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文吧 > 玄幻魔法 > 春秋异想之江湖缘起 > 风云再起 第六十七章“落幕”
    詹慕司脸色难看的转过身,看着乾祝望的尸体走上前,手上真气灌注至龙头拐杖尾端,瞄准脖子怼过去。然后抓着对方脑袋,默默朝着山下又去,闵珠见状只能快步跟上。

    闵珠与詹慕司一前一后走在下山的小道,她看着关西城方向,其内心深处还是有些紧张。因为其外婆蝴蝶夫人,因为女儿意外离世,所以对自己血脉格外紧张。

    为了避免自己像母亲一样重蹈覆辙,她设下一个计划,对外宣称不想最后的血脉,踏足江湖这条不归路。将她寄养在谷外平民家中,然后每隔一段时间会故意去探望替身。替身是从几名弃婴挑选,虽然常伴危险但是却得到许多人疼爱。

    而自己从小被已弃婴身份寄养在谷内,为了成为蝴蝶夫人的亲卫兵,每日都遭受苛刻的训练。

    所以自己童年充满了严苛的训练,比起朱敏儿那愉快的童年,一切都显得那么苍白无力,虽然其知道外婆是为了保护自己,可年幼的自己总是不能接受连身份都没有的日子,而外婆也常常用训练亲卫队的名义,考核自己武功的进展。那一段日子过得十分黑暗,每天除了练功就是练功,根本没有任何快乐的回忆。

    “紧张吗?”詹慕司察觉到身后脚步声逐渐放慢,回过头看到闵珠心不在焉的表情,忍不住问道。

    “有一点不可思议的感觉,之前都处于暗处的我,既然可以有公开身份的一天。”闵珠回过神,双眼带着微微忧伤轻笑道。

    “孩子!对不起。可你要明白人是没办法选择出身的,我们活着都充满无奈。你的外婆对你所做出一切都是为了让你。”詹慕司试图安慰道。

    “我明白!可还是忍不住会去恨,从小我就被安排成弃婴的身份,作为她亲卫队的训练,看着其抱着一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女孩,被她当做孙女,肆意宠爱着,而我如果修炼稍有怠慢,就会遭到她的打骂。”闵珠闻言露出,想起过去回忆,忍不住情绪爆发道。

    “敏儿只是替你吸引敌人的替身,夫人对你苛刻是为了让你变强,不再有人伤害你。”詹慕司闻言,带着歉意说道。

    “连你也替她说话?她有什么好?为什么她可以堂而皇之抢走我亲人对我的爱!”闵珠露出听雨阁学来的笑脸,带着怨气说道。

    “所以你其实恨的是敏儿,不是蝴蝶夫人?”詹慕司闻言,心中有些怀疑,不禁暗想,朱敏儿被蝴蝶镖命中画面,可转念一想,她身份不允许自己胡乱猜测,便十分难过说道。

    “当我实力终于达到外婆要求时,她把真相与蝴蝶镖都告知我,那天是我有史以来最开心的日子,因为那天我知道自己不是无父无母的孩子。可外婆依然不让我流露情感,反而对我更加苛刻,我那时候只想努力,得到她承认。可以让我无视威胁,喊她一声外婆。可是最后直到她离世,我都无法完成。”闵珠红着眼眶,留着泪慢慢说道。

    “你其实没必要这样,因为夫人每次训练完了你,她都十分懊悔,可是不管夫人怎么强大,都无法逃离权利的漩涡。你不要有太多想法,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对你最好的安排,现在威胁最大的乾祝望已经被你所杀,现在只要把他首级带回去,钱铎绍他们这群狗贼必定投降。”詹慕司转移话题说道。

    “嗯!他那边怎么样?”闵珠也快速调整状态,想了想局势问道。

    “放心吧!他的武功即使是整个中原大陆,也排的进前十,他一个人就够杀了派去狙击月派大弟子与二弟子的人。”詹慕司闻言开口安慰说道。

    “我是担心他对月派下手!我们现在还不能与他交恶。”闵珠嘴角上扬,摇摇头无奈道。

    “呵呵!少主,你方才出手可不见得担心与欧礼儒这老头交恶。”詹慕司闻言笑了笑说道。

    “我出手虽然看似凶狠,实着留了一手,不然那乞丐早已经死了。”闵珠鼻子出气,不愉快说道。

    “少主!你可切勿自大,虽然你留了一手,但是那人也留情了,不然当时破了你的蝴蝶镖便不会收手了。”詹慕司见状,连忙担忧的说道。

    “哼!他敢?”闵珠不屑说道。

    “少主!新老交替,乃是天道循环的真理,可你切莫不要因为身处高位就小瞧别人,要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道理。”詹慕司继续提醒道。

    “嗯!放心吧!我有分寸。”闵珠点点头,敷衍道。

    “嗯!从今日起少主,你就是新任的蝴蝶夫人了!”詹慕司看着远方风景,带着惆怅语气说道。

    闵珠闻言一愣,露出苦楚的笑容,不再说话,踏着轻功入城。

    自此蝴蝶谷骚乱事件,终于宣告落幕,因为两批人马在城中大战,造成许多破坏,死亡失踪人口众多,谁也没在意听雨阁少了一个无人问津的女招待,同年蝴蝶谷万众瞩目的新任蝴蝶夫人上任。

    闵珠因作为前任蝴蝶夫人的血脉,加上两名长老支持,更拥有亲手处决叛军头领武艺,瞬间得到谷内所有人肯定。

    *****

    半个月后

    清晨

    雨后的空气,带着清新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山上随着细雨的洗礼变得云雾缭绕,它包裹着半座罗浮山,使得山体那样神秘。

    少年坐在一处山头看着日出,阳光铺在云雾之中,宛如仙境。这时一个老头子,他看似随意的步伐却十分玄妙,既然没在地上泥泞的小路留下脚印,如同仙人一般朝着少年走去。

    “小宇啊!你看透了吗?生死轮回,天道不止,人生的每一次相遇都是为了最后的别离。”老人正是欧礼儒,他看着寂寞的背影,温柔说道。

    “师傅!您说的对,可我跟她相遇时间太短了。很多承诺,很多事情都还没有实现。”夏虹宇回过头,脸颊还带着泪,悲声说道。

    “……”

    “师傅!我想变强!”夏虹宇看着陷入沉默的师傅,继续说道。

    “你想报仇吗?”欧礼儒问道。

    夏虹宇想起朱敏儿,她最后交代的事情,摇摇头说道:“我无法原谅的是自己的弱小,如果我再强一些,她就不会为了救我,挡下那一个镖。”

    “谁都有无能为力的时候,你别这样想,尊重她的选择。”欧礼儒开口安慰道。

    “我就是尊重她的选择,所以无法原谅自己的无能!”夏虹宇伤心难过道。

    “你的资质并不强,如果想要快速提升必定十分痛苦!”欧礼儒见状有些不忍,试图说服其道。

    “最痛苦的滋味,我已经尝过了。师傅!我想试试。”夏虹宇露出十分难看的笑容,搭配他泪流满面的脸颊,却是异常坚定说道。

    欧礼儒看着眼前弟子的脸,一时间无法拒绝,沉默许久后,只能无奈说道:“你随我来吧!”