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都市小说 > 异空谜行 > 重塑 第一百一十七章 漂亮的男人(二)

第一百一十七章 漂亮的男人(二)

    异空谜行正文卷第一百一十七章漂亮的男人“具体说说。”X先生手撑着下巴看向眼前的男人。

    “我叫叶滦,是一名作家,”他突然笑了,“不应该说是作家,只能算得上网络写手而已。”

    X先生没有说话,叶滦顿了顿,收起自嘲的表情继续道:“我无法入睡,无论是夜晚还是白天,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起初我会因此感到焦虑不安,心中压抑,甚至想要吞下一整瓶的安眠药……”

    “这种情况持续了多久?”X先生问道。

    叶滦低下头,掰着手指:“一,二,三……我也不知道多久了,”他仰起头道,“不过,我已经习惯了。就算被失眠一直困扰,心里也能平静下来。想想看,每天清醒的时间变长了,不好吗?”

    “那你为什么还要轻生?”X先生看向叶滦手腕上那几道伤痕。

    “我总感觉自己被控制了,”他的脸上终于流露出痛苦之色,“我每天照镜子的时候,都能看见里面站着一个魔鬼!”

    X先生问道:“能不能形容一下?”

    “能给我一张纸和一支笔吗?”叶滦道,“用文字……似乎难以描述,我还是画下来吧。”

    X先生拿了纸笔放在他面前的桌上。

    叶滦拿着笔的时候在微微的颤抖,落下笔的瞬间,他开始疯狂地画起来,纸上被他描得越来越黑的轮廓显现出一个似人似诡的样子来。

    “就是这个样子。”叶滦放下笔,将画纸推到X先生面前,自己却不敢再多看一眼。

    X先生细细端详一番,问道:“除了在照镜子的时候,‘他’还会出现在别的什么地方吗?”

    叶滦答道:“我曾看见‘他’躲在衣橱里,床底下,就算我身边有人,‘他’也会出现……真的是无处不在。”

    “叶先生,你是独居吗,还是……”X先生问道。

    叶滦眸光闪烁:“目前算是独居。”

    X先生问道:“介于目前这种情况,催眠治疗应该是最佳方案了。”

    叶滦迟疑了一瞬问道:“催眠状态下,你问什么,我都会如实回答吗?”

    X先生道:“催眠状态并不等于被人完全摆布,而是借此消除潜意识里的不良暗示,从而缓解心理压力。”

    叶滦轻轻点头道:“我愿意接受治疗。”

    X先生道:“不过在你接受催眠之前,我需要了解你的一些个人情况和以往的经历。”

    叶滦问道:“比如什么?”

    “社会关系,家庭背景……诸如此类”

    “需要了解得很详细吗?”叶滦似乎有意想要隐瞒些什么。

    X先生道:“你不要有压力,就把你想说的告诉我好了。不过,我需要获得你充分的信任。”

    叶滦望向窗外纷纷扬扬的雪花,开始努力回忆过往:“我出生在一个条件非常不错的家庭,从小衣食无忧,只不过……父亲对我的态度一向严厉。”他提到“父亲”两个字的时候,眼神中流露出恐惧。

    “我按照他铺好的路一步一步往前走,突然有一天,我不想再受他掌控,然后我就逃离了那个家。”说完一段话,叶滦长出了口气。

    “离开家,会有什么代价?”X先生问道。

    叶滦答道:“代价就是被断绝了经济来源。父亲大概也没想到我会将内心深处的叛逆付诸行动吧。那时我沉迷于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大学没有念完就辍学了。”

    “自己喜欢的事?你是指写作吗?”

    “对,”叶滦眼里突然有了光彩,“大学的专业是家里帮我选的,并不是我本意。当我发现自己喜欢的东西时,就自然而然地专注在这上面了。”

    “那你后悔过吗?”X先生问道。

    叶滦摇了摇头:“也没什么值得后悔的事了,除了……”他突然顿住,瞳孔缩紧,表情就像是鱼刺鲠在喉头,整个人都绷住了。

    X先生轻咳一声:“叶先生,如果感到压力,就先不要叙述了。”他起身走到沙发躺椅旁道;“请你坐到这边来,试着放松一下。”

    叶滦抬头看看X先生,这个人虽然气质冷清,却意外地让人觉得可靠,他这样想着便在沙发上躺好,闭上了眼睛。

    “你现在非常的放松,你可以感觉到室内的光线,可以听到四周的声音,这些也会让你更加的放松……”X先生低沉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叶滦整个人总算放松下来,渐渐进入睡眠。

    一股慵懒和屋内的暖意融合在一起,无比舒适,就连趴在窗台上的星璇都打起瞌睡。

    “星璇,别偷懒,该做事了。”X先生笑道。

    星璇不情愿地站起身子,抖了抖身上的绒毛,纵身一跃,跳上了沙发:“他长得还真好看呢。”

    X先生道:“也许这就是祸端吧。”

    星璇笑道:“你该不会是嫉妒人家的美貌吧?”

    X先生平淡道:“他只是浅眠,一会儿就该醒了。”

    星璇点点头,开启了能量锁共享功能,附在了叶滦身上。

    二十分钟后,随着一个响指的清脆的声音,叶滦睁开了迷离的双眼:“我刚才是真的睡着了吗?”

    X先生点点头:“今天放松的非常好,你应该体验到自己能自然地进入睡眠状态。这证明你是有能力帮助自己进入睡眠,对吗?”

    叶滦眼中划过一丝欣慰,又问道:“在催眠状态下,我说了什么吗?”

    “你刚才只是和我说起你向往住在面朝大海的房间,看春暖花开。”听X先生一本正经地瞎扯,星璇觉得好笑。

    “大海……”叶滦茫然道,“还有什么别的吗?”

    X先生摇了摇头道:“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开一些安神的药给你,三天后再过来复诊。”

    叶滦感激地点点头:“真没想到我还能自然入睡,虽然只有短短二十分钟,却感觉像是睡了两三个钟头。”

    X先生道:“回去有什么问题,随时打电话给我。”

    叶滦接过药瓶,小心翼翼地装进包里,和X先生告辞后离开了诊所。

    抑郁症患者?看上去像是对生活的丧失了信心,星璇决定先观察一下叶滦的日常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