封神门的神国之中,施展出来全部的手段,足足可以把整个神国毁灭,但是现在让他毁灭这个姻缘神殿,根本不能够成功。

    甚至要破坏都办不到。

    “这姻缘神殿神国的缔造者,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居然能够建造出来这么强大的神国。”杨奇口中显现出来了明显的震惊。

    “虚无奇公子的眼光还真是厉害,立刻就看出来了这神国的无上奥妙。”夏焚音赞叹道:“实际上,这姻缘神殿乃是最神秘的一座神殿,比起我们的祈祷神殿都要神秘,本来我们瑶光圣地是不可能出现这么一座神殿的,但是因为发现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大事,才有了这座姻缘神殿。”

    “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杨奇心中产生了好奇。

    “公子你也应该知道,我们瑶光圣地的原来门规,是最为痛恨男人,凡是进入了我们圣地的男人,必杀无赦,而且禁止女子在外面有男人,否则的话全部处死,而现在却发展成了这样的情况,许多男子进入我们圣地追求我们的弟子,其中肯定有了一个大的变化,才导致这样,难道你不感觉到好奇么?”

    夏焚音道。

    “对,这倒是一个重大变化,按照道理说,一个门派就算是改革,也不可能变革到达这种程度。”杨奇点点头:“在外面的名声,瑶光圣地还是很痛恨男子,不过我进入其中,大不相同,甚至姻缘神殿之中还能够谈情说爱,这简直是不可思议。而且我看见过广寒的师傅空行母,似乎还是秉承古老的传统,对男子不屑一顾。”

    “是因为,在很久远的时代,我们瑶光圣地出现了一个女子,叫做夏有情,她在外面,喜欢上了一个男子,但是!那个时候,我们瑶光圣地的女子,别说喜欢男子,就算是看见男子,都要抓回来做奴隶,或者是自己杀死,门规甚至规定,看见男子,多说一句话,都是大罪孽。那个女子喜欢上了一个男子,那还了得?于是被我们门派之中的元老,擒拿回来之后,立刻囚禁起来,准备处死。”

    夏焚音看着姻缘神殿,叙说出来一段的沧桑的历史,“但是,夏有情的那男人回来了,直接闯上门派,要带走自己心爱的人,于是和我们瑶光圣地产生了一场惊天动地的战斗,那男人孤身一人,击败了我们当年门派的镇山高手,无限级意志九人,最后甚至惹得我们的远古至高神出手,三大瑶光圣地的缔造者,联手镇压,但是他一人仍旧是破掉了大阵,解救出了那心爱的女子,甚至让三大缔造者,也就是大祭司当年的三个弟子俯首,让她们立下来了规矩,打开感情的束缚,让圣地之中的女弟子可以感情自由,这座姻缘神殿,就是那男子遗留下来的,一直耸立在这里,不知道多少亿年来,都永恒不灭,我们瑶光圣地的许多高层,都无时无刻的毁灭这座神殿,但是根本无法毁灭掉,甚至撼动都困难,于是谁都不敢轻举妄动,改变门规,再次恢复到上古那种看见男子就斩杀的规矩,因为人人都害怕那男子再度回来。”

    “那男子叫什么名字?”杨奇暗暗心惊,甚至可以猜测到当年那一场惊天动地的战斗,一人抗衡一个巨大的门派,而且远古时代的瑶光圣地的强大远远不是现在能够比拟得了的,传承自大祭司。

    那瑶光圣地的缔造者,甚至直接就是大祭司的弟子,辈分高到了什么程度?

    好在杨奇也见过大人物,比如诛仙王,这是和主宰一个级别的存在,甚至要高出来了大祭祀半点,现在杨诛仙就是诛仙王的弟子,也是传奇人物。

    “那男没有名字,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谁都不知道他的来历。”夏焚音道:“甚至,在很久很久之前,见多识广的至高神也猜测,推算不出此人的来历,那个时代,无上主宰,大祭祀,诛仙王的动乱,各种远古主神的战斗,已经消失了,是一片动乱的暗黑年代,可以说是人才凋零,但也可以说是人才辈出。不过,后来我们三大缔造者,联手祭祀,祈祷,得到了冥冥之中,陨落的大祭司指点,传递出来了信息,那男子是传说中的命运虚无者,所以没有人可以窥视到达他的命运。”

    “什么?”

    原本,杨奇不过是当一段故事来听,也很平凡,就是一个女子爱上了一个强大的男子,但是本身却被门派囚禁,于是男子上门派,打得门派一一臣服。

    但是最后一句,那个“无名”男子,居然是命运虚无者,这就让杨奇觉得不简单。因为自己也是命运虚无者,天地之中,只有一个命运虚无者,就好像一个时代,一个朝代,只能够产生一个皇帝,一山不容二虎。

    现在又出来了一个命运虚无者,到底和他有什么联系?

    那男子是什么来历?古往今来,甚至连大祭司的徒弟都不知道他的来历,大祭祀陨落的精神告诉诸多人物,说他是命运虚无者那是肯定的,不会有错误。

    不过,这些也就是他心中的一系列想法,杨奇早就到达了万丈波澜都藏在心底的境界,倒是无所谓,只是在心中暗暗猜测,他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自己进入瑶光圣地,很有可能会发生大的事情,而且就算是现在离开瑶光圣地,也不能够脱身,他似乎卷入了一个巨大的天命漩涡之中,避无可避。

    而且他也不打算回避,获得贤者之玉碎片是必然的,必须要获得,他才能够在以后,提升至高境界,打破亘古,超脱诸神印记和万劫不坏的束缚,领悟到达无无的境界。

    “你在想什么?”夏焚音看见杨奇沉默不语,不由问道,她自然想不到,杨奇也是一个命运虚无者。

    “我在想,那个男子究竟是什么人,瑶光圣地秉承大祭祀的道统,大祭祀当年和神象之王,一文一武,乃是主宰麾下的国师和兵马大元帅,三大缔造者乃是无上人物,居然被一个无名男子击败,实在是离谱。”杨奇不动声色,“看来,神界无名的高人很多,隐藏得很深刻。”

    “你也不就是一个无名的高手么?”夏焚音道:“来到我们瑶光圣地,第一次出手,就把傲界击败,我都看不透你到底是什么境界。”

    “击败傲界就算绝世高手?”杨奇哑然失笑:“那个废物,战斗经验很差,一看就是温室之中的花朵,自尊自大,不懂得收敛锋芒,会死的。”

    “击败傲界的确是算不了什么,不过呢拥有那么多的财富就非同小可了,告诉我,你到底有多少财富?”夏焚音说了这么一段故事之后,和杨奇之间的谈话也渐渐的开了起来,开始询问一些机密的事情,这也是在试探。

    “如果我说要多少有多少呢?”杨奇显现出来了笑容:“你打算怎么办?劫财?”

    “要多少有多少?除非是当年的主宰,才敢这么说,因为整个神界,无数诸神都是他的,你虽然得到了文明之主的传承,不过也不可能要多少有多少,挥霍无度,肯定会坐吃山空。”夏焚音道。

    “那也无妨,文明之主遗留下来的财富,足够我挥霍很长一段时间,况且财富就是拿来挥霍的,挥霍完毕了再说,我对财富并没有什么概念。”杨奇道:“焚音姑娘如果想让我投资给你,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得说出来,你到底凭借什么,晋升无限级的晋升,现在还差多少?让我计算一下,你和夏广寒,到底谁先晋升为无限级的境界,你们两个人的宝,实际上我都想压,我第一眼看见姑娘,就知道你不是平常人。”

    “好,不过我的秘密,你不能够告诉夏广寒。”

    夏焚音道:“但是,我现在不怎么相信你,要知道我的这个秘密,一旦说了出去,肯定会遭到夏广寒的阻拦,到时候破坏我的计划,你又不能够赔偿我,再说了,我这边可是差很大一笔钱,购买一些重要的东西,来施展我的这个计划,我不知道,你有没有那么多的财富。”

    “你到底要多少?”杨奇问道。

    “至少两千亿的神钞。”夏焚音说出来了一个天文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