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圣王 > 第一千六十七章 计划谋夺

第一千六十七章 计划谋夺

    第一千六十七章计划谋夺

    “哦?”

    听见孽海崖的话,那少殿主心中暗暗心惊,本来他想借刀杀人,看一看神孽门怎么对付那头可恶的咕噜兽,谁知道这孽海崖连古路执法者中的薨毙王都敢杀,却不敢对付那头小小的咕噜兽,可见这咕噜兽肯定有极其恐怖的一面。

    那些刺客王宫的人,瞬息之间,一坨坨好像蚂蚁被开水烫死,就被咕噜兽直接消灭。

    看到那一幕,少殿主也是心惊胆颤,不过这孽海崖说连他父亲老殿主都对付不了咕噜兽,他心中还是有一些不相信,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咕噜兽不是天下无敌了?这次宗门大会以如意天宗为尊好了,大家还争斗一些什么东西?

    “大约你还不知道。”孽海崖的脸上再次显现出来玩世不恭的笑容:“那桫椤双子宫为什么要放出话语来,说你吃亏的事情?就是想借助你们的手,看一看那咕噜兽的厉害,不过你也是机灵,根本不上当,嘿嘿,居然动用神格,聘请刺客王宫的杀手,也来试探如意天宗的一切,现在试探出来了吧,无论是躲藏到达什么地方,那咕噜兽都可以一下拘拿而来,没有任何地方可以躲藏得住。”

    “的确是厉害,虽然我不服气,但是也不得不承认,这咕噜兽乃是天地之间罕见的神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少殿主终于承认了,把自己的狂妄自大深深压迫了下去。

    不过,他还是忍不住道:“你们神孽门也真是忍耐得住,居然没有上当,也出手对付那咕噜兽,只是静静观察变化,所以我看,这次损失最大的是刺客王宫,他们一下死了这么多人。”

    “刺客王宫不会和你善罢甘休的,少殿主。”孽海崖道:“这次我来,就是想告诉你这一点,刺客王宫这一次死了这么多的杀手,等于是精华损失了许多,难道他不会来对付你这个罪魁祸首?”

    “哼!”少殿主脸色苍白了一下,随后又强硬的道:“我是出神格聘请这刺客王宫的杀手,他们拿钱办事,与人消灾,自己实力不济,没有完成任务,按照规矩,不但要继续刺杀下去,为我服务,甚至还要退还我的神格,居然还想对付我这个买家,这是做生意的道理?”

    “做生意的道理?”孽海崖哈哈一笑:“你不是不知道刺客王宫根本不讲道理,他们损失了这么多的刺客,自然不会向如意天宗要债,取而代之的是向你这买家!”

    “那又如何?不讲规矩,我创世殿堂动用力量,灭了这个刺客王宫。”少殿主强硬的道:“他们的刺客之王已经陨落了,死在古路执法者的联手之下。不成气候的一群东西,也敢找本座的麻烦?那是找死吧。”

    “你就尽管骂吧!”孽海崖道:“实际上,他们之所以出来,是因为他们的刺客之王还活着,而且最近恢复了功力!你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恐怕也不是那么坐得住吧。”

    “什么?”少殿主全身一个哆嗦:“刺客之王还活着?怎么可能,很早就死了,还活着的话,那简直是……..”

    “那简直是恐怖………”孽海崖嬉笑着:“想一想,你之所以不怕刺客王宫,唯一的依仗,就是你老子,但是如果刺客之王对付你老子,而那群刺客对付你,你必死无疑。更何况,还有桫椤双子宫的人虎视眈眈,恨不得你早一点死。加上如意天宗的人如果知道了你购买刺客刺杀他们的事情,又来对付你,你创世殿堂只怕会立刻被灭亡吧!”

    “你……….”

    少殿主好像泄气似的端坐了下去,过了好半天才道:“你说这么多,就是想和我合作?不过合作也需要基础,你有什么好处给我?我才能够把你推上盟主大位。”

    “好处?帮助你抵挡刺客王宫的人,就是最大好处,我可以保证,只要你辅助我登上盟主大位,刺客王宫的人再也不来寻找你的麻烦。”孽海崖信誓旦旦的道。

    “你怎么保证?”少殿主将信将疑。

    “很简单,我可以出神格,买他们不找你的麻烦,他们做生意,乃是求财,又何必要得罪你这一个敌人呢?”孽海崖道:“我还可以帮助你对付桫椤双子宫。”

    “你多少要给我一点好处,否则的话,我支持你,不好对我父亲交差,你知道的,毕竟我不是恐怖级中期的强者,而且修为并没有你深厚,我们创世殿堂很多老古董,我说起话来,也不是那么的管用。”少殿主又怎么可能被孽海崖三言两语就吓到?

    “这一枚酒母,就送给你,相信你知道其中的价值,这枚酒母对于我来说,并没有什么用处。”孽海崖拿出来了从桫椤双子宫宴会上夺取到达的酒母,顿时让少殿主双目一下放射出来精光。

    “好,我答应你,全力辅助你为盟主。”他连忙道。

    “那你发一个誓言。”孽海崖道:“我不能够空口说白话就把这酒母给你。”

    “好!”少殿主毫不犹豫的道:“我如果得到了酒母,不辅助你做盟主,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但是,你必须要有技压群雄的能力,听说桫椤双子宫在培养那如意天宗的少宗主,还培养什么星剑生,你如果被他们击败,那就不关我的事情了。”

    “笑话,本座会被这些小蝼蚁击败?”孽海崖终于冷笑了,把手中的酒母一抛,落到了少殿主的手中:“记住你今天发誓的一切,虽然我知道某些人根本不把誓言当做一回事情,不过誓言迟早会应验………..”

    说话之间,他身躯一闪,消失不见。

    等待这人走了之后,少殿主猛的骂道:“干你娘!狗东西,以为老子在乎誓言,这一辈子老子不知道发过多少毒誓,违背了无数的誓言,却没有人能够奈何得了我,就你这个狗东西相信誓言,哈哈正好欺骗你,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他把玩着手中的那枚酒母:“我也知道这酒母之中,有非常厉害的禁制,但是我又怎么不能够破解?你太小看我们创世殿堂了,凭借这酒母的威力,我加上创世殿堂的一些灵药,我可以把自身修为再次提升一步,一有机缘,就冲击恐怖级中期的境界。”

    说话之间,他哈哈大笑起来,身躯一掠,进入了那殿堂深处,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秘密的时空之中,穆人王和素心两大高手,此时此刻正在运转真气,一面洗涤十八枚种子,一面研究贤者之玉的奥秘,与此同时他们一心三用,观察外面的动静,尤其是如意天宗的那头咕噜兽的动静。

    那什么“炼金魔王”,刺客王宫的许多高手刺杀,都被咕噜兽一个气泡全部解决的情况,都尽收眼底,直到事情彻底平静了下来,他们才收回自己的神念,眼神之中彼此都产生了剧烈的震动。

    “怎么会这样?这样的能力……..”

    穆人王猛的道:“那些刺客王宫的人破空击杀,真身本体在刺客王宫之中,如果刺杀我们,我们可以开启无上域门,隔空把那些人都击杀,但是绝对不可能把那些人拘拿到达场地之中,这种能力,似乎超越了我们的想象。”

    破空传递能量击杀,对于恐怖级中期的修为来说,并算不了什么。

    不过凭空拘拿,那不是能量传递,而是物质摄取,却就更深一层。

    这就是说,这咕噜兽拥有他们一种难以想象的能力,使得他们无法轻举妄动。

    “如意天宗有此兽,不是天下无敌了?”素心道:“不好,我们还是得赶快杀了那小子,万一让他回到如意天宗之中,那不是根本不能够取他的性命?”

    “嗯!”穆人王点点头,随后又沉思道:“暂时还不怕,况且这小子并没有对我们怎么样,暂时还是我们的棋子,就这样去凭借猜测杀他,倒是也不妥当!再说了,这小子修行几天,似乎思维深处,并没有和我们对抗的心思,如果他对我们有什么异样的心思,那同心禁制就会出现波动。”

    “这枚棋子不能够舍弃。”素心也觉得自己立刻杀人的确不妥当,“而且,那咕噜兽似乎是一个被动角色,不能够主动进攻,就算是它的主人,也不可能催动他到处进攻,只有人对他有威胁,他才会出手,否则的话那个女子到处抱着咕噜兽杀人,岂不是逆天了?我看此兽的能力,太过逆天,肯定是被天道所制约。”

    “这个不错的。”穆人王道:“我们倒是希望,能够把穆夜溪晋升到达恐怖级中期的境界,我们一家三口联手,天下之大,何处不能够去?这次希望能够成功,来!加把劲,把这十八枚种子中的一些东西最后洗涤掉,我们在洗涤种子的过程中,也参悟了不少大墓本身的奥秘对于我们的气功修为增加不少,哼!那皇甫创世老鬼根本不知道,我们这修成了这样厉害的神通,到时候让他惊喜一下。”

    “皇甫创世老鬼和我们作对多年,一定要斩杀!”…………..

    “厉害,厉害……….”杨奇睁开了双眼,心中暗暗道:“咕噜兽真的是厉害,破空拘拿,无视任何空间法则和禁锢,我似乎能够从其中学到一些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