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玄幻魔法 > 圣王 > 第一千十六章 牧羊者
    杨奇自从遇到僧王法藏以后,倒是处处受到了恩惠,此僧手段高强,佛法精湛,一阵交谈,获益良多,两人交谈了几个时辰,杨奇就觉得自身的精神力再次增强了一步,体内许多神通运转之间,如意转折,通灵变化,几乎是没有任何的阻碍,全身都处于了一种最为特殊的状态。

    就在两人交谈之间,突然,一道剑光破壁而出,来到了两人的面前,这剑光扭曲,如龙蛇缠绕,如针尖弹射,剑气化为了无数的雨点,崩灭而至,在刹那之间,点杀向了两大高手的穴道。

    “贼子,敢尔!”

    僧王法藏轻轻呵斥了一声,手指如莲花一般绽放,许多指影都爆发出来,如千手佛陀,把那些雨点一般的剑气都全部抵挡住,随后他全身一动,身躯飞扬,冲击而起,轻轻一按,轻描淡写似的从虚空深处打出来了一片金属交鸣的声音。

    当!

    一口神剑被他二指夹住,就要从虚空深处狠狠的拉扯出来,但是持剑的那人一抖,长剑折断,整个人又退了出去,无影无踪,不过在退走的时候闷哼了一声,显然是知道僧王法藏的力量了。

    这剑气有一些迸射到达了杨奇身躯上,使得他的皮肤隐隐约约作痛,不过要划破他的肌肤,却是千难万难。

    “好厉害的剑。”僧王法藏道:“此人我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就是通神古路上的最强恶魔之一,獠牙剑魔,独孤灭空,他本身乃是一尊书魔,诞生在经藏地狱深处。纵横了古路很多年,被古路执法者连连追捕,都没有能够把此人抓住,可见此人的修为到达了一种什么地步。”

    “经藏地狱………”

    杨奇又知道了一门极其厉害的地狱,传闻这地狱之中,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经藏典籍,记载了无数的事情,这些经藏典籍之中,诞生出来了经藏书魔,实力强横,修为通玄,任何道术魔功一学就会,一学就精通,修为出神入化,每一次出手,都可以镇压同等级的古魔强者。

    “看来,这次我们并不安全啊。”杨奇道,“还是赶紧寻找到那盟主令牌,立刻走路得好。”

    “嗯,我施展了我佛佛眼神道,观察玄妙,已经感觉出来了,那盟主令牌的所在位置,不过现在这个都城之中,那大圣者圣贤地狱之主,牧羊人在其中。一旦暴露,你我都要陨落,万万不能够掉以轻心。”

    僧王法藏用手,在桌子上刻划起来,不一会儿,一个都城的图形就被他刻画了出来,然后巨大的城主府邸出现在了上面,这是他推算出来的图画。

    “我推算,那盟主令牌,就在城主府邸之中,这个位置。我必须要施展出来,破界佛临异世大神通,突然出现在那个地方,夺取盟主令牌,不过这十分凶险,施展这门玄功的时候,肉身完全处于一种崩溃的地步………..所以还需要小友不停的输入真气,保持我的肉身不被溃散,第二……就是小友还必须助我,因为那盟主令牌上,蕴含极其强横的禁制,我施展了破界佛临异世大-法,就根本施展不出来。只有依靠小友的这个真魔万劫不坏体,才能够破除障碍,把玉牌上面的九天十地魔王大力神通解除,这样才能够轻轻拿起玉牌,不然的话那玉牌盟主灵符,重如山岳,根本没有办法拿起。”

    “如此,我当然听从大师的吩咐。”杨奇想着自己有万界王图,应该不会有什么散失,和这法藏僧王一起取得“贤者之玉”当然稳妥,否则以自己的修为,根本无法窥视到那城主府邸之中的任何动静。

    “嗯,我把一些细节告诉你……..”僧王法藏道:“小友,我本身是破坏恶魔大会而来,所谓是不成功,便成仁,如果偷取盟主令牌,被那牧羊人发现!我只能够是死路一条,到时候,我会施展无上佛门气功,抵挡住这人,希望能够阻挡片刻,为小友争取到时间,小友夺取到达这恶魔令牌之后,千万不要停留,立刻隐藏,以小友的神通,必然会逢凶化吉,我也感觉到,小友乃是唯一能够逃过牧羊人的真命之子,因为小友的体质,乃是命运虚无者…….”

    “什么?”

    杨奇心中一惊,知道眼前的这僧王法藏已经看穿了自己的一些秘密,不过无所谓,当下他道:“大师也不必舍身成仁,如果有机会,我一定会解救大师。”

    “哈哈,小友无妨,贫僧倒是不会探查你的秘密,其实任何秘密都是空,神又如何,佛又如何?自己的心意,就是最大的秘密………”当下,僧王法藏入定不动,再次推算。

    杨奇对此僧是啧啧称奇。

    此僧居然有杀身成仁的心意,杨奇倒是十分佩服,一定要把此僧解救出来,但是现在也不暴露万界王图的秘密,万一次僧乃是外面大仁大义,内心大奸大恶之徒弟又怎么办?杨奇可不是三岁小儿,就如此轻易相信别人,他从世俗之中一路走来,任何大奸恶之人都看过,貌似忠良,内心奸诈之人也看过不少。

    当下,他也坐定,开始修炼。

    此时此刻,在很远处,一座高楼之中。

    血河之主,大贤者恶魔等人端坐在一起,看着一尊浑身黑色长袍的男子在运转真气,突然哇的一下,吐出一口鲜血,然后伤势才恢复。

    “好厉害的佛门真气,此魔居然把佛门玄功修炼到达了这种程度!”那黑色长袍的恶魔男子狠狠的道:“血河之主,速速给我一枚凝血神丹,本座刚才受伤不浅。”

    “哈哈,堂堂的獠牙魔剑,独孤灭空,居然也偷袭不成功,反被别人击伤?”血河之主发出来了尖锐刺耳的声音:“我用了巨大的代价,请你刺杀,居然都没有成功,现在还向我要凝血神丹?你哪里来的脸面?”

    “哼!血河之主,那人极其强横,不知道是什么魔头,有可能是拜入了佛门之中的隐藏魔尊,你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独孤灭空道:“我的失败是理所当然,只有我们两人联手,才能够对付他,你现在不给我恢复伤势,我们就接下来了仇怨!日后你小心一点就是。”

    “你以为,你现在受伤了,还能够走么?”梦苏舞,大贤者,中年恶魔文士站立起来,早就独孤灭空围绕住。

    “你?血河之主,你还没有过河就敢拆桥?”独孤灭空猛的道:“你们以为,可以这么轻易的就把我杀死?简直是太痴心妄想了吧。”

    “废话少说,动手!”血河之主突然一道血光爆发:“孤独灭空,咱们虽然是朋友,不过我最近出世,修炼紫河车大术,还要你的鲜血一用,才能够激发体内的神通,当年我传授你一门血河真气,这么多年来你修炼得大成,猪养肥了,也就该杀了。”

    扑哧!

    就在这一刹那,一道令牌激射进入了房间之中,众人一惊,就看见房间中央,插着一枚令牌,这令牌上面刻划着一个人,在牧养一群羊羔,那弯弯曲曲的牧羊杖,似乎可以把人的灵魂都沟里出来。

    “牧羊人口令,恶魔大会召开之前,严禁高手相互厮杀。若是擅自打斗,立刻抓捕惩罚!”

    这声音从窗户外面传递出来,血河之主猛的一看,就看见那窗户外面站立着一尊年轻人,青衣书生,相貌堂堂,没有一丝邪气,但是气功深厚,魔意深藏,根本不是一般的人能够对付得了的。

    “你是谁?敢管老祖的闲事!”血河之主猛的道。

    “牧羊人麾下,五魔将之一,晶氲魔将!”这书生道:“你们敢违背牧羊人的命令,必死无疑!”

    “盟主大会还没有选拔,牧羊人虽然厉害,也未必就能够技压群魔吧。”大贤者恶魔道:“他在古路上,被古路执法者的皇击伤,又被未来世界的领袖傲天暗算,现在伤势只怕是病入膏肓,又有什么资格指挥我们?”

    “哦,原来是逃走的司空家族恶魔一族的贤者,当年在我们清洗你们一族,你逃走了,现在卷土重来,我还以为你修炼成了什么神功,原来还是这个衰败的样子,既然这次进入了圣都,那就不要回去了,把羊皮卷交出来吧!”

    晶氲神将猛的道。

    “羊皮卷不在我的身上,被傲天的儿子夺取走了。”大贤者恶魔道:“难道这件事情,你们牧羊者不知道?”

    “牧羊者当然知道,无所不知,不过现在放过你,等召开大会的时候,你如果拥护牧羊人,我倒是可以留你性命,如果你敢继续和牧羊人作对,必死无疑!”晶氲神将道:“一句话,停止争斗,牧羊人现在已经回归,所有的伤势,完全恢复,等一召开恶魔大会,就会降服所有的恶魔,然后击杀古路执法者中的皇,吞噬血肉,把所有的仙道世界的人类,都全部吞噬,喂养恶魔,使得我们恶魔最终掌握诸天,成就神通!你们不要阻挡大势!”

    “本座才不会相信牧羊人已经恢复!”血河之主道:“晶氲神将,你速速离开,不然本座连你都杀!本座当年纵横通神古路的时候,你还没有出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